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陷入危险 - 上校的小娇妻

071陷入危险

“小崽子!”顾老一把拍在鹰长空的身上,有些哭笑不得。 两个女人缓过神来,容秀美最先发难。“这种事情,不是你说就算的。你都喝醉了,怎么知道……” 这个话题确实不适合非夫妻男女探讨,容秀美也不好再纠结。“总之,我们不会相信的!你得对我们家苗苗负责!” “对不起,这个便宜的爹我不会做的。”鹰长空又看向自己的母亲。“妈,容阿姨,我和苗苗是不可能的,希望你们以后别再唆使苗苗去做这样的事情。我可以容忍一次,但绝对不会有第二次,你们好自为之!” “你、你——”容秀美气得脸都变了。顾老要是知道事情的起因,肯定要大发雷霆。 倒是顾老还算平静。而顾丞峰是当兵的,顾老算是他的上级,所以顾老不发作,他自然也不敢发作。 “姐姐,这一次别怪妹妹我不念情分。他对我们家苗苗做了那样的事情,现在苗苗连孩子都怀上了,他要是不娶苗苗,我们不会就这么罢休的!哼!”容秀美甩着手臂出去了,气势汹汹。 “哎,妹妹!”杨紫云追到门口,却已经追不上了。折回来的时候,一脸愁容,被自己儿子给气的。 鹰长空只是看了母亲一眼,将视线对上顾老的。“顾老,我说出的话,绝不掺一点假!” 顾老是个睿智的老人,他听出来事情并不不像他原先听到的那么简单。“丞峰,咱们先回医院,等苗苗醒了,听听她怎么说。” “是,爸。” “妈,你留下。顾老,晚点我和我妈会过去看苗苗。”鹰长空一把拉住想要溜走的母亲。 顾老点点头,离开了。 待人都走了,鹰长空直直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当特种兵的人,一旦严肃起来,视线是相当犀利的。 杨紫云被他看得有些头皮发麻。急忙跑到沙发上,跟看电视的福安在一起。“福安啊,在看什么呢?” 鹰长空长腿移动,两步跨到沙发坐下。“妈,我很想知道,你闹够了没有?如果没有,你能不能给我个时间点,我好做心理准备。” 她是母亲,如果是姐姐妹妹,鹰长空或许就一巴掌招呼过去了。这样的做法,太让人恼火了。 杨紫云也是有些心虚的。“我、我哪有胡闹啊。我只是想让你早点结婚生孩子嘛,可怜天下父母心是不是?你要是早早的结婚生孩子,我用得着这么费心吗?” 鹰长空的火腾地起来了。“妈,我最后说一次,你跟顾家这辈子都不可能做亲家,除非你跟老头子再生一个!” “我——” 鹰长空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既然你说希望我早点结婚生孩子,等我把若水找回来之后,我希望你能够安安分分地过日子,不要再搞一些小动作!除非,你不想要我这个儿子了!” 抱起福安,鹰长空拿起钥匙出门。“我去看顾苗苗,要去的话就跟上来。” 母亲被上将宠得太过了,什么都依着自己的心情自己的想法,已经到了不顾他人不顾后果的程度了! 杨紫云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但在心理上更接近一个被宠坏了的小孩子。鹰志勋把她当宝贝似的宠着,儿子也一向孝顺,她也就有些任性。现在儿子一凶了,她反倒乖乖地跟了上去。 一路上,鹰长空黑着一张脸,双唇抿得紧紧的。浑身上下,散发着冷死人的气息。 杨紫云陪着咿咿呀呀的小家伙,一双眼睛却总忍不住偷偷地瞄儿子那张黑着的脸。几次想说话,又忍住了。她很清楚,丈夫会无限地纵容她,但儿子不会。 他们到病房里,顾苗苗刚刚醒来,面对家人质问孩子是不是鹰长空的,她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哭。 鹰长空一出现,就承受了所有人的目光。他却只是淡淡地回视,脸上没有表情。 顾苗苗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可怜兮兮的。看到鹰长空出现,带着哭腔喊:“鹰哥哥……” “把眼泪擦掉,哭什么哭。”他的语气不凶,但声音冷冷的。顾苗苗就是被宠坏了,十八岁了还这样的天真无知! 容秀美很不满,正要发作,被丈夫拉住了。 顾苗苗果然抬手去抹眼泪。一双眼红红的,视线闪躲着,谁也不敢看。 “顾老,要不你们先出去,让我跟她谈谈。”要顾苗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事情说出来是不可能的。 顾老看着他,继而点点头,调头向门口。“你们都跟我出来。” “不!我要留在这里,谁知道他会不会用什么诡计骗苗苗说谎!”容秀美不肯走,眼睛瞪着鹰长空,摆明不相信他。 顾老回过头,沉声道:“你要质疑我的话吗?” 容秀美愤愤地瞪了鹰长空一眼,不甘不愿地跟了出去。顾老的权威,就是顾丞峰也不敢挑衅,更何况她。 待房门关上,鹰长空在床前的椅子上坐下。看着一双眼睛跟兔子一样的顾苗苗,心里也不好受。毕竟,顾苗苗心地还是好的,只是太幼稚,不辨是非错对。 “鹰哥哥……”顾苗苗怯怯地看着他,眼睛又渗出水来,她是真的害怕。她自己也糊里糊涂的,就这么怀孕了。她才大一,自己都还是个半大的孩子,怀孕这个词对她来说犹如一道惊雷,轰得她也晕了。 鹰长空抬手摸摸她的发,安抚着她的恐惧。“你先把事情告诉我,我再帮你想办法,嗯?” “我、我……”顾苗苗“我”了半天,又开始哭了。她不是默默掉眼泪,而是跟个孩子似的嚎啕大哭。 门外的人听到哭声,差点就要冲进来了,幸好有顾老坐镇。尤其是容秀美,顾丞峰花了一番力气才挡住她。 “她不是你们的孩子,你们都不心疼!”容秀美大叫,眼睛也有些湿润了。 顾老视线犀利地扫过她。“怎么,你是要告诉我们,苗苗不是丞峰的亲生女儿,不是我的亲孙女吗?” “爸!”顾丞峰知道妻子只是口不择言。 顾老冷哼一声。“再着急再激动,也要管好自己的嘴巴。你关心苗苗,难道我们就都不在乎吗?你不就是一心认定孩子是鹰小子的,想让他娶苗苗吗?如果角色转换,你愿不愿意让你的儿子给别人的孩子做爹?” 容秀美被堵得哑口无言。两手紧紧地握着,指甲都把掌心给刺破了。牙齿更是死死地咬着嘴唇,眼里有恨。 “还有,以后做事要经过大脑去想。让自己的女儿趁男人喝醉了去跟他发生关系,也亏你们想得出来!”顾老一巴掌就打在了顾丞峰的脑袋上。 他知道顾丞峰也跟他一样,事先并不知道真相,只当顾苗苗恰好撞上喝醉的鹰长空。只是他不能打儿媳妇,只好打儿子! 这一巴掌打下,容秀美也瞪大了眼睛,缩着身子也不敢乱说话了。 带兵打仗的人,发起脾气来,那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一时间,谁也不敢吭声。 病房里,顾苗苗抽抽噎噎的说着事情的经过。那眼睛就跟坏了的水龙头,水一直在往外流。她没有想未来,她想不了那么远,她只怕爷爷会打死她! 听顾苗苗说完,鹰长空也有些咋舌。酒吧的一夜情,连对方的脸都没看清楚!当然,他们要是想调查还是能查出来对方的身份,关键是如果那是一个劣质男人,怎么办? “鹰哥哥,怎么办怎么办……”顾苗苗揪着他的衣襟,伏在他胸前呜呜地哭。 鹰长空抬手拍拍她的后背,他一时也没有主意。他不是顾苗苗,也不是她的亲人,不能替她做决定。 “鹰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诉爷爷他们?”顾苗苗用希冀的眼神看着他,急切地希望他点头。 鹰长空抿着唇看她,继而垂下视线,看向她的腹部。“那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打掉他,行吗?我、我还不会做一个妈妈,我又不知道他爸爸是什么人,我、我……”想到要大着一个肚子去上课,她就觉得天要塌了。 鹰长空默然。他不奇怪顾苗苗这么轻易就想放弃孩子,毕竟她也还是个孩子。只是,顾家的人不知道同不同意。 得不到回答,顾苗苗很紧张地扯扯他的衣襟。“鹰哥哥?” “如果是这样,他们一定会要求我娶你!但是苗苗,我不能娶你。”尤其是容秀美,肯定不会相信孩子不是他的。 顾苗苗顿时扁嘴又要哭了。“那、那我跟他们说,孩子不是你的!” “苗苗,他们不会相信的!”他们只会认为,顾苗苗是在鹰长空的威逼下,才说假话!而他,不愿意背负这个黑锅。 “那、那……”顾苗苗那了一会,突然间表情一变。“你要是敢告诉他们,我就自杀!我、我真的会自杀!” 鹰长空定定地看着她。 顾苗苗很惊慌,但还是硬着头皮与他对视,紧张得连呼吸都忘了。 鹰长空心里明白,顾苗苗还没有死的这个胆量。但是,他也不能冒这个险。如果她真的自杀了,那么他这就不配一身军装了。再者,确实是因为他的拒绝,顾苗苗才会去酒吧买醉的。“好。我答应你。” 顾苗苗松下来,猛喘气。 鹰长空则觉得,头有些疼。扯上顾家姐妹,似乎从来就没有好事!这样一折腾,他心里对母亲的胡闹更加的不满! 鹰长空刚打开门,还没走出去,齐刷刷的视线就扫了过来。容秀美一把推开他,挤进房里来,似乎他会把顾苗苗吃了似的。“顾老,她选择打掉孩子。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不想让你们知道,希望你们也别逼她。” 顾老抽着烟,似乎一下子额上就多了数条皱纹。看着他,目光如炬。“鹰小子,顾老再跟你确认一次,孩子真的不是你的?” “我可以对着这身军装和这颗心脏保证,我没有对苗苗做过不该做的事情。”鹰长空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口的位置。 顾老点点头。“好,我知道了。鹰小子,你回去吧。苗苗是我的孙女,我不会逼她的。” 而鹰长空知道,顾老肯定会查清真相。顾苗苗还太天真,根本不知道自己爷爷的手段是何等厉害。那样的小事,他不用半天就揪得清楚明白。 “妈,我们回去。”鹰长空不想让母亲跟容秀美搞在一起了。这两个女人在一块,准没好事!头疼一次就够了,他可不想天天为这样无聊的事情劳心劳力。 杨紫云张张嘴,回头看看病房,还是沉默着跟儿子离开了。 “妈,顾苗苗受的这些苦,是你和容阿姨给的。你们两的自以为是,害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子失了身,还糊里糊涂地怀了孩子。我现在就送你回b市,好好地想想自己做错了的事情,别再跑来z市跟容阿姨闹腾了。”鹰长空发动车子前,看着母亲说。 杨紫云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到这个份上,她已经确定孩子真的不是长空的了。既然不是长空的孩子,她自然不愿意儿子做这个便宜的爹。 一路沉默到了机场。买了当天的机票,三个人在机场等了一个多小时,杨紫云才带着小家伙进安检。 小家伙不愿意离开爸爸,哭得撕心裂肺。周围的人看着,机场人员还怀疑杨紫云拐卖儿童,闹了个大乌龙。 鹰长空在机场外,看着飞机划过天空,抽着烟。许久,才开着悍马回家。 …… 医院,病房里。 容秀美冲进病房,心疼地抱住了顾苗苗。“好了宝贝,没事的,妈妈在这呢。” “妈,我想把孩子打掉。”顾苗苗也不哭了,双手不安地揪着被单。 容秀美马上瞪大眼睛,暴跳如雷。“是不是鹰长空逼你的?他逼你把孩子打掉,是不是?我这就找他算账,太过分了!” “妈,妈,不是这样的!”顾苗苗急忙拉住她,容秀美势头太猛,差点把她拖下地。“妈,你听我说。” 她差点摔下来,容秀美也吓坏了,不敢再往外冲。 “妈,鹰哥哥没有逼我把孩子拿掉,而且孩子也不是他的!孩子真不是他的!那天晚上,他真的没有跟我做那件事,衣服是我自己脱掉的……”顾苗苗眼泪直流。 容秀美看着她哭成这样,只当她受了委屈,哪里肯相信她的话。心里认定就是鹰长空把女儿吃干抹净,还不愿意负责任!“孩子,你别怕,妈妈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拍拍顾苗苗的手臂,容秀美拉开她的手,冲了出去。“鹰长空!” 喊了一声,突然发现没有鹰长空。“鹰长空人呢?” “走了。”说话的是顾老。老人家抽着烟,愁啊。 “什么?还没给我们一个交代他就敢走!顾丞峰,你马上去把他追回来!做了事情不肯承认,还想逼着苗苗把孩子打掉,太过分了!他要是不负责任,这口气,我无论如何都咽不下!我去部队控告他!” “秀美!”顾丞峰拦住他,一双眼看着父亲。 “嚷嚷什么!”顾老熄灭烟头,一声吼。“孩子不是他的,你要人家怎么负责?” “爸,你怎么净帮着鹰长空说话,苗苗才是你的亲孙女。她被鹰长空欺负了,现在孩子都有了。鹰长空不仅逼她打掉孩子,还要她说谎,这事情难道就这样算了吗?难道我们还要打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吞吗?我做不到!”容秀美心里一股子气,也就顾不得家长的权威了。 顾老眼里几乎冒出火来。“现在知道她是我的亲孙女了?当初你把她推到男人怀里去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是她爷爷?有没有问过我这个爷爷,事情该不该那么做?啊?年过半百的人了,做事还这么荒唐!你脖子上那是什么?!那是脑袋,用来思考的,不是是摆设!” “爸,秀美她也是着急,你别怪她。”顾丞峰急忙把妻子拉开,生怕父亲一巴掌招呼过来。 顾老又扯出一根烟叼着,才勉强压下怒火。这里要不是高级病房,他估计就要被护士责罚乱抽烟了。“进去吧,好好照顾苗苗。顾丞峰你把医生找过来,谈谈关于手术的事情。” “爸,你真的要把孩子拿掉?”容秀美又扑出来。 顾老瞪她一眼,压抑着怒火道:“她才十八岁,现在连孩子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你认为她能把孩子生下来吗?” 容秀美紧紧地咬着牙,眼睛瞪得就像要吃人。她突然呼呼地往楼下冲去。 “秀美!”顾丞峰要追上去。 顾老阻止了。“由着她。顾丞峰,以后好好地管管你老婆,别什么该做不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害苦了苗苗!” “是,爸。”顾丞峰也知道,媳妇儿这次做的事情确实有些荒唐。 容秀美冲下楼去,给杨紫云打电话。但是拨了一次又一次,还是关机。好啊,儿子不负责任,做妈的也躲起来了!好,真好! “啊——”容秀美大叫一声,哭着把手机给扔了出去。双拳死死地握着,牙齿在打架。突出的双眼里,满满的都是愤恨! 从这一刻起,两个女人之间的感情,基本上彻底葬送了。 …… 上了飞机,幸若水发现许安的位置就在自己左手边,庄寓棋在右手边。 庄寓棋想也不想,就要求妈咪跟自己换了位置。看许安的眼神,非常的不友善。 因为飞机噪音太大了,一路上倒也没有什么交谈。就是庄寓棋和许安两个人,眼睛火花四射,谁都看对方不顺眼。 待到了桂林,已经是半夜了。一个个打着哈欠走下飞机。 幸若水跟庄寓棋拉着手走在前面,梅彦婷跟在后面,她后面是许安。 幸若水正跟庄寓棋聊天呢,走着走着,突然听到有人喊若水。她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只是许安看着她,不自然地笑了笑。 幸若水不确定自己是否听错了,心里有些忐忑。不过直到在酒店住下,也没发现可疑的人。慢慢地,也就放心了。 到了酒店,很快就分好了房间,幸若水母子两一间。 趁着若水洗澡的时间,庄寓棋小朋友赶紧拿出手机拨电话给首长大人。“首长,我发现了一个讨厌的男人对妈妈有企图……” 那边庄奕骋半夜被吵醒,听着儿子劈里啪啦的陈述,有些头疼。这孩子,出去旅游就没有时间观念了。还有,他几乎每天都会发现对他妈妈有企图的男人,真是乐此不彼呢! …… 折腾到半夜,大家也都累了。洗完澡爬上床,几乎是一躺下就睡着了。 庄寓棋小朋友不愿意一个人睡,硬是挤到她的被窝里来。若水实在没力气跟他闹腾,只好由着他了。于是,庄寓棋小朋友钻在妈妈的怀里,睡得香甜。 第二天上午的安排是游漓江,下午安排是自行车之旅。 y市也算是山清水秀的地方。但是桂林的山在外形上确实很特别,绝对是别的地方看不到的,所以大家兴致勃勃地讨论着,照片拍了一张又一张。 梅彦婷和许安基本上都跟幸若水母子在一块,所以照片也都是他们中的三个人。为此,庄寓棋很不高兴,但是被妈妈说过了,他又不好表现出来。 “难怪大家都说桂林山水甲天下,还真的是名副其实耶!”梅彦婷手里拿着二十元人民币,对这它上面的图与眼前的山峰相比较,一边感叹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有人听导游说,那个地方就是《少林寺》里牧羊女出现的地方。声音超好的童老师就唱起了牧羊曲,把大家都给震撼了。别的团的游客也都停下来听,完了还不停地鼓掌,要求再来一个。 “许安,你怎么啦?”梅彦婷停下来,扯着许安的脸。她一直觉得,他好像有些奇怪,似乎心情不好。“出来旅游耶,你还心情不好啊?” 许安笑笑,拉下她的手,牵在掌中。“没有,我就是一直觉得我在哪里见过昔梦姐。我想啊想,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疯了!”梅彦婷打他一下。“就为这事,你还能琢磨到一张苦瓜脸,我真服你了!” “不是啊,我真觉得很熟悉。昔梦姐,她真的叫花昔梦吗?”许安看着远处玩耍的母子两,微微地眯起双眼。 梅彦婷啪地将他的头掰过来。“许安同志,你可别告诉我,你以前暗恋过昔梦姐啊?” “神经!”许安哭笑不得地抓住她的手。“她跟我那个同学太像了,所以我老觉得她应该不叫花昔梦。” “她不叫花昔梦叫什么啊?人家身份证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呢。再说了,昔梦姐就是个普通人,她还能本事大到改身份不成!”只是改名换姓不难,但是要连身份都改,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那可说不准。你看她一个外地人,这么容易就进了你们学校做老师,说不定她来头大着呢。”许安搂着她的腰。 梅彦婷撅撅嘴。“那是因为她学历好啊。人家是重点大学的毕业生耶,做个小学老师绰绰有余,校长怎么能拒绝啊?” 许安搂着梅彦婷腰的手一紧,忙问:“这么厉害,哪个大学啊?” “a大,厉害吧?” 许安身体一僵,看着远处的那抹身影,眼里有什么一闪而过。“确实厉害,校长就是求还求不来呢。” “那是。走吧,我们去找昔梦姐玩!” “……” 接下来的时间,许安像是一下子恢复正常了,成了一个活泼的大男孩,总是用幽默的语言带给大家快乐。 下午踩自行车,幸若水不放心小朋友,于是要了一辆双人踩的。 庄寓棋对她的这个决定一致拥护,高呼万岁。他要求坐在后面那个位置,那样子就像他以前看到的,妈妈用自行车载着宝宝去学校。反正他对这个被妈妈用自行车载着出门或者回家的游戏,乐此不彼。 幸若水自从受伤之后,身体一直不是很强壮。又加上她心事重重,所以身体可以说是有些虚弱的。踩了没多久,她就不得不停下来歇息了。 “昔梦姐,你没事吧?”从后面追上来的许安停下来,关心地问。 幸若水摇摇头,气有些喘。“我没事。彦婷没跟你在一起吗?” “我刚才踩出一段路,发现车子有点问题,又回去换了。婷婷她早就踩到前面去了,她玩起来总是很疯的。”许安两手一摊,似乎很无奈的样子。 幸若水笑笑。“那你赶紧赶上大部队吧,我歇歇就好了。”她还有些喘,果然身体太差了。 许安还是停在一旁,等他们。“我还是等你们吧。虽然说这里的治安应该不错,但是小心些总是没错的。” “谢谢。”幸若水也不好再说什么。在原地轻轻地走动,活动着有些酸的双腿。 “对了,听婷婷说,昔梦姐是a大的高材生哦。”许安喝了一口水,一脸崇拜地说道。 幸若水微微一笑。当初庄奕骋只改了她的身份,学历倒是没有改。毕竟a大是一所重点的学校,学生人数众多,她是a大的并不奇怪。 “妈妈,可以走了吗?”庄寓棋嘟着嘴,开始催促妈妈出发。不管怎么说,他就是不喜欢这个人。 幸若水只好跨上自行车。“这就走,快上来吧。” 接下来的路程,许安一直跟在他们身边,不时地问一些问题。倒不是多私密的问题,就是聊聊天。 庄寓棋坐在后面,一路上都气鼓鼓的。大眼睛瞪着许安,恨不能把他瞪出两个洞来。他心里暗暗决定,回去一定要让首长把这个人给咔嚓了! 许安却根本不在乎他的眼神,依然跟若水聊得很开心。他本来就有些学识,聊的话题倒也不会让人厌烦。 “昔梦姐,你看不看小说啊?我家婷婷就很迷小说,经常看着看着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你让她不看,她还不干,我都不知道说她什么好。”许安又想起一个头疼的事情,眉头都拧起来了。 因为后半段路都是下坡,幸若水才有力气回话。“其实有个爱好也是好的,空闲的时候可以看看小说,至少不会无聊。我偶尔也会看,但看得不多。现在网络小说风行,但是好看的不多,所以不怎么看。” 而现在她的空余时间都用来写小说了,更加很少看。但是她总是被自己的情感自己的文字给弄哭,想来跟梅彦婷也差不远。 “那也是。我就跟她说,你看了这么多,好歹也学点东西写一本出来给我看看。她还真试了,结果就跟赵本山那个小品似的,一个月憋出六个字!”许安似乎想起了当时的情景,笑得惊天动地。 庄寓棋撇撇嘴,小声骂了一句:“虚伪!” 不知道许安有没有听到,反正他没什么表现,依旧笑出一口白牙。 倒是幸若水回头,瞪了小家伙一眼。虽然她也不太喜欢许安,但是小家伙也表现得太明显了,处处给人家难堪。 下午踩自行车回来,晚上没有活动,自己安排。就算导游安排了,他们也没力气参加了。 因为住在阳朔,那么晚上的活动安排,必须的选择当然是酒吧了。西街的酒吧,那可是相当有名的。 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异议,一致决定晚上去泡吧。选择的酒吧名字叫根据地酒吧,是许多来过桂林的朋友推荐的。 根据地酒吧以怀旧色彩为主,墙壁有很多六七十年代的宣传画,橱窗里面还有很多店主收藏的**语录和徽章。感觉很好,是目前西街上唯一保留原来西街特色的酒吧。坐在里面可以欣赏乐队表演,坐在外面可以感受西街熙熙攘攘的夜景,很舒服。 幸若水因为带着小孩子,所以只能放弃这个机会。再者,她也确实不喜欢那样的地方。她连啤酒都很少喝,对喝酒自然是没有兴趣。 吃过晚饭,洗过澡,大家就吵吵闹闹、拉帮结派地出门去酒吧了。 母子两就手牵着手,逛街去。阳朔的街上主要就是一些所谓的特色东西,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很多东西在别的旅游景区也能看到。所以他们都只是看看,基本上没有想要买的,只当凑凑热闹。 倒是在一个用t恤作画的地方,母子两呆了一阵子。因为庄寓棋小朋友要了一件t恤,上面画着幸若水的头像。头部是照真人画的,身子则是卡通的,倒也可爱。 “我要把这个送给首长做礼物,他肯定喜欢!”庄寓棋挤出人群,还在得意洋洋地说道。 幸若水抬手就给他一个毛栗子。“这个给我,我们再买别的更好的东西给首长。” “不要,我就要送这个!”他就是要首长每天看着妈妈的照片,那样子他就会越看越喜欢越看越着急,那他就会想办法把妈妈娶回家了。首长动作太慢了,他都看不过眼了! 幸若水跟他沟通过了好久,还是没能把小朋友给说服。小朋友当着她的面,把t恤折叠好放进自己斜挎的小包里,用手拍拍,眼睛还睨着她。 “不听话的小屁孩!”弯腰,在他屁股上打了一下。 小朋友就捂着屁股,蹭蹭地往前跑。跑出不远又回过头来向她招手,嘴里喊着妈妈快点。 后来,两个人又手牵着手,去了江边。江边散步的人不少,多半是双双对对的情侣,牵着手或者抱在一起。江风徐徐吹来,微凉,但很舒服。 “妈妈,下次我们跟首长一起再来一次,好不好?”庄寓棋小朋友看到有一家三口从身边经过,马上扑闪着大眼睛说。墨黑的眼里,尽是希冀。 幸若水看穿了小朋友的心思,但又不想跟小朋友解释感情的问题,于是问:“都已经来过一次了,再来就没意思了啊。” “那我们去别的地方,就我们三个人,不跟好多人一起,好不好?”他只要一家三口去旅游,哪怕就是在y市的郊区都没有意见。 幸若水呼噜着他的脑袋。“这还没回去呢,就想着下一次旅游了。” “那当然,首长说过,做事情要有计划!”庄寓棋得意地扬起下巴,抿嘴睨着眼睛。 幸若水也被他认真的模样给逗笑了,抬手给了他一个毛栗子。“首长要是知道你这么听话,肯定很高兴。” 庄寓棋呵呵傻笑,抬起另一只手揉揉。他就当妈妈同意了,回去告诉首长,让首长快快把妈妈拐去旅游。 两个人玩到大概九点,就回去了。玩了一整天,确实有些累了。 回到酒店,看到隔壁房间,许安正倚着门在抽烟。“昔梦姐,回来啦。” “你们也这么早回来啊。”幸若水笑着点点头。 他们才刚进去房间,许安和梅彦婷就进来了。梅彦婷一屁股在床上坐下。许安则环视了一圈房间,端着凳子在桌子旁坐下。 “你坐那么远干嘛?”梅彦婷看着他,有些奇怪道。 许安笑笑。“那床太软了,又不能靠着,还不如椅子舒服呢。” 梅彦婷撅撅嘴。“就你多要求。” “怎么样,酒吧好玩吗?”幸若水洗了几个苹果,人手分一个。自己在庄寓棋身边坐下,小朋友对许安的敌意不减。 梅彦婷摇摇头。“还行。不过也就那样,没觉得多好玩。说到底,就是一个比较有气氛喝酒的地方。” “酒吧本来就是喝酒的地方嘛。”幸若水失笑,她还想酒吧长出花来不成。 许安忙回应。“就是啊。酒吧酒吧,顾名思义就是喝酒的地方。只要气氛好,酒好,那就是不错了。” 梅彦婷吐吐舌头做个鬼脸,咔嚓咔嚓地啃苹果。“昔梦姐,你们去哪里玩啦?” “就在街上逛逛,去江边走走。” 几个人随意地聊聊,途中,许安出去买了一包烟。还顺道买了一副扑克回来。不过大家也就玩了几局,一个个都累了,就回去睡觉了。 庄寓棋照旧早早地洗过澡,霸占了妈妈的被窝。他也实在累得够呛,躺下就睡着了。 幸若水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他四仰八叉的,睡得香甜。无奈地笑笑,替他盖好被子。小朋友似乎是嫌弃她打扰,砸吧着嘴唇,拉起被子蒙住脑袋。 酒店的床真的不大,小朋友既然睡着了,幸若水就睡到了另一张床去。 闭上眼没多久,就坠入了梦乡。平常很难入眠,但是今天累了,居然很快就睡着了。 梦里,迷迷糊糊的,幸若水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打扰她睡觉。她潜意识里觉得有些不对,想睁开眼。但是梦的世界里似乎有一只大手紧紧地拽住她,让她怎么也无法回到现实中来。 幸若水挣扎着,挣扎着,随即发现不对劲,有人压在她身上!她吓得大叫,但是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因为自己的嘴里被塞了布块。她挣扎着,发现双手被绑住,双腿也被分开绑在两边床栏上。 幸若水吓得胆子都破了,她左右摇晃着头,想要弄出声响来,但是那人紧紧地压住她,一双手在她的伸手摸索着。 等幸若水发现,自己的睡裤已经被脱掉,内裤也挂在一边腿上时,她吓得眼泪直冒。不要,她不要!她无声地喊着,绝望。 救命啊! …… ------题外话------ 嗷嗷嗷,继续加油!

上一篇   070 怀yun了

下一篇   072 噩梦.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