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男人争夺战 - 上校的小娇妻

052 男人争夺战

暗夜,z市最高级的娱乐场所。某个高级包厢里,三个气质不同的男人。 “苍唯我,你想怎么样?”良久剑拔弩张的沉默之后,鹰长空冷冷地开口。他还要回去陪若水,没有太多时间耗在这里。 事实上,他丝毫不认为能够说服苍唯我放弃若水。他来,不过是想会会这个人。关于苍唯我,他已经了解了许多,但从未碰面。 苍唯我冷哼一声,吸一口烟,缓缓地吐出。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表情,只听他冷冷地回:“这话,似乎应该由我来问鹰上校。别忘了,若水是我的女人。” “你们已经离婚了,她跟你再无半点关系。”鹰长空眯起双眼。 “这恐怕不由鹰上校说了算。”他苍唯我想要的人,谁也别想带走!谁也不行! 鹰长空一口喝光杯中的液体,站起来。“若水生是我鹰家的人,死是我鹰家的鬼。这一点,谁也不能改变!失陪!” 在他大步走向门口时,身后响起苍唯我同样不容置疑的话。 “很好。幸若水就是死,也只能死在我的怀里!这一点,同样谁都不能改变!不送!” 轩辕麒眉头顿时拧成一个死结。 …… “不要!”幸若水一声尖叫,整个人从床上弹坐起来。房间一片黑暗,夜静寂,只有自己的心跳如鼓敲响。 “长空,长空!”她摸向床的外沿,却一直碰不到人,然后越来越往外,咕隆地摔下了床。被子被带下床,将她整个人裹在里面,好一会她才挣脱出来,差点窒息。 “长空……”她低声唤着,鼻子酸酸的。手脚并用地爬起来,摸到开光啪一声打开。强烈的光线让她下意识地捂住眼睛,待适应了,房间里果然只有她一个人。 她赤着脚跑到隔壁的房间,跑到福安的房间,又跑出客厅。没人! “长空,长空……”她低低地呢喃,终于不顾一切地跑向门口,打开门冲出去。蹭蹭蹭地一口气跑到楼下,跑出小区门口。 悍马刚刚开进小区门口。 突然冲过来的人儿,差点把鹰长空的心脏给吓破。幸好他车技过关,及时地把车往里一拐。 “媳妇儿。”冲下来,将跌到在地的人抱在怀里。 “长空,你去哪里了,我好害怕!”幸若水紧紧地抓住他的衣衫,眼泪默默地落。她心里好害怕,害怕像当初一觉醒来,爸爸妈妈都已经不在了! 鹰长空心疼得要死,紧紧地抱着瑟瑟发抖的身子。“没事了,我就在这里。媳妇儿,我在这!” 将车子落锁,由得它随意地放在小区里。抱起怀里的小女人,回到了他们的家。家门,还敞开着! 幸若水被放在沙发上,一双白皙的脚被沙子划破,染红了脚底板。她却感觉不到疼,就连长空要拿药给她上药,她也紧紧地揪住他的衣襟不肯放手。 扬起头来,一脸的泪。可怜兮兮地,问他:“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你不会像爸爸妈妈那样,突然就扔下我一个人不管的,是不是?” 鹰长空轻揉地替她擦着眼泪,在她脸上印下密密麻麻的吻,深深地看着她。一字一句,说得很用力。“若水,你听着。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都不会!不管是苍唯我,还是别的人,谁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带走!谁要是想将你带走,我遇鬼杀鬼,遇佛杀佛!听清楚了吗?” 她咬着唇,呜咽着点头。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埋头在他颈间。 “若水,如果这是一场战争。那么,我从一开始就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所以,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从他抱着她从医院的窗口飞跃而下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绑在了一起。 “嗯!” 鹰长空细心地帮她挑出了脚底的沙子,上了药,才将她抱回床上。 幸若水在他的怀里,终于累极了沉沉睡去。梦里始终有一个坚定的声音,让她安心。即便如此,揪着他衣衫的手一刻也不从放开。 黑暗中,鹰长空的双眸闪着犀利的光。搂住她的双臂,坚定而又柔情万千。 安心睡吧,我的宝贝! …… 第二天,鹰长空到底是要回部队的。自从若水来了之后,他已经请了很多次假违反了许多次纪律了。 幸若水心里虽然还很慌,但她不想成为他的负累。所以依旧笑着,送他出门。看着悍马消失在视线之内。 谭佩诗将手搭在她肩头上,拍了拍。“若水,你一定要足够坚强。还有,我会陪着你的。等下我回家去收拾衣服,以后我都陪着你。” 幸若水拍拍好友落在自己肩上的手,笑着点点头。她喜欢被长空保护的感觉,但路是他们两个人的,她也得努力跟上他的步伐!那样,两个人才能走得更远! 幸若水照常上班,只不过轩辕麒安排了人每天接送她和福安。至于学校里,她估计他也肯定派了人在暗中保护,因为苍唯我没有再出现。 她不会天真得以为从此就天下太平了,她太了解苍唯我那个人。只是他真的冲到了面前,她反而不那么害怕了。这种感觉就好像你总觉得屋子里有鬼,心惶惶的。可等你真的见过了那只鬼,你反倒没那么害怕了。 除了早晚有人接送,这几天的生活跟以前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如果真要说有,那就是庄寓棋小朋友跟她越来越亲近了,没事喜欢粘着她。 这天下班,庄寓棋又颠颠地走在她身边,嘴里吱吱喳喳地说着。 快到门口的时候,看到来接他的人,非常诧异,而且眼神戒备。“首长,你今天是怎么了?” 庄奕骋哭笑不得地给了他一个毛栗子。“有什么问题,嗯?”又转向若水,跟她打了个招呼。 小朋友捂住脑袋,小脸顿时皱成了包子,嘀嘀咕咕道:“幸老师说过,一个人平常不怎么爱搭理你,忽然回头对你一笑,那肯定是有阴谋。” 幸若水闻言,差点喷口水。这话是她说的吗?她肯定没有!接收到家长的眼神,她尴尬得红了脸,也很想学他给小屁孩一个毛栗子。 小朋友却朝首长在招招手示意他弯下身来,然后手捂住首长脸上,一字一顿地说,“你肯定是干啥对不起我的事儿了,你说,你是不是又打算把我丢下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庄奕骋微微抽着嘴角,摸摸他的脑袋。“绝对没有。不相信,那我给你立军令状?” 幸若水看着父子两的互动,觉得这对父子的相处模式很有趣。 在校门口分开的时候,幸若水忍不住对这位虚心听取意见的家长出言称赞。 “庄先生,你是个好爸爸。” 庄奕骋微怔,摸着儿子的脑袋,勾着嘴角笑了。“你们老师很不错。” “那当然!幸老师最好了!”小家伙下巴翘的老高,似乎称赞的是他。 庄奕骋瞅着离去的车子,微微眯了一下眼睛。眸内有什么一闪而过,快得让人无法捕捉。 …… ------题外话------ 吼吼吼,强烈要求留爪印鼓励哈 \(^o^)/~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篇   051 妖孽轩辕麒

下一篇   053 把人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