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暗箭难防 - 上校的小娇妻

103 暗箭难防

也许是写东西写得太投入了,幸若水做了一夜的梦,梦里不停地上演小三和正妻争吵扭打的戏码。//不仅画面清晰,就连那一句句台词都清清楚楚,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早上醒来,头疼得厉害。她哭笑不得地揉着太阳穴,自言自语道:“真是入魔了。” 去健身房锻炼了出来,才觉得那种软绵绵的感觉消退了。趁着脑子里的画面和台词都还清晰,她急忙打开电脑,敲了半个小时有多才停下来。 吃过早餐,她就带着卡直接去看车子了。选择的还是上次那个车行,甲壳虫有在卖的主要是大众品牌。她按照上校的提议,对比了一下嫩黄色和嫩绿色,最后选择了嫩绿色。 在选车的时候,还碰到了一个男人过来跟她搭讪。大意是他女朋友生日,所以想挑选一辆车给她做生日礼物。但毕竟是男人,所以不知道女生喜欢什么车,问问幸若水的建议。 幸若水对陌生人很有戒心,所以大意回了几句,自己就走开了。如果他真的想挑女朋友喜欢的车,他总能想办法旁敲侧击得出答案的。这样子来问别人,搭讪的可能性远大于参考意见。 不得不说,甲壳虫汽车确实很容易得女生的欢心,外形小巧可爱,看着就很舒服。但也有一个大缺点,就是空间太小了。一家三口出行还是没问题,但如果来了父母或者朋友,那就载不动了。 幸若水考虑了一番,还是决定买了。如果真的是多人出行,开上校那辆很炫的悍马就行了。反正只要上校在家,开的肯定是他的车。这小甲壳虫,也就她一个人开着上班,当然有孩子了还会放着小宝宝。 试驾一圈回来,果然很有feel。 幸若水大手一挥,买了。在签银行账单的时候差点弄错了,这个卡用的是“花昔梦”的身份,她差点就签了“幸若水”。 这还要感谢当初苍唯我带她回去的时候,把她的证件银行卡都拿回去了。这张银行卡她基本上很少用,也没有开通什么短信提醒。要不是昨天去后台看了稿费收入,她连里面有多少钱都不知道。 手续办好了,当天下午5点左右就可以过来提车了。 幸若水估摸着下班了过来,刚刚好开车回家。想起人家为了配衣服而买的名车,她忍不住想,她要不要为了自己的爱驾去买一套衣服?想着自己就笑了,最后自然是没有费这个周折。许多东西一旦刻意了,就会成为累赘,而不是享受。 中午去吃蒸饭的时候,幸若水愕然发现,自己又碰到了买车时碰见的那个男人,就坐在她对面。也许是因为第二次见面,也算是半个熟人了,还跟她攀谈起来。 幸若水无意理会,只朝他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几口把饭吃完就走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幸若水直奔车行,开着她的爱驾上了谭佩诗家看她的干儿子。 不得不承认,孩子的成长是很快的。原本还是皱皱红红的一团,一眨眼就成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娃娃了。小脸嘟嘟的,眼睛又大又圆,小嘴儿红红的,看着别提多可爱。只要看到东西,抓着就往嘴里送。但是还没牙,只看到小舌头舔啊舔啊的,还流口水。 幸若水的手一伸出来,就被他抓住了小手指,拽着往小嘴里送去。怕戳到他,不得不把手指曲起来。几番拉扯没能把“糖糖”给吃到嘴里,小家伙嘴巴一撇,哭了。 幸若水和谭佩诗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谭妈妈可心疼她的小孙子了,一听到他哭,马上就过来抱抱,还把亲妈和干妈都骂了一顿。 幸若水和谭佩诗靠在一起坐着,看着谭妈妈哄孩子,开心地笑。 “对了,我刚买了辆车,大众的甲壳虫,淡绿色的。等你可以出门了,我带你和宝宝出去玩。”幸若水提到自己的爱驾,还是有那么一点兴奋。 谭佩诗伸手戳戳她的脸。“看你得瑟。乐乐,看你干妈那得瑟的样儿,鄙视她!” 小家伙已经被外婆哄好了,又被放回摇篮里。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听懂了妈妈的话,呵呵地傻笑。小手卷成拳头,放到嘴边,小舌头伸出来舔舔。很快,小拳头就湿漉漉的了。 幸若水把他的手拿开,逗他。“什么都往嘴里放,真是个小馋猫!” 配合着搞怪的表情,孩子看得目不转睛,然后就发出咯咯咯的笑声。怕他笑岔气了,幸若水没敢逗得太厉害。看着孩子那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怎么看怎么可爱。看着看着,又想起她的小福安了。 一个人回家也不想做饭,幸若水就干脆吃了晚饭才离开。回到家洗过澡写一会小说,很快就到睡觉时间了。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 当军队司法机关的人员找上门,出示证件,把来意说明时,幸若水有些懵了。 西南毒枭?那是谁?跟她有什么关系?“不好意思,我没明白你的意思。我能不能打个电话?” “不可以。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军人严肃的时候都是很威严的,更何况是军队的执法部门。说好听点叫严肃,说难听点就跟煞神似的。 幸若水倒是没有害怕,也不是不害怕,只是她不怕眼前这些人,而是担心鹰长空出事。“我都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我怎么配合你的工作?你说什么西南毒枭,我压根都不知道是什么?我一小老百姓一良民,你跟我说毒枭,这是不是、是不是有点搞笑?” 对方翻开手里的本子,淡淡地看着她。“幸小姐,这样吧,我们问你几个问题,你照实回答就好。” 幸若水点点头。“那好吧。但是在这之前我先声明一点,关于部队的事情,他一个字也不会跟我提,如果是这方面的问题你们也可以不用问。” 虽然担心,但他们没做过的事情,她也不害怕。就在刚刚,她已经想明白了,他们的意思是,长空跟西南毒枭有勾结!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幸若水觉得真可笑,她那正直得一塌糊涂的上校,跟毒枭有勾结?她看到眼前这貌似一脸正气的人,很想骂人!但心里知道冲动无补于事,要冷静。 “今年的3月初,你和鹰长空在z市的丽景花园买了一栋别墅,是不是有这回事?” 幸若水微微皱眉,连这个事情都翻出来了。“是。就是你们现在身在的这个地方。” “别墅报价多少钱?你们是一次性付清还是分期付款?” “108万,我们要的是样板房,所以比其他的别墅要贵一点。我们是贷款买的。” “首付多少?是你出的钱,还是鹰长空?” “首付五成,剩下的是贷款。我们先前在幸福小区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把那套房子卖了,大概是50万。再加上我和他积攒的一点工资,就凑够了。”幸若水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那幸福小区的那套房子,是谁买的?多少钱买的?” “是他买的。当时的价格是多少,我不知道。但肯定不会比我们卖的价格高,这是可以确认的。他不到二十岁就进了部队,没有任何花费,他的工资能不能买得起幸福小区的那套房子,你们可以判断一下。”这两年,z市的房价也在涨。 “这个我们自然会调查。在两天前,你是否买了一辆大众的汽车。” “是的。价格大约是22万,钱是我自己的。就在车库里,你可以随时去看。” “但据我所知,幸小姐在来到z市这两年,工资加起来还不到这个数。” 幸若水淡淡地笑,觉得这些人真可笑。“是的。凭我正常的工资是不够的,但我现在和朋友开了一家广告公司,收入就不止原来那点工资了。我还是个网络写手,买车子的钱是我用稿费买的。我的小说发表在xxx网站,你可以去核查我的稿费。” “这个我们当然会核查。幸小姐,你可知道那张银行卡里有多少款额?” “之前不知道,因为我没用过那张卡,没有短信提醒服务,也没有去柜员机查询过余额。说实话,如果不是在买车前一天,我突然又开始写新的小说,我都不记得这回事了。....那天我在网站的后台查了一下,30多万。”需要用钱的时候,总是把每张卡上的额数记得清清楚楚。如果不需要钱,压根就想不起这回事。 对方似乎笑了一下。“那是什么原因,导致幸小姐在搁置这么久之后,突然间又想执笔写小说?” 提起这个原因,幸若水的情绪就有点低落了。“鹰长空原先抚养了殉职战友的孩子,这个我想你们是知道的。最近孩子的妈妈带着孩子去另一个城市过生活,鹰长空又回部队了,空余时间我无事可做。后来无意中看到浏览器主页上那个小说网站的名字,就想起以前也曾写过小说,现在既然有时间不知道如何打发,刚好可以把这个给捡起来。” 他们静静地看着她,有一会没有开口。 幸若水说的都是实话,也没被他们那犀利的眼神给吓怕。直直地,与他们对视。 “幸小姐,根据该账号的记录显示,里面应该有1000万以上额度的存款。” “不可能!这张卡我只用来网络写作发稿费用,不可能无缘无故多了1000多万。你们去查记录也可以查得到,除了买车子的那次消费,我从来没用过。往卡里存钱的帐户,都是网站的账号。” 幸若水反驳了之后,心里突然间就明白了。那1000万,恐怕是有心人打进去的。如果没有那1000万,他们今天就不会来!1000万?这么大的数额,谁居然用1000万来陷害上校? “根据账号查询记录,在3月6日,也就是你们买别墅的当天,该账号收到了500万的汇款;在7月18日,也就是你买车的当天,该账号收到了500万的汇款。加起来,刚好1000万。关于这个,幸小姐如何解释?” 幸若水虽然心惊,但并不害怕。“我没有可解释的,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卡里多了1000万。这个应该由你们来查清楚,而不是问我。那张卡只用于发稿费,18号是第一次消费。如果需要,我可以登陆作者后台,你们可以看到我说的都是真的。” “有劳了。” 幸若水于是登陆作者后台,把作者的资料展示给他们看。 “可以了,我们还有几个问题想问幸小姐。” “问吧。”幸若水这一刻,异常的冷静。她明白,如果自己紧张说错了话,可能会给长空带来巨大的影响,她不能慌。 “幸小姐的全名是幸若水,为何这账号用的是花昔梦?” “这是我在y市使用的名字。当时因为感情的纠葛,我在y市停留了一段日子。我想你们应该也都查过,当时我跟前夫有一些情感纠纷。我不想他找到我,所以就改名换姓。写小说也是那个时候开始的,所以用的是花昔梦这个名字。” 对方火眼金睛看着她,语气一点起伏也没有。如果换了以前的幸若水,她只怕腿都软了。“我更想知道,幸小姐是如何成功改名换姓的?据调查显示,你的改名换姓可是改得有根有据,等于造了一个新的身份。这背后一定有高人相助,这个人是谁?” 幸若水顿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不知道这个问题严不严重,她不想把庄奕骋扯进来。“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很重要。” “我能不能问一下,帮我伪造这个身份是多大的罪?” 对方并不直面给出答案。“这个我们无法回答,或许幸小姐可以咨询有关执法部门。我们只想知道,这个人是谁。” 幸若水犹豫了好一会,还没下定决心。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我可不可以接个电话?”是陌生号码。 “对不起,请你配合调查。”说着,按下了免提键。 幸若水瞪着他们,心里的不满情绪翻腾而上。这还没定罪呢,难道她的**权就不受保护了么? “喂?”男性的嗓音,有些熟悉。“若水?” 幸若水怔了怔,才听出来是庄奕骋。心里暗暗在骂,他怎么就在这个时候撞上来了。“我在。庄先生,你找我有事吗?我现在在忙,稍后我再给你打过去吧,我先挂了。” “别!伪造身份的事情,你就实话实说吧。不打扰你了,再见。” 幸若水挂断电话,抬头看着对面的人。“你们也听到了。我的身份是庄奕骋先生帮忙伪造的。” “对不起,我必须问一下,幸小姐和庄先生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学生的家长,我曾经在育才小学做老师,他的儿子庄寓棋是我的学生。庄寓棋自小没有妈妈,所以认了我当干妈,因此跟庄先生见过几面。后来我为了躲避前夫的纠缠,还有当时的情感纠葛,求他帮我逃到了y市。就这样。” 幸若水心里乱极了,这件事情越牵扯越广了。幸好,对方没再问她跟庄奕骋的关系。 “幸小姐认不认识一个叫黑枭的男人。” 幸若水摇摇头。如果不是认识苍唯我和鹰长空,她的生活真的是单纯得一塌糊涂,她怎么会认识贩毒分子?不过,她好像认识贩卖军火的分子!难道,跟野狼有关? 他们拿出几张照片,推到她面前。“那麻烦幸小姐看一看,是否认识这个人?” 幸若水把照片拿起来,仔细分辨了之后,觉得似乎见过。“好像见过,你们让我想一想。”她又将照片认真看了一遍,这才想起来。 “这个人我见过。就在我买车那天,我当时正在选车,他在我旁边,说他要给女朋友挑一辆车,让我帮他参考。后来我吃午饭的时候,在蒸饭馆碰到他,他就在我对面。他跟我说话,我没理他。” 他们静静地看着幸若水好一会,似乎要看出她是否说谎,继而对视一眼,彼此点点头,站起来。 “幸小姐,谢谢你的合作。最近请你不要出游或者出差,手机也保持通畅状态,我们有问题随时会联系你,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调查。” 幸若水也站起来,在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这个没问题。那个,鹰长空他没事吧?” “对不起,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回答你。” 等他们离开了,幸若水觉得自己整个人有点虚脱的感觉。她马上拨了上校的电话,能接通,但无人接听。连打了数次,还是一样的情况。 幸若水走回沙发上坐下来,一时脑子有些乱。她不断地深呼吸,想冷静下来,将思绪理清楚。就在这时,电话又响了。她以为是长空,惊喜地拿起来,却发现不是。“喂?” “宝贝儿,听说你遇到麻烦了。怎么样,没事吧?”野狼的声音从那端传来,难得的没了平常的痞气。 幸若水有种“总算找到亲人可依靠”的感觉,也找到了一个出口。“你消息真灵通。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现在都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感觉自己就像网上说的,躺着也中枪。” 那端一阵低笑,末了问:“宝贝儿,你相信你的男人吗?” “当然。他那人正直过了头,根本不屑做这种事情。”她不用问都可以肯定,上校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其实,她最先想到的是古筝在搞鬼。 野狼再次低低地笑,声音磁性,有种安抚作用。“那就什么都不要想,日子照常过。好吃好睡好玩,那才能身体好。要不我去z市陪你?免费的,不收钱哦。陪睡也没问题哦。” 这后面那两句,已经恢复到平常的痞痞状态了。 幸若水忍不住笑了。“我才不要你陪,你还是陪着莫然吧。唉,大尾巴狼,我要去上班了,不跟你说了。” “宝贝儿,你就是这样对我的?人家伤心死了,我这小心脏——” 幸若水果断地掐了电话,不再听他的废话。不过,他的心意,她倒是明白了。经过野狼这么一胡闹,她就舒服多了。不管是庄奕骋还是野狼,都在关心着她。她只要相信上校就好,他自己会解决的,她越是担心越是乱就越容易中了别人的圈套。 幸若水还想给庄奕骋打个电话,但思来想去,还是没有打。也许,别人正监视窃听着她的一举一动,还是少一事为好。 去洗手间重新洗了一个脸,幸若水开着车子上班去了。往日那种享受的感觉,今天自然是没有了。 当看到古筝那张恶心的脸时,她更是什么心情也没有。如果刚刚还是怀疑,那么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这件事肯定跟她有关。这个女人岂止是不懂得爱情,简直就是一疯子! “如果你现在离开他,凭古家的力量,一定能保他周全。”古筝指间夹着女性的香烟,缓缓地抽了一口,朝她吐着烟雾。 幸若水竭力冷静,才没有撕了她的脸。就是当年的顾真真,她也没有这样子厌恶过。“如果你真有能耐,何必还出现在我的面前?你以为做这些,就能够逼着他回到你的身边了吗?他只会离你越来越远,你在他眼里就会什么都不是,连妓女都比你高级。古筝,你真是可悲!” “你——”古筝被“妓女”二字给刺激到。霍地站起来,抬手就要甩她耳光。 幸若水捏住她的手,稍稍用力一推,她踉跄后退,差点跌倒在地。“别玩打人这一套。你是嚣张不知廉耻的小三,不代表我就该软弱任你欺凌。我不打你不是因为我不敢,只不过我不像你这样没素质。” 古筝狠狠地瞪着她,过了一会又勾着唇笑了,冷笑。“幸若水,逞口舌之勇是没有用的。凭我古家的势力,我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差不多,我不过是不屑于动手罢了。我原本以为你有多爱鹰长空,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你说他要是知道了你的虚伪,还会不会像以前一样对你呢?” 幸若水可以肯定,这个人的性格已经扭曲了。“那你不妨试试,看看你能不能为所欲为。我奉劝你一句,走得夜路多是要见鬼的,别以为你古家真的能够只手遮天。” “权势代表着什么,像你这种出身卑贱的人,是永远也不会懂的。我古家能不能只手遮天不重要,但我古筝想要的东西,谁也抢不走。像你这样无权无势无钱甚至没有姿色的女人,就更别痴心妄想!” 从小到大,像幸若水这样跟她作对的人几乎没有,所以古筝由此而来的阴狠可想而知。她是高高在上公主,岂能容一个贱民对她叫板甚至跟她抢东西?所以就算不爱鹰长空,冲着这口气,她对他也志在必得! 幸若水已经不知道说什么,这个女人已经变态。对一个变态,她真的无话可说。“你真是无可救药了!我建议你还是到精神病科去看一看吧,以免病情加重无药可救。” 幸若水看也不看她一眼,转身就走出去。再呆下去,她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动手打人。 “幸若水,总有一天,我让你再也嚣张不起来!” 幸若水停下来,回头冷冷地回她一句:“嚣张的从来都是那些以当小三为豪的女人,所以我从不嚣张。有理不在声高,你不知道吗?” 被古筝这么一整,幸若水的心情更糟糕了。也不想干活,干脆开着车子跑到谭佩诗家里逗孩子。 “不是在上班吗?怎么跑出来了?”谭佩诗亲自开的门,看到她很惊诧。 幸若水没回答,转头找孩子去了。“干儿子呢?” “我妈正哄他睡呢。你过来。”谭佩诗对她甚是了解,一看就知道她有事了。拖着她,在沙发上坐下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幸若水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我自己还糊里糊涂的。说来说去,还是古筝那个恶心的女人。她为了得到长空,居然设计陷害他。刚刚还找上门来向我示威,要我离开。你说,这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人!我、我……我好想揍她一顿!” 她气呼呼地做着“捶死她”的动作。 以谭佩诗对她的了解,若水是那种如果不是特别过分,她都能平心静气的人。照此看来,这个古筝肯定是个变态女人!“别气,为一个变态气就不值得了。” “我忍不住。”幸若水用力地吐了一口气。就像有一团气淤积在胸口似的,特别难受。她又联系不上上校,心里本来就着急。 谭佩诗搂住她的肩头,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歇一会,歇一会就不气了。吃午饭了没有?” “没有。”幸若水在她肩窝里蹭了蹭,瓮声瓮气地回了两个字。 这明显是在撒娇,谭佩诗笑了笑。“跟个孩子似的,还饭都不吃了。你看会电视,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幸若水这才急了。“不要。你还在坐月子呢,赶紧回床上去躺着。陪我说说话,过一会就好了。” “那你得吃东西啊。要不我在这坐着,你自己去下个面。或者吃饺子也行,冰箱里有饺子。” 幸若水拗不过她,只好去下了一碗饺子。饺子是现成的,煮熟倒很方便。煮好了跑到谭佩诗旁边,就放到茶几上,自己坐到地板上去吃。吃完了靠着谭佩诗的腿,枕着她的膝盖,也不吭声。 谭佩诗把玩着她的发,不再安慰她,而是静静地陪着她。 两个人就这么开着电视,播了什么东西谁也没看,只是静静地想着自己的心事。直到谭妈妈跟孩子醒来,两个人才如梦初醒。 幸若水没等到晚饭就回去了,因为杨紫云打电话来,说她来z市了。 从谭佩诗家出来,幸若水开着车就往别墅赶。到了才愕然地发现,来的不只是杨紫云,还有上将大人,还有爷爷。当然,几个警卫员是免不了的。 幸若水数了数,居然有8个警卫员,而且都是生面孔。她心里有些疑惑,但也没放在心上。赢家两位长辈的军衔都不低,换警卫员或者多带几个警卫员,那都不奇怪。 “爷爷,叔叔,阿姨。”幸若水笑着打招呼,有些琢磨不准他们这是来干什么的。难道也是为了1000万的事情?他们是来质问的么? 爷爷呵呵地笑,说:“丫头啊,好久没陪爷爷下棋了,今晚可得陪爷爷下到尽兴才行。最近总想这事,我这心痒痒,这手也痒痒。” “好,只要爷爷不怕困,我就陪爷爷下个通宵。”幸若水笑嘻嘻的,爷爷没有发难,她就不害怕了。 “一言为定!”老人家大手一挥,似乎对这个提议很满意。 “爷爷,叔叔,阿姨,先进来喝杯茶歇一歇。”幸若水笑着将他们让进门,急忙泡茶倒茶。 等大家都坐下来,喝着茶,幸若水才敢坐下。“爷爷,你们怎么会突然到z市来?” 爷爷还没回答,倒是杨紫云替他说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爷爷担心他的孙媳妇吓坏了,急忙忙的拉着我们就来了。不信你问问他们。”她指了指几个警卫员。 几个警卫员被点名了,憨厚地笑着点头。 幸若水看着老人家,觉得心里暖暖的。“爷爷……”喊一声,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其实幸若水不懂,鹰长空被怀疑与毒枭勾结,可不只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包括他的家人他的亲朋好友,那都是要被军方给监控的。若不是鹰家来头也不小,他们根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来到z市。 老人家大手一挥,也阻止她往下说。“客套话就别说了,都是一家人了,不说见外的话。话说丫头,没吓坏吧?” “本来挺害怕的,看到爷爷,就不害怕了。”幸若水这话是真心话,老人家这样子老神在在的,对她来说比什么都有说服力。 “怕什么?长空这个小子肯定不会做那样的事情。爷爷最了解他了,他呀,压根就不明白金钱有多重要,又怎会为了区区1000万就铤而走险?那个陷害他的人,肯定不了解他的个性。丫头,放心吧,咱们老鹰家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老人家笑呵呵的,仿佛这真的只是小事一桩,他一点也不着急。 “我知道的,爷爷。”幸若水是真的放下心来。 “对了,鹰福安呢?幼儿园快下课了,是不是该去接他了?”爷爷扫视了一圈,寻找着某个小朋友的身影。 幸若水顿时心就悬了起来。“爷爷,那个福安被她妈妈带到另一个地方去了。最近我和长空都遇到了袭击,长空担心小家伙和他妈妈的安全,刚好她妈妈又想带他去另一个城市生活,所以就……对不起,他们走了之后,我也不太习惯,心情不好,所以没跟你们说。” 幸若水都不敢看他们的眼睛,等待着一场暴风雨。 “丫头。”老爷子喊她一声。 “啊?”幸若水抬起头来,看着他,等待下文。 “抬头,挺胸!”老爷子喊出两个命令。“多大的事情,怎么就跟要变天似的?又不是把我鹰家的曾孙子给卖了,紧张啥呢?” 幸若水看着老人家,觉得自己心胸狭隘了。刚想道歉,到了嘴边就吞了回去,只是笑。“那我以后再也不说了。我只是这觉得这件事应该跟你们先打个报告的,是我们给忘了,没做好。” “这话倒是不假。”鹰振邦看着她,觉得这丫头就是懂事,就是合他的心意。 看看时间,已经快五点了,她忙站起来。“爷爷,叔叔,阿姨,我去买菜做饭,你们看一会电视。” 幸若水又把一些填肚子的小点心都拿了出来,连同水果一起,放在桌上。特地把茶给灌满了,也放在了一旁。 “若水,我跟你一起去吧。坐飞机坐汽车坐够了,刚好活动一下筋骨。”她要出门的时候,杨紫云也跟了上来。还喊了两个警卫员来帮忙拿东西。 幸若水哪能拒绝,只好领着她往菜市场走。 两个警卫员隔着一段距离,跟在她们的身后,一声不吭。 走了一会,杨紫云说。“你跟长辈出门的时候,都这么走的吗?”说着,还用眼神示意自己的手臂。 幸若水会意过来,犹豫着挽住她的胳膊。她跟杨紫云的关系才好转,这么亲密的动作自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她们两身高相差不远,这么挽着走,倒像是母女似的。 两个人默默地走了一会。 “打长空的电话没人接,吓坏了吧?”杨紫云转过头来,看着她问。 幸若水老实地嗯一声,她确实被吓到了。不过,面对这样慈和的杨紫云,她还是觉得很不习惯,甚至有点尴尬。更贴切点,她是受宠若惊了。那种感觉就像你暗恋一个人很久,但对方心有所属,你已经不抱希望了。可突然有一天,他表现得对你很有好感,甚至主动跟你亲近,你一定会受宠若惊。 杨紫云拍拍她的手,温和地说:“我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时,也吓坏了。等经历得多了,自然就很淡定了。越往上走,发生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就越高,要是每次都惊慌失措,还不吓出心脏病来啊?放心吧,长空会没事的。” “嗯。他什么都没做,肯定会没事的。”但人就是这样,纵然知道一定会好的,只要一天没见到结果,就没办法做到淡定自如。 “没错,你只要相信他,那就对了。”杨紫云倒真的不担心,也许是真的经历多了。 幸若水听她这样说,越发觉得心里踏实多了。“嗯。阿姨,叔叔以前也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吗?” “哎?”杨紫云没回答,倒是停了下来,看着她说,“怎么叫着叫着,又变成阿姨了?” 幸若水顿时尴尬得不知道看哪里好。她叫不出上将这声“爸”,所以连带着杨紫云也跟着叫阿姨。否则一个妈,一个叔叔,那太奇怪了。“我……” “怎么,还不乐意啊?”杨紫云板着脸,似乎要生气了。 幸若水急忙摆手,慌忙解释。“不是的。就是我跟长空确实还没结婚,所以……”原本是杨紫云误会了,才会让她喊“妈”。 杨紫云用眼神示意她挽上自己的胳膊,一边走一边有些感叹地说:“过去的事情,不管谁对谁错,咱们都不提了。如今我也看开了,既然长空认定了你,爷爷也那么喜欢你,我又何必做这个恶人?总之,你以后就是我们鹰家的媳妇了。这一点,只要你和长空的感情不变,它就不会改变。” 人一旦钻进死胡同里,就怎么也想不明白。等走出来了,就什么都不是问题。杨紫云正是这种状况。 “嗯,我知道了。”幸若水觉得眼眶有些发热。杨紫云这番话不算是多好听,但真真切切地表明他们夫妻已经接纳她这个儿媳妇了。 这一次长空出事,幸若水其实很担心鹰家会怪罪于她,因为那1000万就出现在她的帐户里,这是铁定的事实。她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场暴风雨的准备。 因为之前杨紫云对自己的偏见,幸若水一直很羡慕那些婆家能够成为她的靠山的女子。如今,她似乎也拥有了这样的幸运。至少以前她从不敢想,自己可以挽着杨紫云的手臂,两个人一边走路一边亲切地聊聊天。 雨过之后,天总会晴的。 因为人数不少,又都是饭量极大的,幸若水要买的菜可真的是太多了。她怕菜市场太脏了,污水什么的溅到杨紫云身上,所以让她在外面等着。自己进去买东西,还跟了一个警卫员。 东西买完了,两个警卫员一人一半儿,把东西都给分了。 幸若水去洗手间洗了手,才挽着杨紫云的手,轻轻松松地回去了。 晚餐是个大工程,幸好招待过长空的那些兵,幸若水已经很有经验了。 杨紫云说什么也要帮忙,幸若水没办法,只好让她帮忙择菜洗菜。 两个人一边干活一边聊天,倒也不觉得闷或者累。这种婆媳之间其乐融融的场面,幸若水以前想都不敢想。她突然觉得,也许一切暴风雨很快就要过去了,以后的日子就会安稳幸福。 大概七点钟的时候,一大桌子的菜总算是做好端上桌。家里的餐桌是椭圆形的大理石,挺宽了,但饭菜还是摆得满满的。 “看到了没?娶媳妇儿就要娶若水丫头这样的,温柔又能干。”老爷子可高兴了,一开饭就乐呵呵地把自己的孙媳妇给赞上了。 几个警卫员急忙应声,他们也觉得首长的儿媳妇儿/孙媳妇真不错。这样子一大桌子的菜,这么短时间就能做出来,而且色香味俱全。这样的女子,至少是个会持家、让男人觉得自己有个家的人! 幸若水红着脸,都不好意思抬头了。但是老爷子的处处维护,让她心里暖暖的。 杨紫云也笑着接话了。“爸说得对,我们家若水就属于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这类的。若水啊,我跟你说,你爷爷见着谁,都说他孙媳妇的好。不信下次你回b市,在邻里四周随便逮一个人问问就知道了。” 幸若水红着脸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杨紫云的一句“我们家若水”,仍然让她觉得有种做梦的感觉。 恍恍惚惚间,她仿佛又回到了幸家。爸爸妈妈宠爱地看着她笑,一口一个“我们家若水”。妈妈最喜欢说“我家若水越来越好看了”这样的话,那笑声那语调都清楚地就在耳边…… 如果爸爸妈妈没有去世,这样其乐融融的场面是从来不会缺席的。她可以撒娇,可以耍耍小脾气,也可以搞怪……可以随心所欲。 许多事情不是忘了,只是不敢想起。因为每一次想起,都会泪流满面。有的伤太深,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能好起来,在伤口结痂淡去前,那是不能碰的。失去双亲的伤,在幸若水的心里,一直没有愈合过,只是被她刻意地忘了。 此刻,她低头含着筷子,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若水,这是怎么了?” “若水丫头,怎么哭上了?” “……” 幸若水捂住嘴巴,只是摇头。迷蒙的视线看到大家关心的脸,只觉得心里更加的酸楚。 眼泪越来越多,像是雨似的下。她不想害得大家都没法吃饭,所以抽抽噎噎地把话给说了。 “对不起……我、我只是想起……想起我爸爸妈妈了……” ------题外话------ 嗷嗷嗷,因为有亲亲提出要领养楠竹和小包子,所以若爱弄了领养榜,就在留言区。 偶在想,貌似有亲很喜欢苍唯我的说……

上一篇   102 双剑合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