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若水嫁给我吧 - 上校的小娇妻

012 若水嫁给我吧

“女尸?”苍唯我眼睛一瞪,手猛地收紧,玻璃杯在掌中应声而碎。他却没有松手,而是五指越收越紧。 “是的。” 苍唯我死死地瞪着他,好一会才开口。“是不是……” 话,没有说完。但听的人,已经明白。 “因为天色昏暗,而且那人死前已经被虐待得面无全非,根本无法辨认。只能大概看出,那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啪叽,男人五指猛地使力,掌中的玻璃碎得更加彻底。 不一会,红色的液体从他的掌中一滴一滴地坠下,落地有声。 男人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高大的背影在微暗的光线里,如鬼魅一样的吓人。 …… 鹰长空绕着小区跑了一个多小时,发泄着多余的精力。又在单双杠那里鼓捣了好一阵子,估摸着若水差不多起床了,才跑回去。 轻手轻脚地开门进去,听到厨房有动静。刚走到厨房门口,便看到晨光里,若水正在准备早餐。 舍不得打扰这温馨的画面,他便双臂抱胸,倚在门上静静地看着。 若水在擀面皮包饺子。她的手指纤细修长,肤色白皙,非常的好看。包饺子的时候有规律地一捏一张,就像一只舞动的蝶儿似的。 她侧对着他,做事很专注。晨光里,那如扇子一样的挺翘长睫一扇一扇的,十分迷人。 她就像一个迷人的精灵,让鹰长空欲罢不能。所以当她背对着他打算洗锅子煮饺子时,他终于忍不住偷偷地走进去,伸手缓缓地揽住她纤瘦的腰肢。 “啊!”若水吓得尖叫一声,差点扔了手里的锅铲。 鹰长空及时地把锅铲接住,下巴搁在她肩头上,在她耳边低声道:“若水别怕,是我。” 知道是他,若水紧绷的神经这才松了下来,却又羞红了脸。尴尬地动着身体,想挣开他的上臂。 “嘘,不要动,让我抱抱。”男人蹭了蹭她的颈子,低声道。灼热的呼吸就喷在她的颈边,让本来就羞红的脸越发红得滴血一般。 若水僵着身体靠在他的怀里,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鹰长空突然低低地笑起来,伸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若水,你想把自己给憋坏吗?” 若水羞得低下头去,只差把脸埋进胸口里。却被鹰长空转了个身,将脸挖出来。一低头,便吻住她娇嫩的唇瓣。 “咳咳咳……” 两个人还没进入状态呢,一阵子假咳声就响了起来。 若水是羞得想躲起来,而鹰长空是气得想把谭佩诗吊起来打一顿。这女人跟他犯冲,总是坏他的好事。 “队长你别瞪我,我怕怕啊!那个这可不怪我,你要吃我们家若水的豆腐,那也得回房间去把门关起来是不是?一大早的,我还要洗漱呢。” “佩诗!”若水喊一声,红着脸就跑出了厨房。 鹰长空看自己老婆都跑了,瞪了谭佩诗一眼,急忙跟了出去。 眨眼间,厨房就只剩下了谭佩诗一个人。耸耸肩,坏坏笑。哼,谁让队长害得她昨晚被傅培刚收拾得那么惨,此仇不报非君子! 若水正要关上房门,被追上来的鹰长空伸手撑住了。 鹰长空闪身进去,随手把门关上。将跑到窗前的小女人抱进怀里,深深地呼吸着她身上的馨香。那种想把她娶回家,随时可以看到她抱到她的感觉越发的强烈。 “若水,我想明天就回去打结婚报告。” 幸若水一愣,待明白了他的意思,便觉得心很慌乱。“这……” 鹰长空将她的身体转过来,捧起她的脸,与她深深相视。“若水,你不愿意嫁给我?” 幸若水看着他墨黑幽深的双眸,越发的不敢直视。垂下眼睑,想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告诉他。她心里是相信他能够给自己幸福的,可还是慌乱。 她记得当初苍唯我求婚的时候,她也是怦然心动全身心的相信。可结果呢? 虽然鹰长空与苍唯我是不同的,她却还是害怕,无法言说的害怕。 下意识的,她的身体就抖了起来。 鹰长空明白她的恐惧,急忙紧紧地将她抱住。“若水,别怕。如果你不想这么快结婚,那我们就先不结。别怕……” 幸若水缓缓地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腰。脸埋在他的胸口,呼吸着他身上散发的阳光气息。慢慢地,害怕一点一点地消失,她放松身体靠着他。 鹰长空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长发,下颌搁在她的头顶,轻轻地蹭着。揽着她纤瘦得硌人的身子,心里泛着疼。 良久,鹰长空才轻轻地推开她,捧着她的脸深深地凝视着。“若水,我们先不谈结婚。就让我们从恋爱开始,享受相恋的感觉,好不好?” 面对他炯炯有神的双眸,幸若水羞涩得想要逃避,却还是笑着点点头。 “那今天我带你出去走走,就当是咱们第一次约会。”鹰长空捏了一下她粉嫩的脸颊。 幸若水红着脸,几乎不敢看他的眼睛。“去哪里?” 男人挑挑眉,有些使坏的味道但又很真诚。“你想去哪里?我们鹰家的男人最是疼老婆,一向以妻为纲,所以你说了算。” 幸若水顿时红了脸,一把推开他,背过身去。“你胡说什么呢。” 鹰长空重新将她抱住。“我说真的,以后你可以亲自验证。要是还不相信,有机会你可以先问问我妈。” “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 “好,我不说。那你决定好去哪里了没有?”这小女人真的很容易脸红害羞。 幸若水摇摇头。“我对这里一点也不了解,我也不知道去哪里。” “那我们就慢慢来。我们可以四处走走,逛逛公园,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对不对?” “好。”幸若水绽放笑容。她不喜欢刻意,更愿意这样两个人随便走走,说说话。 鹰长空被这笑容晃花了眼,忍不住低头就吻住那美丽的红唇,辗转地加深。 “叩叩叩……若水,队长,出来吃早餐啦!” 谭佩诗一边喊,一边把门敲得更响, 当若水推开他时,鹰长空非常想冲出去把谭佩诗揍一顿,如果她不是个女人的话。 揽过走向门口的若水,狠狠地啃了一口,才勉强困住心里的那头猛兽。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篇   011老婆,我不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