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一语激起千层浪 - 上校的小娇妻

031 一语激起千层浪

两个人打得火热,眼看鹰上校就要攻下阵地,卧室里突然一声“妈咪!”。 幸若水如初梦醒,一把推开鹰长空,转身跑进房里去。小家伙还睡得好好的,想必是做梦了。 拉上被鹰长空解开的衣服,幸若水红着脸冲进卧室,也不理一脸郁卒的男人。 快要憋出毛病的鹰上校看着支起的帐篷,懊恼地一圈打在墙上。真是要命! 于是,欲火焚身的狼在紧要关头,只好躲进浴室里嗷嗷地洗冷水澡。脸上都能苦出黄连水来! …… 鹰长空有关系有来头,小家伙上幼儿园的事情,第二天就搞定了。 然后,若水就开始了跟小家伙两个人的生活。早上起来买好菜,做了早餐叫小家伙起床,给他洗漱,吃完早餐送他去幼儿园,然后再上班。 下班后接小家伙一起回家,做晚饭,吃饱了小家伙看动画片,她就备课。 总之,一天的时间安排得很紧,但也很充实。鹰长空大部分时间不在家,有小家伙在,等待的日子就不那么难熬。再加上小家伙正是最可爱的年龄,也给生活增添了许多的乐趣。 …… 又是周末,星期六在家里呆了一天。幸若水不想小家伙老闷在家里。况且秋高气爽,正是出行的好天气。 因此,周日一大早吃过早餐,就带着小家伙出去溜达。本来想带小家伙去游乐园的,但是想到那里人多,她一个人恐怕看顾不过来,要是把小家伙弄丢了或者不小心伤着了,那可就麻烦了。 幸若水也没有目的地,只是带着他沿着道路随意地走。道路两旁全身高大的树木,秋风吹来,特别的舒服。 一路上,小家伙走走停停,倒也玩得开心。 “妈咪妈咪,给!”小家伙看见什么东西,撅着屁股捡起来,颠颠地跑过来递给她。 幸若水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个红色的小果子,不能吃。把果子放回他的小手掌里,教育道:“这个只能玩的,不能放嘴里吃,知道吗?” 小家伙笑眯眯地,很认真点了一下头。“嗯,我不吃!”又颠颠地跑开了。 若水走在靠近马路一边,怕小家伙不小心就跑到马路上去。虽然车不多,但小心总是没错。 大概中午的时候,两个人刚好经过暖汀阁。想着小家伙喜欢那里的蛋糕,又不想特地回去吃一顿午饭再出来,若水就带着他进去了。 “来,看看要吃哪个?”幸若水将他抱起来,还像上次那样。结果小家伙也还是这个那个乱指一通,末了自己一个人咯咯傻笑,逗得若水和那个服务员也笑了。 自从那天鹰长空教育过后,小家伙都是自己吃东西,很少要她喂。所以若水给他戴上围脖,把蛋糕放好,把勺子给他,他就自己舀着吃了。 不时地,还扭过头来看着她笑。于是又用勺子挖一口蛋糕,颤巍巍地送到她面前:“妈咪吃,妈咪吃!” “妈咪也有,福安自己吃吧。” 小家伙不干,扭着身子,嘟着嘴儿。“不嘛,妈咪吃,吃!” 幸若水没办法,只好含了。然后小家伙就会很高兴,咯咯地笑着又趴会蛋糕里去。 偶尔服务员端东西经过的时候,也忍不住逗逗他,捏捏他的小脸蛋。小家伙不怕生,还很礼貌,总是笑眯眯的惹人喜欢。 “若水,真的是你啊!” 突然而来的声音,让若水抬起头来,却原来是顾真真。心里虽然不是太自在,但还是礼貌地笑笑。“你好,这么巧。” “福安,还记得我吗?”顾真真又转过去逗小家伙。 “姨姨!”小家伙显然跟她也挺熟的,眯着眼喊人。 “哎,真乖!” 幸若水看着两个人的互动,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原想着自己于小家伙是不同的,却原来并不是这样。 顾真真逗完了小家伙,指着座位问若水:“不介意我坐下吧?” 幸若水虽然不太喜欢她,但也不能拒人千里,只好笑笑点头。“当然不!” “对了,鹰大哥没跟你们一起出来啊?”顾真真掏出纸巾,给小家伙擦了擦嘴角的蛋糕。 幸若水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好像别人抢了自己的工作似的。但是她心里明白,虽然小家伙喊她一声迷茫,她却并不真的就是。“他有事。” 顾真真笑着点点头。“那也是。当兵的就这点不好,他们是国家的人,对家庭的关注自然就少了许多。所以很多人都不愿意做军嫂,那太苦了。” 若水也琢磨不出她到底想说什么,便只是笑笑,不说话。 “对了,上次的事情,真的很对不起。苗苗她还是个孩子,比较任性,你千万不要介意。其实也怪不得她。当初古筝姐离开鹰大哥之后,鹰大哥消沉了好长一段日子。那段时间,能让他笑的只有苗苗,所以爷爷他们才开起了玩笑。听说古筝姐不久要回来,她本来就很着急了。没想到这个时候你出现了,而且你和古筝姐长得还有些相似,她一着急就有些无理取闹了。她真的只是个孩子,希望你能原谅她!” 她说得真诚,却一字一语,都戳在了若水的心尖上。 古筝姐?听意思,那是鹰长空以前的女朋友。鹰长空原来也是有过喜欢的人,还因为人家的离开而消沉了很久。 “若水,你没事吧?”顾真真伸手在若水面前晃了晃,随即脸上浮起歉意。“对不起啊,不该乱说话。你千万别告诉鹰大哥,要不他一定会揍我的!” 幸若水看着她一脸的诚恳,心里不是滋味。但无论如何,她也不想在情敌面前示弱。笑着摇摇头,装作云淡风轻地说:“没关系,谁没有一点不为人知的过去。重要的是,现在跟他在一起的人是我,对吧?” 顾真真一愣,随即点点头。谁没有一点不为人知的过去?“那是。过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 幸若水努力地笑笑,拿起帕子给小家伙擦嘴。心里一浪翻过一浪,汹涌不止。 顾真真看着低下头去替福安擦嘴的幸若水,微微地眯起双眼,一丝阴鸷从眼中闪过。 那么幸若水,你又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去呢?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