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上校耍流氓啦 - 上校的小娇妻

010 上校耍流氓啦

鹰长空请了个假,打算明天带若水出去玩,增进感情。就像傅培刚说的,不能总是原地踏步走。 想见若水的心情很急切,也不打算熬到明天了。便决定去傅培刚家霸占他们家的沙发。 到了傅培刚家里,他们正吃过饭收拾好厨房。傅培刚夫妻正在客厅里窝着。 “哟,队长,你怎么不早说,饭菜都吃完了。” 鹰长空将身体抛进沙发里,懒懒地靠着。 “我已经吃过了。若水呢?” 谭佩诗站到他面前来,双手一叉腰。 “我说队长,敢情你是若水不是住在这里,你连我家大门朝哪边开都不知道是不是?” 虽然说他这么重视若水,她是挺高兴的。可队长这是不是太重色轻友了?傅培刚好歹是他的下属兼好兄弟呐。 鹰长空挑挑眉,冷飕飕地道:“若水要不在这里,你们夫妻两不都在做那儿童不宜的事情,还想着我来当观众不成?我是没关系,如果你们真想要观众的话。” 说完,还耸耸肩摊摊手。 谭佩诗气绝,外加脸红耳赤。她虽然大大咧咧的,可还没开放到那种程度。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 “我们也没关系。等你和若水以后,我再跟傅培刚一起看回来就行了。咱们互相给对方捧捧场,顺道比较比较,也挺好的,是不是?” “老婆,咱是女人,别这么彪悍行么?” 傅培刚拉住自己的老婆,哭丧着一张脸。自家老婆是不是有些彪悍过头了,居然当着他的面跟别的男人讨论这么彪悍的问题。她是不是还想让他和队长比比大小长短啊? 谭佩诗曲手就给了他一肘子。“干嘛?你还想做变性手术不成?告诉你,我可不是蕾丝啊。还是说你已经……” 知妻莫若夫!傅培刚果断地拉起老婆的手,进房间。干什么?当然是让她好好地体验体验,他到底行不行!在门口,又转过来对沙发上的鹰长空招呼一句。 “队长,你自便。” 鹰长空挑挑眉,起身来到最里面的房间,敲门。 过了一会,门才打开。 若水站在门后,眼睛有些红,显然刚刚哭过。看到他,有些意外地瞪大眼睛,随即笑了笑。 “你来了。” 若水连忙侧身让他进来,然后赶快地擦擦眼睛。 鹰长空走进去,看到桌子上摆着一本书,书页上湿了一大块。很明显,她刚才在哭。这个傻女孩,恐怕又在想过去的那些伤心事情了。难怪他们刚才在外面那样的笑闹,她也没有听到。 “要不要喝水?我给你倒杯水。” “别忙。” 鹰长空拉住她,不喜欢她这样礼貌疏离。抬起手,摸摸她的脸,大拇指摩擦着她的眼底。她有些闪躲,但并没有拍掉他的手。 “若水,在我面前你不需要这样礼貌,这样见外。这比你骂我一顿揍我一顿,还要难受。” 若水看着他,良久,低头喃喃地道了一声对不起。 鹰长空轻轻按住她的肩头,让她在椅子里坐下。 “若水,我想跟你说些事情。” 男人俯身与她对视,好一会才站起来。突然抬手,一把脱掉了身上的t恤。 “啊,流氓!” 突然有男人在自己面前脱衣服,若水吓得下意识地就喊流氓。猛地站起来,带着椅子踉跄几步,幸好没有摔倒。 鹰长空正要解释,谭佩诗就在外面敲门了。 “若水,发生什么事情了?队长,你可别乱来啊!” 鹰长空气绝,对着门吼了一句。“傅培刚,把你老婆带走,管住她那胡思乱想的脑袋!” 然后就听到谭佩诗呜呜呜的声音,应该是被傅培刚捂住了嘴巴。 鹰长空不管他们,伸手将若水拉到自己的身前,抓住她颤抖的手放在自己胸前。有些叹息,有些伤心。 “若水,睁开眼。你还不相信我么?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那样的一个人?” 若水看着他的脸,也意识到自己伤害了他。 “对不起。我、我那是下意识反应,我没想那么多。” 鹰长空自然明白。她受了那么深的伤害,对男人肯定是心有戒备的。微微地心疼,但还是坚持将她的手按在胸前。 “若水,你看看我的身体,你看到了什么?” 若水吞吞口水,终于将视线从他的脸往下移。她首先看到的,不是谭佩诗说的八块漂亮的腹肌,也不是那鼓鼓的钢铁一样的胸膛,而是伤口。是的,各种各样的伤口。有大有小,有深有浅,有新有旧,密密麻麻们地布满他的身体。 若水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颤抖着手下意识地抚摸他的每一个伤口。那种凹凸不平的感觉,传递到手上然后是心里,让她的心脏也颤抖起来。 “这些伤……” 鹰长空拉着她的手,一个一个抚摸过那些伤口,一个一个地给她说说这些伤口的由来。其实,作为一个兵,尤其是特种兵,这些伤口根本不算什么,更不值得炫耀。只是,他不想让她继续沉浸在过去的悲伤当中,那样她是无法往前走的。 说到最后,幸若水已经是泪流满面。单手捂着嘴,呜呜地哭。 鹰长空捧住她的脸,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得很用力。 “若水,每个人身上都会有这样那样的伤口,看得见的,看不见的。但是,这些伤口都会像这样结痂,然后愈合。也许还会留下难看的痕迹,但不会再疼痛。可是如果你总是伸手去把这层痂撕掉,它就会又流血疼痛起来。” 若水咬着唇,却止不住眼泪。 “人们都说,最深的伤口是那些看不见的。可是若水,我总是在想,那些看不见的伤口虽然深虽然痛,可只要你够坚强够乐观,你就能慢慢地放下它活得更好。这些看得见的伤口要是再不幸一点,也许就活不成了。如果连命都没了,还谈什么伤还是痛?” 若水发出一声抽泣,踮起脚一把捂住他的嘴巴。 “不要说了,你不要说了!” 鹰长空便真的不再说,只是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任若水在他的怀抱里,放肆地哭,发泄那些压抑着她的沉重。 鹰长空这才发现,她真的很小。身高只到他的胸口,加上又纤瘦,抱在怀里就像抱一个孩子。越是用手臂丈量着,就越是心疼她。 许久许久,若水才慢慢地停止哭泣。但还是将脸埋在他的胸前,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鹰长空抬起她的脸,看着那长睫上晶莹的眼泪。抬手,摘取。低头,吻住她微张的唇瓣。 若水怔了一下,随即放松身体,放任他攻城掠池。在他的气息包围中,仿佛过往的一切不好都能就此远去。 两个人正吻得如痴如醉,难分难舍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从外面打开来。 “若水,你没事吧?”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下一篇   011老婆,我不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