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若水反击 - 上校的小娇妻

067 若水反击

在她们冲过来前,轩辕麒的人已经窜出来,把人给抓住。那几个女人,顿时又着急又害怕地挣扎起来。 幸若水吸一口气,走到她们的面前。“幕后指使的人给了多少钱,让你们这样昧着良心去诬陷一个你素未谋面的人?这样的不义之财你们也敢拿,不怕折寿吗?” 这是第一次,幸若水想打人。等她抬手扇了第一个女人两巴掌,周围的人都惊呆了。 这些女人是没有料到,她居然这么彪悍。学校的老师学生则是很意外,一向温柔得跟水一样的若水老师,居然也会生气! “劈里啪啦”的每人两巴掌打完,幸若水觉得心里有一丝痛快。 “我活了23年,自认除了我的父母我的爱人,没有对不起其他任何的人!我知道你们只是受人指使,我也相信那必然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但你们的良心还比不上这么一笔钱。光凭这一点,我这两巴掌就打得很对!马上滚出我的视线,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的嘴脸,滚!” 打完了,也吼完了,幸若水又回到原来的位置,站着。 校长也怔忪了许久,才稀稀拉拉地接着说。只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校长的讲话上,而是偷偷地看着若水。 等校长说完了,幸若水站出来。“校长,我可不可以说几句话?” “啊?”校长怔了一下,忙点头。“你说,你说。” 幸若水便站到了台上,缓缓地扫视全校师生。“我相信,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宣传栏上的东西。也因为那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我不得不离开我的岗位。说实话,我热爱这份工作,热爱我的每一个学生。我摸着我的良心,自认对得起这份工作,对得起每一个学生。我知道有些学生的家长到学校闹事来了,我相信他们必然是受人利用了,因为我惹了惹不起的人。我不奢求每一个人都喜欢我,我只求我的学生在面对你的父母的时候,能实话告诉他们,幸老师是一个怎样的人。” 话落,她深深地鞠躬,闭上发热的眼睛。她喜欢这些孩子,她享受这种平静的日子,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 幸若水一个人走在前面,快步回到办公室。坐下来,就埋头于书本当中。她不想面对大家复杂的眼神,那会让她难受。 “幸老师!”熟悉的声音,来自庄寓棋朋友。他的呼吸微微有一点喘,显然是急急跑过来的。 幸若水连忙带上笑容,摸摸他的脑袋。“庄寓棋,怎么了?” 庄寓棋定定地看着她,嘴唇儿紧紧地抿着。看样子,好像要哭了的感觉。“幸老师,你是不是要走了?你不要走好不好?” “你听谁说的?”幸若水怔了一下。差点就哽咽了,她是真的喜欢这些孩子。 “你刚才说的!幸老师,你说你惹了惹不起的人,所以那个人不让你做老师了,对不对?幸老师,你不要害怕,我这告诉我爸爸,让他把那个坏人给抓起来!这样,幸老师就不用走了!幸老师,你千万不要走,我喜欢你,我最喜欢你了!” 一向不哭的庄寓棋小朋友,扑在她怀里,终于湿了眼眶。他喜欢她,喜欢这个像妈妈一样的老师。她要是走了,以后就没有人会很温柔地亲他了! 幸若水看着他,然后用力抱着他小小的身体。她闭上眼,眼角渗出了泪水。 “幸老师,你不要走!”小朋友终于哭出了声音,抽噎着喊出心里的声音。一双手揪着她的衣襟,几乎要把衣服给扯坏。一双小手用力地都发白了。 “幸老师,你不要走!”整齐划一,是一班孩子的声音。 班长宋灵带着孩子们站在办公室的门外,齐齐地喊。有几个孩子,已经哭了。 幸若水松开庄寓棋,看着这些孩子,终于忍不住放肆地落泪。她用心地爱着每一个孩子,这些孩子也喜欢她。这样可爱的孩子,她如何愿意割舍? 看着一张张泪湿的小脸,幸若水急忙擦掉眼泪。又走过去,替哭了的孩子擦眼泪。“大家别哭,老师还在这呢,是不是?快回去上早读课,不遵守纪律不是好孩子,老师可不喜欢哦。来吧,我们一起回教室,上早读课。” 校长看着她带着孩子走向教室,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若水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老师,她有能力,更有责任心和爱心。现在做老师的,真能把学生当孩子的已经很少了。 以往一向声音洪亮的早读,今天有些稀稀拉拉的,孩子们情绪都不太高。要不是老师在看着,他们估计就不读了。就是嘴里念着,眼睛也不在书本上,有些心不在焉。 庄寓棋小朋友根本就没有开口,抿着一张嘴,红着眼睛看着讲台上的幸若水。 幸若水没有办法,只好走到讲台,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同学们,马上就要考试了,大家怎么可以这么没精神呢?老师最喜欢成绩好又听话的孩子,如果这次考试,我们班的成绩得了年纪第一的话,那么老师有奖励哦。” “老师,什么奖励?”一帮孩子顿时眼睛放光,满目冀望地看着她,像是在说:老师不要骗人哦! “老师会亲手做蛋糕给大家吃,然后带大家一起去玩,拍好多好玩的照片,好不好?” “好!”呼啦啦地鼓起掌来。 “幸老师,我们一定会考第一的!”庄寓棋带头喊一声,其他的小朋友马上响应。 “那就乖乖地早读,好好地复习,然后考个好成绩。老师在这看着,开始吧。”她在讲台上坐下来。 班长带头读第一句,孩子们马上就开始大声地朗诵,好像读得越大声就考得越好似的。 庄寓棋小朋友在课桌下,偷偷地按手机。他不要幸老师走,爸爸一定有办法的! 接下来的一整天,孩子们几乎都缠着幸若水。数学老师在教室待了一会也受不了,急忙跑办公室去请若水过来,她镇不住那帮情绪激动的小朋友。 最后一节课结束,庄寓棋小朋友再三确认她明天会来学校,才依依不舍地往校门口走,还一步一回头。 幸若水看着他离开,怔忪了许久。 回到家,傅培刚从部队回来了。正在陪小家伙玩,热热闹闹的。 谭佩诗不停地看她的脸色,幸若水就知道,佩诗一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你和轩辕都劝我继续请假,是因为你们早就知道了?” “是啊。我们都怕你才刚好起来,又被打击得趴下了。”谭佩诗搂住她,两个人的脑袋贴在一起。 幸若水感动地蹭蹭她。“我没那么脆弱。”只要长空好好的,她便不怕这些牛鬼蛇神。 …… 晚上,幸若水睡下了。 傅培刚与谭佩诗在一场持久的运动之后,身体贴在一起聊天。 谭佩诗戳戳傅培刚的胸膛,笑着说:“老公,我现在觉得我们真是太幸福了。”他们的婚姻算是顺顺当当的,两个人感情也深。 “是啊,没有对比不知道。我真希望事情能早点解决,队长尽快回到部队。到时候我们就去申请随军,你和嫂子一起到家属区去住,那里的人比较单纯也比较安全。”至少,苍唯我那样的人想把人带走是不可能的。 谭佩诗重重地叹一口气,在他怀里转过身来,有些黯然地看着天花板。 “我就不明白,若水和队长在一起多般配啊。虽然若水离过婚,但是她心地善良脾气也好,这样的儿媳妇是求都求不来的呀!难道家世背景真的就那么重要吗?是不是只要家世背景后,哪怕对方是一个人品卑劣水性杨花的女人也无所谓啊?” 越说,她就越觉得气愤。也只有若水能忍,要是换了是傅培刚的父母敢这样子对她,她就开骂了! 傅培刚无奈一笑,越是显赫的家庭,越是在乎面子和利益。“我们不是那样的人,所以是永远也不明白的。就好像有的男人会家暴,我们当兵的就无法理解,因为在我们心中媳妇儿就是个宝。” 谭佩诗被他说得都想哭了,越想越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活在蜜罐了。抱住他精瘦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胸前蹭啊蹭啊。“傅培刚,你真好!” 傅培刚被她无意的动作利撩拨得腾地就起火了,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展开另一轮运动。 待一切终于结束了,谭佩诗已经连一个手指头都动不了。锻炼了这么多年,她也没能跟上他的体力,如果做得狠了,她还是没出息地晕过去。 傅培刚穿上裤子,用被单包着将她抱进浴室里清洗身体。在经过客厅的时候,他停下脚步,眼神犀利地看向阳台。过了一会,又无声地叹一口气,走进了浴室。 两个人洗干净回到床上。傅培刚搂着媳妇儿,想着阳台孤单的人,心里也堵得厉害。 幸若水用报纸垫着,就这么坐在阳台上。天空一片漆黑,铺天盖地的像朝着自己就这么压过来,让人呼吸不畅。 傅培刚和谭佩诗出来的时候,她听到了,但没敢吭声。虽然没有看他们,但是幸若水知道,他们一定经历了一场淋漓尽致的情事。 以前,她每次听到关于房事的,都会羞得脸红耳赤,不敢多听。可如今,她多渴望也可以在这样的深夜里,跟长空在床上炽热地纠缠。她心里多后悔,他那么多次的求欢,都被她拒绝了。 如果曾经彼此相熟,那么至少在这样孤单无助的夜里,可以想起那种火热。至少在将来分开以后,仍能过回味当初的美好。 长空,此时此刻,你好不好? 看着漆黑的天空,眼泪,一滴一滴地掉落。在这无人的深夜里,眼泪才敢放肆地掉落。 她就这么一直在阳台里坐着,整个人像小动物似的缩成一团。直到天快亮了,才回到床上。 一夜,无眠。 …… 奇怪的是,第二天那个宣传栏上没有出现那些东西。 幸若水一到学校,就被校长叫进了办公室。说那些家长主动打电话来,不要求换老师了,说孩子们都喜欢她。上面的人发话了,继续聘用这个老师! 幸若水走进教室,看到庄寓棋小朋友对她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才恍然大悟。对于这个小屁孩,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走过去,摸摸小朋友的脑袋,弯下腰对他说:“以后这样的事情要先问过老师才能做,知道吗?” “报告老师,我有问我们家首长,他说可以做,那就没问题!”咧着大白牙,高兴得不得了,幸老师不会离开了! 幸若水轻轻地给了他一个毛栗子。 庄寓棋小朋友挠挠被打的地方,眉头也没皱一下,还是咧着白牙。 幸若水在讲台上坐了一会,不小心就睡着了。这些天她一直在做噩梦,都是整宿整宿没睡,脑子都是一团浆糊。不过是一个多星期,她就消瘦得不成人形。她的身体状态不乐观,只靠着一口气在撑着。佩诗不停地给她炖补汤,吃得她想吐,可还是没有作用。 她的伤在心里,只有那一剂心药才能治好,其他的一切都是白费。 幸若水趴着睡得香甜,孩子们的朗读声,成了最好的催眠强。人是很奇怪的,有时候一点儿声响都能让你不成眠;但有时候,闹哄哄的你反而睡得很安稳。 而此刻,熟睡的她丝毫不知道,有一个人正踏入教室,眼中带着恶意。高跟鞋有节奏的声响,被孩子们的朗诵声给掩盖了,悄无声息。 顾真真站在教室的门口,看着讲台上趴着的人,一口牙几乎咬碎。把鹰大哥害成那样,她倒悠闲! 顾苗苗的哭闹,爷爷和叔叔婶婶的眼光,她都不在乎! 她唯一在乎的是,这个像钉子一样长在鹰大哥心里的人!为了她,鹰大哥居然以身犯险,现在还在重症监护病房里,还没有脱离威胁! 幸若水,你何德何能! 一些孩子发现了这个眼神很可怕的人,一些孩子则还在专注地朗诵。庄寓棋则悄悄地眯起了眼睛,他知道这个人是要欺负幸老师的! 顾真真自然不会注意这些孩子,她的注意力全都在幸若水身上,因为她有满腔的恨与怒火。她的手缓缓地握成拳头,因为此刻她非常想打人!打这个配不起鹰大哥却缠着他不放,害得鹰大哥生死未卜的蠢女人! “啊——”就在她马上要到讲台的时候,有人狠狠地踹了两脚她的小腿,她穿着高跟长筒靴,一下子就跪倒在地。 接着有人跳到她身上,抡起拳头死命地揍她。 “揍死你揍死你,让你再欺负幸老师,揍死你!”庄寓棋小朋友骑在顾真真身上,不停地抡起拳头,嘴里还念念有词。 还有两个小朋友听到他念叨,知道这人欺负幸老师,跑过来帮他按着顾真真的手脚,连吃奶的劲头都使出来了。 庄寓棋年龄虽小,但是他自小就练习军体拳,还被他爸爸爷爷当兵来练,那拳头可不能小看。 其他的孩子先是愣住了,继而心有灵犀地开始呐喊助威。他们不管那么多,只当是一个游戏在看了。 幸若水就是被这一浪高过一浪的助威,还有班长宋灵摇醒的。抬起头,她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好一会,她才发现孩子们都站起来了,正看着一个地方,嘴里整齐划一地发出“揍她揍她”的声音。 霍地站起来一看,发现庄寓棋小朋友正骑在人家的身上,抡着拳头虎虎生威。“庄寓棋,你在干什么?” 幸若水一开口,孩子们马上就安静下来。 庄寓棋怔了怔,也从人家身上爬下来,一点也没觉得自己错了。“幸老师,这个坏人想欺负你,我帮你揍她!” 幸若水愕然,再看从地上爬起来,一身狼狈的人。“顾、真真?” 顾真真头发凌乱,衣衫皱得厉害还沾了灰尘,狼狈不堪。她喘着气,拨弄着乱糟糟的头发,看着若水的眼神几乎要吃人那么恐怖。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幸若水觉得自己有些不厚道,因为她差点失笑了。忙绷着脸,严肃地看着庄寓棋小朋友。“庄寓棋,马上回座位坐好!” “是!”响亮地回答,庄寓棋回到座位上。看着那个坏人的样子,自己捂着嘴吃吃地笑。 “我们出去外面谈吧。”幸若水走在前面,先出了教室。 经过庄寓棋的座位,伸手给了他一个毛栗子。虽然孩子是为了维护她,这份心意难得,但是打架是不对的!等下要好好教育这个小毛头! 庄寓棋咧着白牙,一点也不在意。对于他来说,幸老师的毛栗子和亲吻一样,都是他喜欢的! 顾真真随后经过的时候,小朋友腾地站起来,晃着小拳头,张牙舞爪的。“你要是敢欺负幸老师,我还揍你!揍死你!” 顾真真气得要伸手逮住他,好好地回揍一顿。 “顾真真,他只是个孩子!”幸若水急忙忙地回头,伸手拦住她。 顾真真的视线在两个人之间来回,然后缓缓地眯起眼睛。这个该死的小屁孩,等放学了再慢慢收拾他!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到校园操场边上那棵大树上。那是一棵香樟树,即便冬天,依然是枝繁叶茂。 刚刚站定,顾真真抬手就一巴掌甩过来。 幸若水伸手去隔开,但还是被她长长的指甲划过,在颧骨的地方留下了一道血丝。“顾真真,你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打人。” “如果可以,我想杀了你!”顾真真咬牙切齿,不再戴那温和的假面具。 幸若水冷笑一声。“为什么?就因为你肖想我的男朋友不得,所以想杀我?顾真真,你不觉的这太可笑了吗?” “他是我的未婚夫!别忘了,我们已经订婚了!现在你要是再缠着他,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第三者!” 幸若水想起,那一场盛大的订婚典礼,心口抽疼了一下。“如果你找我,只是为了这么幼稚地宣言的话,那么请恕我不奉陪。” 幸若水抬腿就走。长空说过,她要远离顾家姐妹。 “幸若水,你就是一个扫把星,煞星!你害死了你的父母,现在又要害死长空!就是因为你,他孤身一人想要冲出鹰伯父的包围圈,被射中了心脏,现在还在医院的重症加护病房里!如果今天他再醒不过来,那他就永远也不会醒来了。幸若水,如果他死了,那一定是你害死的!幸若水,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扫把星,克星!” 顾真真声嘶力竭地吼,如果鹰长空死了,那么她想要的幸福就没有了。而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害的!如果她没有出现,苗苗根本不是她的对手,那么鹰长空一定是她的! 幸若水浑身一震,怔忪地,慢慢转过身来。好一会,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你刚才说什么?长空他……” 顾真真冷冷地笑,幸若水脸上的痛苦让她有一种变态的快感。“他被两颗子弹穿过心脏,现在躺在重症监护病房里,他要么今天醒来,要么就永远地睡下去。幸若水,你害死了他,害死了你最深爱的男人!” “不,这不是真的……”幸若水一步一步地后退,摇头不愿意相信。“这不会是真的,他只是被父母关起来而已,他不会有事的,他不会有事的!” “幸若水,不管你承不承认,总之你害死了鹰长空,害死了你爱的人!你是个不折不扣克星!” “不,不是的!”幸若水踉跄跌倒在地上,大脑仍有些迟钝。长空不会有事的,这不是真的! 然后她突然爬起来,撒腿往校门口冲去。对着四周大叫:“出来,你们给我出来!我要见轩辕麒,我要见轩辕麒!” 匆匆而来的顾真真冷笑着。“他们都被我的人解决了。你就是叫破喉咙,他们也不会出来的。幸若水,鹰长空要是死了,所有人都不会原谅你的!所有人,包括你自己!” 幸若水怔忪地看着她上车离开了,双腿一软,跌落在地。长空可能被自己害死的这个事实,压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匆匆而来的刀疤跳下车,冲到她身边。“嫂子,嫂子你没事吧?” 幸若水的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呼吸很重。“刀疤,我要见轩辕麒,现在,马上!” “嫂子,你放松,呼吸。我马上带你去!” 坐在车子里,幸若水脑子一片空白。她甚至忘了哭,只是整个人都失了神。 下车的时候,她双腿都是软的。是刀疤扶着,她才没跌下车去。她完全没有注意四周的环境,只想见到轩辕麒,确认事实! 轩辕麒还是一身白色,背对着门站在窗前。 “麒少,我把嫂子带来了。” 轩辕麒挥挥手示意他退下,然后才缓缓地转过身来。他也没有料到顾真真会跟苍唯我合作把他的人给干掉,否则事情就有可能继续瞒下去。 “顾真真说的,都是真的?”幸若水扶着门,小声地问。双腿,不停地打颤。 轩辕麒也明白,已经隐瞒不了。“是真的。但是,我们都要相信,他一定会醒过来的。” 是真的!幸若水脑子里,只有这三个字。她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眼泪开始冒出来,然后开始干呕,撕心裂肺…… “你别这样。你是他活下去的动力,如果你有什么意外,他肯定活不成了。” 幸若水什么也听不见,她的双耳自动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声音。只有心里那个声音,在一遍一遍地重复着这个残忍的事实。直到她昏死过去。 …… 醒来的时候,鹰长空只觉得胸口处隐隐作疼,慢慢的睁开眼,不出意外的看到白白的天花板,似乎还能听到窗外的鸟叫声。 他动了动手,才发现手臂酸软无力。正在此时,手被另一只温热柔软的手掌握住。“长空,你醒了?” 鹰长空吃力的转过头,看的是即使满眼血丝也掩不住笑意的双眼。他动了动唇,才发觉自己脸上还戴着什么东西,他扬手便要取下来。 “长空别动,别动。”杨紫云这才反应过来,伸手按了床头的铃。便把鹰长空另一只手握住,不让他把氧气罩取下来,声音沙哑道,“长空,我们等医生来了再取好不好?” 鹰长空勉力一笑。 医生很快赶到,给鹰长空做了全身检查后,说鹰长空已经真正的脱离危险期,只需要好好护理就行。 在得到这个确切消息后,杨紫云终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开始不停地掉眼泪。然后,她身体一软,就昏了过去。 第二个出现的人,是爷爷鹰振邦。“乖孙子,你可算醒了。”老人家露出这些天来的第一个笑容。 “爷爷。”鹰长空笑笑,十分虚弱。 “你好好休息。爷爷什么都知道了,等你好了,爷爷就跟你一起去见我们鹰家的孙媳妇。我也很好奇,什么样的女孩子,能把我的孙子迷成这样。” 鹰长空露出笑容,慢慢地合上眼,再次昏睡了过去。在彻底失去意识前,他在心底默念:若水,我很快就会回到你的身边了! …… 三天后,鹰长空被转入普通病房。 “爷爷,我想我媳妇儿。”算算,已经接近一个月了,他可想死媳妇儿了。鬼门关走了一遭之后,这种思念更深了。不管有多少的阻碍,两个人还好好地活着,这是最好的。 鹰振邦呵呵地笑。“你小子,满心满脑子就只有你媳妇儿,她就那么好?” “嗯,再也没有比她更好的女孩儿了。你孙子我是走狗屎运了,才捡到这么一个宝贝。”知道爷爷同意他们在一起,父母那边的阻碍就不成问题了。毕竟,这位部长还是上将大人的上级,上将只有服从命令的份儿。 鹰振邦笑笑,随即叹了一口气。“你小子,不会怪罪爷爷没有一开始就站出来吧?” “爷爷是想看看我是否真的这么爱我家媳妇儿吧?”说白了,他爷爷就是一个老顽童。他喜欢看戏! “是啊。”鹰振邦有些感叹地应道。他缓缓地站起来,走到窗边,背对着鹰长空。他的头发已经花白了,但是精神矍铄,依旧身子笔挺。“我好像,从来没有跟你说起过你的奶奶,对吧?” “是。”据说,上将还小的时候,奶奶就已经去世了。关于她的事情,大家也很少提起。因为唯一有关于她的记忆的人,就是爷爷。上将那时还小,他能记得的很有限。而爷爷不知道为什么,几乎只字未提,仿佛那是一个忌讳。 鹰振邦沉默了许久许久,才转身回到床前,坐下。大手抬起,落在孙子的肩头上,用力地拍了拍。“长空啊,你比爷爷更有出息更有担当,爷爷心里真痛快。” 慢慢地,老人家的视线开始飘远。他的记忆,也被带到了遥远的过去,一点一点地重演往事沧桑。 “我十五岁就上了战场,二十岁当了副将。因为一直在战场上,婚姻大事也一直搁置着。但我心里是有人的,她是军队里的一名护士,叫雅娴。有一次我中枪,九死一生,在病床上躺了大半个月,一直是她衣不解带地照顾着。我就这么喜欢上了雅娴。但是,我们的婚事遭到了家里的反对,因为雅娴的爹是个杀人犯,妈妈是个妓女。你的曾爷爷是个将军,她是死活不让我娶雅娴。我没有顶住压力,娶了你曾爷爷帮我安排的女子,也就是你奶奶。在我结婚前一天,雅娴找到我,我们有了那一层关系。在我们结婚的当天,雅娴割腕自杀了……” 又沉默了许久,老人家才又开口,声音有些不对。 鹰长空知道,他一定哭了。他那钢铁一样坚硬的爷爷,在忆起往日的爱人时,哭了。这份爱历经岁月,终于成了他心底一个巨大的伤口,一个洞。 “婚后,我对你奶奶非常的冷淡。就连她怀了你父亲,我也对她没有多少关心。在生下你父亲后,她得了产后忧郁症,一直郁郁寡欢,终于患了重病,不治而亡。你奶奶去世之后,我一直没有续弦,因为我觉得自己配不起任何一个女人,只配孤独终老。我甚至,都不敢想起她们……” 鹰长空默默地听着,没有出声。他知道,爷爷需要的不过是一个听众。他把这些事情压在心里太久太久了,也压得他太累太累了,他想要宣泄。那个雅娴和奶奶用她们的生命铸就了一座山,就这么压在了爷爷的心口上,压了几十年。 一直以来,爷爷在鹰长空的心里,就是一座大山一样的存在。他刚毅挺拔,铁骨铮铮。他怎么也没料到,爷爷也曾有过那样的过去。在一刹那间,鹰长空觉得老人挺拔的身材一下子伛偻了起来,看着竟那样的可怜。 “你们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我一直没有插手。我没能做好的事情,我希望我的孙子能够做到。如果你没有顶住压力,那么你也配不上那个女孩子,我是不会帮你的。值得高兴的是,我的孙子远远比我担当,比我有出息……” 老人家抹了一把浊泪,笑了。 “赶紧把身体养好,去找你的媳妇儿吧。你父亲那边,我会跟他说的。有爷爷在,谁也不能将你们分开!至于老顾那边,爷爷会去解决的。好好地对那个女孩子,有空常带她回来看爷爷。听说她还会下棋,现在会下棋还是这么年轻的女孩子可不多。叫她好好练练,到时候陪爷爷我多杀几盘。哈哈……” “是,首长!” 鹰长空可以预料到,爷爷和若水一定能相处得很好。媳妇儿,你找到大靠山了! “爷爷,借你手机一用。” “不借。”老人家冷着脸,随即又笑嘻嘻地道,“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不是更惊喜吗?还打什么电话,没情趣!” 鹰长空讪讪地摸摸鼻子。“那我过两天就要出院。你可不能逼我在这挺尸挺太久啊?万一我家媳妇儿被人拐跑了,你怎么赔我?” “得了得了,只要你行动自若,你就可以滚蛋了。没事在老人家面前秀什么恩爱,可怜我这颗小心脏。” “噗——” “……” 日后,鹰长空一直很后悔地想:如果那天不听爷爷的,搞什么情趣浪漫,是否他们就不过错过那么久? 只可惜,人生不能从头再来。 …… 当天,a市最重大的新闻:a市最大的两个帮派风云帮与烈焰帮大火拼,现场一片惨烈,风云帮总部大楼破坏严重,人员伤亡严重…… “啊——”苍唯我大叫一声,手里的枪在室内扫射一遍,所有可以成为目标的东西都被击中,碎落一地,一室狼藉。 连着几单大生意被破坏,损失惨重!现在居然连风云帮的总部也被烈焰帮攻击,差点把他们的老窝给端了!光凭烈焰帮是不可能做到的,一定是鹰长空的人在背后搞鬼! 他必须回去坐镇大局,否则那些家伙就要跳出来给他颜色看了! 该死,鹰长空,我果然小看你了!那么,我就用抢的,也要把人抢走! …… 幸若水最终没能陪她那些学生参加期末考试,她在病床上躺了三天。浑浑噩噩,一直没有清醒过。梦里梦外,念叨的,都是“长空”二字。 第四天,她终于清醒过来。 两次大病,将她折腾得形销骨立。本来就小的脸,现在更是削尖,只有一双眼睛大得可怕。 谭佩诗抱着她,哭得一塌糊涂。“你终于肯醒了!你这个没良心的,你要吓死我才舒服是不是!” “对不起。”幸若水歉意地笑笑,她也不想的。这段日子,真的太难为佩诗了。如果不是有这样一个好姐妹,她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要赶紧好起来!队长已经醒过来了,只要休养一段日子就能康复。所以,你也要好好地休养,让队长见到一个白白胖胖的媳妇儿。” 幸若水的眼里终于有了光芒。淡淡地笑着,觉得上天总算待她不薄。窗外,冬日的阳光暖融融的,映在她苍白的脸上。那抹笑容,苍白得那么美丽。 长空,你一定要好好的!我只求你能好好的,就再也无所求了! 心病还需心药治。既然有了心药,幸若水的病情一下子就好了,第二天一早就出院了。只是连谭佩诗都没有发现,她眼里隐藏的东西。 小学已经考完试放假了,幼儿园是最后一天,明天开始放假。所以,幸若水坚持要接小家伙放学。这几天又把小家伙扔给刀疤他们,她过意不去。 “妈咪!”跟别的小朋友聊天的小家伙看到她,大喊一声,撒腿就跑过来。看他那急切的样子,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多久没看到妈咪了。不过,确实也有好几天了。 幸若水马上绽开笑容,微微弯下腰,朝他张开双臂。 就在这时,突然一辆车从旁边横冲过来。 “福安!”幸若水大叫一声,心脏一下子就悬起来。脑子一片空白,只是下意识地飞速冲过去,用力地将孩子往旁边一推。下一秒,便只觉得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在身上。然后觉得自己在飞,接着就重重地落在了地上。疼,晕眩…… “嫂子!”刀疤冲下来,却已经来不及阻止这一切。不断渗出的血,殷红了整个视野…… 刀疤颤抖着双手,缓缓地跪下来。 …… ------题外话------ 嗷嗷嗷,偶这么努力,都没有人给鼓励,好桑心哦

上一篇   066 突出重围

下一篇   068 顾真真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