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把人劫走 - 上校的小娇妻

053 把人劫走

周六下午,幸若水接到了唐越的电话。 电话里唐越的声音沙哑,说话有气无力的。他说他发高烧了,暖汀阁又恰逢休息,员工都不在,所以只能找她。 也算是朋友一场,幸若水不可能不理会。于是打电话叫刀疤开车过来,跑一趟暖汀阁。 刀疤就是那个脸上有着一道狰狞疤痕的男人。沉默寡言,面无表情还有一道吓人的疤,看着挺让人害怕的。不过这些天相处下来,若水已经不怕他了。 车开到半路的时候,突然有车子从旁边冒出来拦他们,而且还是好几辆。 刀疤不知道是因为性子沉稳,还是因为见多了这类事,很镇定地让幸若水坐好,又让她赶快打电话给轩辕麒,语气不见一丝慌乱。 幸若水起初确实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回过神来,可还没等她拿出手机,刀疤就加速向前开了去,速度快得都快让她看不清屏幕。 终于打通电话,报了街道名称,轩辕麒让她别慌张,一切听刀疤的。 就在她挂掉电话后几秒钟内,他们的车子突然停了下来,而这股惯性差点没让幸若水脱离后座。 车子不是刀疤停下的,而是被迫踩下刹车。他们车子被前后左右包围得水泄不通。 刀疤回过头去,看幸若水一眼,吩咐道:“别开门。” 见幸若水脸色刷白,他顿了下,又加了句。“玻璃是防弹的,即使用铁棍敲击,也还能撑一段时间。” 幸若水有些怔愣,不知道怎么接话。 刀疤看他这个样子,叹口气,说得更直白一些。“只要等老大派人过来,我们就没事了。” 原来是要拖延时间等轩辕麒派人过来。幸若水缩在座位上,第一次面对这种枪林弹雨的情形。她突然想,长空一定经常面对这样的事情,他会怎么办…… 刀疤并没有理会她,只是很警戒地望着外面。几辆车里下来十多个人,个个手里拿了工具,发狠地锤着窗玻璃。不到一刻钟,玻璃已经起了裂缝。 幸若水有些无助地看向刀疤。 刀疤仍旧是那副沉稳表情,什么话也没说。好像天塌下来,他也是这样面无表情。 “再打电话给老大。”见外面形势不对,刀疤回头看她。 幸若水哦哦两声,拿出手机拨号码。可还未等电话接通,前座的玻璃就被砸破,很快车门被打开。 幸若水被拖出去的那一刻,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喷在她脸上,既而就昏了过去。 …… 幸若水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在一个陌生的房间。看天色,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揉着眉心缓缓地坐起来,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醒了。” 突然而来的声音,吓了幸若水一跳。随即,她就听出来对方是谁。“苍唯我!” 苍唯我听到咬牙切齿地喊自己的名字,低低地笑起来。指尖夹着烟,缓缓地步到床边。“宝贝,我是不是该高兴,你光听声音就知道是我。” 幸若水哼一声,不理会他,掀开被子跳下床。还好,身上的衣服还是原来的。跑到窗边一看,发现四周都是山,显然这是在郊外。“这是哪里?” “这不是我们常住的地方,你不需要知道。”苍唯我缓缓走到她身后,手搭在她的肩头。 幸若水拍掉他的手,身体一闪,拉开两步距离。有了上一次的见面,这回她没有那么惊慌失措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苍唯我挑挑眉,似笑非笑地勾着嘴角。“我说过,你一辈子都要留在我身边。这,就是我想要的。” “不可能!”幸若水大声反驳。长空和轩辕麒一定会来救她的! “我知道,鹰长空肯定会来救你的。可是,他能救得了你一次,能救得了你两次吗?到时候,他自己也自身难保了。” 幸若水心一沉,尖声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苍唯我缓缓地吹一口烟雾,凝视着窗外,只留给她一个压迫感极强的背影。“他是个军人,军人最怕的是什么。你知道吗?”他回过头来,淡淡地瞧着她。 幸若水看着他,不说话。 “作风问题!他为了女人闯警察局,今晚他还会闯我的地盘,如果这些事情让他的上级知道了,你猜会怎么样?他那做上将的父亲,会允许他为了一个女人自毁前程吗?他又肯为了你这个离过婚的女人,放弃自己的前程吗?若水,你还是这么的天真呐。” 他淡淡地下了结论。 幸若水却恍若被雷击中,一下子呆了。苍唯我的话,句句说到了点子上。 “如果我再在这中间推波助澜,你猜又会怎么样?若水,鹰长空确实是个人才,而且来头很大。可他的来头,恰恰就是他最致命的地方。而我今天把她带回来,并不是想直接把你带回a市。我不过是在给鹰长空挖陷阱,然后收集他违纪和作风问题的证据,呈交给他的部队。到时候,不管是他放弃你,还是他从此一无所有,你都会回到我身边。” 幸若水踉跄后退,看着他的眼神犹如看着魔鬼。 苍唯我缓缓地逼近,突然一把捏住她的下颚,逼得她抬头与自己对视。脸缓缓地凑近,几乎嘴唇想贴。“我说过,你这辈子只能留在我身边,别想逃跑。” 话落,他轻轻地啄了一下她的嘴唇,但并没有深入品尝就松了手。看着她的眼神,就像看一头已经落在他陷阱里,明知道随时都会被剥皮吃掉却还在徒劳挣扎的猎物! 幸若水急忙退后两步,胡乱地擦着嘴唇。 “你、你别想吓我,我不会相信的!长空不会放弃我的,他不会的!军队也不是你胡说八道就能够左右的!我们已经离婚了,他救自己的女人没什么不对!这就像他出任务救人质一样,根本不会有什么作风问题!” “不错啊,都知道出任务救人质了。看来,鹰长空对你的影响很深啊。”他有些阴狠地说这些话。 下一秒,他又挑着眉,似笑非笑地问:“可是,谁告诉你我们离婚了?” 幸若水浑身一震,愕然地瞪着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明明记得,他们都签了离婚协议书!难道…… ------题外话------ 嗷嗷嗷,偶这么努力,都米有人鼓励一下,桑心哦 \(^o^)/~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篇   052 男人争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