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速度!硬上! - 上校的小娇妻

007 速度!硬上!

“嗯……”若水发出一声明显的抗议,翻了个身,留给她瘦削的背。 鹰长空凝视她良久,终是舒了一口气,替她盖好被子。在床前站了许久,才转身离开。 直到房门关上,若水才缓缓地躺平身体,依旧闭上眼。 …… “队长。” 傅培刚一屁股在鹰长空身边坐下来。 鹰长空睨了他一眼,猛吸一口烟,不吭声。 “队长,我发现你最近都快成烟囱了。” 以前队长也抽烟,但没现在这么频繁。那眉头也一天到晚都是皱着的,皱纹都多了好多条。 果真是红颜祸水,还是他家诗诗比较好,大大咧咧的什么都直来直去。心情不好的时候哭,心情好就笑,让看的人明明白白,不用猜来猜去麻烦还揪心! “你可以向大队长告发。” 傅培刚撇嘴。“队长,你这绝对是迁怒。” 鹰长空一肘子顶过去,扯着脖子吼道:“有屁憋着,没屁就滚蛋!” 傅培刚噗嗤一声就笑了。“队长,我敢保证若水绝对不知道你有这么一面。” 虽然当兵的一向满嘴脏话,那样吼起来比较有气势,但队长最近有越来越粗俗的倾向,危险啊。 鹰长空眯着眼睛睨了他一眼。 吓得傅培刚刷地往旁边挪了一大段距离,速度异常迅速,警惕地瞪着他。 “队长,你憋了一肚子欲火,可也不能找咱撒不是!咱是货真价实的男人!” 然后傅培刚便想起老婆昨晚说过的话:“我看队长一见到我们家若水,就恨不能化身为狼把这小羊羔一口吃到肚子里。可惜这小羊羔是他心尖儿上的肉,只能看不能吃,憋得他嗷嗷的只能洗冷水澡,怪可怜的!” 虽然他当时以此为理由将老婆扑倒吃干抹净,但事后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联想到队长嗷嗷地半夜洗冷水澡,他很想大笑啊。 “滚!兔崽子,专门看我笑话不是!” 虽然够不着,长腿还是飞速扫了出来,扬起烟尘滚滚。 傅培刚跳开几步,揣度出危险度已经降低,又爬回到他身边来。 “我说队长,你得想个办法。这么下去,它不是个事儿啊。” 鹰长空吐出一口烟雾,睨着他问。“什么办法?你有什么办法还不赶紧支出来,找抽不是!” 傅培刚眼珠子一转,凑过来。 “队长,咱们特种兵讲究什么?四个字——速度,硬上!把这个四个字用上了,没有攻不下的关!” 鹰长空一脚就踹了过去。“狗屁!什么硬上?我平常教你们的智取,都冲厕所里啦!揍死你,兔崽子!” 傅培刚涎着笑脸,抓抓脑袋。 “队长,这不特殊情况特殊分析嘛。出别的任务,你比我有经验。这任务,我比你强,你看我们家诗诗就知道了。” “搁我这显摆呢是吧?出任务?嗯哼,这说法不错,我回头找谭佩诗鉴赏鉴赏。” “队长,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你咋咬吕洞宾呢。” 鹰长空这回完全不客气,这一脚那踹得是惊天动地。饶是傅培刚动作快,也被扫到了尾巴。 “胆子肥了,竟然骂老子是狗,欠收拾的兔崽子!出去,给老子跑二十圈,负重不得低于25公斤!” 啪一声,立正敬礼。 “是,队长!” 鹰长空重新坐下来,灭了手里的烟头,又抽出一根,点燃。 速度?硬上? 要不……试试? …… “又在看书!快别看了,陪我出去溜达溜达。” 谭佩诗抢掉若水手里的书,随手扔到一边。 若水没办法,只好掀开被子下床来。“去哪里溜达?” “要不去逛街?你来这里也没有出去逛过,你别说,这里虽然是个小城市,可各方面的设施还是有模有样的。环境也好,适合长久居住。” “逛街……要不,你还是要别人去吧?” 谭佩诗看着她,突然明白她的顾虑。伸手,拉过若水的。 “若水,你是不是担心苍唯我那个混蛋会找到这里来?” 若水没有回答,默认了她的猜测。 “幸若水,你就是死,也得死在我的怀里!” 这是苍唯我说过的话。她知道,他向来说到做到。 “若水,这个你不用担心。苍唯我没那么容易找到这里来的,你真以为像小说里那么夸张,随便就能势力大到不管人在哪里都能翻出来啊?再说了,就算苍唯我真的来了,队长他也能护你周全。我告诉你,别以为队长只是一个当兵的,他的本事大着呢!所以啊,你放心吧。” 若水摇摇头,愁眉不展。“佩诗,你不了解苍唯我。” 谭佩诗耸耸肩,不以为然。 “我是不了解苍唯我,但是我了解队长。” 他们队长叫什么,叫利刃! “哎,若水,你跟苍唯我离婚了的吧?” 谭佩诗正想着队长威风凛凛的大名,突然想起了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队长是可以保护若水的,可若水要还是别人的老婆,那可就麻烦了。军人,作风问题是很要命的! 他们都忙乎着把人救出来,然后忙乎着撮合两个人,却完全忘了,也许若水还是苍唯我的老婆! 若水点点头。苍唯我拿着他签好的离婚协议书给她钱,她毫不犹豫地就签了。本以为签了就代表着从此自由了,却没想到苍唯我依然不肯放人!他就是要她死,也得死在他跟前! “那就好,吓我一跳!”谭佩诗拍拍胸口,一副大石落地的模样。 “怎么了?” “没事,就是确定你现在是自由之身了。走吧,咱们出去逛街,顺道晒晒太阳。你这样整天躺在床上,身体反而好得慢。” “可是——” “哎呀,没什么可是!你放心,咱们队长厉害着呢,保护自己的女人绝对没问题的!” 谭佩诗都想拍拍胸口,替鹰长空做这个保证。 “别不相信啊。告诉你,做了军嫂,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嫁给军人,绝对有安全感!如果你看过他们那漂亮的腹肌,摸过他们那坚硬如铁的胸口,还被那满是茧子的大掌牵过手,你就绝对不会怀疑!当然如果你曾经被做得体力透支晕过去,那你就连怀疑都不敢有!” “佩诗!” 幸若水顿时红了脸,这丫头越发的口无遮拦了! 谭佩诗吐吐舌头。这番话绝对不能让傅培刚知道,否则她就惨了! “走吧走吧。” ------题外话------ 小小剧透一下,下一章会有一个新人物要出来哦,吼吼吼 继续要求留爪印啊,留爪印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