001 血的代价 - 上校的小娇妻

001 血的代价

天已经黑了,苍家大宅静悄悄的。暗沉沉一片,唯有大厅的吊灯散发着淡橘色的光。 幸若水坐在沙发里,面前摆着小餐桌,一口一口吃着一个人的晚餐。电视里播放的古装剧,恰好放到女主一个人逃到破庙里,在黑暗中吓得哇哇落泪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人的潜力果然是无限的,她已经不会再吓得一个人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默默落泪。她以前甚至不敢一个人呆在家里过夜,现在她一个人守着这空荡荡的幽深大宅里也不再害怕。 食不知味,甚至觉得有些反胃,但还是一口接一口地往嘴里送。妈妈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如果自己都不爱惜自己,还能奢望谁来疼惜你? 突然,一阵低低的刹车声由高而低,渐渐归于寂静。 幸若水浑身一颤,勺子里的鸡蛋羹掉落在餐桌上。低头默默地看着那嫩黄色的一点,鼻子有些酸。她用力握紧左手,闭上眼深深地呼吸。再睁眼,若无其事地接着吃东西。 大门从外面被打开,未看到人,先听到女子娇嗲的笑声,伴随着高跟鞋特有的踢踏。然后,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出现在门口,他的身上挂着一名穿黑色紧身超短裙的女子。女子如蛇的身体,似无骨一般贴着男人,娇笑连连。 幸若水喉咙一紧,更加低下头去,搅拌着碗里的鸡蛋羹。她装作没看见,想着他们回房去就好了。但他们,似乎不想放过她。 机械地往嘴里送一勺鸡蛋羹,下一秒,一团阴影将她笼罩起来。呼吸之间,是浓烈的香水味。她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急忙抓过一旁的纸巾,紧紧地捂着口鼻。 待胃里那股恶心过去,便听到男女纠缠的暧昧喘息。若水缓缓地抬起头,看着对面沙发里,一男一女紧紧地抱在一起,激情拥吻。男人的手从女人的裙子下摸了进去,而女人的手急切地解着男人的皮带…… “呕……”幸若水一把抱开餐桌,紧握口鼻往卫生间里冲。趴在马桶上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呕吐之后,若水浑身无力地扶着洗手台喘息。双眼紧闭,眼角滑落一滴晶莹的液体。 重新回到客厅,男人已经不在,只有女人懒懒地倚在沙发里,搔首弄姿。她知道这个女人叫连漪,是苍唯我带回来次数最多的女人。有着高挑的身材,性感艳丽,有着让男人血脉喷张的魅力。 幸若水用纸巾擦去餐桌上的污迹,收拾碗筷打算回到房间。 “我饿了,给我做一碗鸡蛋羹。”女人趾高气扬地下令,像女王一般斜睨着她。 若水顿了一下,没有理会。大宅里的下人全部被苍唯我放了长假,所有事情她都得自己动手,但不代表她会卑躬屈膝地去照顾他带回来的女人。 “我要吃鸡蛋羹,你没听到吗?”连漪看她理也不理,腾地在心底升起一股怒火。“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侍候男人也不行,还又聋又哑,我要是你,还不如死了算呢!你居然还有脸留在苍家,你不要脸,是人都替你害羞!” 若水看了她一眼,看着她失去平常的高傲娇贵,像个疯子一样对着她低吼。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又转回去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她能说什么?说了又有什么意义?每多说一个字,不过是让心底的钝痛变得更鲜辣起来而已。 然而,她的态度看在连漪眼里,却成了挑衅和蔑视。想到她霸着苍太太的位置不放霸着苍唯我不放,她就恨。这恨烧成了融融怒火,促使她一跤踢向餐桌。 若水被吓了一跳,抓着一只碗惊慌抬头,却被人抓住了手腕。尚未看清形势,啪一声,脸上挨了火辣辣的一巴掌。隐忍的那根线,嘣一声断了,若水举起手里的碗,狠狠地砸在了连漪的额角。 “啊——”连漪惨叫一声,手往额角一把,黏黏的液体粘在手上。“啊,血啊……” 幸若水看着血从她额角流下,也吓傻了。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心跳快得想要撞破身体冲出来。“我……是你……” “吵什么!”男人不悦的声音响起,裸着上身出现在二楼楼梯口。 连漪哇的一声哭了。“唯我,她打我,她用碗砸我!你看,流了好多血,我要是破相了,怎么办……” “闭嘴!”苍唯我一声喝,缓缓地走下楼梯。 经过若水身边时,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她肿起的脸,明显的五个指印。对于刚才发生了什么,心下了然。 若水心生害怕,绞着十指往后退,一双清澈无垢的明眸警惕地瞪着他。然后飞快地转身往楼上跑去,一直跑进房里关上房门,她才虚软地贴着门喘息,双腿几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 好久,她才缓缓地挪动双腿,慢慢地将自己抛进柔软的被褥里。仰躺在床上,默默地看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心里像是有几百只猫在抓挠着,疼痛而空荡,很难受。 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缓缓地滑下了眼角。她无助地闭上眼,双手紧紧地揪着自己的衣襟。 她已经一无所有,仅拥有的,唯剩这点尊严。 …… 客厅里。 连漪捂着额角,狠狠地瞪着幸若水跑回房间。收回视线,有些怯懦地看着站在面前如神一般的男人。他的表情不是她所料想的疼惜,而是可怕的阴鸷。嘴一扁,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掉。“唯我……” 她可怜兮兮地喊一声。血从她捂着额角的指缝间渗出,看起来有些狼狈。心里委屈愤怒,却不敢像刚才那样大吵大闹。不知道为什么,她敏感地意识到男人并不容许她这样放肆。只能用可怜的祈求的眼神,看着男人。 下一秒,响亮的巴掌声划破宁静。 连漪被打得踉跄几步,差点摔倒在地。顾不得晕眩的脑袋,她捂住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已经转身往楼梯走去的男人。“唯我……” “我怎么折磨她都可以,你,还没有这个资格。”冰冷如金属的声音传来,伴随着男人踏上楼梯的脚步声。 男人那一巴掌,用足了劲,她的脸瞬间就肿了起来。 待男人消失在房门口,连漪十指的指甲狠狠地嵌在掌心。她扭头,死死地瞪着另一扇紧闭的房门,一口白牙几乎咬碎。血顺着她的脸颊和眉眼流下,在血点染之中的眼珠充满了仇恨,仿佛恐怖片中的场景。 幸若水,我不会放过你的! …… ------题外话------ 此文是《上校小妻娇若水》移坑,所以前面的一点内容是一样的。 但从第二章开始,内容就有所不同,后面的故事情节也是不一样的。 相信若爱,改后的文文效果会更好,若爱会努力写得更精彩来回报支持我的亲亲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