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订婚宴 - 上校的小娇妻

065订婚宴

顾真真回到房里,坐立不安地在房里转了一会,拿起手机躲进厕所拨了一通电话。 等挂了,她马上又拨通顾苗苗的号码。“苗苗?” “喂,姐姐,是不是要我帮你买东西啊?”那边有些吵,很热闹的样子。 顾真真吸了吸气,笑着道:“苗苗,你不是一直想去h市看冰雕吗?现在那边有一个特大型的冰灯展,我的一个朋友也过去,他马上就要赶到机场了,你要不要去跟他一块去?他是个很有趣的人,也很有见识,有他带着你玩肯定很尽兴。” “我想看我想看!可是,爷爷他们一定不会同意的!” “没事。你跟他们说,去同学家里待几天,不告诉他们就好了。再说,很快就回到z市来人。反正你自己决定吧,明年再去也没问题。只是我那朋友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玩伴,而且明年也不一定有这样大型的冰灯展。那你确定不去,我让我朋友自己出发了哦。” “啊!等等,让我想想,让我想想。”顾苗苗在原地团团转,嘴里咕咕咕地念叨着,突然一拍大腿。“姐姐,我去!” “那好,我跟他说一声。你也别回来了,直接赶往机场吧。刚好还有最后两张机票,我在网上帮你定了。我马上把朋友的号码发给你……” 鹰顾两家联姻,他们最终一定会选择顾苗苗的。她这无父无母的人,谁会替她着想?就算苗苗是她的妹妹,她也不会就这么轻易把鹰长空让给她,不可能! 顾真真双手紧紧地揣成拳头,指甲刺破了掌心,微微刺痛。看着窗外,她缓缓地眯起了双眼。 鹰大哥,你是我的! “……” 对于手机被拿走,鹰长空并不意外。他有能力从父亲手里抢过来,但他到底做不到真的跟自己的父亲殊死格斗。尽管,父亲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长空。”杨紫云推门而进,看到儿子正在纸上画东西。“在干什么呢?” 鹰长空没有停下手里的笔,也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涂鸦。”他在画紫云首府的平面图。当初,这里的防御系统就是他设计的。如今,他要对付自己设计的东西,就游刃有余了。 杨紫云在床头坐下,看着专心致志的儿子,叹了一口气。“长空,你心里是不是在怪我们?” “你们在乎吗?”鹰长空淡淡地看她一眼,又低头接着描画。 杨紫云有些不敢置信地瞪着他,似乎没料到儿子会说这样的话。“我们怎么会不在乎?你是我们的儿子,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做一切都是为你好!” “不是全部。”鹰长空终于停下手中的笔,看着母亲。“你们以自己的方式为我好,同时也希望我的存在能够给你们带来更多的利益让你们更有面子。所以,你们不在乎这是不是我想要的,我快乐与否。那么,你又何必在乎我心里是怎么想的?” 他的语气淡淡的,丝毫没有咄咄逼人的意思。 杨紫云却觉得像一把刀戳在自己的心窝里。她不是不爱自己的孩子,她也是真真实实地为他着想。“长空,你这是要妈把心挖出来给你看是吗?你真以为爱情就是一切吗?” 这孩子出生在这样的家庭,生活一直很顺遂,所以他不会明白没有了这些光环的日子有多么痛苦。他单纯得以为只要有爱情,那么其他的都可以忽略不计。事实上,生活远没有这样简单。 “妈,我三十二岁了,不是十二岁,我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我也知道你们确实为我好,但那是基于你们想要的生活为标准,而不是我的。一个在枪林弹雨里摸爬滚打过的男人,你认为他会把爱情当做一切吗?”如果你曾经在死神的面前擦边而过,你就会明白,只有活着才是一切。 “但是,如果我这辈子一定要一个女人陪着度过此生,那个人只能是若水。否则,我宁愿一个人过完它。” “那你在枪林弹雨中打拼出来的事业呢,它就那么不重要?”杨紫云一向欣赏儿子的坚持,如今却第一次为此而苦恼不已。 鹰长空微微一笑,点头。“它很重要,若水也很重要。事实上这两样是不冲突的,是你们硬是把它们推到一个冲突的位置。如果非得选择,那么我选若水。” 杨紫云不由得叹气,这倔脾气,跟他爸爸一个样儿。不管用在哪里,它都是一把利刃。可如果用的地方不对,这把利刃可是对着自己的心窝子啊! “如果想要挽救你的前程,那你必须跟若水分开,而且要跟顾家联姻。苍唯我的力量不容小觑,只有动用鹰家和顾家两边的力量来保你,才能万无一失。我觉得相比之下,真真更温柔成熟一些,或许更适合你,你觉得呢?” 只要让他娶了真真或者苗苗,他自然就会发现自己媳妇儿的好,慢慢地也就放下了。感情,那都是慢慢培养的,需要的不过是时间。 鹰长空不想就这个问题再讨论了,他们不会理解的。而且,他很忙。“妈,你出去吧,我无话可说。” “妈明白了,除非那个人是若水,否则你就不结婚是吗?” “嗯。”鹰长空答了一个字,再次专注于笔下的工作。他要尽快把紫云首府的突破研究出来,还要研究风云帮总部的平面图呢。风云帮不是苍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那么他的牵绊就比自己更多! 杨紫云又坐了一会,叹着气出去了。一关上门,她就从内衣上端掏出一个窃听器。看着手里的东西,她露出得意的笑容。 等母亲出去了,鹰长空停下笔,转头看着关上的门,心想:若水,希望你已经学会了信任我。 …… 幸若水拿起书本正要去上课,接到幼儿园老师电话说福安被陌生人给抢走了,她吓得魂都没了。 急忙给刀疤打电话。“我们的人全部被打伤了,人被抢走了。目前还在查,到底是谁做的。” 幸若水挂断电话,怔了一会,扔掉书,撒腿就往门口跑。一边跑,一边拨了那个她不愿意拨的号码。她知道,肯定是苍唯我! “若水,想我了。”苍唯我的声音含笑,似乎心情很好。 一直以来,他都喜欢将她放在掌心里,看她怎么挣扎也无法逃脱,只能绝望。 “你要是敢伤害福安,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她下意识地开口威胁。话落,才觉得自己的威胁根本白费,她根本动不了苍唯我一根毫毛! 果然,苍唯我低低地笑,说:“若水,我很好奇你要怎样不放过我。”他的若水,总是这样的天真,挑起他们这些恶人体内的邪恶因子。 “你想怎么样?”幸若水揣着手机的手,用力得几乎要把手机捏碎。脸上的血色,褪的一丝不剩。如果福安出事了,她不知道如何面对长空。如果福安出事了,他们还能有未来吗? 苍唯我又逸出一串低沉的笑声,通过手机震在若水的心上。“若水,我最喜欢你乖乖的听话了。马路对面有一辆黑色的车子,看到了吗?坐上那辆车,就能见到我,还有那个孩子。若水,我等你。别让我等太久,我的耐性不太好。” 幸若水揣着手机,听着嘟嘟的忙音,然后回归安静。深吸一口气,她往马路对面迈步。 “嫂子!”马上有人跳出来,拦住她。 幸若水知道,这是轩辕麒派来保护她的人。她刚想跟他们说话,却又想起,她只有跟轩辕麒说才有用。于是,急忙拨了轩辕麒的号码。“福安被苍唯我带走了,我要去见他!” “嫂子,破刀让我保护你们的安全,我现在已经丢了福安,要是再丢了你,他非杀了我不可。我会想办法把孩子带回来的,你不要自投罗网。你要知道,你一旦去了,苍唯我不会那么容易让你回来的。” “轩辕麒,我不能置福安于危险。苍唯我的目标是我,只有我出现了,他才不会伤害福安。现在,我只要福安不受伤害,其他的我顾不得了。”就在这一刻,她更加明白了长空被逼着回b市的感受。你真的,别无选择! 那边沉默了一阵。“好。如果这是你的选择,那么我同意。你放心,我会派人跟着,尽快将你们救出来。你别轻举妄动,等着我的人出现。” “好!” 幸若水坐进车子里,车子马上飞驰起来。怔怔地看着窗外,街道上一片红色,喜气洋洋。还有大概一个月就要过年了,可现在就已经气氛浓郁。 忆起以往过年,一家三口虽然不是十分热闹,但也高高兴兴。他们一般会选择在头几天去拜会亲戚朋友,然后再找一个地方一家去旅游,拍许多漂亮的照片。 父母去世后,她一个人守着偌大的房子,看春晚。屋子里静悄悄的,连个说话的对象都没有。她一边看,一边默默地流眼泪。直到苍唯我搂着别的女人回来…… 本以为,今年可以过一个热闹的年。她都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要叫上长空的那些兵。她要做许多许多好吃的菜,让他们吃个尽兴。可如今看来,长空能不能回来过年还未可知…… 幸若水无法控制心里涌上来的落寞,还有悲哀。自从与苍唯我结婚后,她就忘了什么是快乐。长空是她阴霾的天空那一抹阳光,强烈,但是总被众多的阴霾遮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下来。 幸若水回过神来,推门下车,发现这不是上次那个地方。她跟着带路的人往里走,心里担心小福安,却并不害怕。 一进门口,就看到苍唯我坐在沙发上,两腿交叠翘着右腿,两手搁在扶手上。看着她走进来,嘴角微微上扬。 幸若水有种送羊入虎口的感觉。“福安呢?我要马上见到他!” 苍唯我微微一扬下巴。“那不,睡着了。” 幸若水这才注意到另一边沙发上,果然,小福安正躺在上面。她急忙扑过去,将手指伸到他的鼻子下。感受到吹出来的气息,这才放下心来。 苍唯我的视线紧紧地锁住她,继而,嘴角上扬的弧度慢慢地变大。他的若水,身体越来越诱人了。但性子还是那么的天真,单纯。 幸若水检查着孩子的身体,看看他是否有受伤,最后发现只有手腕有被用力抓过的淤青。还好,他没受伤! “啊——”她突然惊叫一声,因为苍唯我将手伸向她的腋下,用力一提就将她拉了起来。 苍唯我将她转了个身,双臂锁住她的腰,让她紧紧地靠在自己怀里。看着她惊慌的双眸瞪得又圆又大,他几乎贴着她的唇道:“若水,你说我们两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 “那是你的孩子,与我何干!就是天下的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跟你生孩子!”她说得咬牙切齿,恨不能啃他一口。 苍唯我不以为意地笑。“若水,会有那么一个孩子的。”如果他这辈子会有孩子的话,那么必定是若水所生。这是一种执念,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执念。 “你做梦!”幸若水挣开他的手臂,恨不能往他脸上吐口水。 苍唯我并不跟她争,只是淡淡的笑,给人胸有成竹的感觉。 “你逼我到这里,到底想怎么样?”每次看到苍唯我这样笑,幸若水就觉得有一种徒劳挣扎的绝望。她讨厌这样的笑容,就像一匹狼,看着自己爪下的猎物徒劳挣扎一样! 苍唯我跨前一步,吓的若水踉跄后退,差点跌倒。却被他一伸手,单手搂住她的腰。“鹰顾两家马上就要联姻了,鹰长空要娶顾家的女儿。所以我想看看,我的若水打算何时回到我身边来?” 这一次,幸若水没有反驳,因为她被“鹰顾两家联姻”这件事给惊到了。鹰顾两家真的要联姻?长空要娶顾真真或者顾苗苗?这……不,这不是真的!“你胡说,我不会相信的!” “没关系,很快你就会看到他们订婚的场面了。那个时候,不知道你还能不能这样大声地说你不相信!”他勾着嘴角,低头亲了一下她微张的唇,然后将她放开。 “我当然能!我永远都不会相信!我知道长空是什么样的人,他不会背叛我的!” “他会的。因为我会逼到他放弃你,我要你。而鹰家要逼到他跟顾家联姻,因为他们要保住鹰长空的前程,就必须澄清谣言。最好的办法,就是娶顾家的女儿。” “不管你怎么说,我不会相信的!”幸若水说得坚定,但是她自己也没发现,她的呼吸变急促了。她知道,苍唯我所说的都是实话。长空面对的是无法想象的压力,他就象背着一座山!他再坚毅,又能背着一座山支撑多久? 就在这时,有人匆匆跑进来,不知道在苍唯我耳边说了些什么。 幸若水在福安身边坐下,伸手抚着孩子的脑袋。她心里,乱成一团。却努力地,不让自己表现出慌乱。 “妈咪!”小家伙缓缓地睁开眼睛,咕噜咕噜地转着,一看到若水,惊喜地大喊一声,跳起来抱着她的脖子。“妈咪,坏人,坏人抓福安!” 幸若水差点被他的冲劲撞倒了。“没事了,妈咪在这。有没有哪里疼?” 小家伙摇摇头,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水润水润的。“妈咪,我想回家。” “等一下轩辕叔叔会带我们回家,福安乖。”幸若水亲亲他睡得红扑扑的脸蛋,心里感激苍唯我并没有伤害孩子。 “我的若水果然是个好母亲。我越来越好奇,要是我们的孩子,你会怎么样。要不,我们制造一个试试?”苍唯我像拎小鸡一样,把福安从她怀里拎走丢到地上,然后一把抱住若水。 幸若水用力地扎挣,不断地伸出头来想看福安有没有事。 “坏人,不许欺负我妈咪!”小家伙冲过来,抱着苍唯我的腿掰着。 “抓住他,带到外面去。”苍唯我一声令下,就有人把福安抱走。孩子被吓到了,喊着妈咪哇哇滴哭。 “你要带他去哪里?把孩子还给我!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苍唯我一只手将她的双手反剪在身后,紧紧地压住。托住她的后脑,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瓣。结婚后,他一直没有碰她。一方面,她以死威胁;另一方面,他其实自己也怕一旦有了那层关系,他再也仇恨不起来。 “放嗯嗯嗯……”幸若水被迫承受着她的吻。她死死地咬着牙关,却被他用力捏住下颚,分开她的双唇。 良久,苍唯我才放手,看着她泪水迷蒙的双眼,笑得邪魅异常。“真甜。” 他的唇,又辗转到她耳边。“若水,你只能是我的。不管用什么手段,我都会让你回到我身边。”他狠狠地用力将她的身体压向自己,两个人身体贴合在一起。 幸若水大惊失色,双眸惊恐地瞪大。扭动着想拉开两个人的距离,却无形中更加撩拨他的**。那灼热的温度,吓得她大脑一片空白。 “若水,你看我多想你。”他的声音,低哑异常,透着邪魅。 缓缓地松开手,看她像一只被吓坏的小猎物一下子蹦得老远,然后掉头就往外跑。苍唯我低低的愉悦的笑声,在屋子里回荡。 幸若水刚跑了几步,就被人拦住了。同时,那人也将福安塞回了她的怀里。她抱着哭泣的孩子,喘得厉害。“没事了,妈咪在这里,妈咪在呢……” 福安到了妈咪的怀抱里,很快就不哭了,但一下一下抽噎着,可怜兮兮的小模样。 幸若水不敢再回到屋子里,就在屋子外面那棵树下的石凳子坐下来。山里风烈,坐在树下尤其猛烈。怕小家伙冻着,她拉开大衣的拉链,把小家伙拢在里面。 “妈咪,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小家伙靠在她的臂弯里,抬头问道。卷翘的睫毛,还有些湿润。 幸若水自己也不知道,但还是笑笑。“快了。等轩辕叔叔来了,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她又想起上一次,长空带头冲了进来的情景。这一次,他不会再来了。电话都已经关机了,说明他们把他囚禁起来了。为了她,他居然被自己的父母囚禁了! 一直到吃饭时间,轩辕麒还没出现。他们被请到了饭桌旁,一桌子丰盛的菜。只有苍唯我和他们三个人。 苍唯我夹了一筷子菜到嘴里,慢慢地咀嚼着,看着犹豫不决的小女人。他只是淡淡地笑,没有开口劝说。 最后是小家伙饿得撑不住了,自己抓起筷子夹菜。 幸若水吓得急忙去抢他的筷子,把小家伙又给吓了一跳。小嘴一扁,像是要哭了。“妈咪给你夹菜。” 一顿饭,苍唯我吃得优雅悠闲。小家伙饿极了,也吃得很香。只有若水心惊胆战,食不知味。 一直到吃完了,下人开车撤桌,她的心脏才慢慢地放回了心窝里。但是苍唯我就坐在她旁边,就用手臂禁锢着不让她闪躲。她紧紧地抱着小家伙,这才安心了一些。 他们对面的墙,是巨大屏幕的液晶电视,估计有十五几寸的屏幕。 苍唯我勾着嘴角,抬手一按。屏幕徐徐地打开,第一个镜头就让若水失声尖叫。 那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是恐怖片! 幸若水惊叫一声闭上眼,抱着小家伙发抖。 她最怕恐怖片,但是又好奇。每次看,都要被人紧紧地抱着,背后的体温还有强壮的手臂才让她觉得是安全的,不会被鬼给吃掉! 一个人在苍家大宅住的那一年多,开始她几次吓得休克,后来就慢慢地锻炼出来了。但是突然看到这种画面,还是被吓到了。 苍唯我低低地笑,手臂一用力,就将她揽紧。“两年多了,你还是这么害怕鬼片。还记得那时候,你喜欢躲在我的怀里,一边发抖尖叫,一边又不死心地看着屏幕。那尖叫声,比片子里让鬼杀掉的人还要夸张。看完之后还有后遗症,只要看到跟影片相似的景物就会下意识代入,然后把自己吓得半死,夜里不敢睡觉。” 听了他的话,幸若水冷冷地笑。“那是以前。一个人在苍家大宅住了那么久,我早已经不怕什么鬼怪了。我也早知道,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鬼,可怕的是人,是魔鬼!” 苍唯我看着她,笑得更开心。“若水,不管你怕的是鬼魂,还是魔鬼。我都是你的梦魇,一辈子都会缠着你。” 幸若水瞪着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确实是她的梦靥! 就在这时,有人进来,在苍唯我耳边说了几句。他们就站起来,往楼上走去。 幸若水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用力呼吸。一低头,发现怀里的小家伙正盯着屏幕看得很专注。她看向屏幕,还是那可怕的画面啊,小家伙不害怕吗?“福安,你不怕吗?” 小家伙看她一眼,摇摇头。“爹地说,那都是假的!” 幸若水汗颜,这孩子比她有出息多了。她要不是被苍唯我扔在空荡荡的大宅里出不去,她一辈子也无法克服怕鬼的习惯。 母子两也没别的事情要做,与其干等着自己吓自己,不如看看电影。于是,一大一小抱成一团,不时地发出尖叫一声;偶尔又一起念叨着“要来了,快跑快跑”;总之,看得津津有味! 又一宗大生意被破坏,肯定跟鹰长空有关!苍唯我气的脸都变了,这已经不是第一单了! 待他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走下楼来。还在楼梯,就看到沙发上一大一小正专注地看着屏幕。两个人眼里都闪着光,那是欣赏精彩电影时的激动。脸上的表情跟着电视的情节,一会紧张一会松了一口气,变化多端…… 苍唯我微微地眯起眼睛。若水,你到底是变了。如果你的改变来自鹰长空,那么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也会毁了他!我不会允许你长出翅膀,飞离我的身边,绝不! “好看吗?”他换上慵懒的笑,慢慢地步下楼梯。 一大一小闻言看过来,俱是瞪大眼睛,然后转过去。大的收紧了抱着小的手臂,小的用力往大的怀里靠。那表情,一模一样,很可爱。 经常看到这样的画面,应该也是一种乐趣。苍唯我突然真的想要一个孩子了。有了自己的孩子,她自然就会乖乖地呆在他身边了。嗯,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幸若水身体绷得紧紧的,眼睛看着画面,但是心思完全不在上面。不断地默念着,轩辕麒怎么还不来? 正想着,就听到外面骚动起来。 幸若水心里一喜,知道是救他们的人来了!拉起福安,就想往门外跑。 苍唯我一把捞住她,用力在她嘴唇亲了一下。“总有一天,你再回到我身边,我就不会让你离开一步。” 幸若水没有回话,瞪他一眼,就跑出去。 这一次,轩辕麒紫亲自来接他们母子两。他还是那身招摇的白色,一举一动都很优雅,好像不是来打架救人,而是来喝酒聊天的。 一直到坐进轩辕麒的车子里,幸若水才觉得自己真的脱离了危险。 “嫂子,没事吧?苍唯我没有为难你们吧?”轩辕麒咧着一口白牙,笑得儒雅地问。 幸若水摇摇头,对他笑笑。“我们没事。” “那把破刀知道我把小家伙弄丢了,还让你一个人闯龙潭虎穴,回来非扒了我的皮不可!哎呀,我怎么这么命苦呢!”他都要呼天抢地了。 “没事,我们不告诉他,他不会知道的。” “好人啊,嫂子,你真是好人!”他那表情,就像电视里的傻大个。 幸若水被逗乐了,知道他这是帮自己放松神经,心里很是感激。 “轩辕,你以后能不能派多点人保护小家伙?”她不想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小家伙年纪这么小,经常面对这种事情,会留下心理阴影的。 “我知道了。”他没想到苍唯我会动上将的孙子。看来,他们之间肯定达成了某种协议。 还有长空那身为中央某部长的爷爷,为什么一直没有插手这件事?他人虽然在国外,但是要说他不知道消息那是不可能的。那个不按理出牌的老头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轩辕麒拧着眉头,也有些捉摸不透。 回到家,谭佩诗两手往腰间一插,劈头就将若水骂了个狗血淋头。“你厉害了?一个人就敢去见苍唯我,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苍唯我那是人吗?他就是一个魔鬼,他会把你吃干抹净连渣滓都不留的,你知不知道……” 母子两抱在一起缩头缩脑地挨骂,也不敢吭声。大眼睛看着大眼睛,滴溜溜的很可怜。 一直到谭佩诗骂累了,他们才如获大赦地跑进去浴室洗澡,洗掉惊魂未定。 ……。 隔天,幸若水和佩诗他们在吃早餐,突然有人敲门。 打开门,却原来是送快递的。“你好,这是你的快递,请签收!” “这是什么?”幸若水看了单子,确实是自己的名字,但是发件人的信息一律没有。 “我只负责送快递,里面的内容我也不知道。请你签收!” 幸若水拧着眉头看了看,被谭佩诗拿了过去。也不想为难人家快递员,她就签了。 “什么东西啊?”谭佩诗举起来放下来,倒腾了半天,也看不出里面装的是什么。“该不会是炸弹吧?” “你别吓我!”幸若水听她这么一说,顿时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很想把那东西给扔了。 谭佩诗睨她一眼。“胆子这么小。要是炸弹,那肯定不会用这种薄薄的快递信封,你真以为现在的科技那么先进呢。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一个人出去拆,你们两在屋子里呆着。” “不要!”幸若水急忙拉住她。要搁以前她不会这么怀疑,但是最近神经绷得有些紧。“要不,咱们把它扔了,反正我觉得里面肯定不是好东西。” “没事没事,你们在这呆着,我一个人去拆。”然后她就拿着东西蹭蹭蹭地跑出去了。 幸若水急忙跟上去。“佩诗!” 谭佩诗几步跑到楼下,直接就撕了包装。倒腾了半天,才从里面掏出一个薄薄的内存卡。 幸若水跑下来。 谭佩诗把内存卡递给她。“炸弹没有,就这玩意。走吧,回去插电脑上看看。我说,里面该不会是黄色电影吧?” 幸若水送她一颗白眼,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不过里面没有危险东西,让她松了一口气。要是真有危险品,佩诗出了事情,她都不知道怎么跟傅培刚交代! 谭佩诗嘻嘻哈哈的,揽着她回到屋子里,把电脑给搬了出来。“快快快,看看里面是什么。” 不一会,内存卡打开,里面只有一个文件,还是个音频文件。 谭佩诗看了若水一眼,然后点开。 “……” “那是你在枪林弹雨中打拼出来的事业呢,它就那么不重要?” “它很重要!” “如果想要挽救你的前程,那你必须跟若水分开,而且要跟顾家联姻。苍唯我的力量不容小觑,只有动用鹰家和顾家两边的力量来保你,才能万无一失。我觉得相比之下,真真更温柔成熟一些,或许更适合你,你觉得呢?” “嗯。” 文件里是几句简单的对话,一个是杨紫云,一个是鹰长空。 “若水,这肯定是被人动了手脚的,你千万不能相信。”谭佩诗急忙把那玩意给关了。有些后悔,早知道她刚才就同意扔了算了。 幸若水笑着摇摇头。“我知道。我不会相信的。好了,继续吃早餐吧,别迟早了。” 这不过是拙劣的小技巧,不足为信。内容这么简单,肯定是通过剪辑,故意留下让人误会的内容。寄给她没有留寄件人信息,就更说明它的不真实。而且,苍唯我那天不是说得很清楚了,鹰顾两家联姻是既定的事实。 人家要的,不过是一点一点地将她推向崩溃的边缘。 幸若水脸上笑着,心里却有些忐忑。她不担心长空会答应,她相信他。她只是害怕他们以自己相逼,那么长空就不能不答应了。说到底,自己成了长空致命的弱点。 长空,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没有后顾之忧?好像,我什么也帮不上,只能等待。这样的我,是否太没用了? …… 一整天,幸若水的心情都有些失落,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她答应过长空,要好好地过日子,等他回家。 晚上回家,又正是吃饭时间,电视里正播放新闻。其中一条新闻吸引了他们全部的注意力,那是一场订婚宴,场面非常盛大。这并不是他们关注的理由,而是画面上的主角,分明就是鹰长空和顾真真! “啪嗒”一声,幸若水手里的筷子掉到了地上。她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电视画面。 画面拉近,主角的脸非常清晰,确确实实是长空。高大挺拔的身材,笔挺的军装,棱角分明显得有些冷硬的脸……挽着他臂弯的,是笑靥如花的顾真真,一袭紫色的礼服将她衬托得高贵逼人…… 幸若水死死地看着他们挽着的手臂,每一次闪光灯闪过,都能清楚地看到两个人的脸。至于记者说了些什么,她完全没听到。 新闻进入下一条,幸若水仍无法回神。 “若水,若水……”谭佩诗急忙伸手推推她。“这肯定也是他们设计的陷阱,你千万别相信!” 但是谭佩诗也急啊,那个人确实是队长!这录音还能作假,这新闻总不能作假吧?难道,难道队长真的跟顾真真那个贱人订婚了? 幸若水有些怔忪。“佩诗,那个人好像、好像真的是长空,对吧?” 谭佩诗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看到的也确实是队长。“若水,这里面一定有诈!我们都知道,队长不是那样的人!” “我知道,长空不会背叛我们的感情的。”幸若水努力地对她笑笑。“快吃饭吧,菜都要凉了。” 长空不会背叛她的,但是他的父母却会逼着他去做这些他不愿意做的事情。长空,你一定很难受吧?我看到,你从头到尾都没有笑。 早上才收到录音,晚上就看到了鹰顾两家联姻的新闻,他们的动作可真快!他们能逼长空订婚,是否,也能逼长空结婚?而军婚,好像是不能随便离婚的…… “妈咪,爹地为什么会跟真真姨姨在电视里?”小福安也看到了,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谭佩诗急忙往他碗里夹了一块肉。“小孩子别乱问,快吃饭。” 对上谭佩诗担忧的眼神,幸若水笑了笑。“别看着我,我没事。我知道事情肯定不是表面上看的那样,我只是难过自己什么也帮不上。” “别难过,总要有些事情是靠男人来完成的,否则要他们来干什么。就像生孩子,只能由我们女人来完成,他们也只能穷着急啊,是不是?”急忙搂住她,两个人的头抵在一起。爱情里本来就不能想着,对方付出多少我就要付出多少,那很容易出问题的。 幸若水是真的被逗笑了。佩诗总是有这种能耐,让你在很难过的时候还能笑得出来。 “我没说错啊。你没去医院的产房外面待过吧?我告诉你,我可是见过那场面的。老婆在里面叫得那个撕心裂肺,丈夫就在放外面走来走去,那拳头都握得发白了,脸上的汗绝对不比里面生孩子的女人少。你可别以为电视里那场面都是夸张,那其实一点也不夸张!我估摸着,那时候男人肯定在想:妈的,我怎么不能替她生呢!” 她的表情和动作都非常搞笑,声音也学得活灵活现的,母子两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谭佩诗擦擦额头上的汗,心想,队长交代的任务真是艰巨啊! 幸若水努力地笑着,不让情绪泄露出来,不让心里的苦涩呈现在脸上。 长空,我知道你肯定的是被逼的。可难道我们真的要被分开? ……

上一篇   064 欺人太甚

下一篇   066 突出重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