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如果这都不算爱(感人) - 上校的小娇妻

104 如果这都不算爱(感人)

在大家的开导下,幸若水很快就稳定了情绪。.... 她生怕自己的情绪影响了大家,饭桌上努力地笑,还拿了一双干净的筷子给爷爷还有杨紫云夹菜。 “好了,你也坐下来吃吧。我们是一家人,可不是什么客人。爸,你说是吧?” 老爷子认真地点头。“这话就说对了,我们是一家人。若水丫头,赶紧吃饭吧,吃饭。” 幸若水笑着应了,不特意地去想父母的事情,情绪就稳定了。 饭桌上,老人家似乎是为了活络气氛,也为了不让她想伤心的事情,把当年他在战场上的一些趣事拿来说。他是当兵出身,没读多少书,用词造句大多比较粗俗。但越是这样,反而越是觉得他风趣幽默,所以大家都被逗得哈哈笑。一些有悬疑的地方,还把大家的好奇心都勾起来了。尤其是幸若水,不停地催着他往下说。 又被催了,老爷子就停下来说:“哎,我说若水丫头,你是不是想让爷爷不停地说,好让他们都把菜吃完了不是?” 一句话出来,大家都乐了。 幸若水看着老人家的笑脸,深切地明白了那句话: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饭碗一放下,也不等幸若水洗碗收拾厨房,爷爷就要拉着她下棋去了。 幸若水哭笑不得地看着一脸兴奋的老人家,那表情像极了福安能够去吃肯德基时的样子。“爷爷,你先喝杯茶,消化消化。我先把厨房收拾了,然后就陪你通宵下棋。” “那不行。你们都进去给我洗碗收拾厨房,让我孙媳妇陪我下棋。”老爷子嗓门一扯,果断下令。 “爷爷,这——” 杨紫云笑着拍拍若水的肩头。“若水啊,你就听爷爷的话,乖乖陪他下棋吧。”末了,还贴着她耳朵悄悄地说,“你再不听话,爷爷可要不高兴了。” 她自己则笑着进去厨房,跟几个警卫员一起把厨房给收拾了。 幸若水挺不好意思的,但爷爷已经下令,她只好陪着下棋。老爷子自然带着那套宝贝的棋盘和棋罐。 上将也搬了椅子,就在一旁认真地看着祖孙二人厮杀。慢慢地,看着幸若水的眼神,也变得赞赏起来。心里想,也许真该抛开那些成见,接纳儿子不顾一切阻挠都要娶的这个女子。家和万事兴,没必要为这事闹不快。 幸若水倒没注意到上将的眼神,她下棋的时候可是很专注的,棋局外的一切都不在她的关注范围之内。 上将默默地看了许久,站起来,走进厨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自己的媳妇儿正在做着最后的检查。他一进来,警卫员就急忙出去了。 走过去,搂住媳妇儿的腰,下巴搁在她肩头上说:“我觉得她挺好的。” 杨紫云怔了一下,才明白他说的是幸若水。“我也觉得挺好的。以前是我们错了,以后他们年轻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做主吧,我们老了,管不动了。” “你只要管得动我就好。”上将紧紧地巴住她,还乐得无人无事抢夺他媳妇儿的注意力。 杨紫云转过身来,看着这个在自己面前始终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男人,心里也是感慨万千。女人有时候烦男人像个孩子,但更多时候却是享受这种感觉,只要这个男人在该男人的时候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说起来,长空真的跟他父亲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不只是外在,还有性格。就连在感情上,父子两也都是认定了就不松手,哪怕全世界都反对。被这样的男人爱上,本身就是幸福,更狂论几十年如一日的霸宠。 两个人回到客厅,祖孙二人还在厮杀当中。神情专注,眼里完全就没有他们这些人的存在。 看了一会电视,大家就各自选了房间去睡觉了。老爷子的两个警卫员还守在旁边,首长没睡,他们自然也不能早早地睡了。 幸若水的作息时间一向规律,两个人厮杀到了11点,她就已经眼泪都出来了。可是老爷子还兴致勃勃的,她只得撑着,连打哈欠都要打得没有痕迹。 “好了,回房睡去吧,看你脑袋都点到棋盘上去了。”老爷子那也是火眼金睛,知道她困得厉害,大手一挥就放人了。 幸若水吐吐舌头,赶紧跑回了房间。洗澡出来,往床上一倒就睡着了,连梦也没做一个。 第二天闹铃响起的时候,还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洗过脸,才没了那种迷迷糊糊的状态。 幸若水跑下楼,刚好碰到一帮男人要去跑步锻炼,就把他们带到健身房去了。她在基地训练的事情,除了上校外的人都不知道,所以她只是跑跑步,打沙包什么的就免了。 老爷子年纪大了,也在她旁边跟她一起跑步。当时为了方便,准备了两台跑步机。 老爷子一边跑步,一边环视着健身房的环境,竖着大拇指说:“这个弄得好。有这么个去处,痛快!” 幸若水就笑着逗他。“爷爷,那你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呗。我每天都陪你在这锻炼,你说好不好?” 老爷子笑眯了眼。“好是好,不过我老头子可不敢打扰你们小两口甜蜜的生活。到时候,长空那小子可不得天天瞪着我看,恨不能把我给瞪消失了不可。” “他敢!他要是敢这么坏,我就不要他了。到时候,我还陪着爷爷你玩。” “别别别!我老头子还等着抱曾孙子呢!”老爷子想重孙子想了不是一天了。人老了,就喜欢看到儿孙满堂的画面。 幸若水红了脸,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她何尝不想生一个孩子,可中间隔着一个大麻烦。要不是有这么个大麻烦,孩子只怕都已经胎动了。想着,情绪便有些低落了。 老爷子似乎看出了什么,笑眯眯地说:“若水丫头,战场上损失最重的总是新兵,因为没有战斗经验。感情这事儿也一样,历经磨难的,都能走到最后。年轻的时候吃点苦受点挫折,将来的日子才能过得更舒服。” “爷爷,我明白的。”幸若水忙朝他笑笑。不过,她怎么觉得老爷子上下两件事之间的顺承关系有点怪怪的? 幸若水缩短了一半的锻炼时间,然后就回去准备早餐了。材料是昨晚买菜的时候一起买的。因为都是大胃王,所以她选择做那种特大个的包子,一个顶人家三四个。又做了一大盆子的炒粉,放了好多大块大块的肉,还有青菜。 她在网上无意中看到的,说当兵的人喜欢这样。 包子快蒸好的时候,几个男人排着队跟着老爷子回来了。说说笑笑的。洗好手平复了呼吸,早餐就做好了。 看到那白白胖胖的大包子,老爷子哈哈大笑。“若水丫头,你可真会给人惊喜。”显然,白白胖胖的包子很合老爷子的意。 拿了一个,外皮松松软软的,掰开来,里面满满都是香浓的馅儿。光是看,就让人食指大动。 就连一向严肃得下人的上将,也说了一句“这包子做得可真好吃”。 幸若水笑着给他们每个人拿了大碗,每人装了一碗炒粉。她和杨紫云则是用的小碗。 男人们看到炒粉里大块的肉,还有清脆的蔬菜,纷纷称赞做得好吃。当兵的人,做什么都喜欢大手脚。就连吃饭,也希望像军营里那样大口大口的。军营里的包子从来都是又大又胖的,肉也是大块大块的,吃起来很爽。 幸若水看大家吃得高兴,她自己也高兴。跟杨紫云咬着耳朵说悄悄话,吃得开开心心的。 末了,杨紫云贴着她耳朵说:“老爷子可真喜欢你,我进鹰家的门三十多年了,他还没这样夸过我呢。” “爷爷他……”幸若水琢磨不透杨紫云这话的意思,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人家不都说,这人到了一定年龄就是个孩子,咱们把他当孩子哄就对了。...” 杨紫云捂着嘴,吃吃地笑。她本来就没有嫉妒的意思。虽然老爷子不太喜欢她,可也从没给过她脸色看,她在鹰家的日子过得是很舒心的。 幸若水本想着陪他们玩一天的,但没想到刚9点钟过,夏默就打电话来,火急火燎的。 “若姐,有人在xxx糖果公司的官方网站留言,说我们在活动结束三个多月后,还没有给她发工资。客户方打电话过来,说这个问题很严重,他们外国的老大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希望我们马上查清楚给他们一个交代。” “你先想办法查到这个人的所在位置。让项目负责人马上彻查工资发放的事情,逐一跟执行城市负责人联系,确认是否所有工资已经发放到位。我马上就到!” 幸若水挂了电话。握着手机,也知道事情来得不寻常,恐怕又是有人在捣乱。 杨紫云发现她脸色不太对,忙问怎么了。 “公司出了点急事,需要我现在赶过去处理,我……”那是她和佩诗的心血,她不可能不在乎。可是老人家都在这,她也不能不管他们。 “若水丫头,你有急事就去处理吧。我们自己会安排的,你放心去办你的事情。” “可是——” “别婆婆妈妈的,我们鹰家的孙媳妇,可不能这么婆妈!” 幸若水又跟杨紫云交代了几句,给他们留了钥匙。 “去吧,我们本来就是担心你一个人吓坏了才过来的。既然你有事情要办,那就赶紧出门吧。”杨紫云推着她出了门。 “等等,为了你的安全,让他们两跟着你吧。”爷爷指着其中的两个警卫员对她说。 幸若水本想拒绝,但想了想又没说什么。如果能够让老人家安心,那也没什么不好。道了谢,这才开着车,直奔公司而去。 那两个警卫员开车在后面跟着,只要她心里没想法,倒也完全不妨碍她。带了两个保镖而已,忽略他们就好。 做这一行,人员工资的发放是很重要的,因为都喜欢能够留住更多优秀的人员为他们长期服务,哪怕是短期促销活动也一样。 xxx糖果公司是一家外资企业,总部在美国。所以一般的小投诉,国内分公司的合作人员会想办法压下来。作为一家子公司,他们也有竞争的压力,自然要表现得最好。但如果在官方网站投诉,那就没办法遮掩了。 一般人会打电话吵打电话投诉,不会直接把事情发布到官方网站上。现在事情发生了,足以说明一定是有人在加害培鹰。目前最重要的是把这个人揪出来,把事情弄清楚。如果不能证实是诬陷,很可能两家公司的合作就完蛋了。更严重的会直接影响培鹰的声誉,以后还想在这一行立足就艰难了。 幸若水到公司的时候,办公室闹哄哄的都在讨论这件事。项目经理林蓓蓓正大声地骂人,都爆粗口了。 “若姐来了!” “所有人进会议室,马上开会!” 大家拿着本子,急忙跑进会议室,如临大敌。 幸若水抱着电脑进去。“夏默,你来把情况跟大家说一说。” 夏默连接投影仪,将那封信的内容展示出来。 “好。大家看画面。有人在xxx糖果公司的官方网站留言,说我们公司在活动结束三个多月后,还没有给她发工资。我刚才已经查过了,信息是在x市发出的,我们确实有在那个城市执行活动。她用的是qq邮箱,但qq号码是新申请的,空间里什么也没有。也就是说,除了知道所在城市,我们暂时没有对方的任何信息。” 幸若水站起来,自从她接管公司以来,她今天是最严肃的。公司建立以来,今天的这个事情是最严重的。 “这个事情已经直达xxx糖果公司的最高层,如果不能证明是有人恶意陷害,我们很可能要丢掉这个客户,甚至可能直接影响公司在这个领域的声誉。我希望每个人都要重视,这个项目的所有人员,要想办法进行回访,确保所有人员已经收到工资。其他项目的人员,检查自己手头上所有的项目,不要出现任何逾期未发放公司和奖金的事情。这个项目是林蓓蓓负责的是吧?” “是的,若姐。”林蓓蓓急忙站起来。“我刚才已经让助理打电话给各个城市的负责人,让他们逐一给促销员打电话确认工资已经收到。同时,我们也想办法从负责人那里敲出来,他们是否有直接发放现金的情况。” “很好。那林蓓蓓和夏默你跟紧这件事。如果需要人员支援,其他人员一定要想办法协助,知道吗?” “是!” “大家照常工作,别让这件事情影响了工作热情。其他人散会,夏默和林蓓蓓留下。” 待其他人散去,幸若水让夏默和林蓓蓓往前坐。“你们有什么看法?” 林蓓蓓举手。“若姐,我先说。虽然现在各城市的确认结果还没回来,但是我基本上可以肯定不会有这种情况存在。就算有,不可能我们没有得到任何的投诉电话,而是直接去人家的官网上发布信息。如果不是特意的,一般人是不会这么做的。还有那措辞,显然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想出来的。” “我也赞成蓓蓓的说法,应该是有人在故意整我们。我觉得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个人给揪出来,否则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埋在我们身边。”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这样吧,我们两边同时进行。蓓蓓你这边还是先确认一遍,确保我们自己做好了。注意,x市及其附近的城市,不要靠城市负责人,你安排助理来根据通讯录一一打电话确认。夏默你想办法了解更多关于留言人的信息。还有,要随时保持跟客户的沟通。” 散会出来,幸若水有些头疼地揉着眉心。事情一件接一件,好像是安排好了似的。就像设定了程序,只等某个人按下开关。会不会又跟那个恶心的女人有关? 打开outlook,刷新一下,最新的几封邮件,都是关于投诉一事。客户的相关负责人一个接一个地回复,问题的严重性就像是揠苗助长似的上升。大老板回复了一封英语邮件,更是提醒她要重视这个事情。 幸若水斟酌了许久的措辞,一一地回了邮件,表明培鹰认真对待的态度。并承诺会尽快查清楚,给他们一个交代。 所幸的是,培鹰的表现一直不错,没出过什么纰漏。客户方面的回复措辞并不犀利,更多的也是要求他们查清楚真相,尽快地给予处理。 一整个上午,几乎都在处理这件事。邮件来来回回的,每一句措辞都要斟酌许久,生怕一个冲动就说错话了。幸若水觉得自己的神经绷得紧紧的,一不小心恐怕就断了。 夏默和林蓓蓓等几个人都尝试着加那个人的qq,但人家不在线,纵然在线恐怕也不会通过的。这越发说明,那人根本就是有预谋的,否则决然不会用一个新的qq来发信息。 林蓓蓓那边的确认结果已经出来了,所有人员已经收到了工资和奖金。 幸若水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更纠结了。如果这是阴谋,那怎么才能揪出这个人来?qq号是新的,恐怕也只会使用这一次,往后再想跟踪追查肯定是不可能的。 就在幸若水焦头烂额的时候,有人正悠闲惬意甚至得意洋洋,给她打来了电话。幸若水听到对面的声音时,做了几个深呼吸。“我就猜到是你。” 也只有古筝这样无耻的人,才会玩弄这样的把戏。人生第一回,幸若水想爆粗口。但是她不会那样子,不仅仅是素质的问题,她更不想让古筝得意。 “哼,我说过,我想要的东西就必须得到,无论用什么方法。现在只是小把戏,再拖下去,可就是大家伙了。聪明的你就乖乖地滚蛋吧,把我惹急了,你想全身而退可就难了。”高高在上的态度,仿佛她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着。这就是古筝,为所欲为是她的本性。 幸若水手里的笔,狠狠地戳穿了厚厚的笔记本。语气,却是淡定中带着讽刺和不屑。“你以为凭这点小伎俩就能把培鹰给怎么样了,还是能把我幸若水怎么样了?” “幸若水,你口硬是没用的。我想你现在一定焦头烂额了吧?我不仅要把培鹰给毁了,我也要你幸若水没有容身之地。你很快就会明白,跟我斗,是没有好下场的。” 古筝之所以这样小打小闹,并不是因为她搅不起大风浪,而是因为她并不是完全不了解鹰长空。她想逼幸若水主动离开,却也是在刺探鹰长空的底线。她不确定幸若水是否是他的底线之前,她也不敢太过嚣张。 她本想着趁鹰长空赶回部队的时间,偷偷地把幸若水给弄走,没想到鹰长空居然派了人暗中保护着。如果不把那些人给弄掉,她根本无法下手。 想到鹰长空对幸若水的爱护,古筝就恨得咬牙切齿!她不明白,一个没身份没地位也没美貌的女人,有什么地方值得他这样煞费苦心! 幸若水却突然间不气了,跟这样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置气,似乎是她幼稚了。古家的势力再大,也总会有人让这个女人明白:什么叫天外有天! “培鹰是我的心血,我不会让它就这样毁了。但是,我还是想跟你说一声,就算培鹰毁了,鹰长空还是能养活他的女人和孩子的。我就是天天在家什么也不做,我的男人也能养我一辈子。这一点,你古筝就是到死,也改变不了。当然,你也可以过这种日子,但那个男人永远不会是鹰长空。” 不想再听到她恶心的声音恶心的话,幸若水直接挂断。本想将号码弄到黑名单,想了想,她要换一个号码打完全不是问题,也就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她也不怕! 实在不行,回家让上校养着吧。再说了,再不济,她回去写小说呗。谭佩诗那边,傅培刚也是能把他们母子给养活的,不用担心! 幸若水冷笑几声,觉得自己的心情反而轻松了。思考了良久,终于拿起手机拨通那个一般不会主动拨打的号码。 “宝贝儿,想我了吗?宝贝儿,我也想你了!”痞里痞气的声音,是他独有的标识。不过也只有幸若水和莫然有幸看到,他这样幼稚的一面。 幸若水扑哧地笑了,觉得这个人真的是个活宝。有谁想到,赫赫有名的军火头子是个斯文的年轻人,还是个闷骚的小痞子。“我说,要是那些人知道天狼帮的老大是这副蠢相,会不会不想合作了?” “不会,他们会更加抢着要合作,知道为什么吗?” 幸若水可以想象到,他肯定是一副很等待鱼儿上钩的表情,很欠扁。“你的思维异于常人的,我怎么知道?我要是知道,那我就是怪胎了。我可不要做怪胎,这世上有一个你这样的怪胎就够了。” 那点低低地笑,愉悦的笑声。“宝贝儿,你这是在称赞我的独一无二、天下无双吗?” “你要这样理解也是可以的。反正不管我说什么,你都能听出称赞的意思来就是了。”这个人极其的自恋。或者说,他很清楚,她心里的野狼是一个很好的男人。 “哈哈哈……生我者不知谁人,知我者若水也。宝贝儿,你真可爱。好了,答案揭晓了。他们抢着合作,因为他们想到野狼是这样一个废柴,那夺取天狼帮的天下就指日可待了。” 幸若水想,这个家伙一定是寂寞了,废话连篇。“大尾巴狼,莫然没陪着你吗?” “宝贝儿,我跟她其实不是很熟的,你不要老把我们两放到一起谈行吗?” 幸若水吃吃地笑。“不跟你废话了,我想你帮我个忙,行不行?” 那边似乎在考虑。“事成之后,我有什么好处?你会陪我一晚,奖励我一个吻,还是亲我一下?好处不够,那就要看我的心情了。” “我会扁你一顿。那你是帮还是不帮啊?”幸若水下意识地,咬牙切齿做着捶打的动作。 “本少爷今天心情不错,就为你走一趟吧。宝贝儿,你可记着你欠我一次啊。” 据若水猜测,他此刻应该是双腿交叠翘在办公桌上,一副二世祖的样。“记住了。有人故意陷害我们公司,在客户的官方网上发了一则投诉信息,用的是qq邮箱,而且是一个新的qq号码。我把链接发给你,你帮我把这条虫揪出来,好不好?” 痞气消失无踪,恢复了平常的干净利落还有气势。“链接就不用了,我自己会找。什么时候要结果?揪出那条虫怎么办,把他烤干?” “时间当然是越快越好,我们需要给客户一个交代。至于怎么处理他,我还想不出好答案,要不你帮我抓主意?” “行。”只一个字,就让人觉得没有什么是他办不到的。“要不,我替宝贝儿把那个讨厌的女人给解决了?” 幸若水知道,他的解决多半是让这个人直接消失,忙拒绝。“不要了,我自己会处理的。” 挂了电话,幸若水松了一口气。培鹰是她和佩诗,还有这么多员工的心血,她不希望出任何问题。她更不想看到,古筝得瑟的样子。 看看时间,已经是十二点过了。急忙拿起手机,给杨紫云拨电话。“喂,阿姨,你们在家里吗?吃饭了没有?” “我们出来了。放心吧,都几十岁的人了,还能把自己饿着不成。倒是你,没忙到饭都没吃吧?”那边有点吵,确实是在外面。 关心的话,让幸若水心里暖暖的。“我正要去吃饭,给你们打个电话。如果你们在家里,我正想着回去做饭呢,自己做的比外面卫生安全嘛。” 虽然杨紫云已经承认她了,但若水总觉得现在她们之间的感情还不牢固,所以总想着表现好一点,彻底稳定两个人之间的婆媳感情。只有她和杨紫云的关系好了,上校的日子才能过得舒心。 “不用这么麻烦,那你去吃饭吧,晚上早点回来。你不知道,刚刚吃饭,你爷爷就在念叨着说,还是若水丫头做的饭菜好吃。若水丫头要是做厨师,这些所谓的一级厨师都要下岗。你听听。” 幸若水忍不住笑了,又说了几句才挂的电话。安静下来,只觉得所有的阴霾都烟消云散。至少可以肯定:古筝在杨紫云这里没拿到支持票,那么有爷爷在,她就更别想得逞。 刚盖上电脑,打算下去吃午餐,谭佩诗就打电话过来了。“美人,吃午饭了没有?没有吃赶紧过来吧,我妈在做,马上就能吃了。” 幸若水想了想,就答应了。反正开车就十分钟的路程,眨眼就能到了。 在楼下,又绕到店里,给小家伙买了几件玩具。 一进门,谭佩诗看到她拎着的玩具,就开始念了。“疯了,再这么买下去,房间可就没地方塞了。他爸爸他外婆每次出门都要拎一点回来,现在连你也掺和进来了。我怀疑,我这屋子迟早得塞满。” 幸若水搂着她的肩头笑。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大家都一门心思地宠着,恨不能把所有好东西都给他搬回来。“你是还坐月子,等你能够出门了,我看你买得比谁都疯狂!” 谭妈妈刚好端着菜出来,马上接话了。“若水这话就说对了。若水,赶紧洗手吧,马上就能吃饭了。” “好咧。”幸若水急忙放下东西,去洗手。逗弄了小宝宝一会,就开饭了。 饭桌上,幸若水把培鹰遇到的问题说了。 谭佩诗咬着筷子,看着她。“若水,我觉得你完全没必要想这么多。我本来就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我那时候想开公司,是以为傅培刚他那个了,你也一样。虽然说后来我们确实花了心血在里面,但我们没必要像别人那样把它当救命稻草似的死死的抓着。我们努力,能做好就做好,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安安分分做个家庭主妇吧。” 幸若水扑哧地笑了,伸手掐了一下她的腰。“谭妈妈你听听,这才叫真正的胸无大志!” 谭妈妈倒没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她过得开心就好,若水你也一样。这些东西真没那么重要,女人啊,家庭才是最重要的。” 幸若水和谭佩诗对视一眼,眼中俱是笑意,心里都在想:这才叫胸无大志,典型的女人心理! 不过这样也好,没有那些争斗,日子安安稳稳舒舒服服。只是不知道年老之后,是否会后悔年轻的时候没做点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各人自有选择吧。就像有的人大学毕业了选择回到二三线城市甚至小城镇去做一名老师,日子安稳舒服,但视野很局限;而有些人选择在大城市打拼,压力很大,但见到的却是更广阔的天地。做一只舒服的井底蛙,还是做一只迎着暴风雨的海燕,都不过是一种选择,只要自己甘心、不后悔就行了。 不得不说,有谭佩诗的这番话,幸若水的压力就小了许多。毕竟培鹰是佩诗一手创立的,是她带领着大家走出第一步。如今很可能因为自己的感情纠结而毁了,心里还是挺难受的。 吃过饭,幸若水还睡了个午觉,才精神奕奕地上班去了。临走前,被刚醒来的小家伙涂了一脸的口水,他还意犹未尽呢。 回到公司,幸若水就通知夏默和林蓓蓓他们先把这个事情给放下,专心做手头上的工作。她相信,野狼那家伙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事情的真相已经弄明白,幸若水自然要给客户回复,邮件一来一去,花费了不少时间。如果是面对面交谈,遣词造句就简单多了,而且还有语气表情和手势作为辅助。书面表述容易产生异议,一字一句都要斟酌半天。 其他项目又有些小问题需要她给予意见,结果一眨眼,就到了下班时间。 家里一家子等着她回去做饭呢,虽然还有些收尾工作,幸若水也只好拿着电脑回家处理了。说到那一家子,幸若水有种鸟妈妈面对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的心情。想着,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杨紫云体贴她,已经带着警卫员去把菜买回来了,米饭也煮上了,据说正在择菜洗菜。但是因为爷爷酷爱吃她做的菜,所以掌厨还是留着她来。 幸若水一路风驰电掣地回去,只打了个招呼,就一头扎进厨房里忙活了。果然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只等着她来开火下锅。 晚饭之后,幸若水没有陪老爷子下棋,因为她的工作还没有处理完。有上将还有警卫员,老爷子要找人对弈并不难。 幸若水正在房里对着电脑敲键盘,手机就响起来了。电话那端的人,让她有些意外。“庄先生?” 庄奕骋的声音,似乎有那么一点疲惫。“我在你们家门外,方便出来见个面吗?” 幸若水沉默了一下。“你等一下,我马上下来。” 经过客厅的时候,杨紫云问起她出去的原因。“有个朋友找我有点事情,我马上就回来。”也没有仔细解释,她匆匆地就跑出去了。 她心里急。听到庄奕骋的声音很疲惫,就想到伪造身份的事情。怕是自己连累了他,给他添了大麻烦。他是个官员,一点小问题都有可能被人拿来大做文章。 跑出大门,就看到门口一侧的树下,停着一辆黑色的车子。一个高大的身影倚在车门旁,抽着烟。虽然还没看到表情,但幸若水似乎已经感觉到他的心情。“庄先生。” 自从上次t市分别之后,他们已经很久没见了。掰掰手指头,已经过了一年了。他为了自己承受了野狼一枪的事情,她还记着。过了这么久,当时的震撼心情还那么的清晰。 她想起在桂林的时候,自己竟然说他不爱她。如今想来,即便不是爱,一个人肯为另一个人把自己的心脏送到枪口下,这份情也是沉甸甸的。 “你没事吧?”幸若水在他面前站住,抬头看着他拧着眉的脸。风尘仆仆,一脸的疲惫。 庄奕骋灭了手里的烟,对她说:“我还没吃晚饭,饿死了,陪我吃点东西?” 幸若水看了看家里的灯火,抿着唇笑,点点头。“好。我来开车,你坐后座歇一会吧。” 庄奕骋没说什么,钻进后座,闭上眼。似乎,真的累极了。 幸若水发动车子,一边往门口开去,一边思考着该带他去什么地方吃东西。她想自己给他做一点,但是没地方。家里鹰家的长辈们都在,她不能把人给带回家去。虽然清清白白,但有时候真的是百口莫辩,何况杨紫云对她的印象才刚刚好转。 “开到枫林路的阳光之家吧。”庄奕骋闭着眼睛,说出一个地址。 幸若水来z市的时间也不短了,她知道阳光之家是一个高档小区,离丽景花园也不算太远。“庄先生,你在那有房子?” “嗯。门口有超市,我想吃你做的鱼汤面,可以吗?”庄奕骋睁开眼,疲倦地看着前面的路。 幸若水无法拒绝。一个曾经为你连命都不要的人,如今站在你面前让你给他做一碗面,这个请求谁也无法拒绝。“好。” 而在他们身后不远处,默默地跟着一辆车。 很快,车子就在阳光之家的门外停下。“你在车子里待一会,我进去买就可以了。”她走了几步,摸了摸兜里,发现自己买带钱出来。 她折回来,敲敲车窗。还没开口,几张百元大钞就从车窗递了出来。她怔了一下,拿过来,转身跑进超市。 幸若水买了一条鱼,还有一小袋面粉,她打算做手工面。熬鱼汤需要时间,刚好够时间做面。还买了几个小糕点,还有一袋子水果。 庄奕骋的房子在18楼,预计有两百多坪。很大,但是冷冷清清的。要不是有专人打理,只怕早就蒙了厚厚的一层灰了。沙发里还有一个布娃娃,肯定是庄寓棋小朋友拉下的。 幸若水把蛋糕放下来,拿着其他的东西进了厨房。很快把水果洗干净,端出来。“你先吃糕点和水果,我这就做面。” 庄奕骋看着她进了厨房,慢慢地转过头来,看着面前的糕点和水果。怔了良久,才伸出手,拿起一小块点心放进嘴里。 环视着自己的房子,空荡荡的。就像他的心,去到哪里,似乎都是空的。说起来,她和庄寓棋在y市的那段日子,他的心是最满的。有牵挂,有期待。也许期待的不是一段美好的爱情一场幸福的婚姻,而仅仅是那一碗面的温暖关怀。 庄奕骋站起来,慢慢地走到厨房门口,斜倚在门边。静静地,看着她忙碌。娴静的侧脸,专注的神情,灵巧的双手,一切都说明她正在用心做一碗面,那是属于他的晚餐。 无声地,舒了一口气,将淤积在胸口的苦闷吐出去。他再强悍也是个血肉之躯,不是机器人,他也是会累的!可是大家都觉得他该是不知疲惫的,只有这个女人关心着他是否累了。也只有她,看到了他面无表情背后的疲惫。 他想要她,想得心口疼痛。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他不懂爱情。他只知道自己愿意不惜一切,来换取这份温暖,让自己疲惫的心得以栖息。 他以为自己已经死心了,如今却又仿佛回到了当初那种心情。不知道是自己的自制力太差,还是她的诱惑太大。此刻,蠢蠢欲动的感觉,一点一点地变得强烈起来。让他想就这么不顾一切地冲进去,将她纳入自己的怀抱,然后枕着她瘦弱的肩头歇息一会。 她是一缕曙光,而他在黑暗里囚禁了太久,渴望着这一束光。心脏不受控制,双腿似乎也要不受控制了。 若水…… ------题外话------ 最近码字好慢啊,嗷嗷嗷的。大家多鼓励鼓励哈

上一篇   103 暗箭难防

下一篇   105 若水,我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