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前路阻碍重重 - 上校的小娇妻

039 前路阻碍重重

早饭之后,鹰长空就陪着母亲出去了。临出门前,拉住若水亲了一口,叮嘱:“媳妇儿,什么都不要想,一切有我,嗯?” 幸若水努力地露出笑容,却在他转身的瞬间消失无踪。 她一直担心苍唯我会出现,所以不敢答应长空的求婚,怕到时连累了他。却没想到,他们之间的阻碍,不只是苍唯我的不肯放手,还有鹰家的重重阻碍。在他们的眼里,她一个离过婚的女人,配不上鹰长空。 她不知道鹰长空出身怎样的家庭,事实上她是不敢知道。她害怕那是一个太过显赫的家族,那他们的婚姻就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了。如今看来,这一切怕是噩梦成真。 幸若水用力地握紧拳头,她不会就这样放弃的!这是她的幸福,她不能因为别人的几句话就放手!只要长空不变心,她就要坚持! “妈咪?妈咪你不高兴吗?”小家伙抱着她的腿,连喊了数声也没得到她的回答。 幸若水回过神来,缓缓地蹲下身体,摸摸他粉嫩的脸蛋。“小福安想不想一直跟妈妈在一起?” “想!”小家伙连想都不用想就点头,抬手搂住她的脖子。 “好,那妈咪也会努力,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嗯!” 母子两的脸贴在一起,露出可爱的笑容,扬起一室的温馨。 …… 鹰长空载着母亲出去,在一个咖啡厅停下。 早上母亲问若水的问题,他就知道,母亲已经知道若水离婚的事情。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那么绝对没有逃避的道理。早些处理,也好让若水安心一些。他的媳妇儿,已经被母亲给吓坏了。过去的那些事,始终是若水心里的一道坎,纵然跨过了,也会成为一个不能轻易靠近的禁区。 “妈,我知道你有话跟我说。我听着,你说吧。” 杨紫云被儿子这么直接一说,反倒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事实上,她是害怕儿子还不知情。知儿莫若母,长空一旦知道受骗了,谁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这么一想,她便有些犹豫了。当年古筝突然出国,之后长空的表现,她还记忆犹新。如今儿子重新像个人了,她一句话便可能又让他回到原点,甚至更糟糕。 “妈?”鹰长空等不到回答,又喊了一声。 杨紫云回过神来,吸了一口气,语气有些小心翼翼的。“长空啊,你、你真的那么喜欢若水?无论如何都选定了她?” “妈,你应该知道,我自小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对于若水,没有任何让我放弃的可能。”鹰长空看着母亲,眼里前所未有的坚定。 杨紫云心一沉,绞着手指,不知如何是好。“就算、就算她有不好的地方,你也不介意?” 鹰长空挑挑眉。“妈,有人跟你说了什么,你直说吧。” 杨紫云觉得额头要冒汗了,有个侦察兵出身的儿子,想套个话都这么艰难。“没有,我就是——” “妈,我要听实话。恐怕,是有人在你面前说了若水的坏话吧。”语气很肯定,还隐隐有些怒火。 “这……”算了,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铁定是瞒不了的。“不知道什么人,给我寄了这些照片……” 鹰长空连看都没看照片,冷哼一声道:“是若水和苍唯我那场婚礼的照片吧。” “你知道?”杨紫云再次惊愕,她没想到,长空居然知道!她是料定了儿子不知情,这才小心翼翼。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但是,妈,我要若水!不管她有过什么样的过去,我都要!所以,如果你想说服我放弃若水,那就什么都不要说。我不想对你说出不好听的话,因为谁都不可能让我放弃若水。” 一字一句,无比的坚定。 杨紫云顿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从小到大,她从来没听过儿子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事实上,长空虽然一直都知道自己要什么,但从来不曾这样强烈地争取任何东西。 “长空,你、你不介意?” 她的儿子自小容不得一点瑕疵,却可以接受曾经属于另一个男人的若水?她以为,如果说有男人要求自己的女人必须是处女,那她儿子必定是其中之一! “妈,我遇上了若水,便没有什么要介意的。如果真有,那也是介意我没能早早就将她保护起来,远离那些伤害。我不告诉你这些,并不是因为它是我的禁区,只是因为我不想你们有任何的理由看轻若水。如果可以,我更愿意藏一辈子,可惜有人存心跟我过不去!” 鹰长空微微眯起双眼,眸内一闪而过的东西,让杨紫云看得清清楚楚。 “长空,你千万别冲动!寄照片的人或许只是好心,就像我一样,以为你受欺骗了。” 但杨紫云心里明白,这话不具说服力。因为照片不是寄给长空,而是寄给了自己。不管怎么样,得想办法查一查,不能让任何人威胁到长空! “妈,我知道照片是谁寄的。你放心,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 杨紫云心里焦急得很。“长空,千万别冲动,一定要冷静处理。还有,你要有心理准备,你爸爸和爷爷,肯定不会同意你娶一个离过婚的女人的!” “妈,我只希望你哪怕不站在我这边,也要站定中间的位置!” 鹰长空很明白,父亲最疼母亲,只要母亲态度松软,父亲最终还是会妥协的!只剩下爷爷一个人,那就好办多了! …… a市。 “你说什么?”苍唯我缓缓地转过身来,看着他。 “有人在调查夫人的事情,而且对方非常的神秘,暂时还没有查到是什么人。” 苍唯我脸上看不出情绪,声音却是极冷。“什么时候的事情?” “这两天。我们的人一直在追查,暂时还没有消息。” “继续追查,一定要查处对方的身份!烈焰帮那边,也不可放松警戒!” “是!” 那人如获大赦一般迅速地消失了,心里还在庆幸。每一次来报告关于夫人的消息,那人不是胳膊中枪就是大腿中枪,总之要负伤而回。这一次,居然毫发无损,当然有多快就跑多快! 苍唯我微微地眯起双眸,背手跨立静静地看着窗外。自从上次烈焰帮的女尸之后,就再也没有一点相关的消息。这一次,会不会有进展?所有的可能都在追查,却一直没有丝毫的消息! 幸若水,你到底去了哪里?不管躲到哪里,你也休想逃离我的掌心!就是死,你也得死在我的怀里! 想到“死”,他下意识地抬手摸向胸口的伤疤。那已经痊愈的地方,似乎有些隐隐作痛。他也分不清,到底是错觉,还是真的伤口在疼痛。 恍恍惚惚之间,忆起那次他受伤醒来,她哭得像个泪人。她一边哭一边喊:“苍唯我,你要是敢死,我就养一堆男人,让那些绿帽子压到你从坟堆里钻出来为止!” 她一向温和,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她那么激烈的情绪。他那些下属在抽气,他却觉得胸口被暖暖的气流给填得满满的,再无一丝空余。 时隔这么久,那带哭的声音,犹在耳边清晰可见。 幸若水! …… ------题外话------ 嗯哼,前夫很快就摸到瓜啦,嘿嘿 留爪印吧留爪印吧,\(^o^)/~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下一篇   040 可怜飞来横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