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幸若水,你不许死 - 上校的小娇妻

006 幸若水,你不许死

“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跟凭空消失一样?这么大一个人被从医院带走,怎么可能没有一点蛛丝马迹?我要你们这些饭桶何用!” 大手一挥,呼啦一声,桌子上的东西被扫落,破碎响了一地。 一室让人窒息的沉默,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地上跪着的人更是挺直腰杆,即便他的右手臂正被绷带挂在脖子上,即便他的左腿上血正汩汩地往外冒。 苍唯我紧咬着牙,紧握的双拳,眯起的双眸里是隐忍的怒火。 “烈焰帮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 “没有,一切正常。” “那就继续给我找!烈焰帮那边一定要盯紧,一点消息都不可以漏过!” “是,大哥。” “出去!” 所有人迅速地离开,只剩下心腹兼军师的肖岩仍在那站着。沉静地,看着如暴龙一样的男人。 苍唯我一拳砸下,碰一声,桌子顷刻间就成了碎木板,可怜兮兮地躺在地上。 肖岩看着一地的破碎,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 “大哥,你别怪我说话难听。可是你到底折磨的是幸若水,还是根本是在折磨你自己?如果折磨的是她,那要是烈焰帮把她抓走了,不是更好吗?他们一定会帮你好好地折磨她,兴许还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正遂了你的心意?” “我的仇我自己会报,用不着别人帮忙!” 苍唯我站起来,转身面对着墙。双眼睁开又眯起,胸膛急剧地起伏着。 “如果烈焰帮已经把人杀了,或者把人给折磨死了,难道你还要烈焰帮让人活过来再让你报仇不成?” “那就铲平整个烈焰帮。” 毫不犹豫的回答,咬牙切齿。是恨,是急,唯有他自己明白。 肖岩摇摇头,没再说什么,转身开门走了。 幸若水,没有我的允许,你要是敢死,我一定把你从坟堆里拖出来,鞭尸! 狠狠的一拳砸在墙上,男人的五个骨节顿时成了五个血印。 …… 也许是放下了心口上的大石,又或者那个结已经有所松动,若水的神经便也不再那样紧绷。 俗话说,心宽体胖。于是,若水的身体便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看得大家都很高兴。虽然还是消瘦得厉害,但至少已经不那么憔悴吓人。 在人前,她都总是笑,让每个人都替她快乐。只是一个人的时候,她总是发呆。眼神空洞,神思游离,不知道在想什么。 谭佩诗几次碰到这种的情景,心里知道那么深的伤岂是这样容易便愈合的,只是替她心疼。 终于,房门关上,房间又恢复了安静。 幸若水缓缓地睁开眼,坐起来,微微地吐了一口气。 面对那么多人的关怀,她怎么能不好起来?可是,要怎么好起来,她自己也不知道。 抬手摸摸胸口的位置,那里似乎被挖空了,总是隐隐作痛。她便只能硬生生地受着,什么也不能做。 午夜梦醒,便越发觉得那里空得厉害,疼得厉害。于是便整夜整夜的不能入眠,长夜漫漫,她一分一秒等着天亮起来。 “她睡下了?” 门外突然响起低沉的男性嗓音,是最近慢慢熟悉起来的。 在笼子里囚禁着的时候,不止一次幻想过这个声音,这个人。那就像一把救命的稻草,被她地抓在了手里。可真到了面前方明白,幻想与现实终究有别。 幸若水赶忙躺下来,盖好被子,把头往里侧偏,闭上眼。 “嗯,应该是累了,刚睡了没多久。我说队长,你这样天天偷偷往外溜,不怕军规处置啊?” 谭佩诗带笑调侃。 鹰长空斜睨她一眼,冷笑道。 “接下来的一个月,傅培刚要接受特殊训练,不得离开营地半步!” “喂,队长,不带这样公报私仇的!” 鹰长空嗯哼两声,用力地吸了一口烟,眯着眼看天。 谭佩诗双肩一耸一松,也看着天感叹: “哎呀,我们家若水真是个迷人的小妖精,把某人迷得那是神魂颠倒,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记得啦!” 鹰长空对他们夫妻两一视同仁,飞毛腿马上送出。 谭佩诗灵活地往后跳开。队长每次都来这招,她都已经习惯了,绝对不会中招。 “好啦,我要去忙啦。想看睡美人就赶紧进去吧,过时不候哈!不过队长,可不能乱吃豆腐哦!” 趁着队长发飙之前,谭佩诗几个闪躲就跑掉了,留下一串欢乐的笑声,如银铃一般响了许久也未消失。 “兔崽子!” 鹰长空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扔掉,踩灭。又等了一会,待烟味散去,才推门而入。 紫色的薄纱帐后,她正安然睡着。一双手交叉放于腹部,头微微向内偏。稍稍倾身,便可以看到长长的羽睫,脸色还是苍白,嘴唇却分外的红艳欲滴。 静静地站了一会,才撩开蚊帐,在床边坐下来。小心地掀开被子,将她的双手放了进去。她身体还很虚,一点儿不小心就有可能又加重了。 侦察兵出身的他,如何能不知道,她其实根本就没睡着。若水,那么你装睡是为了躲避见我么? 他扒了扒短得不能再短的头发,又有了想狠狠抽一口烟的冲动。 忍住了抽烟的冲动,却忍不住伸出手来,抚上她苍白瘦削的小脸。她本来脸就不足他的巴掌宽,如今更是小得只有他的半个巴掌大了。 许是掌心的茧子让她不舒服,若水嘤咛一声,将脸转了过来。眉头轻轻地皱着,嘴唇紧抿。 凝视着良久,他突然俯下身去,含住她两片柔软的唇瓣。身下的人儿,一下子就僵硬了身体,动也不不敢动,连呼吸都被屏住了。 怕她把自己给憋坏了,鹰长空只好松开。 眼看她偷偷地微微分开双唇呼吸,他便突然低下头去,含住双唇,趁机将舌头送了进去。 鹰长空连同被子一起将她轻拥着,深深地吻允着她娇嫩的双唇。 若水身体僵得厉害,装作嘤咛一声,伸出手来想要推开他。 鹰长空将她挥舞的手夹在腋下,微微加了力道,一再深入地吻着。 这是他渴望已久的嘴唇,无数次午夜不眠,肖想到天明。 ------题外话------ 为虾米大家都不肯留一个爪印鼓励鼓励 桑心,抓狂,吼吼吼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篇   005 别怕,有我在

下一篇   007 速度!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