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上校归来,野战(精彩哦) - 上校的小娇妻

081 上校归来,野战(精彩哦)

两个人散散步,斗斗嘴,气氛就缓了下来。 幸若水本来就是个宽容的人,或者说心太软。对于别人的错,总是原谅得很快也忘记得很快。更何况,野狼在她心里,到底是好的多。 两个人溜达了一圈回来,时间就已经不早了。寻常百姓家作息正常的话,已经到了睡眠时间。 幸若水洗过澡,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从浴室走出来。刚走了几步,就发现房间里的另一个人。“你怎么在我房里?” “呐!”野狼略略抬起右手,中指上挂着一小团黑色的东西。看着,好像是衣服。 “什么?给我的?”幸若水狐疑地靠近去。 野狼点点头,把东西送到她面前。“拿着。” 丝滑微凉的触感划过手指,掉下地面。这个过程,足够幸若水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吊带睡衣,还配丁字裤。 轰—— 幸若水的脸炸开的番茄似的红起来,又羞又气地瞪着罪魁祸首。“你——” “你不会忘了吧?”野狼缓缓地俯身,在她躲闪的时候,左手一把勾住了她的腰肢。 幸若水被吓的说不出话来,连气也不敢喘一下,只是怔怔地看着他。他突然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狂野、霸气外露。 两个人维持这个姿势好一会。 野狼右手摸了一把她的脸,缓缓地翘起嘴角。“进去换衣服吧,我等着呢。”弯腰,将东西捡起来,拉住她的手腕放在她手里。 他的语气怎么听怎么暧昧,怎么听怎么**,让人脸红无措。 幸若水怔怔地看着掌心里的东西,半天都没动。无声地砸砸嘴唇,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他带笑的失笑。“一、一定要这样吗?” 野狼低头看着她湿润的眼眸,带着祈求,楚楚可怜。湿漉漉的目光,像是能看到你的心里去。莫问…… 幸若水敏感地察觉到,野狼的神情有些迷离。但还没等她确认,他突然又恢复了那种欠扁的表情。 抬起食指在她面前晃了晃,抓住她的肩头转过去,往浴室方向一推。“不能不穿,赶紧去换吧。” 幸若水被他这种捉摸不定的性子给弄得有些懵了,傻傻地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转过身,有些决绝地看着他。“换个条件吧,我不会穿的。” 野狼缓缓地眯起眼睛,看着她良久,缓缓地点头。“可以,我现在就下命令,让人杀了利刃。” “你——”幸若水气得说不话来。突然像是放弃了似的,炮弹头似的冲进了浴室。 野狼默然看着浴室关上的门。在她的心里,利刃重于一切。犹如在莫问的心里,他就是一切。 缓缓地转过头去,窗外漆黑一片,厚重压抑。 他慢慢地走到窗边,倚着窗。不知道是在看夜色,还是在发呆。背影很孤独,甚至有些凄凉。 幸若水在浴室里磨蹭了很久。反正外面没有催,她就不出去。坐在马桶盖上发呆,性感火辣的吊带睡衣早被扔在了一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人敲敲门,说:“给你三秒钟,三秒钟再不出来我就直接进去了。一……二……” 幸若水气呼呼地冲过去,刷地把门拉开。瞪着他,双颊鼓鼓的像包子。 野狼挑挑眉,随即哭笑不得。“你在里面磨叽了半天,就换成这样?” “我不换我不换我就不换,你杀了我好了!”她有些撒泼地跺脚,眼睛里倒是有着挑衅,但明显底气不足。 “就这么不想换?” 幸若水点点头,眼里有些希冀。 “害羞?还是想为利刃留着这副身体?”在她心里,她自己整个人就属于利刃的,他敢肯定。 幸若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不喜欢这种好像被人剥光了似的感觉。如果可以,她自然希望可以一直干干净净的,只属于长空。但似乎,她没有选择。她能躲得过今天,却不知道是否能躲得过明天。 幸若水突然觉得很疲惫。面对苍唯我,面对野狼,甚至面对许安,她似乎都在担心自己的身体被占有。这就像个循环的噩梦似的,没有尽头。 “这样吧。每逃一夜,你就在身上捅一刀,能够撑多久那就看你自己了。嗯?” “好。”她不知道这个决定是错是对,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只是现在,她真的不愿意像个妓女似的在他面前骚首弄姿。 野狼转身出去,不一会就拿回来一把刀。是一把匕首,寒光闪闪,挺吓人的。“第一刀,就刺心脏吧。” 幸若水愕然,但没说什么。慢慢地接过那把刀,在刀神上看到了自己的样子。人生总有这么多的无奈,仿佛没有尽头似的。 她缓缓地将刀尖对着胸口的位置,想起上次那个女医生说过,心脏在胸部以下。刀尖慢慢地往下移,然后定住。 幸若水抬头看着对面的男人,心里很希望听到他的一声阻止,但是他只是静静地看着。 她闭上眼睛,手用力往里按去。与此同时,叮一声响起。她的手被震得一麻,刀就掉在地上,发出好大的声音。 “没见过像你这样的笨女人。没听说过好死不如赖活着吗?如果在死亡和**之间选择,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能活着。只要活着,才有接下来。” 这一刻,他有些像语重心长的大哥哥。 幸若水怔怔地看着他,仍有些无法回神。“你、你是试探我的?” “不!”他笑着摇摇头,脸靠近她的,低声道,“我是逗你玩的。” “你、你怎么这么混蛋!”她气得抬脚就想踹他,被他动作快闪开了。她接着追! 野狼在房间里闪来闪去,带笑看着她气呼呼的脸蛋。有时候就这么奇怪,我们的抉择总在一念之间。 幸若水追了一会,没打到人,反而自己累得气喘吁吁的。她突然又想起在x国的那个晚上。“那天晚上,你是不是也是逗着玩的?” “那天晚上?”很认真回想的表情。 “就是在x国,跟那些x国人,在那种怪怪的房间里……” “哦,你说那个晚上。”恍然大悟的表情。 幸若水再笨,也知道他是故意的。“你——” 野狼却兀自开心地摸摸她的脑袋。“真是个傻孩子。一场春宫戏,能帮上什么忙?” 幸若水抬手就要打他,被他抓住了手腕。又抬腿去题,被他轻轻松松就躲过了。 “好了傻姑娘,早点睡个好觉。明天会有人带你去一个地方,到了那里,你就别想睡好觉了。” “什么地方?”幸若水戒备地瞪着他。 “人间地狱一样的地方。在那里,你会生不如死。但是从地狱走出来,就是你幸福的开始。” 留下这句话,他就关门离开了。 幸若水傻傻地站着,人间地狱?生不如死?为什么,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忐忑地爬回床上,辗转了一夜,压根都没睡好。 …… 第二天起床,幸若水刚走下楼梯,就看到大厅里除了野狼,竟然还有另一个人。 幸若水慢慢地走下楼梯,暗暗地打量。对方也抬起头来看向她,目光严肃而犀利。她急忙收回视线,不敢看得太明显。 对方却并没有收回视线,依旧目光如炬地打量着她。那感觉,就像在商场挑选东西。 “到这来。”野狼慵懒地倚在沙发里,朝她招招手。 幸若水急忙快步过去,在他身边的位置坐下来。那人,就在她对面的位置。视线更加直接地看着她,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 “这就是你说的那只南瓜?”对方开口,声音冷冷的,是个女生。*.**/* 她一身休闲的迷彩装,毛寸头,五官冷峻,不开口还真的以为是一个男人。那气势,太强悍了。 幸若水在心里暗暗惊诧。与此同时,她听到了对方轻蔑的冷哼。 “哼,你可真会给我惹麻烦!这样的南瓜,就是训练一百年也还是南瓜一个!”她明显不高兴。 野狼挑挑眉,笑着道:“你能的。因为你是猎豹。” 幸若水再笨,也听明白了。而且,她经常听到长空和傅培刚说起南瓜。“你们嘴里的南瓜,不会是指我吧?”她反手指着自己问。 那叫猎豹的人冷哼一声,便不再吭声了。但脸色一直很难看,好像人家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野狼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她叫猎豹。以后你就跟着她,等下她就会带你离开。接下来的日子,你要自求多福了。” “去地狱一样的地方?”幸若水不解地看着他,仍记得昨晚他说过的话。 野狼点点头。“对,地狱一样的地方。” 幸若水想,如果要跟着这个叫猎豹的人,那么她真的相信那个地方跟地狱一样可怕。“为什么?” “不为什么。或者,你把它当作我们两之间的……交易好了。”“交易”两个字后的内容,他是贴着她的耳朵说的。“也许等你度过了地狱的日子,你就能见到想见的人。” 幸若水怔怔地看着他,眼睛地不眨一下。她在评估,他的话有几分真实性。然而,她永远也不可能看出痕迹来。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全在他的心情,无迹可寻。 如果这是他们的交易,那么她必须去。毕竟,他昨晚放过她了。 “不会做违法违背良心的事情?也不会要出卖身体?”虽然是交易,但她还是得确认一下。如果把基本的东西都丢了,还有何颜面活着? 野狼还没回答,那猎豹冷哼一声道:“就你那姿色,就是想卖也得有人肯瞅一眼。” 幸若水皱了皱眉头,不明白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冲这么难听。但是,她没有反驳。因为野狼说她要跟着她,那么稍稍聪明一点的人都知道不要跟她作对,以免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这人好像是军人,军人应该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可是,她没有经过任何的体检选拔,野狼就能把她塞到军队里去吗? 她看着野狼,小声地确认。“你、你是要把我放到军队了去吗?” 野狼微微一笑。“对。不过,是我的军队。”而不是国家的。 幸若水愕了一下。 就在这时,尚慤过来报告,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于是,三个人转战到了餐桌上。 在吃早餐的过程中,幸若水发现,猎豹连吃东西都似乎在恪守着规律。她有注意到,一个包子咬几口,大概多久吃完,每次都是一模一样的。这些习惯,是军人才会养成的。 原本专注吃东西的猎豹,接收到若水的视线,缓缓地抬眼。冷冰冰的视线,直直地射向她。 幸若水急忙收回视线。她忍不住想,难道野狼要把她训练成这样的人吗?做什么,做保镖吗? 心里许多许多的疑问,根本没有机会问出来,而且也不见得能得到答案。 早餐后约略几分钟。 猎豹看着野狼。“那我把南瓜带走了。” 野狼点点头。视线转向若水,笑着道:“若水,我期待你从地狱里出来。” 他缓缓地倾身,贴着她耳朵,小声说:“如果他找来,我不会让他见你,但会让他知道你很好。” 幸若水对他投去感激的一瞥。随即,就像小鸡似的让猎豹半拎着出门,扔进了门口那辆敞篷的越野车里。 猎豹完全不给她开口的时间,车子就飞驰而去。 幸若水回过头来,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渐渐地远去,心里有些慌。一拐弯,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车子开得很快,还有些颠簸,她必须紧紧地抓牢才能防止被抛出去。 猎豹黑着脸,专注地开车,一声不吭。 车子很快转向树林里开去,树林里的路高低不平,颠簸得幸若水的五脏六腑似乎都要从身体里吐出来了。她紧紧地抿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声尖叫。她不想听到猎豹的冷哼,更不想被她用那种看蝼蚁似的眼神看自己。 高低不平的路似乎没有尽头,不时地还有树枝伸出来。车子冲过去的时候,树枝就在她的身上留下火辣辣的痕迹,很疼。 幸若水觉得自己要晕了。在晕乎中她还想,怪不得那天她跑不出去,这片树林的宽广根本不是她能够想象的。如果那天她没有回头,恐怕只有被野兽吃掉的份。 终于,视野逐渐地开阔了。没多久,就远远地看到了盒子大小的东西,应该是房子。 当车子一声吼叫停下来,幸若水根本来不及看清楚眼前情况,冲下车吐得昏天黑地。别说是早餐,就是昨天吃的东西都要呕出来了。胃里像是被搅拌机在搅动似的翻天覆地,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她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猎豹扯了扯嘴角,眼里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吐完了,抬手擦擦嘴角擦擦眼眶。转过身去,看到猎豹懒懒地倚在车上,眉头拧得跟一个结似的。“对不起。” 猎豹黑着脸,迈步往前走。“南瓜就是南瓜。” 幸若水没有力气跟她辩论自己不是南瓜,只能快步地跟上去。恶心的感觉根本没有退去,但至少比刚才好多了。她一边跑着跟上猎豹的步伐,一边转动脑袋打量着四周。 这里,应该就是军营。从那些军绿色的帐篷,那些越野车,还有四周训练的号声就知道了。 幸若水被猎豹带到一个比较小的帐篷里。 猎豹脱下包子,沉声喊:“小庄,进来!” “是,队长!” “找个地方,把这只南瓜塞进去。” “报告!” “说。” “队长,她是女人。” “女人怎么了?谁让你把她当女人了?” “明白!”这里只有男人和牲口,没有女人! 幸若水愕然地听着他们的对话。部队了,女人当男人,男人当牲口。这话,她是听过的。只是,她难道要跟一堆的男人住宿舍吗?那洗澡换衣服怎么办? 她没有时间想明白,就被那人一声“跟我来”带走了。 很快,她被带到了一个帐篷,找到了自己的床位,还是在上铺。帐篷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那些人都不在,应该是出去训练了。 然后,那人又带着她,领取背囊和服装。 “把你那身衣服换下来,快点。”那人下了命令就往外走。 “在这里吗?”她的问题没人回答。她只好拿起衣服,跑到角落里飞快地换下来。幸好,这中间没有人出现。 她换好衣服走出去,那人看了看手上的表,说:“动作太慢!不过,你会快起来的。” 当天的时间,她就被带着熟悉周围的环境。幸若水的一头长发,被毫不留情地剪成了毛寸。在肩头咔嚓一声的时候,她心里百味交集。但是,对方的手不曾停顿,很快地就咔嚓咔嚓地剪完了。 幸若水看到镜子里那个有着毛寸头的自己,有点想哭的冲动。但是,人家压根不给她时间来哀悼她的发。 大概到晚饭时间,那人就走了。她一个人坐在帐篷里等。 没多久,一大队人马就进来了。 幸若水心里陡然紧张得厉害,但是当她认出来,先走进来那几个人是女的时,这种紧张才消减了一些。“你、你好。” “你是新来的?叫什么名字?”那些人倒热情,看到她就围了过来。 “我叫幸若水,刚来的。” “我叫暮雨。” 幸若水一一笑着回答,暮雨也一一地介绍其他人给她认识。然后就把她带到食堂去吃饭。男男女女坐在长桌子上,低头大口大口吃东西。如果凭吃相,压根无法分别男女。 幸若水还看到了猎豹。她的视线也刚好往这边看,还是冷冷的,渗人得很。 吃完东西。他们又都出去接着训练了。幸若水怔怔地看着大家往外跑,觉得自己好像被隔在了他们的世界之外。 她一个人在帐篷里,反复地怜惜叠豆腐块。大学时候参加过军训,基本的东西还是学过的。只是时间过了这么久,得重新回忆起来。 晚上训练回来,暮雨又拉着她说了很多。最多的,是关于猎豹有多么的变态。不过,很快就到了熄灯的时间。 幸若水躺在床上,对于接下来的生活很忐忑。她好久才睡着,而她刚迷迷糊糊睡着,哨声就响彻长空。她迷迷糊糊地坐起来。 “若水,快点穿衣服集合!” “哦。” 在幸若水背着背囊冲出帐篷那一刻,她的地狱生涯开始了。 …… 三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当跳进自己的悍马,启动马达直奔家而去时,鹰长空觉得自己不像一个军人,而是一个十八岁的毛头小子去见心动的女生。 副驾驶位的傅培刚,一模一样的心情。 一路上,两个人几乎都不说话。差不多到家,刚好是傍晚时分。 鹰长空先将傅培刚送到楼下,然后一秒也不停地倒车冲出去,直奔自己楼下。 跳下悍马,三步作两步冲上楼去。拿出钥匙,打开门的一刹那,表情就僵在脸上。空荡荡的家,有一股长久没住人的霉味。 他砰一声关上门,转身飞下楼,又跳进了悍马里。 刚想跟他打招呼的邻居,愕然地看着他跳进车里飞驰而去。 …… 谭佩诗刚刚下班回来,整个人瘫软在沙发里。公司刚刚上轨道,要处理的事情太多。要不停地找客户,把公司支撑起来。她觉得都要累垮了。 而她心里,傅培刚离去的伤还没有好,若水又不见人了。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折磨,让她瘦得皮包骨。可是她又不想休息,因为一停下来,脑子就会想傅培刚想若水,更加煎熬。 门外急促的脚步声,谭佩诗下意识地坐起来。随即,又苦笑着靠了回去。傅培刚回家时,就是这种急切的脚步声,很好认的。 她还没收回苦涩的笑容,就听到锁被打开的声音。她吓得顿时浑身一震,难道是贼?她急忙站起来,像找一个东西当武器。可惜,她还没找到合适的东西,门就已经被推开了。 她惊慌地回过头,却在看到进来的人那脸那身材时,愕然地张大嘴巴,满脸的不敢置信。 “老婆,我回来了。”熟悉的嗓音,熟悉的语气。熟悉的人。 谭佩诗嘴唇都在颤抖。“傅培刚?” “是我,老婆。”傅培刚心疼地看着削瘦的女人。 谭佩诗发出一声尖叫,冲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腰。“傅培刚!你还活着,你活着!我是不是在做梦,我是不是在做梦?不,这不是梦,不是的……” 她语无伦次,身体颤抖得厉害。 傅培刚紧紧地抱住她,用自己的体温告诉她,他还活着。“老婆,我回来了,没事了!”怀里的人瘦得厉害,那腰肢,他十指就能握住。 “对不起,老婆。”千言万语,只化成这一句。作为军人的妻子,她承受了太多太多。 良久,谭佩诗才慢慢地松开手臂,一点一点地抬起头来。眼里,泪珠子一颗一颗地往外掉。嘴唇边,却是笑容。 抬起手,小心地摸着他的脸,暖暖的体温,告诉她这不是梦。她扑哧一声笑了,泪如雨下。“傅培刚,你活着,你真的活着!” 她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将脸埋在他的颈窝。闭上眼睛,眼角泪如雨。你还活着,感谢上天! 两个人紧紧相拥,分享着彼此的体温。这一场离别,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来得久来得伤。 当两个人找到彼此的唇,都像疯了似的啃咬着彼此,撕扯着彼此的衣服。 不识趣的门铃,却在此时大作。 傅培刚抱着媳妇儿,深深地吸气,平复着几乎失控的欲火。 当门外响起鹰长空的声音,他一下子冷静下来。急忙忙扯好衣服,跑过去开门。 门一开,鹰长空就像火箭头似的冲进来。“谭佩诗,若水呢?” 谭佩诗摇摇头,抿着唇不敢看他的眼睛。“她不相信你不在了,所以说什么都要去找找。有一天晚上她留了一张纸条给我就走了,我一直都找不到她。” “我知道了。”鹰长空留下四个字,转身又出去了。 “哎,队长!”谭佩诗想喊住他,他人却已经不见了。心里不由得酸得厉害,好不容易队长回来了,若水却又不见了。 鹰长空回到家里,打扫了一边,然后好好地睡了一觉。睡觉前定了第二天一早去t市的机票。 一觉醒来,直奔t市。 …… 人间地狱,顶楼。 野狼斜倚在沙发里,悠闲地品着红酒。 对于眼前这位能够突破他的重重防御冲进来的人,眼里掩不去的赞赏。虽然身上也挂彩了,但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败这么多的高手,不愧是个人才! “幸若水呢?”鹰长空跨立而站,一条手臂还留着血,他仿佛一点也没发觉似的,眉头都不皱一下。 野狼把玩着手里的杯子,漫不经心的视线。“在我这里。但是,我不会让你带走她的。这是我跟她的交易。” “什么交易?”鹰长空眼睛一闪,将x国的事情和谭佩诗的话练习起来,就基本上猜了十之**。 野狼微微一笑。“我替她找人,她答应我的任何条件,包括她的身体和性命。她现在没有危险,你可以放心。” “我可以见她吗?”他要亲眼确认她是好好的。 “不能。来人,送客。” 鹰长空看了他一眼,转身大步离开。知道若水是安全的,那就够了! 野狼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挑了挑眉。这世界上对他脾气的人不多,利刃便是一个。 鹰长空离开人间地狱,找了一个酒店住下来。对着电脑,开始查询相关的数据。对于天狼帮对于野狼,他并不陌生。在这个黑白纠缠不清的时代,天狼帮的后台之强硬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 他还曾经查到过,天狼帮有自己的基地,部队一样的基地!在这个军队国家所有的地方,一个平民能有自己的军队,他的后台之强硬可见一斑。 野狼不会把若水藏起来的,他可以肯定。那么,若水所在的范围就可以缩小了。 …… 凌晨。某基地的最后一道防御线。 两道人影翻飞,你来我往,拳脚所过之处,猎猎有声。 良久,打斗才停了下来。但并未分出输赢,仿佛两个人就该这样旗鼓相当。 鹰长空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并不意外。天狼帮的基地,不是他能够无声无息闯进去的。这里面并不缺乏人才。而眼前的猎豹,就是当年赫赫有名的鬼才。 “利刃。” “猎豹。” 猎豹扯了扯嘴角。“多年不见,你的身手越加不凡了。” “彼此彼此。”鹰长空和猎豹以前是同一批的特训队员,还曾经是搭档。可惜,猎豹性格上有缺陷,太过暴虐。后来在一次任务中,因为俘虏的死亡,被开出了军籍。没想到,她成了天狼帮的人。 “我要见幸若水。” 猎豹一挑眉。“可以。你打败我。” “好。” 两个人又开始打上了。 当一把匕首抵在猎豹脖子的大动脉处,她哈哈一笑。“你赢了。” “谢谢。”鹰长空收回匕首,大步而去。大略看了一眼,就超其中一个帐篷而去。 “凌队长,要不要——” “不!他只是来看人的,不会做其他事情。有问题,我会承担。”他们曾经是拍档,太了解彼此了。 鹰长空无声无息地闪进帐篷,犀利的眼眸在四周扫了一圈,朝着其中一张床走过去。上铺的人正在熟睡中,但眉宇之间已经没有了以往睡觉时的那种放松状态。那头他喜爱的长发,如今已经没了踪影,顶着跟他一样的刺头。 心里,很疼。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她还好好的。 巧妙地捂住她的嘴,同时抱着她飞快地离开帐篷。 “恩恩恩恩……”幸若水挣扎着,努力地想使出这些日子训练的技能。 跑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鹰长空稍稍放松力道,她就从他怀里翻滚而下,继而对他发起攻击。 这些攻击对鹰长空来说,不算什么。他却只用了三成的力,与她周旋起来。 但只打了一会,她就停了下来。愕然地看着眼前的人,不敢相信地低声喊。“长空?” 鹰长空露出笑容,张开双臂。“媳妇儿,我回来了。” 幸若水笑着扑进他的怀里,觉得一切似乎都值得了。“长空长空长空……”她像念经似的,不停地念着他的名字。 鹰长空失笑地抱着她。“媳妇儿,我真的在这里。” 紧紧地相拥,觉得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无法形容的心情。 “长空,我觉得这一切都太好太好了!我现在觉得,老天对我还是挺好的!” “傻瓜。”鹰长空笑骂一声,低头吻住久违的唇瓣。 幸若水怔了一下,马上热情地回应。在长期的离别之后,还有什么比亲吻和拥有彼此更加美好! 在欲火泛滥的时候,鹰长空一把抱起她,冲进了茂密的树林里。 只是在最初的时候,幸若水有些羞涩。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毕竟太大胆了,她很难坦然接受。 然而,鹰长空根本不给她羞涩的机会。热情的火很快就将她烧得神志迷糊,只能跟随他的节奏,沉溺在这一场爱的运动之中。 而在基地的某一角,站着两个人。 “凌队长,现在吹吗?” 猎豹看向某树林的方向,咧开冷笑。“吹!” 哨声响彻。 “紧急集合!”幸若水一下子清醒过来,一把推开身上的人就开始穿衣服。 鹰长空看着她的动作,懊恼地发出一声低吼。“操,她一定是故意的!” “我走了!”她还记得他的存在,在他脸上啄一口,就径直地冲出去了。 鹰长空一拳砸在地上!他敢肯定,猎豹是故意的! 另一处。 猎豹在队伍前慢慢地踱过来踱过去,视线不时地扫过某个人,半天都不吭一句。后来将迟到的幸若水训了一顿,罚了一顿。 “全体都有!稍息,解散!”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有些莫名其妙。只有幸若水想起长空的那句话,明白猎豹这是在故意整他们。也就是说,猎豹料到他们会去林子里做那事?她的脸刷地就红了! 大家都回去睡觉了,她则站在原地四周看,想找到他的身影。站了一会,她转身往林子的方向跑去。 半途中,被突然伸出来的手一把逮住了。幸好那熟悉的气息,没让她尖叫出来。 “我就知道,猎豹是故意整我的。”鹰长空满腹的不满。 幸若水抱着他的腰,心情并不受影响。她觉得一切已经很好了,不需要计较这些。“没关系,我觉得已经很幸福了。” “你老公要是憋坏了,你下半辈子的性福就没了。”鹰长空还是气。到一半被打断,很要命的。 幸若水红着脸,吃吃地笑。她反而觉得,猎豹挺可爱的。这种举动,就好像小孩子看不惯伙伴得了好东西而故意搞破坏。 “不行。咱们接着来!”鹰上校把人往肩头上一扛,飞身往林子里窜去。 幸若水在他的肩头上笑得灿烂。心里觉得,这种偷情似的举动,也挺刺激的。 还是原来的地方,鹰上校的动作比刚才还要急促,他实在不想再来一次那种痛苦的经历。“媳妇儿,这次她就算吹哨,你也不要管!” 他只是这样说,心里明白那已经是一种自然反应了,跟管不管的都没关系。 幸若水只是看着他笑,不回答。 鹰上校低吼一声,俯身就啃,像隔了许久又见到肉骨头的大狗狗。 幸若水放松身体,笑容始终在脸上。身上的人似乎不满她不够专心,用力地在她胸前咬了一口,疼得她呀的一声低叫。 “媳妇儿,现在你只能想我。”鹰上校霸道地命令。也使出浑身解数,让她只记得自己的存在。 幸若水环住他的背,闭上眼睛,感官的感觉变得特别的清晰而细微。她心里的那种期待,是她以前根本不会想到的。情到深处,久别重逢,似乎只有彼此交融才能诉说。 性,是爱情和婚姻中很微妙的一个部分。只有到了一定的年龄,你才明白它的重要以及如何去对待它。 这一次,猎豹没有再吹哨,说明她还是挺厚道的一个人。 当热情褪去,鹰长空搂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满足地舒一口气。 幸若水在他胸前静静地趴着,觉得整个人都软绵绵懒洋洋的。现在要是积极集合,她很怀疑自己能不能起得来。不过,真的舍不得回去,想多跟他呆一会,再一会! 夜静寂。夜空漆黑,只有零星的几颗星。月儿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偷懒了,完全不见踪影。 “媳妇儿,你该回去睡觉了。”否则,她明天一早肯定起不来。而且,猎豹指不定什么时候又来个紧急集合。他最清楚这种把戏了。 幸若水应一声,坐起来。“你明天就回z市吗?” “嗯。不过,只要有空我就会过来。媳妇儿,我会想你的。”男人搂住她,又是一个深深的吻,缠缠绵绵。 幸若水笑着,低低应一声。“嗯。” 谁也没有问谁也没有提什么时候她才能回家。但两个人心里,都知道那一天一定会来临的。只是,要等野狼玩够了。 幸若水或许还不明白,鹰长空却已经想到了。只是,他没有说,他不会傻到在媳妇儿面前说别的男人的好。 两个人牵着手,走出林子。在林子边缘,停住了步伐。四目相对,都是浓情。 “回去吧。”鹰长空再次抱紧她,亲了亲,就松开手臂。 幸若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转身就往帐篷跑去。一直到进了帐篷,都没有回头。 鹰长空微微一笑。迅速地回身,迎上突然从某处袭击的人。 …… ------题外话------ 同志们,鼓励呢?咋都不吭声呢?要不给张票票,给个花花也行啊! 嗷嗷嗷,偶需要动力!

上一篇   080 火热真人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