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痴缠。劫持 - 上校的小娇妻

093 痴缠。劫持

幸若水知道,有人在跟踪自己。连着三天了,那人都不远不近地跟着。 她自己并不怕,但是担心伤及小家伙。所以急忙给长空打了电话,他就找了轩辕麒派人暗中保护母子两。 幸若水从上校的反应里知道,上校已经知道了对方是谁。她前后一想,就猜到了,跟拦着结婚申请的势力是一致的。不让他们结婚的,定然是对上校有企图的女人,也就是说都是上校的烂桃花惹的祸咯。 幸若水看着眼前拦住自己的人,一点也不意外。跟踪了这么些天,是该出手了。况且,他们没有直接绑架,客气得出乎她的意料。或许,人家是不屑对她一个弱女子动手。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希望幸小姐配合。如果不配合,吃亏的也是你自己,希望你能够想清楚。” 幸若水微微一笑,这人还算礼貌。不过,冲着这一身军装,他也确实该表现出一些素质。 “幸小姐,请上车。”那人拉开车门,做了“请”的手势。 幸若水没说什么,配合地钻了进去。她也想看看,上校这一朵烂桃花是怎么回事。 对方没有绑她的手脚,也没有蒙她的眼睛。可见,人家并不怕她逃跑,有着绝对的自信呢。 幸若水一言不发,没有问任何的问题。就算她问了,也不见得人家肯回答。况且问这些奉命行事的人,根本没意义。 车子是往郊外开的,最后停在了一栋别墅的门外。别墅是单独的,并不在小区里面。 车门打开,幸若水慢慢地从车子里走下来。置身于花园里,抬头是三层的别墅,欧式,装修非常的精致考究。有意思的是,别墅一侧的水池里立着一件雕塑,是一只展翅的雄鹰。 幸若水缓缓地皱起了眉头,心想,该不会这头雄鹰就是上校吧?真痴情到这种地步么? 她没有时间多想,人家就请她进去了。穿过一楼,直接到了二楼。 幸若水一进门,就看到二楼的主位上,那个纵然是坐着也给人一种高高在上感觉的女人。 她有着一头很长的大波浪卷发,卷发衬托下的瓜子脸特别的精致,那双眼睛很亮也很犀利,嘴唇经过精致的描画,散发着诱惑的光泽。 她的身材很高挑,有一米七以上。高挺的双峰,纤细的腰,修长的腿,无一不宣告着她傲人的身材。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尤物,而且浑身上下散发着傲气。 幸若水心想,她确实有骄傲的资本。这样出色的外表,再配上显赫的家世,要没有傲气就是奇怪了。 女人的感觉是很准的,幸若水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人是古筝! 曾经让鹰长空迷恋过的女人,果然不简单!不过,她们两个人并不像,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如果硬要说,那就是两个人都是瓜子脸,如此而已。 幸若水想起上校说过:如果你跟她相像,那么我定然不会选择你。 于此同时,古筝也暗暗地打量着眼前的女人。长相身材还算过得去,但比起她来,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倒是淡定的态度,让她微微有些意外。这样平凡的一个女人,凭什么得到鹰的喜欢? 古筝曾经听说过,她刚刚离开的时候,鹰长空消沉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一直没有找女人,一门心思都在军队里。大家都说,他心里还有她,还等着她回来。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跟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在一起,而且谈婚论嫁完全不顾家里的反对。 就是眼前这个平凡的女人,让他这样不顾一切?他是真的喜欢这个女人,还是做给自己看?她更愿意相信后者,他太高傲,当年是她错了,他不肯低头罢了。 “古筝?”幸若水淡淡地笑,淡淡地吐出她的名字。女人脸上的表情像万花筒似的变来变去,她看在了眼里。 听到她喊出自己的名字,古筝很得意。“你知道我?看来,鹰跟你提起过我。”她就说嘛,鹰不可能忘得了她的。 幸若水笑出了声音,对她的自我感觉良好有些无语。“长空没有跟我提过你,倒是顾真真提过。” 顾真真还说,他们长得很像。事实证明,上校没有说谎,她们一点也不像。 古筝怔了一下,随即说:“鹰自然不会跟你提起我,他不是不想提,他是不敢提。” “不知道你从何得出来的结论?”幸若水很想笑,但是为了避免被人理解为挑衅,她清了清喉咙忍住了。她该不会以为,长空跟自己在一起,只是为了跟她赌气吧? 古筝冷哼一声,并不正面回到她的问题。“我和鹰的感情,你是不会懂的。如果不是我出国了,你以为你有机会靠近鹰?” 她的语气咄咄逼人,不知道是想说服别人,还是说服她自己。 幸若水依旧是清清淡淡地笑,在她看来,古筝更像是垂死挣扎。“你说得没错,如果不是你的离开,他或许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感情。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应该谢谢你,是你让他成熟了。” 如果古筝没有离开长空,他们或许现在已经生儿育女了。虽然,她觉得这种几率有些低。仅从古筝的性格来判断,他们迟早要结束的。 古筝被她的话气的脸色都变了,刷地拔出一个人的配枪,顶在了幸若水的脑袋上。“不要在我面前逞口舌之勇,信不信我一枪毙了你!” 幸若水是相信的,女人的嫉妒是很可怕的。 “我相信。但是我也相信,我如果我死了,你们古家全家都要给我陪葬。或许,你可以试一试挑战我在鹰长空心里的位置。” 如果古筝这一枪真的打下去,她敢保证,她的上校会十倍百倍地为她讨回公道,哪怕拼上他自己的命。这就是她的上校,她太清楚了。 不过,幸若水不愿意这么冤屈地到地府做一个鬼魂。她和她的上校还有很长的路,她可舍不得。 “幸若水,你真是看得起你自己!姑且不说你在鹰心里有没有这样的位置,你以为我古家是什么人都能动的?”鹰家的势力已经很强大了,古家较之鹰家要更强。 幸若水淡淡地笑,她相信古家的势力。“或许吧。” 显然,古筝还不了解上校的脾气。 “不过,我不会杀你的,你还不配让我动手。”古筝收回枪,扔回给那个人。然后绕着幸若水,慢慢地踱步转圈。“我今天让人请你过来,不过是想看看,鹰拿怎么样不入流的女人来气我罢了。” 幸若水看着她,没有说话。她与古筝,无话可说。 “同时,我还要跟你说一句话:聪明的,你就尽早地离开鹰。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一不高兴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这话,她几乎是贴着幸若水的耳朵说的。 幸若水表情没变,甚至嘴角淡淡的笑都没有改变。 这时,楼下响起了马达声。 幸若水缓缓地,露出了笑容。他来了。她的上校,从不让她失望。 不一会,那抹高大挺拔的身影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一身训练服,一身汗味儿,一身赃物,但依旧挺拔逼人。 “媳妇儿,我来接你回家。”上校的眼里,从来只有幸若水一个人。甚至都没有看古筝,一眼也没有,彻底把她给屏蔽了。 幸若水也不管他身上脏成什么样,就靠了过去。她的上校就是这种脾气,爱你的时候不顾一切,一旦放手就不会给你留一丁点的位置。 “鹰长空!” 鹰长空弯腰一把抱起幸若水,仿佛没听到她的叫喊,大步下楼去。将她放进悍马里,发动车子飞驰而去。 后面古筝喊了些什么,他没有听,她也没有听。楼上古筝的眼神多么的不甘愤恨,他们也没有看到。 车子开了后,幸若水靠在座位里,看着她的上校,甜甜地笑。“看来真的很急啊。” 鹰长空看了一眼前路,伸手一把揽过她,啃了一口。小样儿! 车子一路飞驰,开回别墅去了。 袁梦不在,应该是出去接小家伙了。 鹰长空一路抱着人进了浴室,把幸若水丢进了浴缸里,自己扒掉衣服在喷头下冲洗干净。 幸若水趴在浴缸边缘,看着上校动作迅速地收拾自己,咯咯直笑。她的上校,怎么看怎么可爱! 鹰长空被媳妇儿的笑声撩拨得心里的火一下子就旺盛了,纵身跳了进去。一伸手,就把人搂过来压在身下就啃。 幸若水看他急切的样子,忍不住笑个不停。“唉,我说上校,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像什么?” 鹰长空嘴巴和手都忙着呢,模模糊糊地说了三个字:像什么? “像福安见到肯德基的炸鸡腿!哈哈哈……”幸若水笑得都软了,上校的手在这个时候到了她的敏感部位,她再也笑不出来了。顿时就软成了一滩水,任上校为所欲为。 “还笑不笑?”上校撑着身体俯在她上面,笑得像大灰狼。 幸若水瞪着他,媚眼如丝,双峰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撩拨着上校的注意力。 他发出一声低吼,再也不等她的答案,一口啃在她的唇上,沉下身体开始攻城略池。那样子,可不就是一匹饿了许久的狼么? 幸若水的手在他的背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抓痕,那是上校爱她的见证。神智始终是迷离的,感官的刺激却越发的鲜明,每一下动作都在身体上留下深深的印记。 宽敞的浴室里,她娇声的低喊和喘息,夹杂着他的粗喘低吼,不停地回响。 我们不能像别的夫妻那样夜夜缠绵,但我们的每一次缠绵,情意都浓郁得化不开。空气里飘荡着的味道,那是相爱的味道。 待快感爆发,幸若水软软地向后倒去。上校轻轻地一伸手,将她的娇躯扶住,落在自己的怀抱。脸贴在他的胸口,腿与腿交缠在一起,彼此贴合。 鹰长空亲亲她的额头,总有种感觉,她生来就是契合他的怀抱的。 等气息慢慢平复了,幸若水推了推他。“该起来了,等下袁梦和小家伙就要回来了。” “我有关门。”话落,他的唇又开始寻觅她的,深深纠缠。想了这么久,一次怎够! “嗯,不……”她的拒绝,那么的微弱,他一向听而不闻。 …… 鹰长空放过她的时候,袁梦跟小家伙早就回来,袁梦都已经在厨房里忙乎了。 幸若水洗了个澡下来,给自己红扑扑的肌肤找了个借口。但她总感觉袁梦的眼神,怎么看怎么暧昧,自己倒是不小心红了脸,躲到客厅去跟小家伙玩了。 鹰长空则在厨房里,跟袁梦说话。他发现,短短的时间里,袁梦的气色好多了。“你看起来心情很好。” “是啊。福安很乖很能带给人快乐,若水也很好。”袁梦对他笑了笑,手上的动作没有停。 鹰长空看着她,那是发自内心的快乐。这样就好,他才不会觉得对不起雷凯翼。“那就好。” 袁梦只是笑,没说什么。对他们,感谢的话太苍白,不说也罢。 过了一会,她又说:“你去客厅陪陪若水吧,你难得回来一趟,多陪陪她。” “好。”上校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袁梦看着他的背影,笑容始终灿烂。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不觉得累,反而心情越来越好。她喜欢替自己的孩子洗手做饭的感觉,温馨而又充实。 幸若水正在跟小家伙玩,看到上校出来,脸又红了。 鹰长空坐在她身边,一把搂住她的腰肢,贴着她耳朵说:“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这么爱脸红?” 幸若水狠狠地瞪他,又掐他的手背一记,骂道:“谁跟你一样厚脸皮,什么都无知无觉?” “脸皮厚才能娶到媳妇儿啊。为了媳妇儿,厚脸皮算什么!”鹰长空下巴一扬,豪情万丈。 幸若水看他那傻样,扑哧一声笑了。伸手掐了一把他的大腿,随即又娇俏地窝进他怀里。爱一个人,他说什么,你都会觉得甜情蜜意,这就是爱情的神奇之处。 “媳妇儿?” “嗯?”幸若水将视线从动画上移过来,不解地看向他。 鹰长空抓住她的手,抬到嘴边吻了一下。“谢谢你。” “谢我什么啊?”幸若水看他一脸的认真,好笑地摸摸他的下巴,扎扎的胡渣在手心里留下她熟悉的触感。 鹰长空抓住她的手,亲了又亲。“谢谢你来到我身边,谢谢你陪着我,谢谢你这么疼爱福安。还有,谢谢你为袁梦做了这么多……总之,谢谢你,媳妇儿!” 幸若水知道,他主要是因为古筝和袁梦而发的感触。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更加地靠近他。 上校的两条手臂锁在她腰间,直到袁梦端菜出来才放开。 “谢谢妈妈!”小家伙甜甜地笑,对着袁梦都笑得眯起了大眼睛。 鹰长空愕然地看着他们,他不知道小家伙已经肯喊妈妈了,若水没有告诉过他。看袁梦细心的照顾小家伙,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袁梦的身体好得这么快了。心宽体胖嘛! 鹰长空一转头,就看到媳妇儿笑着朝他眨眨眼。顿时,他觉得整颗心都更加柔软起来。他的媳妇儿,总是不断地给他惊喜。 在桌子底下,他伸手抓住了媳妇儿的手,轻轻地捏。谢谢你,我的宝贝! 幸若水回握他的手,想起下午上校去接她时候的表现,心里也是柔软一片。 两个人在桌子下的小动作,袁梦都看出来了。只是装作不知道,还专心地照顾小家伙。“你们两多吃点菜,要看对方,等吃饱了看个够。” 上校皮皮的,没什么表情。 幸若水急忙抽回手,脸一下子红到耳根子后去了。 晚上躺在床上,鹰长空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执起她的手,一根一根地把玩着她纤细的手指。“媳妇儿,你是怎么让小家伙喊袁梦妈妈的?” 让小家伙喊人不容易,因为有两个妈妈,得让小家伙接受。 幸若水调皮地眨眨眼,吐吐舌头。“不告诉你。” 然后,她躺下来,枕在他的腿上,换她把玩他的手指。“古筝是不是去部队找你了?” 鹰长空看她脸色没什么部队,才回答。“嗯。她打电话给领导,领导命令我陪她参观军营。后来她的脚扭伤了,住进了军区医院,事情就不了了之。” 幸若水皱皱眉头,没说什么,专心地捏上校手心的一个老茧。她觉得好奇怪,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又回头纠缠。如果说过得不好,那还情有可原。可古筝是个大小姐,想要什么样的人没有,偏偏纠缠上校? 若水当然不是觉得上校不好,而是不是有许多富二代红三代的等着古筝去挑选么,为什么会选择不可能经常陪着她的上校?如果她喜欢这种生活,当初也不会离开了。 “媳妇儿,我的结婚报告没有批下来,应该是古筝让人做的手脚。”他们的理由是媳妇儿跟苍唯我和野狼有接触,成分不纯。 “哦。没关系,反正我就不信他们能够扣一辈子。”对于他们来说,现在的日子和婚姻生活没什么区别。虽然红本本是一个证明,但如果感情不在,它就是个笑话。如果感情始终如一,那又何必急于一时? 上校俯身啄了一下她的唇。“嗯,大不了我不当兵了,到时候谁也管不着我娶谁!” 幸若水拿起他的手送到嘴边,咬了一口,睨着他说:“说什么气话!放心吧,古筝不过是觉得不甘心罢了,她总会想明白的。我们就跟她比耐心好了。” “你不在意就好,我就怕你多想。”毕竟对女人来说,名分还是很重要的。不过,他也想早点确定下来,以免有人觊觎他的媳妇儿! 幸若水有心撩他,伸手戳戳他的胸口睨着问:“我说,你会不会也像那些男人一样,吃了不负责任吧?” “我先吃了再告诉你!”话未落,上校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上。手更是在她敏感的腰侧摸来摸去。 幸若水咯咯直笑,扭着身体想避开他坏死的手。她早料到上校不会回答,任何的回答都显得矫情。“停!想霸王硬上弓是不是?” “就上了,怎么地?”上校搂住她的腰,撞了她一下。 幸若水惊叫一声,媚眼如丝看着他。“怎么地?就这样地!咬你!”她一个躬身起来,狠狠地一口咬在他的嘴唇。 上校叼住她柔软的唇瓣,就再也没有放开的可能了。 四目相对,眼里满满的都是对方的影子。除了彼此,其他人再也进不了他们的眼内。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她然,他亦然。 霎时间,卧室里的温度又升了起来。浓情蜜意,连空气里都是爱的味道。 …… b市,紫云首府。 杨紫云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听说古家小姐来了,怔了好一会,才想起是古筝。她略略有些意外,但还是整了整衣衫,下楼去了。 当年长空跟古筝还在一起的时候,古筝经常到家里来。古家是大家,古筝人长得好嘴巴也甜,两个人相处倒是挺好的。她们经常一起去逛街什么的,古筝眼光好,经常给她挑东西,还找理由抢着付钱。 还记得有一回,服装店的老板说:“你家闺女真贴心!” 那时候,大家都料定两个人是结婚成家的。杨紫云就笑着回答:“这不是我家闺女,是我的儿媳妇。” 服装店老板非常羡慕,说这么贴心的儿媳妇不多,她这个婆婆可真是有福了。 服装店老板嘴巴甜,一番话说下来,两个人都高高兴兴的,浑身的毛孔都舒展开了。 只是谁也没有料到,一对年轻人突然就分开了。古筝出了国,长空消沉了把全部心思都花在训练任务上。想想就觉得可惜。 掐指一算,也有六年多了,时间可过得真快。这六年来,古筝一直没有回来,长空更不会提起。如今古筝回来,还特地上门拜访,莫非两个人又有那个意思了? 杨紫云拧了拧眉,总觉得有些怪怪的。不过算了,也许人家只是单纯来看看她也不一定,未必就那样复杂。 “鹰妈妈!”杨紫云一出现在楼梯口,古筝急忙站起来,甜甜地喊。一样美丽的笑容,一样好听的声音,一样出色的外貌。 杨紫云微微笑。“哎哟,这么多年不见,小筝是长得越来越好看了。连我都舍不得移开眼睛,更不说男人了。” “鹰妈妈又取笑人家了。”古筝女儿态毕露,急忙迎上去,挽住杨紫云的胳膊。 下了楼梯,古筝则正面对着杨紫云,笑靥如花。“鹰妈妈,你可真是一点也没有变啊。当年我们两出去,人家就说我们像一对姐妹花。今天我们出去,我想别人肯定还这么说!他们不都说那什么赵雅芝是不老的传说吗?我看呐,鹰妈妈你当得上这个‘不老的传说’。” 好话人人爱听。而关于容颜的好话,女人从来都是无法抵抗的,杨紫云也一样。 杨紫云笑着打量古筝,说:“这人越来越好看了,嘴巴也是越来越甜了,净哄你鹰妈妈。” “才没有。我说的都是大实话,不信我们等下上街去让人看看?”古筝挽着她的胳膊,两个人一起在沙发上坐下。 杨紫云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拍拍古筝的手背。“好啊,说起来,我们已经好多年没有一起逛街了。当年咱们一起上街的那种感觉,我可还惦记着呢。” 当年她跟古筝就特别合得来,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也还是这么合拍呢。 古筝松开挽住她的手,拿过一旁的袋子。 “鹰妈妈,我还特地从法国给你带了护肤品和香水。我看啊,护肤品用不上了,鹰妈妈你的皮肤够好了。我买的这两套可是活肤新生的,鹰妈妈用了,那不得比初生婴儿还嫩滑么?这个香水清香幽雅,最适合鹰妈妈你了!” “就你能说!”杨紫云点了一下她的眉心,高兴地把东西接过来,看了又看。这可是法国顶尖的护肤品牌,古筝买的这套,还是限量版的,全球才有10套呢。这孩子,真是有心了! 古筝娇笑,贴着杨紫云,那熟稔的样子,仿佛中间根本没有这六年的空白。 两个人聊了一会,就出发上街逛街去了。 古筝没有开车,她把车放在了紫云首府。自己坐进杨紫云的车子里,挽着她的手臂,一路上都在天南海北地聊,把杨紫云哄得高高兴兴,都找不到北了。 车子停在市内最高档的商业街街口。 古筝先下车,一手挡在车顶,小心地扶住杨紫云出来。“鹰妈妈,小心点。” 杨紫云不算是特别能逛街的那类女人。她平常的心思都花在丈夫身上,倒也很少出来逛街。事实上相对而言,她并不是一个很奢侈的女人。 “鹰妈妈,我已经很久没来了,怎么就靠你带队了。”古筝看着眼前的商业街,已经很陌生了。但其实她看不上这些所谓的名牌了,巴黎最不缺的就是高档的服饰,许多可都是限量版的。 杨紫云看着四周,摇摇头。“我也很少来,对这里不怎么熟悉了。” “鹰妈妈,我有办法。咱们先从这边一家一家地逛过去,再从那边逛回来,不就可以了吗?”古筝脸上笑着,低头看到脚上特地换的凉鞋,笑得更灿烂。因为杨紫云个子不算高,她特地穿了平跟鞋。 杨紫云笑着点点头。“好。” 于是,两个人亲亲密密地挽在一起,开始疯狂购买之旅。 古筝基本上不看适合自己的款式,特意寻找着适合杨紫云的。 走进第一家服装店,老板是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很有颜色。在最初的招待之后,看出来古筝都在替杨紫云挑衣服,而且嘴巴很甜似有讨好之意,马上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古筝给杨紫云挑了一款裙子,她马上开始热情地介绍。“姑娘眼光真好,你姐姐肤色好,身材好,气质也好,穿这款裙子会显得高贵大方……” “鹰妈妈,你看吧,我就说了,人家一看我们两就像姐妹!”古筝对老板眨眨眼,投去赞许的目光。 杨紫云笑得灿烂,还是谦虚地说:“那是老板会说话。” “我真不是故意奉承,你们两看起来就像姐妹。一进门的时候我就在想,这姐妹两长得不太像,但是一样的漂亮。你没看过往的那些男人,看得眼睛都之乐呢。” 开服装店的人,说话自然都是蜜里调油,让人听着心花怒放的。 这一路逛下来,杨紫云就像一朵花骄傲地摇曳,整个人轻飘飘的。 古筝买起东西来,更是毫不含糊。杨紫云只要表现出一点点喜欢,她就买了。很多是悄悄地买,杨紫云还不知道。 等两个人逛完了,又去意大利餐厅吃了个午餐。 至于那些衣服,恐怕都已经送到家里去了。杨紫云回去,就会得到一个大惊喜。 古筝勾起嘴角,志在必得地笑。 “小筝啊,鹰妈妈问你个问题啊?”杨紫云看着眼前的古筝,越发地觉得她人长得好,也够贴心。 古筝甜甜地笑。“鹰妈妈跟我客气什么呀,想问什么就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 “好!你结婚了吗?”已经六年了。不过,一直没听说古家小姐结婚了。 古筝有些苦恼地撅撅嘴,摇摇头。“没有。一直在找,但是没找到合适的人。现在想想,那时候太年轻了,什么都不懂,否则就不会跟鹰哥哥分手了。对了鹰妈妈,鹰哥哥肯定成家立业了吧?” “这……”杨紫云也不知道怎么说。虽然还没办婚礼,但看长空的意思,这婚是结定了。 古筝马上换上关心的表情,小声地问:“怎么了?是嫂子跟鹰妈妈合不来吗?” “一言难尽。”杨紫云叹了一口气,眉头微微皱着。 这个信号对古筝来说,至关重要。“鹰妈妈,那咱们就不说。对不起哦,我不该乱问的。鹰妈妈,快吃东西吧,你肯定饿了。” “哎,好咧。”杨紫云看着眼前的古筝,再想想幸若水,觉得两个人差远了。 “鹰妈妈,有空去巴黎玩吧,我给你做向导。有我在,保管鹰妈妈玩得尽兴!”古筝兴致勃勃地建议。 杨紫云马上就露出了笑容。虽然家境很好,但是她基本没有出国旅游的经验,上将太忙了,也不愿意出去。“好啊,有空一定去。” “鹰妈妈,你别看电视上那些外国人好像都很好看的样子,其实那都是化妆的功劳。咱们两要是去了巴黎,还是一对姐妹花!” “又哄你鹰妈妈了!” “我说真的!” 古筝挑了一些巴黎的趣事来说,逗到杨紫云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一顿意大利餐,愣是吃出了山珍海味的味道。 两个人坐车回到紫云首府,古筝借有事为名没有进屋,开着自己的车走了。 杨紫云一进家门,就发现地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袋子。“阿慧,这是怎么回事啊?” 杨紫云拿起一个袋子,打开一看,居然是今天试过的一套衣服。“这、这……”随即一想,就知道是古筝都买下来了。 摇摇头,有些无奈但更多的是高兴。“小筝这孩子,真是太胡闹了。这么多衣服,我可怎么穿得了呢。” 阿慧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拿着衣服往自己身上比了。“阿慧,你看这衣服怎么样?” “好看,太太你人好看,穿什么都好!” “瞧你说的,嘴巴跟小筝一样甜。” …… 幸若水正在专注地看某个小项目的活动总结。敲门声突然响起。“进来。” 一抬头,原来是林蓓蓓。 林蓓蓓在她对面坐下,似乎有什么要说,但又不好说。“若姐……” “怎么了?”幸若水有些奇怪地看着她。这姑娘一向大大咧咧,很少有这种欲言又止的情况。 林蓓蓓挠挠头,心里很挣扎。“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梅彦婷是若姐的好朋友,大家都知道。 幸若水合上电脑,看着她。“说吧。我看平常你们批我都那么大声,怎么这会反而忸怩起来了?” 这些员工经常跟她开玩笑,一点也不怕她的。 “那好吧,那我说了。”林蓓蓓转头看了一眼,清清喉咙。“是关于彦婷的。若姐,我不是说她不好,她做事又认真又勤快,还很好学。不过……有时候可能好学过头了。” 林蓓蓓小心地看着她的脸色,斟酌着用词。 “怎么说?”幸若水微微有些意外。她也看到梅彦婷挺认真的,跟大家相处也不错。 “我知道她很想学东西,所以只要有机会就会问大家,还很认真的记下来。但是……有的时候,她……她太想学东西了,以至于、以至于忽略了别人也在工作。她在这一块没什么经验,很多问题要跟她解释明白不容易。她问一个问题,我们回答了,就会延伸出更多的问题。那我们的时间都用来给她做解释了,那工作怎么办?” 幸若水怔了一下,才点点头。“蓓蓓,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会跟彦婷谈谈的。” “若姐,我不是说她这样不好,我们都很想帮她,让她也能成为我们的好帮手。但是,我觉得求教得在别人方便的时候,还得要有个度,对不对?” 幸若水笑着点点头。“对。我等下就找她谈谈。还有别的问题吗?” “没有了。若姐,那我先出去工作了。” “好。” 门关上了,幸若水缓缓地呵了一口气。 看来,彦婷的好学已经妨碍到了其他员工的工作。但是小姑娘这种勤奋好学的状态是她想看到的,要怎么谈才能不打击她的积极性? 幸若水还没想出来,夏默又进来跟她谈事情,问题就暂时被搁下了。 “夏默,你把彦婷叫进来吧。” “好的。” 不一会,梅彦婷就敲门进来了。“昔梦姐,你找我啊?” 幸若水朝她招招手。“过来,坐吧。” “哦。”梅彦婷蹦蹦跳跳的过来了,可见她心情很好。能够像个白领一样在办公室上班,还能学到很多东西,她很喜欢。虽然工资只有1600元,但比y市的工资高多了。房子是昔梦姐租好的,没有房租的压力,生活就轻松多了。 “你来了之后我一直在忙,也没时间跟你聊聊。感觉怎么样?”小姑娘的气色好多了,也恢复了以前的活泼。 “挺好的。工作挺轻松的,大家也都很友好,教了我很多东西。”开始的时候她总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别人不高兴。相处了几天就发现,大家都很友好,相处模式也很随意。时间长了,就能跟他们玩到一起,有时候一边工作还一边开开玩笑。 幸若水看得出来,小姑娘是真的喜欢这份工作,也很想学东西。“那就好。我也经常看到你在向其他同事请教,这挺好的。但我刚才突然想起我以前犯过的一个错误。” “哦。”梅彦婷显然有点紧张,一下子正襟危坐的。 幸若水笑了笑。“不用这么紧张,我就是想跟你分享一下,希望你不要犯跟我一样的错误。那个时候我在读书,暑假在一个广告公司学习。我就想多学点东西,所以只要有时间就缠着同事问这个问那个,他们都很认真地给我解答。可是后来,有一个同事去领导那里告状了,你知道她说什么吗?” 梅彦婷摇摇头,两只手下意识地揉搓在一起。 “她说我这么好学没有错,但是有时候人家明明很忙,我还缠着人家问就不好了,会影响别人的工作。她希望我能够在大家有空的时候问问题,那样人家一定会知无不言,也不会影响任何人的工作。我后来想了很久,觉得她说得很对,我们不能让自己的好学影响了其他人。” “昔梦姐,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会多多注意的。” 幸若水忍不住在心里叹气,小姑娘笑着,但明显笑容有些僵硬。果然,她还是太敏感了。 果然,自己还是不太会做这种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