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爱你 - 上校的小娇妻

101 爱你

袁梦定的时间是星期天,也就是隔天就要离开了。.... 当天晚上,幸若水和鹰长空都没有回医院。其实鹰长空本来就想出院了,他现在在医院也是挂一些水什么休养,在家里也是一样。所以下午他就办了出院手续,回家休养了。 想到小家伙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以后虽然想见还是能见得到,但不是每天都可以看见,心里就不是滋味。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慢慢地也不再像现在这样深厚……幸若水心里难受到了极点。 晚餐她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子的饭菜,全是小家伙和袁梦爱吃的。自己却一点食欲也没有,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好低头不停地给小家伙布菜。晚饭桌上,除了小家伙,都没怎么说话。以往热热闹闹的气氛,这会就显得压抑得很。 吃过晚饭,幸若水陪着他看动画片,陪着他咿咿呀呀的说着孩子的语言。仿佛要将以后的份都透支了,放到这有限的时间里去做。 到了时间,又亲自给他洗澡,在浴室里闹腾了很久才舍得出来。 他们洗澡的时候,袁梦看着鹰长空,抱歉地笑笑,说了三个字。“对不起。”谁都看得出来,幸若水这心里难受呢。福安虽然是她的孩子,若水跟他相处的时间却更长,对他的爱也不比她少一分一毫! “没事,等过几天习惯了,就好了。倒是你,到了那边有任何困难就跟我们说。我明白你想要靠自己走自己的路,但靠自己不代表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如果你还当我们是朋友,请让我们知道你们过得很好!” “我会的!”袁梦笑着点点头,眼里却有泪。 到了睡觉时间,幸若水没让小家伙回他那个布置得很漂亮的儿童房,而是拉着他回了主卧室。夜里,小家伙就躺在他们两个人的中间,兴奋得咿咿呀呀说了好久才敌不过睡意睡着了。 幸若水搂着他,就这么在黑暗中,傻傻地盯着他看,看着看着还掉眼泪。 鹰长空无奈地叹一口气,将母子两一起拥抱在怀里。心里明白,福安不只是她的孩子,还是她的伴。在他不能归家的日子里,是福安陪着她,让她不那么的孤单!如今袁梦带着福安离开了,以后他不在家的日子,她一个人对着偌大的房子,该多寂寞! 想到这些,鹰长空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被刀扎似的疼。他的小女人吃了很多很多的苦,如今又要面对这样的孤单寂寞。他心疼极了,却又舍不得放手,她是这样的美好,他如何能放!等结婚之后,也许该劝她随军了。到时候也跟傅培刚商量一下,让谭佩诗也随军吧。 漫漫长夜,幸若水默默地掉了半宿的豆子,总算是睡着了。 鹰长空抱着他的宝贝,几乎一整夜都没睡。脑子里想法一个又一个,净想着怎么样才能让他的宝贝不孤单不寂寞不难过。 天蒙蒙亮,幸若水就醒了。去健身房锻炼回来,就一头扎进了厨房里。她记得袁梦第一次做的动物小包子,小家伙可喜欢了。今天再做一次吧,让他高兴高兴。 鹰长空在她起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他一向警醒,只是没有让她知道。听到她从健身房回来,他才悄悄起床来。 在厨房门口,他看着自己的小女人专心致志地做着包子,那包子做成各种各样可爱的形状,一看就知道是为了让小家伙开心。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着一些安慰自己的话,不时地还擦眼角。 鹰长空叹了一口气,这个傻瓜。纵然经过了那样的训练,却还是这样子容易感伤落泪。果然,女人的感情还是太细腻了。这也是特种兵训练营里,几乎没有女人的原因。她们太容易被感情控制,不适合那样残酷的环境。 默默地看了一会,鹰长空抬步走进去。 幸若水忙装作用手臂蹭开脸上的发,顺带擦去了眼角的一点湿润。转头对着他,甜甜地笑。“醒了。伤口疼不疼?” 鹰长空没有回答,走过去抱住她的腰,蹭着她的脖子说:“傻瓜,在我面前还有什么好装的。我答应你,等事情过去了,我就带你去t市看他们,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好不好?” “好!”幸若水抿着唇笑,擦擦眼角,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其实没什么的,我就是忍不住……” “我知道,媳妇儿,我都知道。”鹰长空紧紧地搂住她,亲吻着她的脸。“我看看能不能请到假,可以的话我们一起去旅游,好不好?” “嗯。” “你想去哪里?丽江?三亚?还是出国?”其实他心里明白,这个假的可能性不大。这就是当军人的不好,连想多陪伴一下家人也不行。别人结婚都可以出国度蜜月,但军人几乎都没这个时间。想来,嫁给军人的女人真的太委屈太让人心疼了! 幸若水听他认真的语气,扑哧一声笑了。“得了吧,等你有假了再说。而且,只要跟你在一起,就是去z市的某个山头野餐我也高兴。” 她心里明白,上校就是想哄她高兴而已。想想也不是什么大事,确实没必要弄得这样感伤。 鹰长空更加收紧手臂,觉得喉咙有些发紧。“媳妇儿,你真好!我上辈子也不知道积了多少德,这辈子才能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幸若水含着眼泪笑,转过头来看着他说:“那你以后得像老佛爷一样的供着我,像宝贝一样的捧着我,知不知道?” “好!”上校勾着唇应了,低头吻住她的唇。手紧紧地将她的身体按向自己,多想把她揉在自己的骨血里,一分一秒也不要分开。 良久,他才松开她的唇。两个人额头相贴,微微喘息。 幸若水平复了呼吸,一口咬在他的鼻子上,斥责道:“我要给小家伙做包子,你赶紧出去,不许进来捣乱!” 鹰长空将她的身体转过去,依旧牢牢地霸着她的腰肢。“你继续做你的包子,我继续抱我的媳妇儿。” “可是你这样会让我很困扰耶?” “不会的。”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在你身体里呆过,而且不止一次啊。” “流氓,色狼!” “……” 一个专注地做早餐,一个没事骚扰一番闹腾一下。于外人看来,温馨动人。于他们自己,闹着闹着,感伤的情绪就淡了。 袁梦也早起来了,在厨房门口看到他们,又悄悄地回房间去了。 因为袁梦来了之后,早餐都是袁梦做的。小家伙洗漱之后跑下来,就会颠颠小肉脚跑进厨房来,一边跑一边奶奶地喊“妈妈,妈妈”,响亮的声音带来了早晨的热闹。 今天,也照样不例外。 鹰福安小朋友大声地喊着“妈妈”颠颠地跑进来,一看到鹰长空和幸若水傻眼了。但很快又笑了,颠颠地跑过来。“爹地,妈咪!” “妈咪,你在做什么啊?”小家伙声音还带着奶味儿,说话喜欢拉长最后一个音,别提多可爱了。 鹰长空一把把他抱起来,让他看着若水做的东西。 幸若水则靠过来亲他一口,笑着晃了晃手里的东西。“在给小福安做包子吃啊。看,这是小猫咪,喜欢吗?” “妈咪妈咪,我还要小狗狗!”鹰福安伸手就要去接她手里的包子,却没接到。马上又奶奶地提出自己的要求,他喜欢小狗狗。 说起小狗狗,就要提起当年的豆豆。豆豆在若水失踪之后就给了谭佩诗,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丢了。也幸好幸若水和鹰福安回到z市都是挺久之后了,知道了也没那么难过。 幸若水后来也提出过养狗,但听说孩子跟动物接触多了其实不好,因为孩子还小,抵抗力不够。再者又忙着上班,没时间照顾,也就不了了之了。 幸若水听了鹰福安小盆友的要求,忙把脸伸过去。“那你亲妈咪一下,妈咪就给你做小狗狗。” 鹰福安小朋友对亲亲已经非常熟练了,啥也不说,嘴撅起来就吧唧吧唧的亲。末了,自己还咯咯地乐,也不知道他这算是得意呢还是讨好。//**// 鹰长空和幸若水对视一眼,也被他给逗乐了。 袁梦就倚在厨房门口,默默地看着这一家三口的温馨时刻。看着看着,心里就开始酸酸涨涨的,不由得湿了眼睛。如果她的凯翼也活着,那这幅画面一定是属于他们一家三口的。奈何命运太残忍,注定天人永隔,也不知道是否还有来生是否还能见上一面。 年轻的时候也曾看过小说,女主人公或者男主人公为了见到对方,不惜在奈何桥上寂寞百年千年,只为求得来生还能重逢。不在其境,仅仅只是惊叹他们的情深。如今才明白,若是真能再见到凯翼,她也愿意在奈何桥上寂寞百年千年,只要还能见他! 然而,大家都说灵魂之说纯属子虚乌有。以前听别人说起哪里闹鬼,只觉得害怕。可凯翼离开之后,她总是忍不住想,如果这世界上真有魂灵,那于生者也是一种安慰。如若哪天能见到所爱之人的魂魄,也一样喜不自禁吧。有时候,真恨不得自己也能碰见一回鬼怪事件,那样就可以安慰自己,总有一天也许也能碰到凯翼的英魂。 袁梦紧紧地捂住口鼻,跑回了房间里。拿出珍藏的那张小小的照片,眼泪迷糊了视线,然后一滴一滴地落在照片上。照片中的人却浑然不知,依旧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刺痛了她的眼她的心。 “凯翼……。”袁梦哭倒在床上。多少次她一回一回地问自己问苍天问大地,她上辈子到底犯下了怎样的罪孽,才让凯翼早早地离开了她?可是除了自己凄凉的声音,她听不到任何的回答,这种死寂一般的沉默总化作午夜里撕心裂肺的念想和自责,折磨得夜夜不成眠…… 死者长已矣,可活着的人得有多少的勇气才能化悲痛为力量,坚强地走完剩下的路…… 好多时候,袁梦都觉得自己撑不住了,她痛苦得想要马上死掉。可是她不能,她还有一个孩子,是她和凯翼的结晶。如果她死了,如若真有魂灵,九泉之下,她怎么跟凯翼交代?对孩子来说,他已经没了爸爸,她怎能自私地让他连妈妈也失去了? 人心是脆弱的,可是被折磨得多了,就会像身体一样长出厚厚的茧子,慢慢地就不会那么火辣辣地疼痛了。那种钝钝的痛,在自我欺骗自我安慰之后,忍一忍就过去了。久而久之,也就麻木了。 凯翼,再给我一点力量,让我能够撑下去吧,凯翼…… 袁梦默默地流眼泪,湿了自己的脸也湿了薄被。当初那种像是要死去的疼痛,又那么的鲜明起来,直到敲门声响起。 “妈妈,妈妈,吃早餐啦?妈妈,妈咪做了好可爱的包子。妈妈……”小手用力地敲着门,奶奶的声音那么的可爱,有撒娇的味道。 袁梦沉醉在悲伤中的神智,一下子清醒过来。失去的力气,在一瞬间又回来了。她急忙擦擦眼睛,去浴室里洗了一把脸。打开门,小家伙正要拍门的手就拍空了,愣了一下。 她蹲下来,搂住他胖胖的小腰,亲着他的脸蛋他红艳艳的小嘴儿。然后,小家伙马上就会亲回来,特别乖。 “妈妈,包子,吃包子。妈咪做的,好可爱的包子……”很着急的小样子,似乎生怕谁把他的包子给吃了。 袁梦一把将他抱起来,笑着顶了顶他的小胸脯。“好了,咱们出发,吃包子。” “出发,吃包子,呵呵……”小胖手臂伸出去,摆了一个出发的姿势,自己又咯咯地乐了。 幸若水和鹰长空什么也没说,似乎没看出袁梦有哭过似的。 幸若水专门给小福安做了动物的包子,又给大人做了普通的小笼包,还有粥。“来,袁梦,喝粥。” “谢谢。” “妈咪,我的,我的呢!”小家伙啃着他的小包子,还不忘争取他的粥。奶奶的声音,着急的小表情,把大家都逗乐了。 幸若水急忙给他装了,得到他一声乖巧的谢谢。她又看了看上校和袁梦,提议今天带小家伙去玩。“夏天有些热。这样吧,我们等下马上出门,上午在游乐园玩,下午带他去看电影什么的。” “我没什么意见,你问袁梦吧。”鹰长空一向是媳妇儿说了算,他从来都没意见的。 袁梦笑了笑。“我也没意见。” 幸若水一锤定音。“那就这么定了,等下我们先去买一套亲子装!” 吃过了早餐,一家四口就出发了。上校的悍马不在家,一家人只好打的出门。先去上次买亲子装的服装店买衣服。结果买衣服的时候,还闹了个小不快。主要是亲子装都是一家三口,最多是孩子的有两件。他们要两件妈妈的,人家没有。最后就要了两套一模一样的,两个妈妈才都穿上了。 在买衣服的时候,幸若水想起,她还没给佩诗的小宝宝买可爱的小衣服呢。之前因为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所以买了几套那种初生婴儿穿的。现在知道是个小子,就可以买酷酷的衣服了。 因为是周末,游乐园里人还不少。又是夏天,大家都赶着早上出门。 游乐园是儿童的天地,自然是鹰福安小朋友说了算。他说玩哪个就玩哪个,他说要谁陪他玩那就谁陪他玩。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小朋友别提多牛逼哄哄了,说话的声音都高了不少。 玩碰碰车的时候,小家伙年龄身高不符合要求,于是小胖手一挥,要求妈咪和妈妈齐上阵。 这不,鹰长空就让他骑在自己脖子上,为战场上的两个女人喝彩加油。小胖手用力地鼓掌,身体扭啊扭啊,嘎嘎地乐。就连鹰长空也被他逗得忍不住勾起嘴角,让四周一干妈妈看得眼里冒心心。 幸若水和袁梦从战场上下来,两个人齐齐地奔过来。 “妈咪厉害不?” “厉害!”大声回答,鼓掌。 “那妈妈厉害不?” “厉害!”大声回答,鼓掌。 幸若水和袁梦调皮地对视一眼,问:“那妈妈厉害还是妈咪厉害?” 鹰福安小朋友就犯难了,皱着小眉头,嗯嗯嗯了半天,突然就喊:“都厉害!”似乎觉得这个答案很不错,他自己还得意了。 看他那得意的小样儿,大家都哈哈地笑了起来。 从游乐园里出来,就要吃午饭了,要去的地方就不用猜测了:肯德基大叔! 这会,他正左手鸡腿右手薯条地吃得正乐呢。看他那美美的表情,好像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似的。 三个大人都不喜欢这种油炸垃圾食品,所以选择的是套餐饭菜。不过这里的饭菜确实不怎么样,两个女人还能将就着吃,上校就可怜了。 幸若水就跑到隔壁的快餐店,给他打了一份打快餐。他们坐的地方是角落,又要了很多肯德基大叔的东西,所以倒没有因为外带食品而被说。上校这才吃了一个饱饭。 从肯德基出来,三个人就打的直奔电影院。昨晚已经查过,这个时间有动画片《冰河世纪3》适合小家伙看,还是3d效果的。 小家伙看电影时很像那么一回事,只要往那一坐,他就会看得很专注。不管上面放的是成人片还是动画片,他都能看得津津有味。当然,看动画片的话,就能听到他小鸭子似的笑声。 这次也是一样。带着个3d眼睛,像个小黑社会似的,把两个妈妈都给笑软了。电影一开始,他就端端正正地坐在那,全神贯注地看着大屏幕。不一会,就听到小鸭子似的嘎嘎乐了。 黑暗中,三个大人各有不同的心情,但都因为感受到了孩子的快乐而不时地勾起嘴角。 从电影院出来,已经是四点多了。接下来去哪里,一时也没了主意。 “要不去电玩城?” “室内游乐园?” “再看一场电影?” “……” 最后是幸若水提出了意见。“咱们再去吃一次自助餐吧。那里有东西吃也有表演,吃饱喝足出来就是晚上了,回来洗洗睡觉!” 于是,一行四个人又转战去了亚马逊自助餐厅。刚好中午的时候都没吃好,晚上算是加餐了。 袁梦知道离别在即,幸若水舍不得小家伙,所以一直让她来照顾小福安,自己并不插手。此时此刻,她很感激当初若水为了让她认小福安而说的重话。如果不是孩子支撑着,她有时候都不知道怎么活下去。失去凯翼的伤,太疼太疼了,即使这么多年了,依旧疼得像是要死去。 上校拿着相机,咔嚓咔嚓地给母子两拍照,想让她在小家伙离开之后也能多看看。镜头里的母子脑袋贴着脑袋,对着镜头傻傻地笑,还比着胜利的手势。一大一小的两张脸不像,但散发着浓烈的母子情。 咔嚓一张:母子两撅着嘴,要亲不亲的,眼睛还斜斜地睨着镜头…… 咔嚓一张:母子两张着大嘴巴,争着咬中间的那块烤肉,表情特别逗人…… 咔嚓一张:儿子油腻腻的嘴巴吧唧地亲在母亲的脸上,母亲状似嫌弃的表情但掩不住笑意…… …… 上校一边按快门,一边感谢现在不是那种傻瓜相机了,否则没几张就完蛋了。最后相机里面,满满的都是母子之间的浓情时刻。只看照片,仿佛就能听到他们的笑声,感染于人。 从自助餐厅出来,一个个肚子吃得溜圆。于是大手牵着小手,慢慢地散步回家。 袁梦和鹰长空都知道若水恨不能一天能生出四十八小时来,所以虽然袁梦已经累了,但也同意她走回去的建议。他们两走在后面,母子两在前面牵着手,一边摸摸肚子一边说着话。 天已经黑了,灯光照亮了这个不算繁华的城市。没有大都市夜晚的灯红酒绿,却是一个很适合生活的地方。 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得老长,在夏日的夜晚,刻下专属于他们的快乐记忆。 小家伙玩了一天,两条小腿已经累了。走了没多久,就走不动了。 幸若水弯下腰来,把他背在了背上。小家伙自觉地抱住她的脖子,在她的背上咿咿呀呀地说着。小胖手还舞来动去的,努力地想让大人明白他要说的东西。说着说着,就趴在她的背上,睡着了。 幸若水放慢了脚步,也不说话,就这么背着他慢慢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鹰长空和袁梦在后面跟着,也都不吭声,只是看着母子两的背影。 偶尔有路人经过,觉得这一幕有些怪怪的。但是看着看着,又觉得异常的温馨。最后莫名其妙地摇摇头,走了。 回到家里,已经是九点多了。 幸若水让鹰长空帮忙把小家伙从背上抱下来,她抱着他进了浴室,小心翼翼地在不弄醒他的情况下,给他洗了一个香喷喷的澡。 袁梦的东西不多,小家伙的衣服什么的也是挑着先寄过去。那些玩具什么的,因为还没安定下来,则先放在这边。 鹰长空找了一个小行李箱,把母子两换洗用的衣服给装进去了。至于钱和证件,则放在袁梦随身带的一个小包包里。最后,鹰长空给了袁梦一张卡。 “这个我不能要!”袁梦急忙推了。“当年凯翼的那些抚恤金我还存着,所以真的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拿着吧。这不是我给你的,是这些年爷爷奶奶还有家里的亲戚给小福安的零用钱还有压岁钱。我们本来想存着给小福安读书用的,它是属于小福安的,不是我们给你的。拿着吧,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大家对小家伙的爱,明白吗?” 袁梦好一会才接过来,眼里湿润一片。“谢谢你们,我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他是我们的孩子,我们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只要你们在那边过得好好的,对于我们来说就够了。” “会的,一定会的!”袁梦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密码是xxxxxx。” 鹰长空走开了,把空间留给她,知道她需要安静。进了浴室,看到若水正在细细地替小家伙洗澡。他在旁边蹲下,静静地看着,不说话。她的神情很专注,仿佛做的是一件很重要甚至很神圣的事情。 鹰长空以为她哭了,等她洗完了抬头,才发现她没有哭。他怔了一下,听到她说:“其实没什么的,只要他好好的,在这个交通发达的年代,这点距离算什么,对吧?” 鹰长空伸手,抚着她的发,只应了一声,没说什么。 夜里,小家伙还是跟他们一起睡的。 袁梦是第二天早上的飞机,这样子到了t市才下午,就不会黑乎乎的行动不方便。 所以第二天,幸若水就早早地起来给他们做早餐。做的是饺子,但不是一般的形状,而是仿沙县小吃的饺子,做得小小的特别可爱。 孩子还不懂得离别,大人也不想他懂得,所以早餐桌上依然听到他鸭子似的嘎嘎声。离别的感伤,被冲淡了。 “要乖乖地听妈妈的话,要是知道小福安不听话,可要打屁股的哦!”幸若水伸手摸摸他的小屁股,小家伙就捂着躲到了袁梦的背后,咯咯地笑。 “一路小心,我们等你电话。”幸若水伸手,与袁梦相拥。眼眶,湿润起来。 “我会的,你放心吧。”袁梦眼泪也湿润了。无论什么时候,不管距离远近,离别总是感伤的。 一直到他们进了安检,幸若水都没有哭。直到飞机起飞,看着飞机划过天空,她终于扑进鹰长空的怀里,痛痛快快地掉了一场眼泪。 鹰长空静静地抱着她,任她哭个够。 回到家里,总觉得哪里都空荡荡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屋子里安安静静的,一点声音也没有,连带着心里也静悄悄空荡荡的。 幸若水蔫蔫地窝在鹰长空的怀里,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看了一个多小时,里面播了什么,她完全不知道。整个人呈神思游离的状态。 “谭佩诗已经出院了吧,我们去看看小宝宝?”鹰长空搂着她,提出可行的建议。 幸若水从他怀里跳起来,双手一拍。“对哦,差点忘了。走走走,我们去看小宝贝。”急忙忙的,拉着他就要出门去。 两个人先去了街上,给小宝贝买了衣服、尿不湿、奶粉等东西,大包小包的,拎着去了。幸好打的,否则非得拎傻了不可。 “幸若水同学,你这是要把我家给塞满吗?”一开门,谭佩诗看到这么多东西,也傻眼了。 幸若水呵呵傻笑。“我也不知道,一个不小心就买了这么多。我的干儿子呢?干儿子,你干妈来看你啦!” 说着,就往婴儿房扑去了。 谭佩诗让傅培刚把东西给收好,看着鹰长空说:“队长,你赶紧让若水生一个吧,她寂寞了。”袁梦带着小家伙离开的事情,作为好姐妹的谭佩诗是知道的。 “我知道。”鹰长空听着婴儿房里跟孩子说话的声音,点点头。然后勾搭着傅培刚下楼,商量随军的事情去了。 小区某棵大树下,两个男人席地而坐。 鹰长空抽出烟,递了一根给傅培刚,哪知他摆摆手。 “不抽了,佩诗怀孕的时候就不太敢抽,后来就戒了。”要男人戒烟,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有了孩子,他不得不戒。 鹰长空屈肘就给了他一下。“得瑟,搁我这显摆呢!”不过,若水真怀孕了,他也会戒烟的。 傅培刚咧着嘴傻笑。“队长,就像我老婆说的,你也赶紧跟若水生一个吧。有了孩子,她就不寂寞了。我们不在家,有孩子陪着她,那也好啊。以前福安在,她做饭有人捧场,说话也有个孩子咿咿呀呀地应着。现在小福安不在家,又住那么大的别墅,若水肯定很寂寞。” “我知道。”鹰长空的眉头打了一个大结。他何尝不想,但是冒出个古筝来,惹了许多麻烦事情。他得把麻烦给解决了,才能放心让若水怀孕。“喂,想没想过让你老婆随军?” “想过,很早就想过。”傅培刚老实交代。“可是佩诗有她喜欢的工作,如果随军了就没办法做了,所以后来就搁下了。” 如果随军了,就真的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谁不想呢? 鹰长空吐出一口烟雾,眯了眼。“我也想。就像你说的,以后她一个人在家,太寂寞了。而且我也总担心她出什么事,还是放在身边安心多了。等我结婚了,一起劝她们姐妹两随军吧。” “好。只要她们其中一个同意了,另一个就肯定会同意。”她们姐妹两谁也不愿意跟谁远了。 “没错。”所以,他得赶紧拉着她把结婚证给办了。首先,就要解决古筝的问题,他不能让这个女人成为他们生活里的一颗不定时炸弹。 又沉默了一会,鹰长空踹了傅培刚一下,睨着他问:“怎么样,做爸爸的感觉如何?” 傅培刚的嘴,马上就咧到耳朵去了。“一个字,爽!两个字,真爽!三个字,太爽了!四个字,真的很爽!五个字啊——” 鹰长空狠狠的一脚踹出去,他就跳起来跑了。看他还咧着嘴,都合不上了的样子,鹰长空就有些郁闷了。好歹他是大哥,居然让傅培刚给抢先了! 靠!在时间上晚了,一定要在数量上赢他!他跟若水要生一对双胞胎! 上校狠狠地抽一口烟,愤愤地在心里下了决心。他们一定要生双胞胎! 敢情他完全把常识给忘了,这是他能决定的么? …… 幸若水趴在摇篮边,看着里面躺着的小家伙。小小的脑袋,小小的脸蛋,小小的身体,小小的手,小小的脚……什么都小小的,看着特别的可爱。伸出一根手指,他就会抓住,小嘴儿一拢一张的,像是要说话。 谭佩诗从床上起来,在凳子上坐下,看着他们。“怎么样?也想生一个了吧?” “嗯。”幸若水应了一声,眼睛还是看着小宝宝,眼里有些黯然。如果不是古筝的阻拦,他们已经结婚了,现在恐怕已经怀上了吧。只是天不从人愿,在关键时刻,这个讨厌的女人回来了,还在他们中间横插一脚! “佩诗,有时候我真的很想生气,逮住我家上校好好地骂他一顿。或者抓住那个女人,狠狠地揍她一顿。但是我什么都不能做,我知道这不是上校的错。要说错,当初我跟苍唯我之间更纠葛,他可从来没说过什么。我明知道错的是古筝,却不能揍她,也没办法让她放手。有时候我安慰自己说没什么,但有时候真的憋得很难受……” 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就有些哽咽了。福安和袁梦的离开,她心里还感伤着。如今又提到这最烦人的事情,她就忍不住了。“我忍不住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怎么总是这边刚刚平复了,那边波浪又起?” 谭佩诗揽住她的脑袋,让她趴在自己的膝盖上,抚摸着她的发。心里也难受,若水已经吃了好多的苦,老天却总是为难她! “若水,别这样。这都是小事,没什么大不了。你忘了,那时候我们以为他们殉职了,心里的想法多简单啊。只要他们还活着回来了,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都不重要了!古筝的事情虽然有点麻烦,但她能掀起多大的风浪?队长他的心是向着你的,他自己也会想办法解决的,你不要多想。小福安他们离开了,你要是不想一个人呆着,就来我们家住吧。我们一起带小宝宝,看着他一点一点地长大,好不好?” 幸若水没吭声,咬着嘴唇点点头,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我相信,事情很快就能解决了。到时候你们结婚了,怀孕了,日子就会像飞一样的在过。哪怕你一个人在家,你也不会觉得寂寞,因为你们的孩子在你的肚子里,他在陪着你呢。那个时候啊,你就什么都懒得想,只是每天感受着孩子的存在,等待他来到这个世界上……” “我知道,我知道的。可能是福安和袁梦刚刚离开,我心里舍不得他们,所以小题大做了。生活总有这样那样的波折,但终究会过去的!”幸若水趴在她的膝盖上,小声地应着。 心里明白,这还真不是什么大事情,不过是她心情不好罢了。比起爸妈去世苍唯我囚禁,比起误以为长空不在了的痛苦,这真的不算什么。古筝再厉害,她的上校也不是一个只会忍让的人,总会解决的。 幸若水平复了情绪,依然趴在她腿上,没有起来。“佩诗,要不你带着谭妈妈和小家伙去我们家住好了,我们家够大。” 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地方,光想就觉得寂寞。要是更早以前,她恐怕还会害怕得不敢一个人在屋子里呆着。在苍家大宅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的记忆,可都还在脑海里。 “我是没什么问题。”谭佩诗说着贴到她的耳边,笑得十分暧昧。“我就怕队长好不容易回来的时候,你们不方便。本来你们可以从一进门就扑过来啃在一起的,结果要躲回房里,还要找理由。本来你们想在沙发做就在沙发做,想在厨房就在厨房做,结果……” 没等她说完,幸若水就狠狠地掐了她一下。“谭佩诗,注意教育,你儿子在听着呢!” 谭佩诗乐不可支地笑。“放心,他还听不懂。” 幸若水瞪她一眼,转向小宝宝。“小宝贝,看看,你妈妈多坏呀?以后听干妈的话,不要理这个为老不尊的亲妈!” “我哪里为老不尊了?” “全身上下。” “切,恼羞成怒了就诋毁我的声誉!” “……” 幸若水斗着斗着,想起个问题。“佩诗,小宝宝的名字定了吗?”还没出生就在讨论孩子的名字了,但是一直也没定下来。 “定了,傅培刚取的,小名叫乐乐,大名叫傅凌云,取壮志凌云的意思。” “挺好的。小乐乐,听到了没有?”幸若水伸出手,小心翼翼地触碰着孩子吹弹可破的肌肤。 两个女人逗弄着孩子,没有注意到出去的男人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正站在门口,默默地看着她们,眼里情深如海。 幸若水他们一直待到晚上,帮着做了晚餐,吃完了才离开。中途,接到了袁梦的电话,给他们报平安。 走了一段距离,上校突然蹲下来。“媳妇儿,我背你。” 幸若水正要高兴地趴上去,想起了他的伤。“不行,你受伤了。下次,下次让你一直背着我回家。” “没事。这点伤,背媳妇儿肯定不成问题。”伤已经好多了,他没那么脆弱。若水又瘦,没多少重量。 幸若水把他拉起来,搂住他的胳膊,仰起头看着他笑。“来日方长,以后不仅让你背我,还要一起把我们的孩子背起来。要是背不动,哼哼……” “背得动。生一对双胞胎吧,我背得动。”上校还记着要生两个赢过傅培刚。 幸若水掐了他一下。“上校,我说你生物肯定没学好。这生男生女、一个还是双胞胎,你以为说生就能生的?” “咱们先想着,兴许美梦就成真了。我运气一向很好的。”鹰长空对自己的运气很有信心,从小到大,他都能梦想成真。 “你运气真这么好?” “我运气不好能遇上你吗?”这是他这辈子最好的运气。 “又偷吃蜜糖了,嘴巴真甜。” “……” “怎么了?”幸若水发现上校突然停下来,一脸严肃的表情。话刚问出来,她也意识到不对了。 有危险! ------题外话------ 新文正在构思,是一直想写的故事,要从女主小时候写起,是相对真实的故事。虽然篇幅不多,但很多人说潇湘的读者都喜欢直接进入主题的,所以一直在犹豫当中。也一直在想,有没有一个折中的办法。因为作为一个写文字的人,还是希望自己的文字能够得到更多人的喜欢。有人一起分享的故事,才会更动人。 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感动于读者的每一次真诚留言。只希望自己的文字,能够带给更多人以真情的感动和温馨。谢谢每一位支持我的亲!

下一篇   102 双剑合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