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噩梦.真相 - 上校的小娇妻

072 噩梦.真相

“啊——”幸若水终于叫出声来,倏地睁眼。 “妈妈,妈妈怎么了?”庄寓棋小朋友警醒弹坐起来,转头发现她在另一张床,急忙掀开被子跑过去。 幸若水捂着胸口,大口大口都喘气,冒了一身冷汗,衣服都湿透了。心跳咚咚咚地,跟被什么赶着一样跳得飞快。 还好,只是一场噩梦! “妈妈,妈妈,你没事吧?”庄寓棋伸出手,摸摸她的脸。“妈妈,你脸上好多汗?” 幸若水笑笑,知道不是事实,神经这才慢慢地放松下来。“没事,我做恶梦了。” “没事了,已经没事了。”庄寓棋小朋友伸出手,拍拍她的后背,嘴里学着妈妈哄孩子的话。 幸若水噗嗤一声就笑了,一把搂过小朋友用力抱了一下。“嗯,没事了。接着睡吧,要不明天该没有力气玩了。” “妈妈,我跟你一起睡!”小朋友钻进她的被我里。 幸若水没说什么,拿过床头的杯子喝了一口水,躺了下来。 小朋友马上爬到她身上,双手抱住她的腰,牢牢地霸占着。 幸若水怔了一下,小福安跟她睡的时候,也爱趴到她身上来。她用手拍着他的后背,他就会很快睡着了。 后半夜,幸若水几乎没怎么睡。那个梦,总让她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心里很忐忑,所以失眠了。 幸若水睡不好,也就没什么心情玩了。只是大家都高高兴兴的,她不能表现出来,败坏了大家的兴致,只好勉强自己笑着。 “昔梦姐,你没事吧,好像脸色不太好?”许安凑过来,看着她的脸色问。 幸若水急忙笑笑。“我没事,你陪彦婷好好玩吧。” “那好。你身体不舒服,记得要说出来。”说着,又跑回了梅彦婷身边,两个人高高兴兴地玩,你追我赶的。 幸若水远远地看着,不由得羡慕起来。如果长空还在她身边,一定也可以这样子快乐吧。叹了一口气,她敛了敛神色。 “妈妈,你不要跟那个人说话,我不喜欢他!”庄寓棋小朋友正在捡好看的石头呢,注意到许安靠近妈妈,急忙从远处跑了回来。 幸若水摸摸他的脑袋。“他是彦婷姐姐的男朋友,我怎么能不理人呢。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故意找他说话的。”对于许安,她心里总有些不舒服,自然不会主动靠近他。 庄寓棋这才笑了。双手举起来,将捡到的宝贝举到她面前。“妈妈,你看这是我捡到的,好看吗?” “好看。走吧,我跟你一起捡。” “嗯!” “……” 这次旅游,在桂林玩的时间一共是4天。第四天晚上吃过晚饭,大家就要坐飞机回去y市。 在第三天傍晚。他们的车回到酒店楼下。 走在最后的幸若水和庄寓棋手拉手地走下车,远远地看到酒店门口的首长,都意外极了。 庄寓棋小朋友松开若水的手,撒腿就跑了过去,直扑庄奕骋的身上。“爸爸,你怎么来了?你来是要陪我们一起玩的吗?” “是啊。”庄奕骋笑笑。 小朋友随即哦也哦也地欢呼起来,回过头去对幸若水说:“妈妈,爸爸说他要陪我们一起玩耶!” 幸若水浅浅一笑,对着庄奕骋点点头。“那你可能来晚了,我们明天就要回去了。” “没关系,不是说快乐的日子,哪怕只是一瞬间也是值得的吗?”庄奕骋摸着小朋友的脑袋,回得有些文艺。 幸若水也忍不住叫道:“你好酸哦。” “爸爸没洗澡吗?”小朋友以为她说首长身上酸,于是真的像小狗狗一样在他身上嗅嗅,逗得两个大人哭笑不得。 “昔梦姐,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梅彦婷拉着许安跑过来,其他人则只是看了看,没有凑过来。 幸若水没办法,只好把他们介绍给彼此。“这位是庄奕骋先生,是庄寓棋的爸爸。这位是我的同事梅彦婷,这位是他男朋友许安。” “姐夫好,我是梅彦婷!”梅彦婷摆摆手,大声地打招呼。 幸若水顿时囧了,刚想要解释,又想起学校的人都不知道她未婚,这才少了许多麻烦。于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摸着鼻子,尴尬不已。 庄奕骋笑笑,也不解释。“饿了没有,我请你们吃饭吧。” “那我跟导游和校长说一声。”幸若水掏出电话,分别给两个人打了电话说明情况。 桂林较为出名的菜色是啤酒鸭、啤酒鱼和田螺酿。而这些,庄寓棋小朋友已经在网上查过了。于是,一行五个人浩浩荡荡地直奔某餐厅。 用餐过程中,庄奕骋细心地替一大一小两个人布菜。 “昔梦姐,姐夫真细心,你太幸福了!”看得梅彦婷眼里满是红火火的嫉妒,许安急忙也献起殷勤来。 梅彦婷一口一个姐夫,幸若水脸上的热度就没有降下来过。有时候,真想拿个布团将她的嘴巴给堵上,喊得太殷勤了。 一顿饭,热热闹闹的,倒也吃得开心。主要是庄首长大方,点了满满的一桌子好菜,大家都吃得满嘴流油。等放下筷子,一个个都撑得走不动了。 吃过饭,庄奕骋让庄寓棋小朋友跟着梅彦婷他们回去了,他和若水两个人打算到漓江边上走走。 梅彦婷离开时那暧昧的眼神,还有庄寓棋小朋友眼中的希冀光芒,让幸若水囧得脸红一片。 “你怎么总是这样容易脸红?走吧,我们去江边走走。”庄奕骋伸出手来。 幸若水低头装作没看见,只是走在他的身边。她的心太小,装下一个长空之后,就再也没有一丁点可以给别人了。 庄奕骋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将手插进了裤兜里。 两个人并肩,慢慢地走过长街,走到了漓江边上。天色已经暗下来,朦朦胧胧的,是个浪漫的时段。 两个人基本都不开口,就这么默默地走着。气氛还算温馨,只是心情各有不同。 “庄先生……”幸若水沉默了许久,终于停下脚步,犹豫着开了口。 庄奕骋也停下脚步,低头温和地看着她,微微一挑剑眉。“嗯?” 幸若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庄先生,你、我……”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怎么说了。 “又想要告诉我,你心里装得太满了,没有我的位置是吗?”庄奕骋苦笑着替她把话说了。撇去爱与不爱不说,他是真的觉得这个女孩子适合一起过日子。她脾气温和,他脾气也不错;她总给人一种家的温馨,而那恰是他需要的…… 幸若水听他把话说出来,又觉得自己有些不知好歹,但还是把话说明。“我只是不想你浪费时间。你是个好男人,不应该因为我耽误了,错过了适合你的好女孩。” “若水,你要知道,我要是放弃了你,也许以后我们都不会再见面了。你真的要为了一个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跟他再在一起的男人,要我放弃吗?”她固执得让人无力,但也恰恰是这份固执,说明她在感情上的专一执着。 幸若水心里一沉,她微微张着嘴,慢慢地吐气。她知道,如果庄奕骋真的放弃追求她,那么他和庄寓棋都会退出她的生活。以后的日子,真的就只有她一个人了。 可是,她真的能忘记长空,接受他吗?她不可能忘记长空,那怎能一直拖着他?就算她能接受他,但心里装着长空,又怎么对得起他的好? 幸若水缓缓地闭上双眼,深深地呼吸。再睁眼,抿着唇浅浅地笑。“我知道。但是,我真不值得你再为我蹉跎时间,所以……” 庄奕骋了然地点点头。他阅人无数,自然明白她有多执着。无论过了多久,鹰长空只怕都在她心里占着最重要的那个位置。那么,他愿意退居二位吗?他不愿意! “好。我明天就带他走。至于他的东西,我会给你地址,你替我寄过去。若水,在我们离开桂林前,如果你改变主意,那么别忘了告诉我。我尊重你的决定,但仍希望你能再考虑清楚,我们很适合。”他太忙了,确实没有时间去慢慢攻克她心里的那道高墙,而且是她自己竖起来的高墙。 幸若水愕然地看着他,没想到他这么的爽快。 “有些措手不及是吧。若水,这世界上没有谁会一直为谁等待着,错过了也许这辈子都没有机会重来。所以,人生须步步谨慎。” 幸若水默然。她知道,庄奕骋的话说得很对。可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不那么聪明,会傻傻地坚持,哪怕最后得到的是一个坏结果。而她,或许就是那其中之一。 “我是个要断就断彻底的人。包括我派在你身边保护你的人,我也会撤掉,从此你只是一个与我无关的人。你未来会遭遇什么,都将由你自己去面对,你真的要这样?”他从来是个果断的人,绝不拖拖拉拉,牵扯不清。 沉默了许久,幸若水开口。“我们回去吧。” “好。”他明白,这便是她的回答。 两个人默默地走回酒店。很长的一段路,却是一路沉默。气氛,淡淡的忧伤。 到了酒店门外,两个人分手分别回房间前,幸若水喊住庄奕骋。 “庄先生,你并不爱我,只是觉得我适合一起过日子。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人让你抛却理智欲罢不能。我于你不是那个人,你于我也不是,所以我们注定只能这样错过。” 没有等他回答,她点点头,转身快步离去。 是的,庄奕骋并不爱她。 庄奕骋看着她的背影,在心里想:这就是你拒绝我的原因吗?这就是你对我的看法? 他忍不住,在心里一声叹息,但还是坚定地移步走向自己的房间。在这个错综复杂的社会,没有谁是最厉害的,每个人都会有弱点。你的敌人都会死死地盯着你的这个弱点,伺机将你毁灭。 但愿消除我在你身边留下的一切印迹之后,能护你周全。 …… 幸若水一夜无眠。怀里的庄寓棋却睡得香甜,还打着呼噜。 幸若水搂着他,也许以后再也见不到这个可爱的孩子了。过了明天,他们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胸口,隐隐的痛了起来。似乎身边的人都在一个一个地离去,最后只剩下她自己。 老人常说,天煞孤星。她,或许就是一颗孤星,注定此生孤独。 最后一天,幸若水拉着庄寓棋玩得很疯狂。无论在哪里,都能听到他们快乐的笑声。 回到酒店洗澡,准备吃晚饭的时候,庄奕骋借口要带母子两去外面吃东西,先把庄寓棋带走了。 “妈妈,你要快点哦!”庄寓棋回过头来叮嘱。 幸若水抿着唇笑着,看他们慢慢地走远。终于在他们消失在视线的时候,眼中滑落了泪珠。闭上双眼,她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控制着情绪。却终究控制不住身体轻轻地颤抖,眼里不停地渗出水来。每一次割舍,都疼痛不堪。 庄寓棋,再见。 也许,此生都不会再见了。 …… 马上就要归队了,今晚就要出发到x国。 鹰长空坐在电脑前,怔忪地看着桌面一会,突然点进e盘。里面主要是一些照片,若水一个一个文件夹整理好了。 一个一个文件夹打开,一张一张照片地扫过。她笑靥如花,耳边似乎还能听到她笑语盈盈,犹在昨天。 突然,鹰长空突然发现,在“游乐园”那个文件夹里,居然还有另一个文件夹。还是从相机拷出来的文件名,没有重新命名。 他怔了一下,点开了。里面的照片主要是小福安和另一个孩子,那个孩子他知道,是若水的学生。待他看到某张相片里的男人时,倏地瞪大了眼睛。这不是庄奕骋吗? 他快速地将照片浏览完,发现有庄奕骋的只是几张。很明显,那个孩子是庄奕骋的儿子。可是,若水什么时候跟学生家长这么熟络了? 鹰长空掏出手机,马上拨通谭佩诗的电话。“谭佩诗,我在若水的电脑里看到一些在游乐园的照片。若水,福安,你,还有若水的一个学生和一个男人,那是怎么回事?” “那个男人是那个学生的爸爸。那天是那个小孩子的生日,他很喜欢若水,所以想让若水陪他玩一天。我看,那个小孩想让若水做他妈妈。而那个男人,也对若水有企图!” “我知道了。”话未完,他就挂了电话。 那边的谭佩诗抓着电话,怔忪了半天。莫名其妙地放下手机,爬回老公的身边,嘴里还在嘀咕着奇怪。 鹰长空看着屏幕上的照片,微微皱起眉头。突然,灵光一闪。他急忙拨打一个电话,飞快地交代了那边去调查。 若水不在苍唯我手里,那么,她是否被庄奕骋带走了?难道,他把若水囚禁起来了? 但一直到出发前,他还没有拿到调查结果。而出任务,是不允许带通讯器材的。他只好一咬牙,把手机给关了。 而就在他关机后的几分钟内,那边电话打过来,却得到已经关机的消息。 命运捉弄,总有许多无奈的错过。在多年以后回头去看,总恨得咬牙切齿! …… 从桂林回来。 于其他人而言,不过是结束了一次旅游。虽然会有些假期综合征,但影响不大。 而于幸若水而言,那代表着生活从此改变。那个聪明粘人的孩子,不会再出现在她的生活里。那个温和的男人,不会突然来访。偌大的房子,只有她一个人。 休息到中午才起来。她开始一件一件地收拾庄寓棋的东西,用纸箱整整齐齐地放好。等把东西都收拾好了,愕然发现,屋子里空荡荡的。原来,小朋友的东西占了大半的空间。 从此,这个屋子就剩下她一个人了。早晨起来,没有一个小身影窜进厨房里问妈妈今天吃什么,出门的时候没有人希冀地盼望着坐上自行车的尾座,晚上回来迎接自己的也只有一室的清冷…… 幸若水,以后真的就只有你一个人了。 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是要正常上课的。 幸若水一早起来准备早餐,将饺子从锅里捞起来的时候,她头也不回地喊:“庄寓棋,摆碗筷吃早餐了。” 回应她的,只有一室的寂静。幸若水这才恍然地想起,庄寓棋已经不在这里了。她眼眶有些发热,她不得不停地吸气呼气。 怔忪中,幸若水怅然地想,如果当初早些跟长空突破那层关系,怀一个孩子就好了。有孩子的陪伴,她就不怕一个人寂寞了,哪怕那会很辛苦! 只是,如今再想这些,不过枉然。她吸吸鼻子,调整好情绪,吃着一个人的早餐。 出门的时候,踩上自行车,少了一份重量,总觉得自己连自行车都踩不好了。过马路的时候还有些失神,差点就撞到小车上了,她这才提起十二分精神。 “昔梦姐,庄寓棋呢?”在停车棚碰到梅彦婷,她一看后座上没有人,急忙就问。那天在飞机上,昔梦姐说过庄寓棋跟他爸爸再玩两天。 幸若水笑笑。“他爷爷奶奶想孩子,说还是让他们回到老家去上学。” “昔梦姐,我说你也还会回那边去吧。长期两地分居,感情很容易生变的。姐夫长得那么好看,又有能力,保不好别的女人看上了缠上来。”梅彦婷见多了老婆不在身边男人就出去勾搭的事情,所以很替她担心。 幸若水吸一口气,笑着说:“我知道怎么处理。你呀,还是看好你们家许安吧。” “切!他呀,穷得叮当响,除了我谁还能看上他呀!”梅彦婷一点也不担心,毕竟这年头那些女人都很现实的,没钱看也别想看上一眼。 幸若水推了一把她的肩头。“对了。旅游回来,许安心情好多了吧。” 梅彦婷撅撅嘴,有些苦恼的样子。“心情倒是好了,但有些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管他,反正只要他不会心情不好去喝酒就行了。”说着,又恢复了眉开眼笑。 幸若水也就不多问了。 只是一天下来,每个人都会问到没有出现的庄寓棋,弄得幸若水好不容易调整好的心情又郁闷了许多。 晚上踩着自行车回家,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才真的难受。房子本来不大,但幸若水走进玄关处,真就有种房子好大空荡荡的感觉,心里也跟着空落落的。 也没有了以往的心情做饭,随便下了一碗面,一头扎进浴室里洗过澡,就坐在电脑前敲打起来。小说正写到甜蜜的情节,可能是因为她的心情关系,总在甜蜜中透着一点忧伤的味道。她才更新不久,那些读者就留言说是不是马上又要开虐了?一个个嗷嗷地叫,好像被虐的是他们自己似的。 幸若水一直写到半夜一点多,眼睛都挣不开了才爬上床去睡。梦里反复地出现自己走进门时那空荡荡的一幕,被惊醒了好几次。 第二天起来,头有些晕,身体也没力气。掩着嘴哈欠连天地走下楼,在沙发里窝了好一阵子,才蔫蔫地进厨房去做早餐。 接连几天,她都是晚上特地做了很多饭。第二天的早餐就喝稀粥,炒一碟子青菜。总之,很少提得起劲尽心去做个早餐。 不管你适应与否,日子终究是一天一天地过。慢慢地,过了一个星期,幸若水开始习惯了一个人的孤单。除了工作,敲键盘就成了她最大的乐趣,尽管她码字时总是哭比笑多。 周末的时候,除非买菜,否则她基本不出门。往电脑前一坐,就是一整天。更新的速度快了许多,读者都叫嚷着打赏投票,一片欢呼。 这样过了半个月有余,又是周末。 幸若水才刚敲了一阵子键盘,就接到了梅彦婷的电话,说想过来她家里玩玩,而且已经出门了。 幸若水也不好拒绝,只好把位置说了。估算着时间差不多,就去市场买了菜,然后到小区门外去等着。等了一会,就看到许安载着梅彦婷出现了。她没想到许安也来,愣了一下,但也不敢在脸上表现出来。 “昔梦姐,我也跟着来蹭饭了,你不会把我这厚脸皮的轰出去吧?”车子一停下来,许安就笑着说。 幸若水也开玩笑说:“那能啊,我都不打算让你进门,我扫把都在门边搁着呢。要是不想被扫把赶,你就赶紧扭转车头回家去吧,啊?” 一番话,三个人都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许安推着自行车,梅彦婷急忙伸手去帮若水分担她手里提的东西。三个人说说笑笑的,往里走去。 “哇!昔梦姐,你这里住着真舒服。”梅彦婷一屁股坐在沙发里,舒服地哼哼。他们住的地方便宜,老城区环境不太好,春季和初夏潮湿得厉害,屋子里都是一股发霉的味道。房子和房子之间间隔很小,楼与楼彼此挡住了光线,一年到头也甚少见不到阳光。 幸若水笑笑。这房子因为当初庄寓棋也要住,庄奕骋也花了些心思才找了这房子。 “昔梦姐,你这租金多少啊?该不会是姐夫买的吧?”住多了那样的地方,突然到这视野开阔的地方来,还真舒服。 “没有,也是租的。只是当初这房子不是我经手,又交了一整年的房租,所以我也不太清楚。”这是庄奕骋一手操办的。房租什么的,因为庄寓棋也住,所以他不肯算。 如今,他们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也把这房租给算到那笔债里,一个月一个月地还吧。幸好当初庄奕骋同意了她慢慢地每月往他银行卡里存钱,否则他们这关系一断,这债恐怕一辈子也还不清了。 “又是姐夫处理好了的吧。啊,昔梦姐你真幸福!” 许安遂委屈地说:“昔梦姐,你看,婷婷又嫌弃我穷了。” “就嫌弃你了,怎么地?”梅彦婷把胸口一挺,下巴一扬,好不得意。 许安表情一凶,扑过去。“那我就把你关起来,谢绝外人参观!” 幸若水淡淡地笑着,看他们两闹腾。其实,梅彦婷羡慕她,她才打心里羡慕梅彦婷呢。无论日子多穷,两个人能够相伴在一起,再苦也是快乐的。生活终究是会越来越好的,但有些离别,却也许再也没有相聚的结局。 三个人又聊了一会。幸若水便走进厨房,先把饭给煮上。 听着客厅传来的阵阵笑声,幸若水有些怔忪。想起以前,每次她在厨房里忙,长空就会进来粘着她捣乱。或者她一个人在厨房,能听到父子两在客厅里闹腾欢笑。那笑声,犹在耳畔。 长空,小福安…… “昔梦姐!”许安走进来。“需要我帮忙吗?” 幸若水如梦初醒,急忙露出笑容。“不需要。你出去跟彦婷聊天吧。” “切。我跟她天天都粘在一起,还聊什么天啊。俗话说,她一张嘴我就知道她要说什么了。”许安也站到一旁,替她摘菜。 幸若水怕梅彦婷误会,急忙把菜给抢了。“那你也不能跑到厨房里来干活呀,你们是客人!” 厨房门口噗嗤一声笑,一回头梅彦婷端着水杯笑着说:“昔梦姐,我们两算什么客人啊?我们就是蹭饭的!你没把我们轰出去就高兴了,哪敢把自己当客人,是吧许安?” “就是!” “得!敢情你们是夫唱妇随,欺负我一个人呢!” 梅彦婷扭扭腰,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明白就好。所以啊,聪明的你就赶紧打电话叫姐夫飞过来救场吧。” “要四个人干架吗?赤手空拳还是拿家伙?”幸若水眨眨眼,状似不解地问。 话一出,三个人都大笑起来。 午餐是三个人一起完成的,在厨房里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很是热闹。 幸若水对许安的防备,便慢慢地消减了许多。对于他那几天的不对劲,她把它理解为他心情不好的缘故。 吃过午饭,三个人又玩斗地主。一直折腾到下午四点多,两个人才离开,说什么也不肯留下来吃晚饭了。 送他们回来,幸若水对着一室的寂静,有些失落。端了杯茶在阳台坐了许久,似石化了一般。 这种日子,她真的能过一辈子吗? 幸若水不知道,至少目前,她还没有想过接受别的男人组建一个家庭。 叹了一口气,她又回到房间,开始敲打键盘。这一敲打,就到了晚上十点多,连晚饭都忘了吃。 幸若水伸着懒腰站起来,打算下楼去做一碗面吃。就要走出房门的时候,桌上的手机响了。待拿起来看到上面的显示,她很惊诧。“喂,庄先生?” “庄寓棋的东西已经收到了,谢谢你。”那边的声音温和,淡淡的。 幸若水不由得握紧了手,用力地呼吸。“那就好。庄寓棋他、还好吧?” “挺好的。你知道,小孩子适应很快,也遗忘得很快。”他字字句句都淡淡的,却字字句句都很伤人。 幸若水苦笑,是啊,你又能寄望哪个人少了你不能活呢?“那就好。庄先生没有别的事情,那我挂电话了。” “等一下。”庄奕骋喊住她。 幸若水便拿着手机,静静地等着。她微微抬起头,看着天花板,眼睛有些发热。 “有件事我骗了你,现在也该让你知道真相了。” 幸若水心顿时提了起来,屏了呼吸在等着,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她敏感地知道,这真相与长空有关。“嗯?” “那份报纸,是假的。鹰长空根本没有结婚,他还在等着你回到他身边。他坚持,非你不娶……” 幸若水不知道庄奕骋后面还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他是何时挂的电话,她完全被这个消息给炸得有些懵了。就这么维持着一个姿势,许久都没有动一下。 待回过神来,她整个人跌坐在椅子里。然后,慢慢地流出眼泪来…… 长空没有结婚,长空还等着她,长空说非她不娶! 幸若水终于笑了,却是伴随着眼泪。又哭又笑的,就像个傻子。想了许多许多,独独没有想起庄奕骋的欺骗,因为他已经被遗忘。 傻傻地坐了许久,她终于鼓起勇气,登陆了许久未用的qq。看着那个登陆中的框,她握着鼠标的手微微颤抖。登陆上了,开始企鹅还是静悄悄的,过了一会开始不停地滴滴滴叫。 幸若水深深地吸一口气,将鼠标移到那里。对话信息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长空,一个是佩诗。她停了一会,点开佩诗的。 内容很长,有问她在哪里的,有她自己自责的,有说长空的,还有说顾真真的。看到顾真真坐牢的事情,幸若水愕然了许久。对于那场车祸,她一直以为是苍唯我做的。 鼠标在长空的对话信息那停了许久,她终于一咬牙双击。对话框跳出来,滚动条没有滚很久。长空不像佩诗,他没有很多时间上网。 幸若水拉到最开头,一条一条信息地浏览,每一个字都看得认认真真。对着那些话,她还原着长空当时的表情动作。画面一点一点地真切,仿佛是一卷录像带在播放。 “媳妇儿,你在哪里?媳妇儿,我居然把你弄丢了,我真是没用!” “媳妇儿你好不好?苍唯我有没有欺负你?我还没有查到苍唯我把你藏在什么地方,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媳妇儿,我好想你。还有小家伙,自从你不见之后,他总是在哭。媳妇儿,偷偷地告诉你,我也很想哭。” “媳妇儿,我把顾真真送进了监狱。就连顾老求我,我也没有撤销控告。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伤害我的媳妇儿。” “媳妇儿,小家伙回z市了。大大的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空荡荡的。我总忍不住幻想,你在时候的欢乐情景。” “媳妇儿,我还没有找到你。可是,我马上就要回部队了。我知道,你一定不希望看到我颓废不振。我也需要做一些事情,要不想着你我一定会疯掉的!” “媳妇儿,我出任务去了。我把家打扫得干干净净,怕你回家看到脏乱差会生气。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回家。” “媳妇儿,我回来了,你还没有回家。我又把家大嫂了一遍,真累!以前媳妇儿一个人要做家务还要照顾小家伙,一定累坏了!” “媳妇儿,他们想让我娶顾苗苗。但是,我告诉他们,除了你,我谁都不要。媳妇儿,你愿意嫁给我的吧?你要是不愿意,那我这辈子只能当光棍了,那好可怜的!” “媳妇儿,我明天又要出任务了。不知道回来的时候,是否能看到你!媳妇儿,无论如何,我只希望你好好的。没有你,我会疯掉的!” …… 幸若水一边看一边哭。反反复复地看,哭得一塌糊涂,心里却是又酸又甜。只恨不能生出一双翅膀来,就这么飞回他的身边去。 再也不管扫把星还是天煞孤星,就让她自私这一回吧!希望上天能够允他们一辈子,相伴到老!来生就算下地狱,她也忍了! 幸若水双手合十闭上眼,心里无声地祈祷。 最后,她终于忍不住拿起手机,按下记忆中的11个数字。已经几个月没有按了,却依然记得清清楚楚,从不曾有一星半点模糊。 按下拨号键,她马上按下免提,然后把手机放到桌子上。因为,她的双手抖得厉害,连手机都快握不住了。 “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甜美的声音,但是没有温度。手机关机了。 幸若水怔忪了一下,将对话框滚动条拉到底。最后一条信息的日子是七天前,他出任务了,还没有回来。 幸若水对这种状况见多了,所以虽然失望,但并不担心。长空答应过她,每次出任务,都会平平安安地回到她的身边的! 幸若水又转身跑到衣柜里,从一件冬衣里掏出一窜钥匙来。那是他们的家的钥匙,她知道长空不会换锁的,他怕她回家了打不开门。双手将钥匙包在掌心,紧紧地贴在胸前,金属凉凉的,她的心却灼热一片。 缓缓地摊开掌心,一条一条钥匙抚过。这是防盗门的钥匙,这是大门的钥匙,这是阳台门的钥匙……她仿佛听到了自己将钥匙插进去,一扇一扇门打开的声音。 我要回z市,我要回到长空的身边!她的心在叫嚣着,一刻也不能平静。 幸若水带着笑,想象着等长空出任务回来,打开门看到她就站在面前,他脸上将是多么的惊喜。仿佛已经听到他惊喜地喊:“媳妇儿,你回来了!” 以他的性子,肯定会将行李一扔,整个人就这么扑过来。那灼热厚实的胸膛像一堵厚实的墙,将她纳入它的保护之下,替她遮风挡雨。 幸若水一个人傻乎乎地想这想那,十二点多了,才想起要洗澡。 等从浴室里出来,还是了无睡意。于是又坐到电脑前,劈里啪啦地接着敲。她的故事里,两个人还在两地分开,读者已经叫嚣了很久要让他们幸福的。这一次,就如他们所愿吧。 真可谓是文如泉涌,好像所有的情节就在脑海里上演着,她只需要把自己见到的写下来。 夜越来越深,时间一点一滴地逝去。 幸若水的脑子却还是异常的清醒,眼睛也一点也没有困意,手有些酸,甩一甩,接着敲。待到她敲完最后一个字,天已经蒙蒙亮了。 幸若水看着故事里一家四口的幸福,脸上绽开美丽的笑容,尽管她的眼睛有些肿。因为她知道,她就是那一家四口中的妈妈。 拉出字数统计看了一下,她一个晚上写了将近八万字。这个爆发,连她自己都有些惊讶。她可以想象,等那些读者天亮看到更新,将会是什么反应。 检查了一遍错别字,她分两张上传了。等停下来,才觉得累了困了。喝了一口水,她将自己抛进了被窝里,脸上的笑容未曾褪下。 这一觉,幸若水一直睡到当天下午四点才醒过来。她是被吓醒的,因为她做恶梦了! 梦里,鹰长空被子弹射中,殷红的液体不停地喷出,染红了她的视野…… 幸若水重重地喘息着,原来只是噩梦!还好,只是一个梦! …… ------题外话------ 嗷嗷嗷,继续加油,大家支持偶哦!

上一篇   071陷入危险

下一篇   073 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