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狐狸精的下场 - 上校的小娇妻

086 狐狸精的下场

幸若水他们并没有在b市逗留多久,因为鹰长空的假期有限,他得回部队去了。^/非常文学/^ 一家三口回到z市,是年初四。当天晚上,上校就跟傅培刚赶回部队去了。 临走前,上校搂住媳妇儿,一顿折腾。折腾完了搂住她,说:“媳妇儿,我马上去打结婚报告。还有你先看好婚纱照的事情,回来咱们就拍婚纱照结婚!” 豪情万丈,落地有声。 幸若水伸出脚去,踹了他一下。结果因为身体绵软,根本没力道。反而被野兽男人抓着脚腕一拉,又把她拖下去来了个深吻。要不是时间来不及,看他那意思还要再吃一回。 “媳妇儿,等我回来了,一定要做够一天一夜!”上校咬着牙宣布,然后从阳台跳下去,跳进悍马里,不一会就没了人影。 幸若水想去阳台看他离开,但是实在爬不起来,躺在床上出气多入气少。即便这样,嘴角的笑容就没落下过。 在床上躺了好一阵子,幸若水才爬起来。客厅外,小家伙还在看电视,看得津津有味。 杨紫云本来是不同意将小福安带到z市来的。但是鹰长空很强势,她也就没办法了。 幸若水明白,长空是怕她一个人寂寞,想让小家伙陪着她。虽然累一点,但平常回家来,好歹有个人陪着说话,哪怕是鸡同鸭讲。 为此,他不惜得罪自己的母亲。若水无法不感动。 话说,年初六上班族就开始正常上班了。佩诗大着肚子,没办法管理公司的事情,只能由幸若水来接手。所以她还可以休息一天,明天就要上班了。 至于小福安,在开学前,就把他送到佩诗那。反正谭妈妈也在,也不用佩诗照顾。多个孩子,还多一份乐趣。 在飞机和车上折腾了数个小时,又被他压在床上折腾了一番,幸若水已经疲惫不堪了。拉了小家伙进浴室去洗澡,出来倒头就睡。 一夜好梦。 幸若水起床来,在小区里跑了几十圈,又在双杠上玩了一会,才回去做早餐。要是有个自己的健身房就好了,长时间不练是要生疏的。 母子两吃过东西,就手拉手去谭佩诗家里拜年了。小家伙照例收了大红包,乐的嘎嘎叫。 谭佩诗又提起了那场刻骨铭心的求婚。 “若水,我真的好羡慕你啊!我咋什么都没有呢?我真是太悲催了!”谭佩诗哭丧着脸,越想越觉得自己亏大了。当初他们结婚,还是她求的婚。果然,女人不能太主动,要不是要遗憾的。 幸若水无奈地笑,她知道佩诗只是喜欢闹腾。“等孩子生下来,你让傅培刚补给你不就好了?反正人家又不知道你们已经结婚,是不是?” 谭佩诗一拍大腿。“说得对,说得妙,说得呱呱叫。不过,傅培刚那个榆木疙瘩似的脑袋,他就是想疯了也想不出来什么浪漫的点子。你说,我怎么就挑了个这么没情趣的男人呢?” “人家小傅娶了你,那才叫亏呢。你看你这样子,哪里像个好妻子了?”谭妈妈嗑着瓜子,无情地打击自己的女儿。 谭佩诗不干了,扭着身体大声嚷嚷:“妈,我怀疑他才是你儿子,我不是你女儿!” “他本来就是我儿子。没听过,女婿是半边子吗?”谭妈妈乐呵呵地反驳。自从女婿回来之后,她的嘴就没合拢过。现在女儿又怀孕了,就更是每天乐陶陶。 “妈,我肯定不是你亲生的。”谭佩诗苦着脸下结论。 谭妈妈凉凉地回了一句:“我也怀疑当年在医院里抱错了。我最近正要考虑,是不是要让人帮忙查一查。要是真错了,现在换回来还来得及。” 谭佩诗嗷嗷嗷地叫,伤心欲绝。“苍天啊大地啊,我咋这么命苦啊!” 幸若水则笑疼了肚子。她不知道,原来谭妈妈也是这么幽默的人。 小家伙也不知道听懂了多少,反正也跟着嘎嘎地乐。他就是这样,不管听懂没听懂,没事就嘎嘎叫。 谭佩诗假嚎完了,又想起什么来,急忙拉拉若水。 “若水啊,你说平时队长看起来顶木讷的一个人,怎么他就能想出这么浪漫的事情来呢?那是瞬间灵感迸发还是基因突变啊?你不知道,那天我不停地揉眼睛啊揉眼睛,我就想这人怎么这么像队长呢。然后我又想不可能啊,他哪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然后我就很打击地看到你出现了!” 她描述的表情和语气委实逗人,幸若水忍不住吃吃地笑,又抗议道:“什么叫很打击地看到我出现,我长得很对不起你吗?” “那啥,我不是想着咱两都是没浪漫的运气的,咱不是一向同甘共苦嘛。现在你来了这么一出,你让我情何以堪?”越想就越觉得自己亏大了。 幸若水也来了兴趣,表情认真地朝她招招手。“我给你出个主意。” “说!” “你在傅培刚身上写满了我爱谭佩诗这样的字,然后让他在广场上跳脱衣舞,保准一夜之间你就红了!”想到那个画面,她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谭妈妈也被她的馊主意给逗乐了。“你别说,这个好,这个真好!” 谭佩诗笑完了,认真地点点头。“我也觉得这个挺好的。不过,那啥,他们特种兵不是不让露脸吗?” “这个容易,带个面具就好了。反正你出名就好,小傅他又不想出名,若水你说是吧?” “谭妈妈说得对!” “好,就这么说定了。那我得给他上网选购一件劲爆点的衣服,好一举成名!” 霎时间,大伙都笑成了一团。 远在军营的傅培刚猛打喷嚏。 鹰长空狐疑地瞅他一眼。“感冒了?” 傅培刚摇摇头,也有些莫名其妙。“没有。可能是我老婆在家念叨我了,嘿嘿……” 鹰长空看他那熊样,抬腿就是一脚踹过去。 傅培刚急忙躲开,揉着鼻子接着想老婆。 话题回到谭佩诗家里。 几个人笑闹完了,就得干正经事了。公司的事情,幸若水毕竟什么都还不了解,还是得谭佩诗给她说说。 公司刚起步不久,业务量还不算多。最大的客户是某品牌口香糖,虽然只有一个区域,但对公司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另外还会有一些小客户,都是短期的。目前来说,盈利主要靠这个口香糖的店销。 公司的总经理是谭佩诗,下面有一个总监带着两个项目经理,每个项目经理带4个助理,再加上2个财务工作人员和1个行政人员。这就是目前的架构。 听谭佩诗的意思,总监叫夏默,是个挺有想法挺有魄力的男人。基本上他都能够把事情做好,需要经理亲自处理的事情不多。 幸若水这才放了心,她虽然有过同行经验,但毕竟没有做过企业管理。有个好的助手,那就不一样了。 两个人又嘀嘀咕咕地半天,才歇下来。 最后决定,谭佩诗明天陪着一起去,至少要把人介绍给大家。虽然若水也是老板之一,但毕竟还没在大家面前出现过,恐怕有些人会私下搞小动作。 又是一夜的好梦。 第二天,幸若水就跟谭佩诗打的上班去了。 两个人坐在的士里,又敲定了一个事情:他们得买辆车! 办公室是两个人一起选的,幸若水来过。但是装修都是佩诗后期做的,她还没看到办公室的样子。 其实,跟一般的办公室没什么区别,不外乎桌椅。只是绿化工作做得很到位,大盆栽小盆栽摆到很勤快,抗辐射嘛。墙上的画也都比较有意思,不是那种传统的画作,颇为抽象。 幸若水觉得最特别的,是在前台旁边有一个“吐槽墙”。就是员工有任何的不满,都可以在那里说出来。这种东西,只有佩诗才想得出来,但其实很有意义。.每个员工都希望有一个平台,可以说自己心里的不满。 幸若水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已经贴了不少。一些人贴出了自己的不满之后,后面还有被抗议那个人的回复,倒是挺有意思的。“这个挺不错的。” 谭佩诗得意地翘翘下巴,拽得二五八万似的。“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点子!” 幸若水哭笑不得。有人注意到他们进来了,都跟谭佩诗打招呼。 “佩姐,新年好!恭喜发财,红包拿来!”那是个可爱的女生,双手伸出来要红包,还转头对着里面喊,“姐妹们,兄弟们,佩姐回来了,发红包啦!” 谭佩诗伸手揉揉她的脑袋。“鬼精灵。” 办公室里的人,呼啦啦地全都冲出来了。嘻嘻哈哈,好不热闹。而且瞬间排好了队伍,像是经过训练似的。 “好了好了,大家先安静下来,红包人人都有!” “哦也,佩姐万岁!” “万岁!佩姐,这位美女是谁啊?是我们的新同事吗?” “可是,我为什么觉得她有点眼熟呢?好像在哪见过!” “我也觉得!”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每个人都挺活泼的。 幸若水笑眯眯地看着,她喜欢活泼的员工。不管做什么工作,生气是很重要的。如果员工都闷声不吭,那么工作就会变得乏味可陈,久而久之就会产生厌倦情绪。 “这么着吧,如果谁能第一个说出来我是谁,就给她双份红包,大家说好不好?” 幸若水的话一出,顿时就闹腾得更加厉害了! 在大家叽叽喳喳讨论的时候,幸若水注意到中间的那个男人正在胸有成竹地笑,但是没说。她朝他走过去。“你就是夏默吧?” 男人微微一笑,双手倏地往外一伸,大声说:“老板新年好!恭喜发财,红包派来!” “啊——”他的话一出,好多人就尖叫了。 “对哦,她是另外一个老板幸若水!” “哎呀,我咋没想起来呢,我的红包啊红包啊!” “都怪老板越来越好看了,我才没认出来的!” …… 幸若水和谭佩诗都笑趴了,这帮家伙可真能闹腾。不过,新年第一天上班,要的就是这种氛围。 幸若水急忙伸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大家好,我是幸若水。不过,大家不要叫我老板,我不习惯。” “那叫什么?叫若水姐姐?可是显得我们年龄好小耶?” “要不叫水姐姐?这个也不行,听着就不好。” “那就若姐吧,这个挺好的。” “好吧,那大家就这么叫吧。现在大家听我说,你们的佩姐还顶着个大肚子呢,咱们先让她进办公室坐下,好不好?” “好!” 幸若水扶着谭佩诗进了经理办公室,队伍的排头马上调转方向,跟着到了办公室。一个个的眼神,就跟嗷嗷待哺的孩子似的。 “红包红包红包红包……”喊得很整齐很有节奏势,还很有气。 幸若水从包包里把早就准备好的红包拿出来。她包了八十八个,也算是个好兆头。 “哇塞,好多好多红包啊。谁扶住我,我要晕了!” “若姐,我可不可以要两个啊?” “我也想要两个!” …… 真是群情汹涌,一个个跟狼似的。 幸若水要怀疑,她要是不派发,他们会不会冲上来把红包袋子抢了,然后分赃。“大家先安静下来,听我说。” “安静安静,都安静,不想要红包啦!”排头那个女生扯着脖子喊。 大家就真的安静下来了。 幸若水看着他们朝气蓬勃的脸,觉得心里很欣慰。佩诗大大咧咧的,找的这些人也都是这么能闹腾的。“在派红包之前,先通知大家一个事情:今天中午我请大家吃饭,就在对面的福满楼!” “哦也,若姐若姐我爱你!” “就像老鼠爱大米!” 喊到后来,又变成在这个了。“红包红包红包红包……” 幸若水的红包是288元一个的。她包了两万多块钱。不过,她深知道管理员工,在一些额外的福利上大方一些,最容易得人心。 “拿到红包的人,给我来一个自我介绍,知道吗?”她得趁这个机会,把人给认了。 “知道!”有钱拿,不知道也要说知道。 “还有,今年大家跟我一起努力赚更多,明年的红包会更大哦!所以咱们要努力,争取红包一年不一年大!好不好?” “好!” “那好,现在开始派红包啦。先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家庭和乐,赚大钱行大运!” “若姐恭喜发财。我是项目经理林蓓蓓,今年27岁。” 幸若水递给她一个红包,问:“结婚了没有?” “结了。” “有孩子了没有?” “还没去医院检查,估计有了也不一定。” 幸若水也被她逗笑了。“那这个给你的爱人,谢谢他为你的工作解除了后顾之忧。早点生个孩子出来玩玩。” “谢谢若姐,哦也!不过,孩子是拿来玩的么?是的么?” “哈哈哈……” “若姐新年快乐!我是项目助理容小小,今年23岁。” “结婚了没有?” “没有,不过有男朋友了。” “好,希望你们尽快修成正果。这个红包,是你男朋友的。” “我好可怜,我还没有女朋友!”接下来的男生哀怨地叫。“若姐新年好。我叫路少平,是个项目助理。还没有女朋友,呜呜……” 幸若水笑着,还是给了他两个红包。“多给你一个,希望你早点找到你心爱的姑娘。” “若姐万岁!” …… 一轮热闹下来,每个人都开开心心,因为最少都拿到了两个红包。加起来576块钱,已经不算少了。有孩子的,还拿到了三个或者四个,在这样的小城市,很多人工资一个月才七八百。 通过这一番闹腾,大家都记住了这个大方又漂亮的老板。 新年第一天,难得的,培鹰公司的员工一个个精神饱满,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假期综合症,被几个鼓鼓的红包给治好了。况且,中午还有大餐呢。要知道,福满楼可是有了名贵的! 谭佩诗抚着肚子说:“你可真大方!等下还要请客。上班第一天,你就散出去了几万块了。三才童子都没你能散!” “有舍才有得。况且,一年才过一次年,大家辛辛苦苦了一天,让他们开心一把也不为过啊。” “切,说得轻巧。话说,我给的年终奖也不少呢。”谭佩诗想想,她们还没赚到多少钱,倒是发出去了不少。 幸若水还是笑。“没事,这些钱很快就会有回报的。”只有员工对公司有感情,对老板有好感,又能看得到努力的回报,他们才会更努力工作,从而创造更多的价值。 况且,她之前写小说的钱都在卡里,一分也没动。那也是一笔不少的数目。 谭佩诗挑挑眉,没说什么。从柜子里拿出一些文件,把目前的一些情况交代了,又把一些东西移交给若水。 很快就到中午时间。 “走吧,先去吃饭,别把大家给饿坏了。” 谭佩诗扶着腰站起来。“若水啊,我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对员工很好的老板了,我发现你比我对他们更好。妈呀,我怀疑等我生完孩子回来,他们都不记得有我这号人了。” 她有理由觉得,她的这种怀疑绝对不是杞人忧天! 幸若水只是笑笑,挽着她的胳膊慢慢地走出办公室,对着外面的人呼唤一声:“同志们,该吃饭啦!” “哦也也,吃大餐啦!” “早知道若姐今天请我们吃福满楼,我早餐也不要吃才对!” “林蓓蓓,你咋把我的话给抢了呢!” “教你们一个好办法,那些减肥的人为了减肥,不是抠喉咙嘛,你们也可以的!” “靠!你忒恶心了!” “……” 晚上回去,谭妈妈已经做好了饭菜,够四个人的分量。 幸若水跟小家伙就在佩诗家吃了饭才回去,这才进家门,鹰上校的电话就追随而至了。“喂?” “媳妇儿,想我没有?”那端的鹰长空躲起来打电话。要是被那些南瓜看到他这么傻的表情,那没法活了。 幸若水不由得失笑。“想。你还没走的时候就想了。” 鹰上校被撩拨得嗷嗷地叫,跟饿了一年半载的狼似的。他的媳妇儿越来越妖了,真要命!“听声音,你刚进家门吧,还没吃饭呢?” “吃了,谭妈妈做的饭菜,在那边吃了回来。你呢?” “我早吃过了。那啥,婚纱照的事情看好了没有?” “还在看。你又不是明天就回来,急什么呢?”幸若水哭笑不得,这个男人一向稳重,也有这么急切的时候。 鹰上校在那边扒着头发,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幸若水又说了一些关于公司的事情,鹰上校才依依不舍地挂电话,还不忘叮嘱一句:“媳妇儿,让那些男员工离你远一点!” “好!”幸若水也不逗他,乖乖地应了。上校是个认真的主,在有些问题上是不能开玩笑的。 “媳妇儿,亲一个!” 幸若水也乖乖地照做了,这才挂断电话。日子真的跟泡在蜜罐里似的,幸福得流蜜糖。 “妈咪,妈咪,是爹地,是爹地吗?”小家伙抓着她的裤腿问。刚才就嚷嚷了,幸若水只好摸着他的脑袋安抚他。 “是爹地。不过爹地有事情,下次再跟小福安说电话好吗?” “明天,明天福安接,好么?”扑闪着溜溜的大眼睛,湿润的眼神,让人根本无法拒绝。 幸若水亲亲他。“好。” 母子两一起看了一会电视,就洗澡去了。在浴缸里泡了半个小时出来,小家伙已经昏昏欲睡。 幸若水替他掖好被子,回到房里打开电脑。关于婚纱照,她也只有到网上去看看,找一个口碑好的就行了。 只是,婚纱照看起来似乎都差不多,不过是衣服样式的问题,真正把人拍得够好的,委实不多。她只看了一会,就觉得索然无趣,爬上床睡觉去了。 正要关机,一个陌生号码来电了。 幸若水皱了皱眉。t市?那估计是野狼那个家伙。“喂?” “宝贝儿,想我没有?”流里流气的声音,相当欠扁。 幸若水偷笑,压地声音说:“对不起,你打错电话了,再见!” 野狼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语气有那么一丝宠溺的味道。“小调皮。以为我离得远看不到就想为非作歹是吧?小心你一转身,发现我在你身后哦!” 幸若水下意识地回头去看,随即又觉得自己神经。“一看你就是上学的时候偷懒,为非作歹是这么用的么?” “我哪里是偷懒,我那不是没钱上学嘛。宝贝儿,你咋戳我的痛处呢?” 幸若水听到前半句本来还有些不自在的,再听后半句那痞痞的语气,就不内疚了。“大哥,废话说了吗?说完了本姑娘要睡觉了。” “宝贝儿真无情,我的小心脏受伤了!” “噗——”幸若水喷了。他那颗还能叫小心脏?“大哥,我不得不说,你真幽默!” “那当然。娱乐宝贝儿是我人生最崇高的使命。” “我懒得跟你废话,挂电话了啊。”说完掐断,关机。她敢保证,那家伙纯属无聊,根本啥事都没有。 不过,想到他那恶心吧唧的搞笑话,她还是笑了。闭上眼,一夜无梦。 新年之后,公司主要是一些结算的工作,新一年的项目还没有开始。所以工作相对轻松,基本不存在加班的状态。 但是因为去年除夕夜才结束的活动,还需要进行总结回顾,两个项目经理对总结的要求又高,加班了好些天。幸若水和夏默也跟着过了一道,才最终修改完稿。 四个人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要不我请大家吃宵夜?”晚餐吃的外卖,也不知道他们饿了没有。 “若姐不要啦,这么晚,再说这刚吃完才两个小时。” “对啊,还是回去睡觉吧。” 既然大家都不想吃,幸若水也不勉强。 一行人下楼来,幸若水就看到大楼门外,停着熟悉的悍马。她还没反应过来,倚在悍马上的人已经大步而来。 “媳妇儿。”鹰长空几个箭步就到了娇妻的面前,眼里只有她,别的人都可以忽略了。 关于老板是否结婚,大家也没特意问,所以并不清楚。这会看到高大挺拔的兵哥哥出现,除了夏默,两个女项目经理直接尖叫了。 “若姐,这是姐夫吗?哇塞,太帅了!” 幸若水便给他们一一做了介绍,才分头回家。“到家了都给我打电话或者发短信啊。” “知道啦!” 幸若水收回视线,牵着上校的手上了车。“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 上校倾身过来,搂住她亲了一口。“想给你个惊喜啊。没想到,你居然加班。是不是很累?” “没有啦。只是今天写活动总结,大家一起坐下来讨论讨论,平常都很准时下班的。” “要是累了就别干,我能养活自己的媳妇儿。” 幸若水睨着他笑。“难道你还想养活别人的媳妇儿不成?” “没那个劳什子时间和精力。”正是红灯,他倾过身来小声说,“我那次不是把最后一点存粮都上缴了,就是想养也不行。” 幸若水被他弄得脸红耳赤,伸手戳了一下。“意思是心里还是想的,对吧?” “媳妇儿我说错话了,饶命啊!”绿灯亮了,上将要开车,否则他就要抱头投降了。 幸若水冷哼一声。“从今晚开始,客房是你的了。” 鹰上校在车子里哀嚎不断。娇妻则在一旁慵懒地靠着,始终笑眯眯的。 又过了一会,幸若水发现问题了。“你这是去哪里?”这压根不是回家的路。 “趁着夜色正浓,老夫要做点见不得人的事情!”上校转过头来,说得一脸正经。 幸若水顿时笑软了。还老夫!“鹰上校,我发现你越来越有喜剧天赋了!” “谢谢娘子夸奖!” 简直是不伦不类。话说,这车子到底开到哪里去?怎么感觉,好像要往深山老林开? “鹰上校,你这是要带我私奔吗?私奔也不用走到深山老林里来吧?”眼看树越来越多,离路越来越远。要不是越野车,早熄火了。 鹰上校没回答。过了一会,车子就停了下来。 “这是干嘛呢?”幸若水看着四周黑乎乎的环境,满肚子的疑问。“要下车吗?” 她还没得到答案,鹰上校在她四处看的时候推倒了座位,一个翻身到了后座。然后在小女人的尖叫中,把她也拖了过去。 “干嘛啊?” “强jian!”鹰上校将人压在身上,又是啃又是摸,好一会才空出嘴来回答她的问题。 关键是,那两个字会不会吓人了点? 幸若水一阵无用的挣扎,哭笑不得地叫:“鹰长空,你疯啦?”就算想要也等回家,非要把车开到荒郊野岭来野战!他真是疯了! “对,疯了!”回答完,就用灼热的唇瓣堵住了喋喋不休的小嘴儿,肆意地倒弄纠缠。大手探进衣服里,触碰着属于他的细腻肌肤。 顿时,**的大火烧得更加旺盛,大有燎原之势。 幸若水开始还挣扎几下,到后来只好由着他胡来,她只有喘息吟叫的份儿。 当两个人交合在一起,上校彻底地化身为猛虎野兽,脑子里只剩下疯狂的占有再占有。 幸若水别说尖叫,就是喘息的力气都快被榨干了。 车子的空间有限,动作根本施展不开。男人一个翻身,换成了她跨坐在他的身上。一边唇舌交缠,一边扶住她纤细的腰肢配合自己的行动。 第二次爆发出来,幸若水已经完全软了下来。在车子里做这事真的太累了,偏偏这人像是跟谁较劲似的,一次就能要上好久。 激情慢慢退去,鹰上校搂住媳妇儿,让她趴在自己的胸前。“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让我睡客房!” 幸若水这时才知道,原来是那句话惹的祸,可惜想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回去的路上,她躺在后座,手指都不想动一下。 驾驶座上的男人,还心情好到一路吹着口哨哼着曲儿。 到了楼下,幸若水是被抱着上楼的。就连洗澡,也是由上校来代劳。而他,很喜欢这个代劳。 幸若水舒服的躺在浴缸里,享受着上校的服务。但是当那双大手慢慢的又开始往她的敏感地带探去,她终于倏地睁开眼睛。“你要是还敢来,我以后都不理你了!” 她又不是机器人,她也会累的! 鹰上校蹭着媳妇儿的脸,一脸祈求。“媳妇儿,再来一次,就一次好不好?”媳妇儿身上斑驳的痕迹,对他是不可抗拒的诱惑。 幸若水连瞪他的力气都快没了。“不行。快抱我起来,我今天累坏了。” 这话一出,鹰上校就行动迅速地擦干媳妇儿身上的水迹,抱着她塞到了温暖的被窝里。“媳妇儿,好好睡。”声音,低哑得厉害。 幸若水睁开眼,就看到裸着身体的上校又往外走。仔细一看那位置,心里又有些心疼。但是,她真的没力气了。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而浴室里,鹰上校正用刺骨的冷水把**的火苗给浇灭。泡了十几分钟,才擦干身体起来。 回到房里,钻进被窝,还不敢靠近熟睡的人儿。等身上暖和了,才伸手将她抱进怀里。 幸若水下意识地往热源靠去,在灼热的怀抱里寻找了一个最合适的位置。 软玉在怀,鹰上校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沉沉地坠入梦乡。 第二天天蒙蒙亮,两个人几乎是同时醒来。 “早,媳妇儿!”上校楼进她,亲了亲她的唇。 “早。” 两个人动作迅速地起来洗脸刷牙,然后一起出去跑步锻炼。 “长空,我们弄个健身房好不好?”幸若水这几天跑步的时候,都在想这个问题。 鹰长空想了一下。“那咱们得买个别墅,否则没有足够的空间。要不,咱们换个房子?” 幸若水也知道这个是唯一的办法,但是又舍不得现在的家。“可是我舍不得现在的房子。”这里,有太多的回忆。这里,是他给她的家。 鹰长空温柔地看着她,抬手捏捏她的脸。“傻瓜,只要人在一起,哪里都是家。” 幸若水想了想,确实也是这么回事。“那换吧。不过,会不会太贵?” “放心,z市的房价贵不到哪里去。要不等下就去看房子?”刚好周末。而且,他没多少时间。 幸若水睨他一眼。“咋说风就是雨呢!” “媳妇儿的命令,当然要第一时间执行!” “就你能贫。” 不过,吃过早餐,两个人还是去看房子去了。至于小家伙,继续留在佩诗家里。 在看楼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个不愉快且搞笑的插曲。 别墅区相对高档,但是也离市中心距离较远。所以两个人看来看去,都还没看到合适的。主要是,若水不想离佩诗家太远。 后来在看一个楼盘的时候,幸若水去了一趟洗手间。 一个售楼小姐没看到鹰上校和媳妇儿一起出现,过来招呼的时候,发现这个男人真帅气。而且一问一下,听那语气就知道价钱不是问题。 如今社会,靠身体博上位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了。不管在哪个行业,身材都成了一个强有力的一再充分利用的工具。售楼中心也不例外! 这位姓曾的售楼小姐身材高挑,脸蛋也出众,平常售楼过程中也不时地利用一下自己的外在条件。养成习惯了,一举一动就有些骚首弄姿的味道,跟男客人介绍的时候,身体总是靠得很近。 鹰长空已经说了我自己看,可她还是喋喋不休地在耳边介绍。待那胸部总在眼皮子底下晃悠的时候,上校就怒了。“你是卖楼还是卖身体?” 曾姓售楼员一时没弄清楚情况,顿时愣了。 上校的声音不低,还带着怒火,倒是一下子将四周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互相窃窃私语,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情。 售楼小姐反应过来,觉得很委屈,僵笑着解释:“这位先生,我只是想帮你选到你喜欢的房子。” “用你的身体来选?”鹰上校很不屑。 “我——”售楼员不敢得罪顾客,又被大家的视线看得尴尬不已,不知道怎么替自己辩解。她用过很多次这个招数,确实第一次有人不买账还要大声斥责。 幸若水从洗手间出来,听到这边有骚动,就快步走了过来。拉了拉上校的手,低声问:“长空,怎么了?” 鹰上校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没事,我们走吧。” “我们不看了吗?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被拉着走的幸若水有些莫名其妙。 鹰上校脸色仍不爽。“售楼员靠用身体卖楼的地方,再好也不过如此。” 幸若水也不笨,一听就才到前因后果了,顿时噗哧一声笑了。“那是人家的事情,于我们何干?她又不是你的什么人,你犯得着为她心情不好?” “我就是看不惯!”重要的是,那女的勾引的还是他本人。 幸若水哭笑不得地挽住他的手臂。“这天下间你看不惯的事情多着呢,要是你每次都为此心情不好,那不是跟自己过不去?” 当兵的男人,就是原则性太强。 鹰上校停下脚步,微微低下身子。“那你亲我一下,我就不生气了。” 明知道他就是想占便宜,幸若水还是遂了他的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鹰上校这才笑了。 幸若水看着他孩子气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了。 很快,两个人就忘了这个小插曲,接着奔下一个楼盘去。 婚姻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你跟我撒撒娇,我向你耍耍小脾气,是相处的技巧,也是生活的情趣。 生活的哲学是无处不在的。 ------题外话------ 嗷嗷嗷的,偶继续加油去! 下一个文文在酝酿,我希望能努力存稿,让大家继续看万更。 偶这么乖,是不是该奖励一下呢?

下一篇   087 谁为谁痴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