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盛世求婚(感动) - 上校的小娇妻

085 盛世求婚(感动)

作为一名传统的中国人,春晚是除夕夜必然的一道伴饭菜。. 活了25年的幸若水,看了许多次春晚,却是第一次在现场看。据说现场都是一些军政要人和名人。 幸若水对要人和名人都没有太大兴趣,那都离她很遥远。更让她兴奋的,是能够享受现场的春晚气氛。 下了飞机,鹰长空就带着她和小家伙去了服装店。买了亲子装,很养眼。 黑色的高领毛衣,还有一条装饰的小格子领带;外面是嫩黄色的羽绒服,后面吊了个老大的装饰帽;下身搭配深灰色牛仔裤,直桶的;脚下穿着黑色短靴,有点类似于军靴;最后是头戴宝蓝色毛线帽,顶上还有个毛球球。 穿好之后,连服装店的售货员都忍不住尖叫,拿出爱疯手机嚷嚷着要拍照。还说这家服装店应该找他们一家来拍广告,衣服肯定大卖! 鹰上校把角度调整好,深情地看着妻儿,微微露了一点侧脸,让他们拍了一张。 从服装店出来,一家三口心情都很高昂。这会大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若是平常,回头率一定很高。 小福安在前面蹦蹦跳跳的,充分地表达着他的兴奋劲。不时还回过头来,大声地叫他们。 幸若水转头看着第一次这样子打扮的上校,乐不可支。不过,人长得帅气,真是怎么穿都好看。 鹰上校哄得妻儿高兴了,虽然浑身不自在,但还是乖乖地忍了。没办法,军人最是疼老婆,能够让老婆高兴,形象可以暂时放下,反正不是穿着军装有损形象就行!况且,这种一家人穿同样衣服的感觉还不坏。 会合的时候,鹰振邦看到了,也止不住乐了。点着头,大声说:“好,这个好,这个真好!” “看着就是幸福的一家子,都可以去拍广告了!主题就叫:计划生育好!” 话一出,顿时就笑成了一片。大家都想起计划生育的宣传画面,就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其中要数小福安嘎嘎嘎的鸭子声最突出,笑得只看到白牙齿没了大眼睛。 幸若水挽着上校的臂弯,觉得天下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 小福安不乐意被冷落,硬是挤到了父母中间,伸手一边一个拉着。走起路来气昂昂的,好像要飞过鸭绿江似的劲头。 进了春晚的观众席位,他们一家都安排在一起,坐的是角落的位置。 鹰振邦深知道孙子和孙媳妇都不喜欢结交所谓的要人名流,所以每每有人过来打招呼,要是人家没有主动问,他便不做介绍。 幸若水跟鹰长空也乐得安静。 终于,开幕的名家歌曲串烧兼舞蹈,拉开了春晚的序幕。之后6名主持人一字排开,除了2名新人,另外4名都是熟面孔:董卿、朱军、周涛、白岩松。 幸若水觉得,现场和电视看其实没什么不同。硬要说有,就是现场观看需要安静需要注意形象,比在家看电视拘束了。另外,音响效果确实大不一样。 对于她来说,对春晚最大的期待,就是能看到赵本山的小品。这个长着一副农民相的大叔,给中国16亿人带来了无所的乐趣。卖拐的故事、白云和黑土的故事,不知道让多少人乐坏了。 其实,对许多人来说,春晚没了赵本山,也就没了看头。在小品这个领域,赵本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他那张苦苦的脸往那一摆,那就让人发笑。 或许,央视也明白赵本山至于春晚的重要性,所以他的节目安排越来越靠后,一般都到新年的钟声响起前后。 “好看吗?”鹰振邦凑过来,笑着问。 幸若水忙点头。“好看。” 中途,鹰长空电话响,出去接电话了。那时候,已经快到新年钟声了。可能是重要事情,他去了挺久都没有回来。 “没事的,放心。好好看节目,错过了那就可惜了。”鹰振邦笑着道,递给她一个望远镜。 幸若水笑了笑,没敢再往门口看。接过望远镜,舞台上刚好是舞蹈,来自某军区文工团。军区的舞蹈虽然不是劲舞,但充满了力量。 幸若水的望远镜一个一个面孔认真地看,待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时,完全怔住了。她放下望远镜,揉揉眼睛,再看。虽然舞动中位置变了,但那种脸明显是长空!黑色上衣,迷彩裤子,军靴…… “好看吗?”鹰振邦了然一笑,再次凑过来问。 幸若水看到他的笑容,便知道他肯定事先就知道了,只瞒着她。不过,他们也是为了给她惊喜。“谢谢爷爷。” 她从来不知道,她的上校居然还会跳舞!重要的是,他居然愿意表演,只为了让她高兴! 她眼含着泪,看着一段充满表现力的舞蹈定格在最后的动作。那个挺拔如山的身影,是属于她的。她用力地拍手掌,把手心都拍红了。 音乐停止,所有的战友都退到了幕后。掌声满场,久久回荡。 主持人登台。 “谢谢来自某军区文工团的战士们,让我们再一次用热烈的掌声感谢他们。在这个万家灯火的时刻,在这个团圆的时刻,我们不会忘记,我们的战士仍守卫在祖国的边疆。他们不怕风霜雨雪,不怕艰难险阻,坚持守卫我们的国土,守卫着百姓的幸福。他们,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是啊。在这个万家团圆的日子里,让我们对这些可爱的战士,送上我们最真挚的感谢和祝福。同时,我们还要感谢那些默默地支持他们守候他们的军嫂。是她们用女性柔软的肩膀,为这些铁骨铮铮的血性男儿免去了后顾之忧,是她们忍受着夫妻分离的日子成就了我们的万家团圆。”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一位可爱的战士想对他心爱的姑娘说几句话,大家想不想听?” “想!” “大声点,想不想?” “想!” 幸若水几乎落下泪来。如果你不是一名军嫂,如果你没有躺在床上思念着度过无数个漫漫长夜,你不会明白这几句话是多么触动你的内心。 当舞台上出现那一抹高大的身影,幸若水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哪怕他戴上了帽子,她依然能一眼将他认出来。 舞台上的人,已经接过了话筒,放到嘴边。低沉磁性的嗓音,缓缓地响起,落地有声。 “我们当兵的,一向不会说好听的话。而且,就算有好听的话,也留着回家偷偷地跟媳妇儿说,对吧。” 现场一片哄笑声。电视机前的人也是。他们喜欢朴素的话,喜欢实话。 “我和我心爱的姑娘在一起已经两年多了,为了和我在一起,她吃了很多的苦。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在这个中国人必看的节目上,我想向她求婚。她等了很久了,我想给她一个妻子的名分,一个家。虽然,这个家会经常只有她一个人守着。” 幸若水捂着嘴,不停地流泪。然后就有人出现,把她拉到了舞台上。眼泪朦胧了视线,她根本看不清楚,差点踉跄跌倒。 “呼——”现场一片轰动,掌声如同雷鸣一般。 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人在春晚上求婚,还是一名战士。 男儿膝下有黄金,是不会轻易下跪的。面对最狠辣的敌人最绝望的处境,他们也不会屈膝求生。但是,面对娇弱的妻子,他们可以跪下。 鹰长空缓缓地,单膝落地,举起亲自挑的戒指。深情地看着心爱的女子,缓缓地开口:“亲爱的,嫁给我好吗?” 幸若水双手捂着嘴,不停地掉着眼泪。眼里全是喜悦和感动,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主持人把话筒送到她的嘴边,她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主持人只好又把话筒放到自己嘴边,对着观众席说:“大家给这位可爱的姑娘一点掌声,好不好?” 又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非常文学/ “亲爱的,你愿意吗?”鹰上校再次问道。 幸若水猛点头,心急地把手伸出去让他戴上戒指。结果伸错了,忙缩回来伸出另一只手。 现场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他们都知道这个姑娘太激动了,所以没觉得任何不妥。 彼此交换了戒指。 鹰上校一把抱起他心爱的姑娘,在舞台上转了两个圈!“祝福天下的有情人都能相守白头!” “我想说几句话。”幸若水在被他抱下去的时候,急忙说。 主持人反应过来,急忙把话筒递过来。“让这位可爱的姑娘跟大家说几句话,好不好?” “好!” 幸若水拿着话筒,擦干眼泪。因为流泪,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不是个爱哭的女孩,因为妈妈从小就教育我,哭是没有用的。可是这些日子,我哭了很多次。因为我的爱人,总在不经意的时候让我激动得泪流满面。我没有想到,他会用这种方式向我求婚。我早想过了,就算他哪天跟我说,咱们把证领了吧,我也一点都不奇怪。” 现场一片笑声。都觉得这小伙子,这姑娘,真可爱! “因为他们的心思都花在训练花在保卫国家保卫人民上了,没有更多的心思来想这些细节的东西。在我遇见他之前,许多人说过,军人是最不浪漫的最不细心的。嫁给军人,就意味着你选择了聚少离多的生活。遇到困难,别的女人都有男人扛着,你们只能自己咬牙顶着。可是,我今天要告诉那些喜欢军人但又在犹豫的姑娘们,勇敢地选择吧!” “也许他们不能每天陪在你的身边,但哪怕只有一点空余的时间,他们也会陪在你身边。他们可以为了跟你说一句话,而花几个小时在营地和家之间往返。他们可以为了早一点见到你,而几天几夜不休息……也许他们不会说甜言蜜语,也许他们一点都不浪漫,但在人生的长河里,最终能够陪着你过一辈子的,是一颗真诚的心。祝福你们,祝福所有人!” 鹰上校牵着他心爱的姑娘,在所有人祝福的目光里,走下舞台。 人生的路还很长很长,还会有许多的困难在前方等着他们。但是无论过了多少年,相信他们仍会记得最初的这份承诺和坚守。 而现场的观众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在很久之后再看春晚,或许还会记得曾经有一对可爱的年轻人在这个节目上相约一生。 第一条微博发出,回复数量就像是用意念砌墙似的,瞬间盖成了一座高楼大厦! 下了舞台,新年的钟声就要响起了。 幸若水的手被上校握着,一起默默地跟着主持人倒数,眼里泪痕未干。 谭佩诗打电话过来,在电话里大声地叫:“若水,你太幸福!队长实在是太浪漫了!不行,我要把傅培刚给踹了,重新来过!” 幸若水还在电话里听到傅培刚用哀怨的声音说:老婆小心点,你还大着肚子呢! “不行,傅培刚,等孩子生下来了,你得补我一次浪漫的求婚!” “老婆,小心肚子!” 现场的打闹,光听声音就能把画面给想象出来。这不是闹,这本身就是幸福的一种表达方式。一个女人能够碰到一个男人愿意让你胡闹,还生怕你跌了摔了,那不是幸福么? 幸若水扑哧一声就笑了。觉得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希望天下的好人都能幸福! 从春晚现场出来,一家人坐进车子里。车子发动,直奔紫云首府。 小福安都睡着了。在嫩黄色的映衬下更加,嘟嘟的小脸红扑的,别提多可爱。最后是被警卫员抱着进门,然后送回房间的。 上一回来,根本没心情欣赏;这一回来,则是半夜看不清。所以已经第二次来了,幸若水还不知道紫云首府是什么样的。 房子里灯火通明。显然还帮他们留着灯。不过按照民间的习俗,除夕夜是不熄火不熄灯的。 进了门,发现上将夫妻都在沙发上坐着。 看到他们回来,上将朝父亲走过来,说:“爸,这么大的事情,你咋也不跟我们说一声。” “要结婚的是长空,又不是你们,说不说有什么关系?”鹰振邦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儿子媳妇那意思他还不懂,还不是想着能够阻止。真是老顽固! 杨紫云看了一眼幸若水,脸色沉了一下。“爸,话可不是这么说。虽然不是我们结婚,可长空是我们的儿子。儿子结婚,难道父母连知道的权利都没有吗?” “现在你们不是知道了吗?不只你们知道了,估计全天下的百姓都知道了。” 上将和杨紫云对视一言,生气却又不敢发作。 “长空,你跟妈到房里来。” 鹰长空摇摇头。“妈,我们都已经很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说着搂住幸若水。“走吧媳妇儿,我们回房睡觉。” 杨紫云气得要命。“长空,家里客房多着呢。这不过是求婚,又不是结婚。”言下之意,最后还不知道会不会结婚呢,还是分开睡好。 鹰长空还没说话,鹰振邦在沙发里喝着茶,凉凉地说了一句:“这结了婚也有可能离婚的,为了保险起见,结婚的也别洞房算了。” 杨紫云这回再也不敢说什么,只是憋了一肚子气,回房间跟上将发泄去了。 幸若水虽然告诉自己不在意,心情却难免受了影响。她不奢求跟婆婆能够像跟妈妈一样,但这样相互看不顺眼还是让人难过。 鹰长空紧了紧搂住她的手臂。“不用理会他们。我这个做儿子的都不在乎,你更不需要在乎。他们就是太闲了,没事找事。” 幸若水能说什么?只好笑着点点头。心里明白,这天下间总有那么一些人看你不顺眼,就算你把心挖出来也不会有所改变。 紫云首府的设施,比起他们那个简单的家来说,那是高档多了。就连浴缸都更加大更加高级,还有按摩功能。 鹰上校一进房,关上门就将媳妇儿扛上肩头,直奔浴室。一方面他是想媳妇儿了,一方面则是不希望她还在为父母的态度难过。 偌大的浴缸里,鹰上校使出浑身解数,极致挑逗着她的敏感点,让她除了他的存在,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在他们一起过的第一个春节,上校向她的媳妇儿求婚了。并在求婚后,在浴缸里把媳妇儿做得差点没晕了过去。 躺在床上,幸若水窝在上校的怀里。从今晚的求婚,迷迷糊糊地想到了订婚。抬手,戳了戳他。“哎,那时候你跟顾真真的订婚宴,是怎么回事啊?” 鹰上校软玉在怀,整个人都懒懒的,眼睛也不睁一下。“我没有跟她订婚。订婚宴估计是我妈他们动的手脚。” “不可能啊,我明明看到那个人就是你的!还是在新闻里播出的。” “傻瓜。”上校无奈地笑了。“我是军人,订婚能这么高调吗?我拍婚纱照都不能露正脸的。还新闻呢,那是为你一个人准备的新闻。” 幸若水想到庄奕骋的那份报纸,总算明白了。 上校却因此想起了一件事情。“对呢,我们还要拍婚纱照!媳妇儿,睡觉,睡醒了咱们去拍婚纱照!” 幸若水哭笑不得,真是个说风就是雨的性子。不过满足地往他怀里贴去,没说什么。 喜庆的日子。幸福的人。 年初一的夜里大雪,到早上却阳光灿烂,是个好天气。瑞雪兆丰年,许多人都说该是个好年景。 幸若水一起床,就拿到了一个大红包,爷爷给的。上将和杨紫云虽然心里不乐意,但也还是意思意思,也给了。 爷爷除了给大红包,还给了一只玉镯子,翠绿通透,一看就知道质地上乘。 幸若水本来不敢要的,但是禁不住爷爷的劝说,上校也让她拿着。她只好接了,戴在手上,还刚刚好。 杨紫云的脸色相当难看。那是鹰家祖上传下来的,一代一代媳妇之间传承。本来该传给她,再由她传给儿媳妇。如今直接越过她给了幸若水,相当于给了她一个耳光子! 鹰家新年的第一顿饭,很丰盛,人也不少。一家人,还加上上将和爷爷的几个警卫员。大桌子围了一圈,座无虚席。 保姆阿慧的手艺自然是极好的,满满一大桌子的菜,味道好,上得也快。各色各样的菜,比起大酒店里的盛宴也毫不逊色。 杨紫云心里不痛快,但是当着公公和警卫员的面,她是不会发难的,她是个爱面子的人。 所以,饭桌上热热闹闹的,也算是融洽。 饭后,几个当兵的男人就坐在沙发上,喝着热茶,海阔天空地谈起来。 幸若水主动帮保姆收拾餐桌去了。在厨房里刷碗的时候,被杨紫云叫到房间里去了。 “阿姨。”幸若水关上门,喊了一声。 杨紫云瞅了一眼她的手腕,指着那张椅子说:“坐吧。” “不用了。阿姨,你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她不是以前那个傻女孩,被她随便一下就吓坏了。 杨紫云皱了皱眉。“你怎么这么没礼貌?你站着,难道要我坐着仰望你吗?” 幸若水知道她是借题发挥,没反驳,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笔直地看着她,等着她那些不好听的话。也许她们之间的婆媳关系,这辈子都不会有好的一天。 野狼说过,不管什么事情,我们要往好那面努力,但似也要做好心里准备接受一个坏的结果。 杨紫云沉着脸,怎么看眼前这张脸怎么不顺眼。“我知道你嘴巴厉害,把老爷子哄得高高兴兴,都找不着北了。但我告诉你,你不是我想要的儿媳妇。如果我能够改变,我是不会选你做我的儿媳妇的。” 幸若水微微笑,脸色没有变一下。“阿姨,我不求你喜欢我,也不求你祝福我们的婚姻。我只是想,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姑且让长空他自己来选择吧。而你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你的爱人身上,有空就一起去旅游,开开心心地玩,不是很好吗?” 杨紫云被将了一记,脸色越发的难看。正要发难,敲门声响了。 “妈,你别欺负我媳妇儿,开门吧!”鹰上校虽然正跟爷爷他们说话,但目光可是注意着自己的媳妇儿。 “阿姨,那我开门了。” 杨紫云冷哼一声。 幸若水把门打开,上校走进来。“妈,偷偷跟我媳妇儿说什么呢?若水你出去陪爷爷下棋吧,我陪妈说说话。” 幸若水应了一声,关门离开了。 鹰长空叹了一口气,坐到母亲的身边。“妈,你呀,好好跟父亲过过两个人的清净日子,我的事情你就别担心了,啊?” “亏你还是个军人?有了媳妇忘了娘!我找她说句话,你就担心我欺负她,你怎么不担心她欺负你妈?”这儿子以前是很贴心的,现在越来越不像样了。 鹰长空笑了笑。“妈,我媳妇儿那么好的人,她能欺负你吗?” “哦,你的意思就是你妈是个恶毒的女人,是吧?说你有了媳妇忘了娘你还不认!” 鹰长空揽住她的肩头,叹了一口气。“妈,你不是恶毒。你是太爱惜自己的面子了。你不只介意她离过婚,你还介意她不是名门望族出身。可是妈,这些东西都是虚的,到最后能够陪着你的只是一个真心待你的人!你看这次,你们都以为我真的殉职了,只知道伤心难过。她也难过,可是她一个弱女子,她敢跑到战乱的x国去,只为确认她的一个梦!妈,换了你,你未必敢去做。这样的女人我要是不娶她,我就是瞎了狗眼了!” “她去x国找你去了?”杨紫云瞪大了眼睛。 鹰长空点点头。“妈,那些可都是真枪实弹,可是要人命的。她就敢去,如果她不是把我看得比她的性命还重,她会去吗?所以啊,你就别操心了,好好过日子,行么?” 杨紫云这回不知道说什么了。 鹰长空拍拍她的肩头,出去了。他知道,母亲对若水的积怨已深,不是三言两语能够化解的,希望以后能够有所好转吧。 皇城b市。在许多中国人的心中,都是一个很向往的地方。 大年初一,鹰上校带着妻儿,开着他的悍马逛皇城。至于晚上,约了一帮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死党,喝酒吹牛。顺带着,也让他们见见自家的媳妇儿。 皇城脚下,啥都比别的地方强,连堵车也是一样。不过春节外地打工的都回家了,街道倒是畅通无阻。况且后座一大一小两个活宝很能闹腾,带来笑点多多。 幸若水是来过b市的。毕竟是皇城,来旅游是难免的。不过旅游和跟爱人一起逛,那是不同的心情。 一家三口还穿着那套亲子装,看起来相当的温馨。 其实春节看着隆重,最隆重的活动也就是窜门聚餐,其他的活动就没什么。在b市,过年期间有好些庙会,但是人挤人,热闹过了头。 虽说是这样,鹰长空还是抱着儿子,拉着媳妇儿凑热闹去了。媳妇儿是外地人,自然要让她看看最有地方特色的东西。 庙会有吃有喝有玩,母子两是玩得很进行。一个漂亮一个可爱,还穿着亲子装,回头率奇高。 鹰长空负责拍照,按快门的手跟扣扳机一样灵活,咔嚓咔嚓不停。 停下来的时候,一家三口牵着手走,有些人看着这一家就想拍照。上校反应快,总会第一时间躲开镜头,或者让人家只拍到一个侧面。 幸若水在他第n次躲镜头时,终于忍不住说:“我觉得当个兵也挺痛苦的,连照个相还得犹抱琵琶半遮面。哎,话说,结婚照也不能拍正面吗?” “不能。” 幸若水顿时哀嚎。“那还有什么意思啊?都拍背影,那还叫结婚照吗?” 鹰长空摸摸她的头,安慰说:“别担心,总会有办法的。” 这个小插曲,自然不会影响一天的好心情。 一家三口吃饱喝足玩好,终于在黄昏时分,坐着悍马回家去了。 洗过澡,鹰长空就带着媳妇儿出门去了。跟死党约了在b市某酒吧,是他们以前常去的。 幸若水有点紧张,听说其他人也会带着媳妇儿去,这才放下心来。要是一帮子男人,就她一个女人,那不成了看猴子了,多不自在。 酒吧嘛,总有那么一点吵闹。但这家还好,不算太吵。 他们定了一个包间,相比外面就安静了许多。 幸若水和鹰长空到的时候,其他人都到了。足有十来号人,幸好包厢够大。他们并没有迟到,是其他人来得早了。 不管迟早没迟早,最后来的人都是要罚酒的。 “啥也别说,先自罚三杯!嫂子,你随意,喝剩下的,让老鹰干了。” “我们又没迟到,这酒罚得冤不冤啊?” “放心,冤不了你。没看呢,我们的大检查官在呢,谁还敢冤你?” “猴子,我等会还开车呢,你想让我酒家啊?” “酒家个屁!旁边就是那啥大酒店,直接开房去!新年第一个晚上,咋也得弄点情趣不是?” “说得好!” …… 纠结到最后,酒自然是要喝的。不过都是啤酒,度数不高。 幸若水喝了一杯,余下的给上校解决了。 “来吧老鹰,酒喝完了,赶紧给咱们介绍介绍。” 鹰长空轮着把人给介绍了。“媳妇儿,这是候志新,我们都喊他猴子;这是刑大勇,我们都叫他猩猩;这是郑业,我们叫他豹子;这是钟宇,我们叫他老虎;这是马文军,我们叫他黑马。” 最后,上校一把搂住媳妇儿的肩头,笑出一口白牙。“我媳妇儿,幸若水!清透若水的若水!” “看他那得意的样儿,兄弟们,宰了他!”话一落,男人们一哄而起,袭击上校。 幸若水急忙退开,让这帮男人表达他们之间的感情。不一会,一袖子被拉了拉。转头一看,是坐在最外边的女子。 “若水是吧?你好,我叫张婷,是候志新的老婆,就是刚才叫猴子的。我27了,你多大?”张婷看得出来是地道的b市人,很热情。 “我25,那我以后叫你婷姐。” “好。”张婷又拉着她,把其他几个人也给介绍了。 “我是刑大勇的女朋友,我叫李小云。” “我是郑业的老婆,我叫张璐璐。” “我是钟宇的老婆,我叫杨双。” “我是马文军的女朋友,我叫王希。” 幸若水一一打招呼,几个人都很活泼,也不尴尬。 女人这边认识完了,男人那边也闹完了。各自回到座位,搂住自己的女人。 鹰长空被收拾得很惨,可怜兮兮得回到若水的身边。“媳妇儿,他们欺负我。” “我靠老鹰,要不要这么肉麻啊?哎哟,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我牙都酸了!” “这算什么?人家都在春晚现场公开求婚了,那才叫酸。我的妈呀,我这牙,啃不了肉骨头了!”猴子叫得惊天动地。 “这不要紧,能啃得动你媳妇儿就行了,你们说是吧?” “哈哈哈……” “我说你们得了吧,肯定是怕我们几个已经跳进坟墓里的人有想法,这才拿人家老鹰和若水来开刷。有本事你们也给我们来一个,我们就牙酸掉了也不怕,姐妹们,你们说是不是?” 呼啦啦的,一片呼声。 张婷第一个叫起来,把自己的猴子给弄蔫了。 “媳妇儿,咱们来实的,不要他那虚的。”猴子涎着脸,讨好媳妇儿。 “虚的也没能给我来一个,还谈什么实的?晚上给我睡地板去!睡一个星期!” “猴子,你忒可怜了!” “媳妇儿?”猴子的脸都苦出黄连水来了。 “两个星期。”张婷伸出两个手指头。 “媳妇儿,你咋联合外人来欺负我呢?媳妇儿,咱要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才行啊!” “三个星期!”三个手指头,在他面前晃啊晃啊。 猴子呼啦把手一挥,扯着脖子喊:“靠,老子回家把床全都劈了,以后就睡地板!” “哈哈哈……” 幸若水笑得肚子都软了,哎哟哎哟的直不起腰来。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每个人都很热情很幽默,让人觉得好像认识很久很久了。 幸若水知道,长空跟他们也很少有机会见面。但是他们的感情看起来还是那么好,与身份与地位无关。这就是友谊,不因时间和距离而疏远,历经岁月而不褪色。 “想什么呢?”鹰长空看媳妇儿笑眯眯的,一看就知道在想事情。 幸若水摇摇头。“我就是想,你们的感情真好。” “那是,我们都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真真正正的儿时伙伴。 幸若水想到他们的外号,在他耳边小声说:“听你介绍的时候,我还以为进动物园来了,全是一帮动物。” 鹰长空也被逗笑了,可不是么?小时候叫着玩的,长大了倒成了感情的见证,这是专属于他们之间的外号。 “喂喂喂,那边两个偷偷说什么呢?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就咬耳朵,太不象话了。要就啵一个,那才像话!大家说,是不是啊?” “对!啵一个啵一个……”呼啦啦的呼声,群情激昂。 幸若水红着脸,又不知道找什么理由拒绝。虽然现在民风开房,当中亲一个不算什么。可她还不习惯,总觉得这些事情是两个人私下里才做的。 鹰长空一转头,按住媳妇儿的后脑就亲了,她还没反应过来。 “呼——”呼声、哨声,此起彼伏。 幸若水脸红似火,给了上校一记眼刀。 上校接受到媳妇儿的媚眼如丝,更加得意。往年回来,他们成双成对,他孤家寡人。这会,他总算是有媳妇儿了,不怕他们显摆! “看他那样儿,好像全天下就他有媳妇儿似的。兄弟们,解决他!小样的!” 又是一阵狂风暴雨,乱成一团。 幸若水想脸红久一点,也没那个气氛。 “他们每次都这么闹腾,你习惯就好。”张婷笑着说,嘴里啃着瓜子儿。 幸若水对她笑笑。“我觉得挺好的,这样的感情很难得了。” “那倒是。不管多久不见,一见面就能闹到一起。一个人有困难,其他5个人准出来帮忙。在如今金钱至上的社会,这样的感情真的不多了。”说话的是杨双。 其他几个女人齐齐点头,嘻嘻哈哈地看着滚成一团的男人,一边啃瓜子,一边呐喊助威。 幸若水自从大学毕业酒会上这么闹腾过之后,就没再这么放开闹过。这些人一个比一个能放得开,到最后你根本矜持不起来。因为你只有肯融进去,才能感受到那种快乐。 这种快乐,纵然是家财万贯,也是买不来的。 鹰长空以一对多,虽然没赢,但也赢足了风头。得瑟地回到媳妇儿身边,咧着白牙。“媳妇儿,你老公厉害吧?” “厉害,最厉害了!”幸若水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孩子气的一面。 一帮人就这么闹腾着,很快时间就过了十二点。又闹腾了两个多小时,就打道回府了。毕竟,他们能熬,女人们可熬不了。 在酒吧门口分开的时候,候志新拉住了鹰长空。“老鹰,过来,跟你说句话。” “我去那边等你。”幸若水笑笑,走出一段距离给他们腾空间。 候志新看着她,笑着说:“你媳妇儿真不错。” “那当然!我媳妇儿是最好的!”鹰上校最喜欢有人称赞他的媳妇儿了。 候志新一脚踹他。“得瑟!我说,你也别太得瑟,她马上就回来了。到时候,也不知道会不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谁啊?”鹰长空看他说得严肃,皱皱眉,也没想起来他说谁。 “古筝。” 鹰长空恍然大悟,他都忘了这号人了。“我跟她早没关系了。” “你这么想,不代表她也这么想。总之,你还是小心点吧。” “我知道了。谢了,兄弟。”拍拍猴子的肩头,鹰长空走向自己的媳妇儿。 幸若水笑着挽住他的胳膊,也没问他们说了什么。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一点小秘密。 凌晨的风吹在脸上,微冷。心里却是热乎乎的,因为有彼此作伴。 ------题外话------ 关于春晚能不能让人来求婚,请别较真。 国庆长假,大家都出去玩了,都没人理我,但我还是很勤快的对吧? 支持我吧。若爱会写得更精彩的,最近还发现下一个文的灵感了,哦也!

下一篇   086 狐狸精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