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9出軌 - 上校的小娇妻

090 9出軌

话说,被揉得嗷嗷叫的梅彦婷一个人被留在了客厅里。 经过了上校的一场“捉贼事件”后,她不敢再往上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百无聊赖。 她只好拿过遥控器,打开电视。因为动手能力差,好一会才找到电源所在。刚打开时,电视的声音还不小,她吓了一跳,急忙把声音给关到很小。 她抱着零食,一边吃一边看,但因为心里挺忐忑的,其实根本没怎么看进去。等了一个小时有多,才看到昔梦姐下来。 “昔梦姐。”梅彦婷放下零食,急忙站起来。 幸若水对她笑了笑。“别这么拘束,当自己家里就好,坐吧。”幸若水脸还有些红,毕竟刚才经历了一场情事。 梅彦婷跟许安早就发生过关系了,所以她也一眼看出来刚刚他们在楼上做了什么。“昔梦姐,姐夫呢?” “他回部队去了。刚才就已经走了。”可见是真的时间很紧,以上校的性子,都是蹭到不能蹭了才肯出发的。 “啊?”梅彦婷张大嘴巴,可是她没看到有人经过。 幸若水扑哧一声笑了。“他是从窗户跳下去的,所以你没看到他并不奇怪。” 梅彦婷想到,那是三楼耶。“哇,姐夫这么厉害!”她惊叹之余,又想起另一个当初她也喊过姐夫的人。 刚才她就在这里想,昔梦姐换对象了?可是,这种问题太敏感,她又不敢开口。于是脸色变来变去,跟万花筒似的。“昔梦姐,庄寓棋呢。” 幸若水笑笑,心里明白她在想些什么。“庄寓棋不在这里。一直没告诉你,庄寓棋不是我儿子,是我的干儿子。只是他自小没了母亲,所以喜欢喊我妈妈。” 说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庄寓棋了,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还有庄奕骋,他的伤应该早就好了吧。 回到z市,她有去过一趟学校,庄寓棋没有在那里上学。也许,他没有回到z市来。庄奕骋只是为了方便庄寓棋上学才在这边买的房子,他们真正的家好像在t市。估计,他们如今都在t市吧。 梅彦婷瞠目结舌,怔了一会才又吞吞吐吐地问。“那、那庄先生?” “他是庄寓棋的爸爸,但不是我的丈夫。你刚才看到的人叫鹰长空,他才是你姐夫。当时在y市庄寓棋一直喊我妈妈,我也想省一些麻烦,所以也由着你误会。” “哦。”梅彦婷哦了一声,有些失神。“昔梦姐你真幸福,姐夫一看就知道对你很好。”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连偶尔会打她的许安也不见了。 幸若水伸手,摸摸她的脑袋。“放心吧。你也会幸福的,只是时间的问题。” 梅彦婷个子稍稍有点矮,但是脸蛋挺好看的,皮肤白皙细嫩。还胜在性格可爱,心地也好。这样的女孩子,总会有男人喜欢上的。 梅彦婷笑了笑,鼻子却酸得厉害。她知道这话不过是安慰,她已经23岁了,一直以来也没碰到真心对她好的人。就连在师专读书的时候,那些人也只是想着把她拖到床上去。后来才碰到了许安,他算是对她很好了。 当初发生关系的时候,她也是很担心的,怕哪一天他就离开了。 如今,果然噩梦成真了。她没身材,脸蛋也不算出色,还不是处女,哪里还能找到好男人? 不过,这是自己的命,怨不得别人。 梅彦婷吸吸鼻子,不想让自己哭出来。 幸若水看着她,心想改天可以把她介绍给长空的那些兵,比如陈善。不过彦婷心里现在还有许安在,还是过一段时间比较好。“放心吧,等到有合适的人,我给你介绍。” “嗯。”梅彦婷含着眼泪笑笑,点点头。事实上,她心里也是这么期望的。 对于许安,她已经死心了。毕竟他无情地丢下她,让她天天被高利贷的人逼着还债。她没有告诉昔梦姐,她还被追债的人强暴了!这种事情太丢人了,她根本不敢说,唯有夜里躲着哭。 她在心里安慰自己:昔梦姐认识的男人都很出色,要是她也能给自己介绍一个,那就好了。只是,不知道人家看不看得上她! 两个人坐着看了一会电视,就差不多到小家伙放学的时间了。 幸若水站起来,拿起钥匙。“彦婷,我要去幼儿园接孩子了,你在家看电视吧。” “昔梦姐,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她不想一个人呆着。这段日子,她一个人待够了,也待怕了! 幸若水看她急切又小心翼翼的样子,心里叹了一口气。笑了笑,晃晃手中的钥匙。“那走吧。”顺便,带她去买两套衣服。 梅彦婷的鞋子不能穿了,幸若水只好给她拿了一双新袜子,让她穿自己的鞋子。不怎么穿的那双鞋,就送给她吧,只要她不嫌弃。 梅彦婷坐在车子里,看着小区的环境,再一次惊叹起来。“昔梦姐,这里真的好高档。昔梦姐,姐夫是不是很有钱啊?” 住别墅,开名车,她根本不敢想的事情! 曾经她也梦想过会遇上一个帅气又有能力的男人,他们可以过着幸福的生活。但现实的生活,早已经将这个梦砸成碎粉末,无情的风刮过就什么也不剩了。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有许多的梦。时间会像一杆枪,一个一个梦击破,让你欲哭无泪。 梅彦婷知道自己没这个好福气,所以选了对自己还算好的许安,哪怕他那样落魄。有时候被打击到了极点,所有的想法都没了,只剩下希望有个人伴在身边。如今,连这个卑微的要求都死在了现实的残酷里。 幸若水看着她,笑了笑。“彦婷,这些没什么好羡慕的。只要你找到能够相伴一生的人,房子车子都会慢慢有的。也不要觉得我很幸运,没有谁生来就注定一切顺利的,我经历了什么你不知道罢了。就连那些呼风唤雨的人,他们也有过你不知道的痛苦。只要你肯坚强乐观地面对,一定会好起来的,相信我!” “昔梦姐,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努力的!”梅彦婷努力露出笑容。 幸若水只是笑,没再说什么。安慰的话说多了,矫情,且容易让被安慰的人产生依赖。她会下意识地觉得,只要我心情不好,就会有人安慰我。以至于时间久了,只要一点小事情,她就会无限放大来博取安慰。 车子刚刚在幼儿园门外停下来,下课铃声就响起了。 “彦婷,你在车子里等着我吧。”幼儿园不是可以随便进的,陌生的面孔要进去的话,手续很麻烦,她不想浪费这个时间。 幸若水从驾驶座走下来,走到小家伙所在班级的门外等着。老师带着小朋友出来,家长已经到的,就让家长领走。 “妈咪!”鹰福安跟只小猴子似的窜出来。 幸若水微微弯下腰,小家伙窜过来,一跃而去抱住她的脖子。随即像是做了多了不起的事情似的,咯咯咯地笑得欢。 “来吧宝贝,我们回家了,快跟老师说再见。”幸若水把他放下来,拉着走。 “老师再见!”小家伙向老师摆摆手,迈动小腿就走。 来到车子里,看到副驾驶座的人,鹰福安扑闪着大眼睛。“妈咪,她是谁啊?我没见过她!”小家伙现在说话已经很溜了,表达能力进步很神速。 幸若水回头看着他那样子,笑了。“她叫梅彦婷,是妈咪的好朋友。快跟阿姨打个招呼吧。” “阿姨好!”鹰福安小朋友是个很有礼貌的孩子! “小朋友好!昔梦姐,要不我坐后面吧,跟孩子说说话也好。”这是昔梦姐的孩子,她得跟孩子打好关系。 “好。宝贝,给婷婷阿姨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婷婷阿姨,我叫鹰福安,幸福安康的福安。”妈咪曾经这样把他介绍给别人,他记住了。 幸若水一听,顿时就笑出了声音,这个小机灵。“坐好了。开车啦!” 梅彦婷看着白白胖胖,长得特别好看的小福安,也喜欢得紧。“你叫福安啊,这个名字真好听。是爸爸起的还是妈妈起的?” “是爹地起的!”小福安笑眯了眼,孩子都喜欢被人夸奖。 梅彦婷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爹地是爸爸的另一种叫法,她不常听到,所以一时没反应过来。“阿姨以前没来过这里,小福安给阿姨当向导好不好?” “好!” 小家伙就指着窗外,把自己记得的有限的几个地方咿咿呀呀地说了,还总是嘎嘎地跟小鸭子似的乐。 车子只开了一会,就在步行街外某个地方停了下来。 “妈妈,不是回家吗?”小福安看着四周问。 幸若水牵住他的手。“婷婷阿姨要买衣服,所以我们陪她来逛街啊。走吧,我们去肯德基先给你买几个蛋挞。”要是逛得久了,孩子会饿坏的。 梅彦婷本来说不用买的,想想自己总不能一直穿昔梦姐的衣服,就没说什么。只是兜里只有几毛钱,等下又要昔梦姐付账,她心里跟豹抓似的难受。 幸若水没有挑那些高档的品牌,而是进了一家中低档的店。那里的款式还不错,培鹰的那些小妞常来,她听她们讨论过。 梅彦婷一进门,看第一件衣服就偷偷地看了价格牌,心才慢慢地定了一些。五六十块钱一件,还不算太贵。 跟售货员说了自己看让她离开后,幸若水走在梅彦婷旁边,认真地替她挑选。小声说:“别想那么多,认真挑两套。” “等我工作了,我会还你的。”梅彦婷点点头说。 “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如果梅彦婷理所当然地接受,她反而不喜欢她了。 梅彦婷一共挑了三套,还有两双鞋子。加起来,也才500多一点,确实很实惠。 搞定了,三个人就开车回家去。 平常都是幸若水一边开车,一边小心地分神跟小家伙说话。因为怕危险,她经常没注意听到,小家伙还会抗议。 今天有梅彦婷陪着他咿咿呀呀,她就能专心开车了。而小家伙,显然也很高兴。一大一小两个人,看起来相处得挺好的。 回到家,晚饭是幸若水和梅彦婷一起做的。至于小福安,就守着大电视看《熊出没》。 吃过晚饭,两个女人坐在沙发上聊天。更多的,是关于梅彦婷的将来。她要在z市定下来,就得先有一份工作。 “我不不知道z市的小学对老师的学历要求是怎么样,不过我会想办法问问。除了做老师,你还会别的吗?” 梅彦婷是中专,如果是大专,应该就没问题了。如今的社会,虽然老师的师德是越来越差了,但对老师的学历要求是越来越高了。在大城市,没有本科学历别想做个小学老师,中学老师可都是研究生,甚至博士! z市是个小城市,或许还是有机会的。 梅彦婷脸色有些白,吞吞吐吐的。“我之前打工,都是端盘子洗碗什么的,这些好像都没什么用。后来从学校毕业了,就一直做老师,所以……” 幸若水也有些犯难,但又不想打击她。“放心,总会找到合适的工作的。” 明天带她一起去原来那家小学问问,看有没有可能。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 “对不起昔梦姐,我给你添麻烦了。” 幸若水拍拍她的肩头。“别想这么多,早点睡吧。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 当天晚上,幸若水没睡好。脑子里不停地想着可能适合梅彦婷的工作,又想起许安的事情,心里乱极了。一直翻来覆去,到半夜才睡着了,连梦里都是找工作。 第二天醒来,顶了一对熊猫眼,头还有点疼。 换了运动服,跑去健身房锻炼了一番,一身大汗淋漓,精神也好了起来。运动真的是个好东西! 幸若水擦着汗从健身房回来,看到梅彦婷在厨房里,对着琉璃台怔忪。“彦婷,怎么了?” “昔梦姐。”梅彦婷被吓了一下。“我想做早餐,但是不知道做什么。昔梦姐,你跑步去了?” “去健身房了。怎么不多睡一会?” 梅彦婷看着她一身的汗,皮肤因为运动而白里透红,有点呆住了。“啊?哦,我睡够了,所以起来看看你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她紧张的时候,说话会随着忙乱的肢体动作。 昔梦姐真好看,身材窈窕,难怪她嫁得这么好,男人都喜欢美女!如果她也有这样的好身材好脸蛋,那么那些好男人也会注意到她吧。 “今天咱们下点面吃吧。昨晚不是有鱼汤吗?用鱼汤做面最鲜美了。你先把鱼汤加热,再下面。我先洗个澡。” “哦,好的。”梅彦婷看着她上楼了,还有些无法回神。心里五味陈杂,说不清楚。 将鱼汤加热的过程中,她就看着炉子里的火发呆,灵魂外飞。 在自己的房子里做饭吃饭睡觉,跟自己的爱人亲昵,跟自己的孩子玩耍,是多么幸福的事情!什么时候,她也能这样?真的有这个运气吗? 想着想着,差点把鱼汤给烧干了。 “彦婷?”幸若水洗澡下来,看到锅里那点可怜的鱼汤,急忙几个箭步过来关了火。 梅彦婷如梦初醒,看着锅里没多少的鱼汤,整个人都傻了。“昔梦姐,对不起!我、我……” “不要紧。你去沙发上再眯一会吧,我估计你还没睡够呢。”幸若水知道她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恐怕没这么快就调整好。不过是一点鱼汤罢了,也犯不着发火。 梅彦婷头都快低到地上去了,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似的。去沙发上坐了一会,她又忍不住走到厨房门口。 因为鱼汤面没有了,所以幸若水打算做饺子。饺子做起来有点小麻烦,但是很容易煮熟。 梅彦婷看着她动作熟练地做着饺子,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最重要的是她神情很专注,嘴角扬着笑容,还小声地哼着旋律,好像很享受这种忙碌的过程。 没有每月都催得厉害的房东,没有要买柴米油盐酱醋茶却没钱的烦恼,更没有万一丢了工作怎么办的恐惧……有的,只是幸福。 看着看着,梅彦婷有点想哭。她急忙闪到墙边,贴着墙把眼泪给吞回去。眼泪却不听话地流了下来,她急忙抬手去擦。 幸若水知道梅彦婷在看,也知道她现在正躲着哭,但是没有出去安慰。别人说再多,也不如自己想通了,坚强起来。 饺子做好了,烧开水下锅的时候,鹰福安小朋友就该起床了。 现在小家伙已经不用她叫起床,也不用她监督着刷牙洗脸了。上校把他训练得很到位,他的三个闹钟响完就会乖乖起床,自己穿衣服刷牙洗脸,十分钟内完成。 “婷婷阿姨,早上好!”鹰福安蹭蹭蹭地跑下楼梯,喊了一声梅彦婷,就窜到厨房里去了。 “妈咪,可以吃早饭了没有,我可饿可饿了!”鹰福安大声地叫,过去抱住她的腿。 幸若水的手不干净,于是低头亲了亲他。这是小家伙最近学会的撒娇语言,每天都会来这么一句。“赶紧去外面坐着,马上就可以吃了。” “那好吧。”小家伙回亲她,就溜溜达达地出去了,乖乖地在餐桌旁坐好。 不一会,幸若水端着饺子出来了。“彦婷,过来吃早餐吧。” “哦。”梅彦婷忙调整情绪。 吃过早餐,幸若水就载着两个人出发了。先送鹰福安去学校,然后到公司。 她得先处理昨天没处理的事情,否则会影响夏默他们的工作。然后带梅彦婷去学校问问,看能不能在学校做个老师。 梅彦婷跟着她进了她的办公室。 “昔梦姐,这、这是你的公司吗?”梅彦婷看过了,这里只有两个单独办公室,这个稍稍大一些的,位置也比较好。 “我和我朋友一起开的。刚刚起步,你也看到了,总共就这么几个人。”幸若水一边回答,一边打开电脑。 “以后会成大公司的嘛。昔梦姐你真厉害,居然有自己的公司!”梅彦婷两眼放光,她在门口看到了,叫培鹰广告公司。原来,昔梦姐是做广告的。 幸若水笑了笑。“我先处理点事情。门外有报纸和杂志,你可以看看,或者到楼下走走也行。” “好。”梅彦婷从透明的玻璃看出去,看着一张一张办公桌后一个个坐在电脑前的人,心里很羡慕。以前,她也憧憬过可以做一个白领,穿着职业装,敲着电脑。 但她只是个孤儿,她能够打工读完中专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事实上,能够做个小学老师,对她来说就是天大的好运气。失去了老师工作的那一刻,她真的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经塌了! 梅彦婷不敢走出去看他们工作,因为自己被排斥在外的感觉太难堪了。虽然看着昔梦姐,她也觉得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可总比在一帮人面前难堪要好一点。 如果自己也能像他们这样坐在办公室里,喝着茶敲电脑,那多好!可惜,这就是一个梦。就算她肯也有钱能够重新回学校去读书,也未必能考上大学。 她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男人走进来,在昔梦姐对面坐下,然后讨论起来。两个人都很专注,都很厉害的样子。 他们说的很多东西,她压根听不懂。不时的,还夹杂着英语。她也学过英语,但都是一些很简单的句子。 昔梦姐看起来就像电视里的那些女强人,一点也不像平常在家里的温婉。但是她说话的语气并不咄咄逼人,也不耍脾气。 一直到他们讨论完了,梅彦婷也没听懂他们到底是讨论什么。 夏默离开的时候,看着梅彦婷开玩笑说:“若姐,你今天还带着跟班来上班呢。” “她是我的一位朋友,叫梅彦婷。我等下跟她出去办点事情。你跟其他人说一下,要找我的话要尽快,我很快就出去了。” “ok,没问题。梅大美女,我叫夏默,有空的话好好认识。”夏默帅气一笑,推门出去了。 梅彦婷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夏默一出去,其他有事情要找老板的人就陆续进来了。幸好事情不多,幸若水又花了一个多小时就搞定了。 “ok,彦婷,咱们走吧。”幸若水关了电脑,站起来。 梅彦婷也急忙放下杂志站起来,笑着说:“昔梦姐,你真的好厉害哦!” 幸若水失笑,经过的时候像对待孩子似的摸摸她的头。 坐进车子里,梅彦婷问出心中的疑问。“昔梦姐,为什么他们都叫你若姐?” “我的真名其实叫幸若水,我当时去y市是遇到了一些事情,所以用的另一个名字。幸若水才是我的真名,你不会生气我骗了你吧?”她也忘了跟梅彦婷说这件事了。 梅彦婷恍然大悟,急忙摇头。“怎么会呢。昔梦姐肯定是有苦衷的。我还是习惯叫你昔梦姐,可以吗?” “当然。” 两个人第一站先到了育才小学。其实位置离培鹰公司很近的,开车就几分钟的事情。 校长还记得幸若水,看到她笑得一如既往的慈祥。 寒暄了一番之后,幸若水就把来意给说了。末了还补充一句。“我跟她共事过,她的教学能力是不错的,也很有责任心。那些孩子可都很喜欢她的。” 但是,校长的表情很为难,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梅彦婷心里咯噔一声,已经猜到了结果。脸上的表情,都快挂不住了。 “这、这个恐怕有点不好办。你也知道,虽然我是校长,但不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幸若水也不能为难别人。 告别出来的时候,梅彦婷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似的,很努力也没能露出一点笑容。 “我们再看看吧,先别丧气。”幸若水拍拍她的肩头。 梅彦婷扯了扯嘴角,却比哭还难看。她知道,这所学校的校长还是跟昔梦姐认识的。其他的学校,根本连问的必要都没有。 果然,忙乎了一天下来,没有任何结果。其实z市比y市要发达得多,所以对老师的要求自然也要高一些。 梅彦婷被打击得,都快哭了。有几次在车子行走的时候,她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努力地把眼泪咽回去。 幸若水也觉得不好受,但梅彦婷才是应聘的那个人,她必须一起来。否则,她也不愿意让她受这样的打击。 回到家里,梅彦婷就躲进了房间。 幸若水也没有拦阻,她也许需要哭一场。生活就是这么残酷的,她得学着去面对。吐了一口气,她也觉得心里压抑得厉害。 第二天,梅彦婷推说身体不太舒服,想在家里待一天。 幸若水没说什么,给她留了大门的钥匙,还在玄关处放钱的盒子里多放了几百块。然后带着福安走了。 等幸若水他们离开之后没多久,梅彦婷就拿着钥匙出门了。在看到盒子里的钱时,她愣了愣,最终拿了一张50块的。 她没有打的,而是凭着记忆,沿着那条路慢慢地走。幸好别墅离市里不算远,她走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 梅彦婷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有些迷茫。这里比y市要繁华一些,跟y市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她怔了一会,用力地吐一口气,迈开步子往前走。无论如何,要努力试一试。 但是一天走下来,梅彦婷发现工作机会不多,而她能做的几乎都没有。就连餐厅招洗碗工,都嫌弃她太小了,力气不够。 梅彦婷没敢在外面待太晚,在若水下班前一个多小时,她就急忙往回走。 连着几天,都是这样的情况。 幸若水其实知道梅彦婷偷偷地出来找工作,因为她有一次不小心碰到了。但如果这是她仅剩的自尊,那么也不必要戳破。 只是夜里躺在床上,想着那可怜的小姑娘,心里也是难受得厉害。她甚至都考虑要是用贿赂的方法,能不能让学校聘用梅彦婷。 这天。 幸若水接到幼儿园的电话,说有人已经连着几天出现在幼儿园外面,一直在往里看。经过观察,她看的对象是鹰福安。那个女人戴着头巾,挺年轻的。 幸若水顿时吓坏了,也顾不得其他,放下手里的事情就赶到幼儿园。 …。 幼儿园门外,一个女人正在往里看。她戴着头巾,看不见她的脸。 而幼儿园里,一帮小朋友跟老师在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那只老鹰,就是鹰福安小朋友。所以,不时地就能听到他的笑声,还有其他小朋友的尖叫声。 袁梦静静地看着,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他是个早产儿,生下来才五斤多,捧在手里就像一只小猫。如今,他已经长得这么大了。白白胖胖的,嘟嘟的脸蛋很好看,性格也很活泼好动。嘎嘎嘎的笑声从出现就没断过,就像一只快乐无忧的小鸭子。 袁梦忍不住热泪盈眶。他们把他养得很好,也带得很好。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是真的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疼爱! 眼泪模糊了视线,就看不清那个小小的身影了。 袁梦急忙低头擦着眼泪,不想浪费这有限的时间。 突然,里面响起了老师着急的叫声。“鹰福安,你要去哪里?” 袁梦急忙抬头,就看到孩子往她这边跑过来。 “阿姨,你怎么哭了?”奶声奶气的声音,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睫毛浓密而长,肉嘟嘟的脸蛋……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的可爱。 袁梦将手从护栏伸过去,想摸摸他的脸。但是,她的手落空了。她抬起头,看到老师把孩子拉开了。 “你是谁?我注意到你好几天了,你想干什么?”老师大声地质问。 袁梦怔了一下,急忙摆手。“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我就是想看看这个孩子,我、我真的不会伤害他的。” “你认识他?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找他,而是鬼鬼祟祟地躲在那里?”她如果光明正大的,老师反而不会怀疑。 “我、我……”袁梦不知道怎么解释。她如何告诉人家,她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孩子,却不能亮出自己的身份,更不能把他带走! “我看你就是个坏人!你赶紧走,要不我报警抓你哦!” 袁梦逸出一声哭泣,转身就想跑开。但是才刚迈几步,就撞上一个人。她模模糊糊地说了一声对不起,想从旁边过去,还是被拦了。闪了几次,她就知道对方是故意的。 袁梦停了哭泣,猛地抬头,看到一个年轻好看的女子站在自己的面前。“你想干什么?” 幸若水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女人,脸色还是憔悴,眼里含着泪。“我是鹰福安的妈妈,听老师说,你这两天一直在看我的孩子,我想问问为什么?” 袁梦愕然地看着她。福安的妈妈?怔了一会,她才回过神来,这是鹰长空的妻子。“我、我只是觉得那些孩子很可爱,所以多看了几眼,并不是针对哪个孩子。对不起,我要走了。” 幸若水身体一闪,又挡在了她的面前。“可是你的行为很可疑,为了我的孩子的安全,我不能就这么让你走。” 幸若水在她的眼里,并没有看到不可告人的心思。她可以肯定,这个人是真的想看看孩子。如果她真的是看福安的,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她是福安的亲生妈妈! “我、我真的不是坏人!”袁梦也有些急了,怕她报警让警察来抓人。遂寻机会,想要逃跑。但是她的动作,又怎么能比得上幸若水? 幸若水挡住她的去路,让她不能逃离。“我知道你不是坏人,因为……你是福安的妈妈,亲生妈妈。对吧?” 如果她是福安的妈妈,那么一切就可以解释了。 袁梦愕然地瞪大眼睛,随即惊慌起来,猛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妈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真的没有恶意,请你让我离开!” “为什么你不肯承认?你有什么苦衷?”还是说,她当初抛弃了福安?可是,她不像是会这样做的人。 “我真的不知道你说什么,求求你让我走,求求你!”袁梦哭得很凄惨,眼泪流了一脸。 幸若水怔了一下,默默地让开了。 袁梦撒腿就跑,但是因为眼泪迷糊了视线,她在不远处重重地摔了一脚。爬起来,又接着跑,有多快就跑多快。 幸若水看着她踉跄的背影,举得她很可怜。她一定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才会这么伤心。只是她想不出来,有什么苦衷能让一个母亲不认自己的孩子? 幸若水完全可以跟上去的,但是想想又酸了。也许,她真的是不得已。她偷偷地来看福安,说明她还是很爱孩子的,光这一点就可以原谅了。 她又想起鹰长空陪她一起去医院、还有买菜的事情,长空为什么这样照顾她?她是战友的妻子吗?她的丈夫呢……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在脑海里,得不到答案。但至少可以肯定,她的上校跟这个女人并没有男女私情。上校说过,福安不是他背叛自己的证据。她信他! 幸若水在原地站了一会,回到了办公室。途中,她又看到了找工作的梅彦婷。 回到办公室坐下,幸若水看着外面忙碌的员工,突然想:也许可以在公司里安排一个职位,让梅彦婷来做。本来可以让她做前台兼行政的位置,但是现在的小妹做得很好,她不能随便把人家给炒了。 只好再安排一个位置了。可是,有什么有必要而且不需要技术含量的职位?一时半会,还真的想不出来。 她又想,等安定下来,得鼓励梅彦婷去学一些东西,比如上个夜校靠个文凭,又或者去一些培训中心学个技术也行。嗯,这个主意可行。毕竟一辈子这么漫长,没有一技之长真的很难谋生。 暂时将梅彦婷的事情放下,幸若水将心思投入到工作当中。不经意,时间就过了。急忙拿起包包,打算接小家伙去。 谁知道一下楼,居然看到上校那辆悍马在视野之内。 看到她出现,上校在按喇叭。 幸若水一下子就笑了,走过马路,打开车门就冲进去。别的都不说,搂住上校的脖子就亲。 这次任务时间不长,而且上校安全回来了,上下看了一遍,没受伤。 “想我了?”上校摸摸媳妇儿的脸蛋,很满意她的急切。忍不住,搂住她又吻了一会。一时间,情意绵绵。 “媳妇儿,咱们回家!”上校啄了一口,终于发动车子。 幸若水整个人懒懒地窝在椅子里。她总是这样,只要上校回来了,就整个人很放松甚至有点懒。 这是不是别人说的,全心全意的依赖? “笑什么?”上校转过头来,看到她在偷笑,随口问道。 幸若水看着他好看的侧脸,笑靥如花。“你回来了,真好!” 她的语气慵懒,神情魅惑,上校差点就急刹车了。心里暗道,他的媳妇儿真是越来越妖了。 正在开车,没办法亲亲她,于是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握住她柔软的小手。 夕阳的余晖里,我们双双把家还。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上一篇   089 銷魂

下一篇   091 桃1花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