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他还活着! - 上校的小娇妻

076 他还活着!

幸若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就这么呆呆地,看着那抹高大挺拔的身影缓缓而来。他的眼神温柔而坚定,嘴边有淡淡的笑容,连走路都能开出花来的帅气……这一切,都是她熟悉的。 终于,他来到了她的面前,低头看着她。眼神里的温柔,越发的厚重。“若水。”他低声喊她,磁性的嗓音。 幸若水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他,都忘了回应。她不敢置信地伸出手来,抚上他的脸,暖暖的温度。她终于露出了笑容,也落下了喜悦的眼泪。“长空,你活着,你真的还活着!” 他抓住她的手,温柔地笑着。“若水,我答应过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 字字句句,幸若水听得清清楚楚。 “长空!”她惊喜地唤一声,扑进了他的怀里,却扑了个空。“长空?” “若水!”谭佩诗大叫一声,只觉得自己绷紧的神经总算松了一下。她已经昏迷了一天了。“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 幸若水抓住她的手,着急地说:“佩诗,长空他没有死!”她的喉咙干哑,声音也是嘶哑的。 谭佩诗急忙端了一杯水过来,让她喝几口润润喉咙。她这杯子还没放下呢,又被若水抓住了手。 “佩诗,长空没死,他没有死!” 谭佩诗拍着她的手背,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很不忍说出残忍的话,但是也不能任由她活在自我构筑的欺骗世界里。 “若水,我知道你很伤心,我也很伤心。我们每个人,都伤心得想死掉。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我们要是死了,就对不起队长和傅培刚了。他们当兵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让老百姓能过安定的日子。所以,无论如何,我们得坚强地活着。你难过就哭出来,别把自己关在幻想的世界里,行吗?” 说到后来,她又忍不住哭了。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幸若水着急地质问。“我不是自我欺骗,长空真的没死!” “好吧,你没有自我欺骗。那你怎么知道队长还活着呢?”部队都已经求证过了,当时炸弹爆炸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就在那位置。炸弹过后,楼塌下来,整个地将他们埋在了地下。 “长空亲口对我说的呀。他说他还没有死,他还活着!”她还清楚地记得,他当时的表情很温柔,还摸了她的脸。 谭佩诗明白了,她活在梦里。“队长在哪里告诉你他还活着?” “梦里啊。”幸若水毫不犹豫地回答。 谭佩诗捧住她的脸。“若水,你看着我。你那是在做梦,不是真的。队长他、他真的不在了,你要、你要坚强起来!”说着,她的眼泪止不住了。 “佩诗,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幸若水很着急,突然掀开被子下床。“我不跟你说,我去把长空找回来,你就会知道我没说谎了。” 谭佩诗急忙一把按住她。“好好好,我相信你。就算要找人,也要把你的身体养好了再说。你还在吊点滴呢,快躺回去。” “你还是不相信我的话。”幸若水看着她,目光如炬。她相信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长空还活着! 谭佩诗眼里含着眼泪。“我相信。你先睡觉,等你把身体养好了,无论你要干什么我都不会干涉,我还会陪着你一起干,行吗?” 幸若水只好重新躺回去。嘴里来来去去,都是那几句话。但没多久,就睡着了。 谭佩诗擦着眼泪,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若水的倒下,换来了她的坚强起来。现在,她已经能够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了。只是每当无人的时候,胸口那里的疼痛就特别的剧烈,像是被人挖了一个大洞,里面已经空了。 躺在床上,她彻夜彻夜地想,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上天要这么残忍?她虽然大大咧咧,有时候说话能气死人,但从来没有害过谁做过任何见不得人的事情。为什么要这样子惩罚她呢? 缓缓地闭上眼,谭佩诗放任眼泪肆意地流淌。她已经接受了现实,可是这伤真的太疼太疼了,她撑不住啊! 谭妈妈站在病房门口,默默地看着这一幕,自己默默地擦眼泪。 幸若水又睡了一觉,终于慢慢地恢复了过来。只是原本就瘦得厉害,这会都已经有些不成人形了。 吃过饭,幸若水拉着谭佩诗,开始研究怎么去找人救人。她神色很平静,不像是陷入了自我欺骗当中。 谭佩诗也被迷惑了,更多的是担心。“若水?” “嗯?”正在本子上涂涂画画,想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的若水不解地抬起头来,看到好友一脸担忧。“怎么了?你是不是觉得我被打击傻了,在这胡说八道?佩诗,我很清醒,真的。” “可是——” 幸若水堵住了她要说的话。“你又要说可是他们已经求证过了是吗?可是他们没有见到尸体啊。” 幸若水拉住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你看,他们只是推断,而没有亲眼看到。不管是长空还是傅培刚,他们都不是一般的兵。那么为什么我们不可以以非常理推断,也许他们还活着?佩诗,你能接受这个判断,我不能。无论如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谭佩诗被她这么一说,心里也升起一股希望的火焰。“好,我们一起去找人!可是,要怎么找呢?我们两个人去x国吗?可人生地不熟,那里还是战乱那样太危险了,我们也不知道当时具体的位置。” 幸若水想了一会,下了绝地用。“我想去见长空的爸妈,让他们想办法。”长空爸爸也是军人,人脉广,肯定有办法。 “可他们会帮忙吗?”谭佩诗想到那个让人头疼的上将和杨紫云,就觉得希望很渺茫。 幸若水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长空是他们的儿子,他们应该会帮忙的。无论如何,我们试一试。他们要真不肯帮忙,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好!” 于是,她们定了第二天到b市的机票。 谭佩诗给她妈妈打了个电话,把她们的想法说了。老人家也不多问,只叮嘱他们要小心。 两个人女人躺在床上,嘀嘀咕咕到了半夜,才累极了睡去。第二天一早,两个人几乎是同时醒来的。一刻也不在床上多呆。 幸若水走到楼下,看到那个跟随她的人。“去机场,我要飞b市。” 拉开车门,两个人坐了进去。 那人照例给苍唯我打了电话。不知道苍唯我说了什么,那人把电话递给她了。 幸若水不等苍唯我开口,直接就表明自己的态度。“我要去b市。你要么让他送我去b市,要不就把我的尸体带回去吧。” “你就这么想死?”苍唯我的声音,从未有过的阴冷。 幸若水拿着手机,呈四十五度抬头看着天空。她没有哭,但是让看着她的谭佩诗有强烈的冲动想要大哭一场。 “苍唯我,我爸妈不在了,长空要是也不在了,那么我活着也没意思。”她这句话说得不强势,反而有一种绝望。 苍唯我在挂断电话后,良久还在失神。 耳边,似乎还回荡着她绝望的声音——那么我活着也没意思。 …… 坐在车上,幸若水也很忐忑。长空的父母都不喜欢她,愿不愿意见她都不知道。如果他们真的不愿意见她,可怎么办? 谭佩诗伸出手来,握住幸若水冰凉的手,在掌心里搓着。但是搓了很久,却还是没有一点要暖和起来的意思。 “佩诗,没用的。冷源在心里呢。”她转过头来,喃喃地说了一句,又转了回去。 谭佩诗握着她的手,张张嘴,却没说什么。叹了一口气,只寄希望于他们真的侥幸还活着。她其实心里明白,他们再厉害,也是血肉之躯。如果当时的情况属实,那么这个生还的几率基本是0。只是她太希望傅培刚还能活着,所以才愿意跟着若水一起去相信她的梦境。 两个人一路心情冰冷地到了机场,上了飞机。窗外蓝天白云,阳光灿烂,但都感觉到了冷。 当出了机场,看到接人的车子,幸若水第一次在心里感谢苍唯我。她上了车,根本不用吩咐,车子就飞了出去。显然,它已经知道目标所在。 车子出了机场,直奔紫云首府。 紫云首府在军区大院内,不是随意就可以进去的。所以她们的车子,毫无意外地被拦在了门外。问了身份,再问了寻找的人,守卫的士兵开始打电话。 幸若水隔着门静静地看着,她不知道杨紫云肯不肯让她进去。她自己还没下判断,守卫的士兵已经传达她的意见了,不认识!明显,杨紫云不想见到她。 “若水,怎么办?”谭佩诗皱着眉头,已经是夏天了,烈日当头真的很痛苦。 幸若水没有回答,而是又转向守卫。“兵大哥,能不能麻烦你再拨一次,让我跟主人说句话,行吗?我真的有很紧要的事情要见他们,拜托你们了!” “好吧,我们就再打一次,如果还是不肯让你进去,你就离开吧。这里不是可以闹事的地方。” “谢谢,太谢谢你了。” 他又拨了一次,这次还没等他说完,那边就咆哮了。是上将的声音。他放下传呼机,看向她。 幸若水朝他点点头,钻进了车子里。不!她不能就这么回去!来之前,她特地从固定电话里抄了相关的号码,她开始拨杨紫云的手机,却是关机状态。她只好又拨座机,这回通了。 还没等那边说话,幸若水赶紧把来意给表达了。“长空还没死!我是来跟你们商量怎么救长空的,求求你们让我进去吧!” 那边沉默了一下,啪地挂了电话。 幸若水正要再拨的时候,守卫兵却打开门让她们进去了。但车子却必须留在外面,且只有幸若水能进去。 “若水!”谭佩诗担心地叫住幸若水,想求人家把她也放进去。 幸若水回头对她笑笑。“你放心,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你在车子等我吧,别中暑了。” 才怪!谭佩诗在心里大惊,队长人那么好,他的父母却是讨厌得很!以若水的性子,以他们的身份,若水肯定会被他们狠狠地欺负的! 幸若水不知道他们家具体的位置,所以是被带过去的。她没有怎么注意周围的景色,因为心里太忐忑了。 到门打开,看到偌大的大厅里上将夫妇坐在沙发上,她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上将的视线一如既往的锐利,让人不敢直视。 杨紫云的视线则一如既往的带着对她的厌恶,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幸若水一步一步走进去,站在他们的面前。“叔叔,阿姨。” “你不配叫我。”杨紫云冷着脸,长空的事情让她也憔悴不堪。 “你说长空还活着,是怎么回事?要是敢耍把戏,老子一枪毙了你!”上将还是这么凶狠,但并没有真的拿出枪来。 幸若水吸一口气,大胆地对上他们的视线。“长空亲口对我说的,在我的梦里。” “你——老子一枪毙了你!”上将刷地把枪拔出来,定在了她的脑袋上。 杨紫云突然冲过来,狠狠地甩了若水一个巴掌。“你真让我恶心!你都把长空给害死了,难道还不够吗?还要来耍我们老头老太太,你良心被狗吃了吗?” “不是的,我——” “你闭嘴!”杨紫云凶狠地喝她,声音有些嘶哑。“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如果不是你,我的长空根本就不会死!我真后悔,我真后悔当初没有直接把你给赶走,否则、否则长空就不会出事了……” 杨紫云踉跄几步,被上将接住了。“就是因为你这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我好好的儿子没有了。来人,把她轰出去,我再也不要看到她,这辈子都不要!” “阿姨,请你听我说,我相信长空他真的还活着的,真的。”幸若水被推向门口,还希望他们能听得进她的话。 “闭嘴!再说、再说我就杀了你!你害死了我的长空,你就是死一百次也不为过!” “你给我闭嘴!”另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幸若水的身后响起。“放开她!” 幸若水急忙转过头来,看到一个跟顾老差不多年纪的老人。她知道,这是鹰长空的爷爷,却不敢喊。 老人家打量了她一下,看向上将夫妻。“上空是为国殉职,关人家小姑娘什么事情,这又不是她的错,你凶她做什么!” “长空出这么多次任务,每次都平平安安回来。就是因为她的出现,害得长空心神不宁,才会、才会……”杨紫云说不下去了,她快要哭了。 “胡闹!”老人家也不管她已经哭了,大骂一声。“你与其怪罪于她,倒不如怪罪你自己。如果长空真是因为心神不宁而导致反应能力下降,那么这个错也该由你来承担。如果你没有阻止他们在一起,就不会惹出这么多的事情!如今出事了,倒把什么都推到别人的身上,这算什么?如果真有人害死长空,那么绝对是你,而不是这个小姑娘!” 杨紫云被这一番话刺得快站不住了,泪眼婆娑。 “父亲。”上将心疼老婆,急忙看着父亲,想让他不要说了。 “我还没说你呢!就是你把媳妇儿宠得无法无天!宠老婆没错,但是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还是要有原则!” “爸——”杨紫云喊一声,伤心欲绝地问,“你是不是早就看我这个儿媳妇不顺眼了?所以如今宁愿护着一个外人?” “是,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你。但是鹰志勋喜欢,所以我从不曾给你脸色看,因为娶媳妇的是鹰志勋不是我。说来,这也是我的错,我早该阻止这一切的。”老人家突然举起手,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拳头。 上将夫妻也呆住了,愕然地看着他。 “爷爷……”幸若水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这个老人家的维护,让她心里温暖一片。 老人家看着她,眼中有些湿润。“你这一声爷爷,我真不配。我也是老糊涂了,这人和人,到底是不同的,又何须考验?” 他自言自语些什么,幸若水也不太懂。但她知道,长空虽然看起来冷冷的,他心里其实是很在乎亲人的。“不,不是的……”她不知道怎么说,这种情况下,她也没有心情去哄老人家高兴。 “来,过来坐吧。把你刚才所说的事情,好好跟爷爷说一遍。” 幸若水看看上将夫妻,他们没什么表示,她就跟过去了。 “坐下来,说吧。”鹰志勋示意下人倒茶。 幸若水看着他,也还有些紧张,因为以梦来说事确实荒唐。“爷爷,我知道我说的有些荒唐。但那个梦真的太清晰了,长空就站在我眼前,清楚地告诉我他还活着。所以、所以我想他一定真的还活着,能不能、能不能再派人去找一找?” “我理解你的想法。”鹰振邦点点头,脸上也很难过。“这样的打击,确实很难让人接受。” “爷爷!请你相信,我真的不是因为不能接受现实所以编出来这个梦。我、我真的相信,长空还活着。有时候,女人的感觉是很准的,是不是?”幸若水说着说着,眼里开始冒眼泪。 “我明白。但他们确实已经确认过了,没有生还的可能。你要知道,他们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兵。哪怕是一具尸体,他们也会不惜一切去带回来的。” “我知道,我只是……”她只是觉得部队的搜查取证有太多的理智和限制,也是长空在一些别人想不到的地方也不一定。只是她逐渐明白,她不可能说服他们相信的。事实上,她自己也快无法相信了。 “小姑娘,好好过日子,看将来,别总回头看,知道吗?”鹰振邦叹息。这么好的一个姑娘,竟然无缘做他鹰家的孙媳妇。 幸若水不知道还能怎么说服他,她的脑子已经很乱很乱了。她怔忪地站起来,慢慢地走向门口。踉踉跄跄地,下了楼梯。 如果不是爷爷还吩咐人带她到门口,她连往哪里走都不知道。 “若水,怎么样?他们是不是不肯帮我们?” 幸若水摇摇头。“他们不相信。”她又抓住谭佩诗的胳膊,牢牢地看着她。“佩诗。你是不是也不相信?” 谭佩诗不知道怎么说,她理智上不相信,感情上却是愿意相信的。 幸若水苦笑,看来大家都不相信。就连她自己,也无法再相信下去了么? “开车吧。”她缓缓地闭上眼睛,觉得筋疲力尽。每个人都让她觉得,那个梦根本不存在,那是她的幻想,因思念而成的幻想。 “若水……”谭佩诗看她样子不对劲,有些担心。 幸若水摆摆手。“佩诗,什么也别说,行吗?”最后两个字,她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哀求。 谭佩诗只好伸手揽住她,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肩上。 车子到机场,她们刚下车,就看到了苍唯我站在面前。 幸若水怔忪地看着他,没什么反应。 谭佩诗急忙挡在幸若水的面前,看着他质问:“苍唯我,你想怎么样?” 苍唯我轻轻地一拎,就把她拎到了一旁,低头看着若水。几天不见,她更加憔悴得不成人样。 幸若水眨眨眼,看着她说:“苍唯我,你来是要把我带回a市吗?我不会逃不会挣扎,我只是想告诉你,长空死了,我也没什么可留恋的。这具身体,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你要是想折磨,就抓紧时间吧,否则兴许很快就没机会了。” 苍唯我的心脏,狠狠地抽疼了一下。但还是搂着她,将她带走了。 走前,幸若水看着好友。“佩诗,你好好地跟谭妈妈一起过日子。慢慢地,就会好的。” 苍唯我的人,把谭佩诗送回去了。 而幸若水,又回到了云天别墅。可回来的,只是那躯体,心却不知道到了哪里去。 一路上,苍唯我都搂着她,紧紧地将她绑在自己的身边。而她,始终是怔怔的,不给任何人任何反应。 到了云天别墅,已经是晚上了。苍唯我一早就吩咐厨房,做好了丰盛的饭菜。 幸若水被苍唯我揽着,坐到了桌子边。她眨眨眼,终于说了第一句话:“我不饿,可不可以不吃?” “不行!”苍唯我一口拒绝。她今天几乎什么都没吃,再饿下去,她会撑不住的。 幸若水哦了一声,端起饭碗拿起筷子吃饭。挑三粒米进嘴里,可以嚼上十分钟,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完全就像是一个机器人被按了嚼动的按钮,只会这一个动作。 苍唯我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碗筷,重重地放在桌上。 被抢了东西,还有这巨大的声响,终于让幸若水抬眼看向他。 苍唯我被她那无辜的眼神气得想揍人。“你这样半死不活的,演给谁来看?你以为我会心疼还是鹰长空会心疼?我告诉你,我不会心疼。鹰长空他永远也不可能心疼。所以要你就好好地吃饭,要你干脆饿死得了,没有人会怜惜你的!” “我没有。”幸若水低声反驳。但她确实不想吃饭,于是她站起来,往楼梯走。 苍唯我一把拉住她,按在椅子里。“去哪里?” 幸若水看着他,觉得自己好累。“我不饿,我想回房间。” 苍唯我还想大吼,但看着她魂魄不全的样子,最终还是骂了一声“**”松了手。拧着眉看她走上楼梯,消失在视线之内。 大手一挥,呼啦啦的,叮叮当当,一桌子的饭菜就这么喂了土地爷爷。 苍唯我转身想要追上去,但上了楼梯又转身出去,驱车直奔如明月的公寓。 如明月刚刚吃过晚饭,正要收拾碗筷,门铃就响了。她心里一喜,急忙跑过去开门。 果然,门外站着黑着脸的苍唯我。 如明月没有问黑脸的缘由,只是问:“要不要吃点饭?” 苍唯我从鼻孔里吐出一个嗯字,一屁股在桌子旁坐下,眉头打了几个死结。 如明月看了他一眼,急忙去厨房拿了一副碗筷。菜还是热的,而且量也够。每一顿饭,她都会做两个人的饭菜。“吃吧,趁着饭菜还热乎。” 苍唯我接过筷子,沉默地吃起饭来。 如明月又找到新买的杯子,又清洗一遍,给他到了一杯水。自己也在桌子旁坐下来。她喜欢看他大口大口的吃饭,仿佛她做的饭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 兴许是曾经当过军人,苍唯我私下里吃饭速度是很快的。所以一会之后,他已经吃饱喝足了。只是眉头,仍没有松开。 如明月已经打开电视,调到了财经频道。 等男人挪到沙发上,她就开始洗漱收拾碗筷整理厨房。她很享受这种感觉,说她犯贱也好。她就是喜欢他在一旁看电视或者工作,而她在做家务。这种感觉,很像一对夫妻。 只是每每想到夫妻这个词,她便忍不住苦笑。如果她不能从苍唯我这味毒药里解脱,那么她一辈子也不会有婚姻、孩子和家庭。苍唯我并没有锁住她,是她自己放不下。 还没有收拾好,苍唯我突然出现在厨房门口。 如明月停下动作,转头问他:“怎么了?是要沐浴吗?” 苍唯我手里夹着烟,吞吐着,不吭声。只是烟雾后的那张脸,始终是紧锁着眉头。 如明月明白了,于是低下头,继续忙乎自己的工作。只是眼角,总忍不住往厨房门口瞟去。 突然,苍唯我大步而来。 如明月吓得浑身一震,愕然地看着他。 苍唯我搂住她的腰,脸埋在她的颈间。 如明月僵着身体,一动也不敢动。他们不知道有过多少次的身体交融,但几乎没有这样的静静拥抱。 “动。”脖子里发出闷闷的声音。 如明月怔怔地,一时没办法明白他的意思。过了一会,才接着收拾厨房的工作。只是身后背了个大包袱,还有着滚热的温度,她的动作慢了许多。 然而,如明月突然希望这个厨房大一些,最好无限地大下去,让她可以一直收拾。可惜,她的厨房只有十几平,而且她刚才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 放下抹布,在水龙头下用洗手液仔细地清洗双手后,她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已经结束了。 擦干双手,她就这么静静地站着,等着他什么时候看清现实:她是如明月,不是幸若水。 然而,她等到的却是男人突然一口咬在她的肩头,很用力,疼得她眼泪都冒出来了。 然后他像是被嘴里的血腥勾起了暴躁,一把脱掉她的裙子,不,是撕掉。像是一只野兽,狠狠地占有了她。 如明月咬着嘴唇,看着前方的眼睛流下了液体。很疼很疼,但是她没有拒绝,也没有挣扎。 而身后的男人却完全不管这些,只管闭着眼狂肆地掠夺。她知道,他幻想他占有的是幸若水,而不是如明月。 如明月,你永远都是替代品,是泄欲的工具! …… 幸若水坐在电脑前,敲打了一整夜。手臂酸了,腰酸了,脖子疼了,眼睛干涩了,她才爬到床上去。 很累,很困,但是睡不着。她开始数羊,数着数着,画面又变成爸爸、妈妈、长空、福安;她就换着数猪,数着数着,又变成了那些画面。翻来覆去,像烙煎饼,却一点睡着的意思也没有。 她像是跟谁生气死的,粗鲁地掀开被子,跑进浴室去泡澡。清晨的水很冷,她冻得发抖,但就是不想用热水。 泡了半个小时出来,冷得牙齿打架。钻进被窝里,却更加地清醒了。她开始默默地流眼泪,流着流着,脑袋就有些晕乎了。迷迷糊糊的,觉得很热,很难受,但是有一些像是要睡着的感觉了。 幸若水放松身体,希望很快就可以睡着。睡着了,就可以什么都不想了。上帝像是听到了她的声音,意识终于渐渐地迷糊了。 …… 苍唯我这是第一次在如明月的床上过夜。以前不管多晚,他都会离开。 如明月缩在他的怀里,几乎一夜都没有睡。她舍不得睡,这就像是一个美好的梦,她希望能够留住多一秒,再多一秒。 可惜,天终究是要亮的。 苍唯我还维持着军人的习惯,生物钟很准时地响起。醒来看到如明月,他怔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地去浴室洗漱。 如明月把他掀开的被子又盖好,这才起床跟了进去。 苍唯我直接去公司,他想要丰满翅膀单飞,所以最近事情特别多。昨天又跑b市去,又积累了一堆的事情。从一坐下来起,他就没有喘过气。连中午饭,都是吃外卖。 下午的时候,他正忙得焦头烂额,接到了下人的电话。 幸若水发高烧! “**!”苍唯我低骂一声,拿起外套就冲出了办公室。 “总裁,你等下——”秘书想告诉他马上就要开一个重要的会议了,可是人已经不见了。 苍唯我没有亲自开车,一边心急如焚,一边打电话给秘书交代工作的调整。挂了电话,他就像一头隐忍的暴龙,马上就要爆发了。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也有些心戚戚,小心地把车开得又稳又快。 苍唯我赶到云天别墅,医生早已经到了。 “39。5度高烧,而且烧的时间不短。如果再不退烧,有可能引发肺炎;更严重的,脑子可能会被烧坏。”言下之意,再不退烧,可能就烧成傻子了。 苍唯我的脸色相当难看。事实上,他很想将床上烧得昏迷的女人揪起来一顿打! 在数次用酒精擦拭全身之后,幸若水的烧终于慢慢地退下去了。窗外,天都已经黑了。 “好了,暂时度过危险了。要注意,千万不能再烧了。”医生吩咐完,嘟嘟囔囔的去吃饭洗澡睡觉了。 苍唯我在床前守了快一夜,确定没有烧起来,他干脆也爬上床去。将她抱在怀里,如果发烧他也能察觉。 幸若水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身体绵软无力,从内脏到外面都很难受。唯一舒服了的,就是原本干涩的双眼。看到结实的胸膛时,她心里一喜,抬头一看,却对上苍唯我的视线。 她黯然地垂下眼,从他身上挪开。 苍唯我冷眼看着,心里却暗松了一口气,掀开被子下了床。套上裤子,拉住门把说了一句:“想死的话就干脆自杀,别弄一身病痛来折腾他人。” 幸若水怔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看来她病了一场。看着房门关上,不一会有下人走进来。她突然想,也许苍唯我对她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无情。 医生给她扎了一针,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小姑娘,何必这么想不开呢?过日子就是这样,总是有喜有悲,谁都这样。别觉得你是最惨的,那些从一出生就没有得到过关爱,一辈子拼了命也只在生存线上挣扎的人,难道不比你惨么?” 幸若水很尴尬,她知道放弃生命是可耻的。“我、我不是想死,我只是、我只是睡不着,所以洗了个冷水澡。” “姑娘,谁告诉你睡不着要洗冷水澡的?要洗,那也是热水澡。”医生把她当傻子看了,直摇头。 幸若水不知道怎么说,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但她确实连累了别人,是错了。“对不起。” 医生摇摇头,从药箱里给她拿了一片药。“睡不着,就把这个给吃下去吧。” 幸若水知道,那是安眠药。 晚上睡着前她吃了,果然睡着了,虽然还是不停地做恶梦。 在床上躺了几天,幸若水算是恢复了。但是身体状况,却越来越差。 苍唯我看着她彻夜彻夜地不睡觉,总是坐在窗前,抱着膝盖看外面。就算把她抱到床上去,她也是睁着眼睛到天亮。 他这么看着她,一点一点地枯萎,像是一朵到了春末的花,用再多的精力去照看,也阻止不了它的凋谢。 苍唯我生气地脱着她的衣服,在她的身上啃咬着留下一个个的齿印,都见血了。但身下的人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无神地睁着眼,视线连焦点都没有。只有身体躺在他的身下,灵魂早已经飞到了天外。 苍唯我很想狠狠地占有她,或许这样就能让她醒过来,但是怎么也下不了手。最后只有挫败地一拳砸在床上,低声嘶吼。 “你这样子给谁看?鹰长空他看不到,他永远也看不到!你糟蹋自己有什么用……” 可是不管他怎么吼,她也没有一点反应,仿佛她只是个洋娃娃,本来就不会动不会说。 “啊——”苍唯我大吼一声,甩门出去了。 床上的人,终于有了反应,但只是眨了一下眼睛。 幸若水很清楚,她也不是想半死不活的让谁心疼,她只是找不到自己的心了。好像一切都空了,什么也无所谓。 不是不想吃饭,是真的不觉得饿,也没有胃口。 不是不想睡觉,是真的不困,也睡不着。开始的时候吃安眠药能睡一阵子,后来就失效了。 不是不想笑,是真的笑不出来,也忘了怎么去笑…… 什么活着才有希望,做人要坚强……这些道理她都明白。但明白归明白,却寻不到支撑自己的快乐起来的东西。她也知道不应该这样,这样不好,但也仅仅是知道,却不知道怎么去做。 苍唯我离开后,幸若水就这么怔怔地躺在床上,直到天黑。晚饭照旧没胃口,几乎没吃。 拿着睡衣走进浴室的时候,她的双腿都是软的,头也是晕的。脱掉衣服,她几乎是跌进浴缸里的。微暖的水,抚摸过身体,让她有短暂的清醒。 缓缓地,幸若水闭上了眼睛。手摸到胸前的项链,缓缓地描摹着它的样子,仿佛描摹的是他的容颜。但心里很清醒地知道,这成了一个永远的梦,始终是虚幻的。 每天,她的脑子里都在放电影。从曾经温暖的三口之家到她孤零零一个人,从与苍唯我的热恋到一个人守着苍家大宅,从与长空的相遇相守到生离死别……一桩一桩,都像一把刀刺在她的心窝里。 她总是不停地想起顾真真的话——你就是个扫把星,煞星! 是不是真的是这样?所以,她身边的人才会一个个地离去,只剩下她孤独面对余生。如果没有她,是不是爸爸妈妈都好好地过着快乐的日子?如果没有她,是不是长空已经结婚生子过着幸福的生活? 漫漫长夜,她一次一次地问,没有人回答。但每一次问,都有一把刀刺到她的心脏里,哪怕那里只剩下一个洞,却还是这么的疼!唯有这疼,提醒她自己还活着。 身体慢慢地慢慢地往下滑,水一点一点地浸过脖子,嘴巴,鼻子,直到头顶。呼吸,慢慢地变得困难,但是幸若水一点也不想动。就任由它们将自己包围吞噬,然后意识逐渐的迷糊。 爸爸,妈妈,长空…… …… 苍唯我驱车到如明月那里,发泄了一通**。最终还是没有留下来陪她吃饭,开着车又回到了云天别墅。 毫无意外,下人反映幸若水又没有吃东西,一个人躲在房里。 苍唯我的眉头打了个死结,几个大步上了楼梯,来到房门外。推开房门进去,扫视一遍,房间里没人。 他皱了一下眉头,走到浴室敲敲门,没有反应。他突然心里一阵慌,一脚把门踹开,就看到整个泡在浴缸里的人,一动也不动。 “若水!”苍唯我大叫一声,忍住心里的慌乱,一把将人捞起来,进行一系列抢救措施。 当一阵咳嗽声响起,苍唯我的心这才放回了心脏。顾不得那么多,一把扯过大浴巾将她抱起来,跑出房间。“叫医生马上过来,晚了我毙了她!” “幸若水,我还没有允许你死,你给我起来!” …… ------题外话------ 嗷嗷嗷,偶绝对是亲妈!现在的眼泪是为了以后每天都生活在蜜罐里,嘿嘿! 至于苍唯我,得不到还一直坚守的人不多,显然苍唯我就不是那样一个人。这恰恰是他跟上校的区别,不是么?

上一篇   075 我们回家

下一篇   077 狼窝里寻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