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鹰上校狼口夺妻 - 上校的小娇妻

054 鹰上校狼口夺妻

苍唯我只是淡淡地瞅她一眼,开门出去了。 幸若水浑身冰冷,踉跄几步跌坐在床上。苍唯我是什么意思?难道、难道他们根本就没有离婚? 脑子乱成一团,浑浑噩噩的想不清楚。一直到楼下响起骚动,她才如初梦醒。跑到窗口一看,果然看到几辆车开过来,其中一辆正是她熟悉的悍马。 幸若水急忙跑过去,拉开门就要往楼下冲!一路上没有人拦住她,直到大厅的门口才被人抓住。两个人如铁钳似的紧紧地擒住她,让她动弹不得。 幸若水心急如焚。不一会,就看到鹰长空一马当先杀过来,就像古时候万夫莫敌的大将。如果没有听过苍唯我的那番话,她是要为之骄傲的。可现在,她只有着急!她甚至好像听到了相机拍照的声音,咔嚓,咔嚓…… 终于,鹰长空杀到了她面前,两脚将那两个人踢翻,一把抱住她。那些人都被打倒在地,其他人则被苍唯我伸手阻止。他就这样畅通无阻地,回到了自己的车上。 幸若水缩在他的怀里,几乎是哭着说:“长空,苍唯我拍了你刚才跟人打架的照片。他说要交给部队,要控告你有作风问题,怎么办?” “没事的,别担心。他有没有欺负你?”鹰长空对她笑笑,把她放上副驾驶位,丝毫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没有。”幸若水张张嘴,想要告诉他,自己可能没有离婚,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她咬着唇,想到自己可能为长空带来的麻烦,眼眶就湿了。 “那就好。放心吧,你老公没那么不济,相信我!”鹰长空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又亲了亲她的额头。 车子发动,飞驰而去。 老公两个字,又像一把锤子砸在了她的胸口,疼得喘不过气来。 幸若水看着他的侧脸,双拳紧握,指甲深深地嵌进了掌心。她要怎么告诉他,她也许还是别人的妻子?她甚至答应过他,要在新年的第一天跟他结婚的! 突然间,幸若水觉得自己很没用。她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扫把星!因为她,爸妈才会死。因为她,长空有可能前程尽毁! 但是长空在开车,现在不适合说这些,她只好紧紧地咬着嘴唇。 回到家里,谭佩诗已经做好了饭菜,刚刚端上桌。 鹰长空伸手摸摸她的脸,温柔地说:“先吃饭吧。什么都别想,嗯?” 幸若水挤出笑容,点点头。只是心里装了那么一块大石,真真是食不知味。但是为了不让长空和佩诗担心,她只好逼着自己吃了整整一碗饭。 吃完了饭,鹰长空又帮她拿了衣服,将她推进了浴室。“好好洗个澡,嗯?” 幸若水躺在浴缸里,默默地落眼泪。她想起刚来z市的时候,佩诗就很严肃地问过她是不是离婚了。想来,佩诗那时候就想到如果她没有离婚将会造成什么难题。 怎么会这样! 幸若水捂着脸,觉得自己无颜面对鹰长空。他那么努力,她却好像总是在拖后腿!别的问题都还能解决,可是没有离婚这件事……苍唯我不可能同意离婚的!那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回到他的身边? 无数的念头在脑海里打架,乱成一团。 直到门被敲的碰碰响,她才如梦初醒。而浴缸里的水,早已经凉了。急忙应了一声,擦干身体换上衣服。 “怎么洗这么久?吓死我了!”一出浴室门口,就被鹰长空一把抱了去。 “你也不擦干头发。”谭佩诗嚷嚷一声,转身去拿毛巾。 幸若水呼吸着他的气息,终于鼓起勇气。“长空,我有话要跟你说。是个坏消息……” “你说。”鹰长空搂着她在沙发上坐下。接过谭佩诗递来的毛巾,替她擦起了头发。 幸若水抓住他的手,看着他,深深地呼吸一口气。“长空,我跟苍唯我可能没有离婚!” 鹰长空明显一愣,但很快就缓过神来。“为什么这么说?”他注意到,她说的是可能。 “什么?”倒是谭佩诗一声惊叫,眼睛瞪得老大。 幸若水的眼泪马上冒了出来,被她用手背粗鲁地抹掉。 “当时苍唯我拿着他签好的离婚协议书让我签字,我以为签了字就可以从此离开他,毫不犹豫就签了。我一直以为,我们已经离婚了。可是刚才苍唯我说,他说、说……” “若水,你先冷静下来。”鹰长空搂住她。 幸若水摇摇头,她知道这事有多急。“他说谁告诉你我们离婚了。那是不是说,我和他、我和他根本没有离婚!” 谭佩诗又是一声惊叫,吓得幸若水瑟缩一下。她觉得天要塌了。 鹰长空瞪谭佩诗一眼,心里也卷起了一场风暴,面上却不敢露出一点异常。 “长空,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我对不起你,我就是个麻烦精!”幸若水抓住他的手,泪眼朦胧,觉得自己真的太对不起这个人了。 鹰长空与她额头相贴,低声安慰。“若水,没事的。就算你们真的没有离婚,那也迟早是要离的。” “苍唯我不会答应的!他不会同意离婚的,他就是要囚禁我一辈子!”她终于忍不住哭了。 “我会让他同意的。若水相信我,我会让他同意的!”他能够猜到,苍唯我当初应该只是想用离婚协议书来折磨她。他根本没有把签好的离婚协议书交给律师办理,所以他们应该真的没有离婚! 也怪他被得到若水的喜悦给冲昏了头脑,他太大意了,想得不够周全! “我就是个灾星!”幸若水抬手,狠狠地甩了自己一巴掌。 “若水!”鹰长空抓住她的手,认真地看着她。“你是我的媳妇儿,这一点不管你是否已经跟苍唯我离婚,都不会改变!你不是灾星,你是我的宝贝!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只要相信我就好!只要你相信我,我就什么都不怕!” 谭佩诗心里也是巨浪滔天。要是在平常,她一定会嘲笑队长太肉麻。但是此刻,她一点也没有那种念头。因为她知道,队长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发自内心的! 若水没有离婚,这对队长来说是很不利的。但是他没有任何的怪责,反而不断地安慰若水。若不是爱惨了若水,他又何须面对这样的难题? 老天,你一定要让他们幸福啊!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篇   053 把人劫走

下一篇   055 你愿做他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