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你要硬上弓吗? - 上校的小娇妻

094 你要硬上弓吗?

杨紫云来电话的时候,幸若水正在会议室跟一干手下开会,手机留在办公室。 等她开完会出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幸若水拿起手机一看,十几个未接电话,吓了一跳。再一看,居然是b市的号码,急忙回拨过去。“喂?” “我是杨紫云。”那边直接报上姓名。 幸若水怔了一下,急忙回道:“是阿姨啊。对不起,刚刚在会议室开会没带手机,真的很不好意思!”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都在这等了一个多小时了。”杨紫云口气不太好,显然等得烦了。再等下去,只怕要大发雷霆了。 “阿姨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回去!”离下班时间不到半个小时,先回去接人要紧。公司的事情可以放,未来婆婆的大驾可不能不接。 “嗯。”话落,已经挂了电话。 幸若水揉揉眉心,拿起钥匙就往外跑。“夏默,我有事情先走了,有什么问题电话联系!” “好的!” 幸若水开了车子就跑,在拐弯的地方才想起,他们已经搬家了。这件事没有跟他们说,估计杨紫云在幸福小区那边。 幸好及时想起来,否则车子都开过了。 幸若水远远地就看到杨紫云站在车子旁,脸色有些难看。车子一停,就急忙跳下来。“阿姨,真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来,所以……” “别说这么多,先让我上去坐下来喝杯茶。”杨紫云摆摆手,转身就要往楼上走。 幸若水急忙拉住她。“阿姨,我们现在不住这里了。我们搬家了。” “搬家了?”杨紫云愕然地看着她,随即皱起了眉头。“搬到哪里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没人跟我说一声?” 幸若水只好陪笑,明白这又将是一次没有硝烟的战争。拉开车门,请她进去。“阿姨,你先上车,我们坐下来再慢慢说,行吗?” 杨紫云冷哼一声,上了自己的那辆车。“我自己有车。” 幸若水摸摸鼻子,只好上车掉了车头,带着他们出了小区,往别墅而去。在路上,她拿起手机拨通上校的电话。可惜上校应该在忙,无人接听。 因为新家离原来的地方不远,所以很快就到了。 在小区门外,还碰到了袁梦和小家伙。小家伙显然认得她的车子,摇着小手喊妈咪。看他那兴奋的样子,让人担心他会不小心掉下来。 幸若水没有停下来,因为身后跟着杨紫云的车子呢。 杨紫云看到别墅小区的时候,脸色就有些黑了。他们不仅无声无息地搬家了,还是这么高档的小区,得多少钱?虽然他们家不缺这点钱,但是好歹知会一声!要是以前,长空可不会这样的,肯定又是幸若水的主意! 幸若水停了车,急忙跳下来,给杨紫云开车门。“阿姨,我们到了。” 杨紫云黑着脸走下来,视线在四周扫过。“这小区不错,看起来很高档,环境很好,得不少钱吧?” 幸若水僵硬地笑。“阿姨,先进屋坐下,喝杯茶润润喉咙。” “是要喝杯茶消消火,天气热了,火气上涌。” 幸若水没有回话,以免她借题发挥。拿钥匙开了门,将老佛爷迎了进去。“阿姨,你坐。我给你倒茶!” 杨紫云坐下来,眼睛打量着屋子里的布置,待看到墙上的婚纱照时,脸色又黑了几分。“你们结婚了?” 幸若水不知道怎么回答,想来想去,最后还是笑了笑。把茶放到了她的面前。“阿姨,请喝茶。” 杨紫云是真的渴了,所以没有将茶拂落在地。 幸若水暗暗松了一口气,她还怕杨紫云直接把茶杯给扫落地。不过看她的脸色,今天恐怕不太好过。偏生上校不在家,真是头疼的事情。 “你们结婚了?”杨紫云喝了茶,没忘记先前的话题。就算她想忘记,墙上那幅婚纱照也不允许。画面上的一对新人,看着彼此浓情蜜意,却刺着她的眼了。 幸若水想了想,“嗯”了一声。横竖都要发火,不如豁出去了。 她的声音未落,杨紫云已经将刚刚放下的茶杯扫了出去,砸落在地叮叮当当的声音后,成了碎片。 “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妈的存在?房子换了,我不知道!结婚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等孩子出世了,你们也不会说一声?你们是不是当我死了?”杨紫云气得脸都变了。抢过幸若水的那只茶杯,也狠狠地砸了下来。 幸若水正要解释,门推开了,袁梦拉着小家伙走进来。 “若水,发生什么事了?”袁梦在门外就听到了有人就大骂。 “妈咪!”小家伙直直地就要扑过来。 袁梦一把拉住他,以免地上的瓷片伤到人。“别乱跑,等下扎到脚会痛。” 小家伙被拎住了,眼睛骨碌一转就发现了杨紫云的存在。“奶奶!奶奶,我想好想你!” 小家伙嘴巴甜,一见面就灌迷汤。 杨紫云的脸色当时就缓了下来,走过去,把他一把抱起来。 幸若水急忙拿出扫把,将瓷片碎末扫干净。还好有小家伙在,否则真不知道怎么收场。虽然最后还是要面对的,但缓冲一下,威力也许会减小。 “奶奶,你怎么来了?”小福安搂住奶奶的脖子,笑得可甜了。 杨紫云喜欢得不得了,亲了亲他。“奶奶想小宝贝了,所以就来了呀。” “奶奶,福安也想你了,可想可想了!”说着吧唧吧唧地在她脸上亲了几口。 杨紫云被逗得很开心。“真乖!” 袁梦听他们的对话,就知道对方是长空的母亲。但看一老一小玩得开心,也不好打断。于是走进厨房,把小蛋糕端了出来。“伯母,坐下来吃点点心吧。福安,快下来吧,别累坏奶奶了。” “奶奶,下来下来!”小家伙很喜欢妈妈做的小蛋糕,每天都要吃。 杨紫云把他放下来,这才睁眼看了袁梦。她不像是保姆。“你是谁?” 袁梦正要说话,小家伙一手抓着蛋糕,伸长脖子就喊了。“妈妈,我要喝水!” 袁梦朝杨紫云点点头,急忙给他倒水了。小家伙就着她的手咕噜咕噜地喝起来。袁梦怕他呛到,忙叮嘱:“慢慢喝,慢慢喝……” “不喝了。”小家伙挪开脑袋,抓着蛋糕递给杨紫云。“奶奶,吃蛋糕吃蛋糕!” “好,吃蛋糕。”杨紫云拿过蛋糕,被小家伙拉着到沙发坐下。她的眼睛,始终看着袁梦。“你是他的妈妈?” 当年鹰长空将小福安带回家,并没有说清楚他的身世。只说是战友的孩子,战友殉职了,以后就是他们家的小王子。 她一直以为孩子无父无母,这辈子都是他们家的小王子了。虽然她是个十分重视血缘关系的人,但孩子一出生就这么可怜,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她就同意了。孩子是长空抱回来的,要知道照顾着长大的可是她。这么些年,她一心一意地爱着孩子,也几乎忘了她不是自己的亲孙子。 可如今看来,合着人家还有妈妈,他们只是帮着抚养一段日子?她辛辛苦苦带大的孩子,如今要还给人家了? 袁梦笑了笑,点点头。“是。” 幸若水怕杨紫云为难袁梦,正要说话,手机就响了。她掏出来一看,是上校,急忙躲进房间接电话去了。“喂?” “媳妇儿,下班了没?” “已经在家了。长空,你妈妈来了。”幸若水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了。 上校沉默了一秒,忙问:“她又凶你了?” “也没有。就是我们换了房子没有通知他们,她很不高兴。又看到墙上的结婚照,认为我们结婚了也不告诉他们,更加不高兴了。还有,她好像不知道袁梦的存在,我担心……” 她最担心的,就是杨紫云会为难袁梦。袁梦本来就感情细腻,要是被杨紫云斥责了,也不知道难过成什么样。 “我马上回来!”鹰长空挂了电话,拿起刚脱下的衣服一边套一边就往外冲。 鹰长空了解自己的母亲,照顾了这么多年的孩子,最后要无条件的还给人家,她肯定不乐意。其实,换了任何人也是不愿意的,毕竟有感情了。 就像之前新闻也有播出,两个家庭互相抱错了孩子。数年之后发现了,彼此换过来,不只是孩子不能接受,父母也都不愿意。血缘固然很重要,但日久生出来的感情更不能割舍。 这些年来,母亲是真心爱着小家伙。从他一出生到三岁多,都是她在带。刚开始的时候孩子整宿整宿地哭,她也跟着整夜整夜地没法睡,瘦了许多。有时候看孩子哭得伤心,她也跟着哭得一塌糊涂。父亲还为此打电话给他,说母亲多辛苦。他在电话这边听着,也不由得热了眼眶。 当初把小家伙带到z市来,母亲也是舍不得的。要不是为了套住媳妇儿,她还不肯让小家伙来呢。可以说,她是为了让他尽快结婚而忍痛把孩子送来的。 鹰长空一边开着车,一边想着母亲的种种,突然觉得自己挺不孝。虽然有些事情母亲确实做得不对,但不可否认母亲其实是一个很善良的女人。对丈夫对孩子,都费尽了心血。 他用力地踩下油门,车子飞驰起来。一如他的心情,很急切。 幸若水拿着手机,听着嘟嘟声,叹了一口气。婆媳关系不融洽,真是痛苦的事情。最辛苦的,还是夹在她们中间的上校。 客厅里。杨紫云细细打量着袁梦,良久一言不发。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太突然了。虽然福安不是他们鹰家的血脉,但她早把他当成了亲孙子看待,这么多年也有了深厚的感情。如今要把他还给人家…… 难道,长空当年撒谎了?“你丈夫呢?” “他……殉职了。”袁梦努力地笑笑,心里的苦涩却翻涌而上。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有些伤,依然无法愈合。 杨紫云看着她,到底没有再问。她也不是那种铁石心肠的人,不会明知道那是人家的伤疤还故意去解开。只是到底气难消,憋得她脸色越发的不好起来。 刚刚从厨房出来的幸若水,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杨紫云没有对袁梦发作。 看到她出来,袁梦忙笑着跟杨紫云说:“伯母,你先坐一会,我去准备晚饭。” “嗯。”杨紫云应了一声,显然有些心不在焉。她心里太乱了,还没法从这突然而来的震惊里回过神来。 袁梦经过幸若水身边的时候,两个人交换了个眼色。然后袁梦躲厨房了,她则上战场去了。 幸若水重新拿了两只茶杯,泡了一壶茶,然后在杨紫云身边坐下。 杨紫云却突然站起来,往屋子外走。“我去打个电话。” 幸若水站起来,看着她出去了。闪身,进了厨房。“袁梦,你别在意。长空很快就会回来的。” 袁梦笑着摇摇头。“我在意什么啊。倒是你,那可是你的婆婆,你想不在意也难了。” “没办法的事。”幸若水耸耸肩,也笑了。她不可能不在意,但已经没像开始的时候那么在意了。如果注定无法讨好她,那么只好逼着自己不在意。“不过,她其实是挺好的一个人,只是有些事情发生得太巧合,所以她一直无法释怀。” 袁梦拍拍她的肩头。“嗯。不过不怕,鹰长空会护着你的。以前我婆婆也不喜欢我,总觉得我身体差,干不了活,还担心不能生孩子。那时候我上学的钱都是凯翼给的,她就更不高兴了。不管我怎么做,她都觉得我不好。但是她病倒在床的时候,却拉着我的手哭,说她对不起我。所以,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 想起往事,袁梦哽咽了,眼眶里蓄满了泪水。虽然婆婆对她不好,但那个人在,这本身就是一种安慰。人不在了,一切都是虚的。 这回,轮到幸若水拍拍她的肩头,没说什么。只是帮忙择菜,洗菜。 两个人一起准备,晚餐很快上桌了。他们刚刚开动,门外马达声就响起来了。 “我去开门。”幸若水急忙跑去开门,把上校迎进来。 杨紫云看着她,眼中的不悦尤甚。 袁梦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若水要讨她的婆婆欢心,恐怕不容易。 鹰长空急匆匆地奔向门口,碰上跑出来的若水,搂住她亲了几口。“没事了宝贝,有我在。” 幸若水忍不住笑了。“你不要每次都把我当吓坏了的孩子似的。”她不是向他求救,而是觉得有些问题他来解决更好,尤其事关福安。 “我怕我的媳妇儿被吓坏了啊。”鹰长空看她完好无损,这才放心了。媳妇儿打架没问题,但是心太软了,又是对长辈,肯定被欺负惨了。不过,母亲也只是说几句重话,不会动手打人的。 幸若水掐了他一下。“快进去吧,等下你妈生气了。” 鹰长空挑挑眉,搂着她走向门口。反正“有了媳妇忘了娘”的罪名,他是背定了。只是想不明白,母亲哪里来的这么多气。无论如何,今天好好地跟母亲谈一谈,哄哄她。 “妈,你来了!”鹰长空大步而入。 “爹地——”小家伙跳下椅子,直奔而来。 鹰长空一把将他拎起来,抛起来,接住。“好了,乖乖吃饭。” 鹰长空自己则坐在了杨紫云身边的位置,带笑看着母亲。“妈,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好去接你?” 幸若水急忙给他装饭,递了过去。 “谢谢媳妇儿。” 杨紫云看了一眼幸若水,说:“本来想给你们惊喜的,谁知道吃了个闭门羹。幸好我打了个电话,否则不知道在别人家的门外等到什么时候。” “所以啊,下次别弄什么惊喜,你能来我们就惊喜了,啊?”鹰长空揽住母亲的肩头,开始甜言蜜语攻势。 杨紫云睨他一眼,伸手戳他一下。“别跟我嬉皮笑脸的,等吃完饭了,好好跟你算账。” 儿子总算不是眼里只有媳妇儿,杨紫云心里舒服了点。再者家丑不外扬,她不会当着袁梦的面训斥儿子的。 “好。先吃饭,先吃饭!”话音未落,他就开始大快朵颐了。 袁梦看着幸若水,抿嘴偷偷笑。鹰长空跟凯翼一样,总是哄着母亲,护着媳妇儿。他们都是疼媳妇的好男人,跟这样的男人是幸福的。只是,她的凯翼已不在…… 晚餐之后,幸若水和袁梦在厨房里收拾。 鹰长空则被母亲叫进了房里,接受审讯。 “说吧,怎么好端端的把房子给换了,也没跟我们说一声?这么高档的小区,这房子得多少钱?你那点可怜的工资都搭进去了,还要不要过日子?她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这样不会过日子……” 鹰长空静静地听着,任母亲说着她的诸多不满。他明白,母亲说来说去,最后无非是想说明若水多么的不好。她的诸多挑剔,也不过是想给若水难堪。这就是他的母亲,看似温和,实则固执得很。 “妈,房子是我要买的,我觉得原来那地方小了。我想有个健身房,所以只好换成别墅。至于钱,反正我能付得起,你就别管多少钱了。妈,别觉得你儿子多大能耐,在赚钱上,若水远比我厉害。偷偷告诉你,我那点可怜的存款在若水面前,那就指甲盖大小!”鹰长空很喜感地比了指甲盖大小的一点。 杨紫云微微眯起眼睛,显然不相信。“你就吹吧你。我就知道你什么都护着媳妇儿,我这做娘的说不得一句话。” 鹰长空笑嘻嘻地揽住母亲的肩头。“妈,我真不骗你。若水开着公司的,不比你儿子强啊?你儿子好歹有点工资,皮肤也黑乎乎的,否则肯定就要被人当成小白脸了。” “她自己开公司?”这倒真的出乎杨紫云的意料。 “当然。她现在可是货真价实的老板,你儿子不过是个打工仔而已。”上校只顾着给媳妇儿将好话,丝毫没发现他好像把自己置于一个“吃软饭”的位置了。 杨紫云看他说得认真,也有些信了。“那她哪来的时间照顾你照顾福安?该不会让你们父子两天天吃外面的东西吧?” 鹰长空心里有那么一点不满,对自己的母亲。不管怎么样,她总能给若水按罪名。如果她不是母亲,他真的就发火了。可是在车上想了那么多,他不能再那样跟母亲置气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她的出发点总是好的。“妈,你放心吧,她把我们都照顾得好着呢。她把工作安排得好,不会影响生活的。妈,我的媳妇儿我操心,你就别操心了!” “那福安呢?他不是孤儿吗?怎么突然就冒个妈妈出来?孩子是不是得让他妈妈带走?” 鹰长空的双手,握成了拳头,看着母亲的目光坚定而严肃。“是。福安是袁梦生活的支撑,等福安真正能够接受她,我会把福安送回她的身边。至于她想留在z市还是去别的地方,那是她的选择。” 杨紫云心里一下子就不满了。“那这些年我们都白给人家养孩子了?凭什么我好不容易拉扯大的孩子,得送给人家?” “妈!”鹰长空额上的青筋都突出来了。虽然明白母亲对福安的感情,但是母亲这话说得太过分了。什么叫送给人家? “妈,福安本来就是袁梦的儿子,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如果当初不是福安的爸爸,也许你的儿子早已经是一堆白骨了!比起这份恩情,我们抚养福安算什么?就算撇开这个不谈,他是我的战友,他不幸殉职了,我抚养他的孩子也是义不容辞!我抚养福安,从来没有想过得到什么,我只想替我的兄弟把他的孩子养大成人!妈,袁梦是福安的妈妈,福安本来就是她的孩子,我们并不是把福安送给她!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妈,我出去一下!”鹰长空的情绪已经濒临爆发,他不管杨紫云的反应,打开门就大步走了出去。 雷凯翼的死,袁梦的入狱,一直都是鹰长空心里一个不能碰触的禁区。杨紫云的话,戳到了这个禁区。 幸若水端了饭后水果出来,正想敲门喊母子两出来,突然看到房门打开,上校怒气冲冲地出来。他脚步不停,直接甩门出去了。 幸若水怔了一下,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追了出去。 鹰长空直接冲到了健身房,见到沙袋就像见到仇人似的,一下一下往狠里砸。 幸若水在不远的地方站着,没有说话。杨紫云一定是碰到他心里不该碰的地方了,看他额上的青筋都突出来了。就连表情,都是凶狠的。 她心疼,但是没有阻止,任他发泄。 有时候,幸若水真的讨厌杨紫云。她不明白一个母亲怎能为了自己的舒服,而忍心看着自己的儿子不痛快。对她来说,到底什么才是重要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上校在发出一声吼叫之后,停了下来。然后转过来看着她,可怜兮兮地喊了一声媳妇儿。 幸若水急忙跑到他的面前,任由他一把将自己抱在怀里,用力得将她勒疼了。她却一声不吭,只是在他将脸埋在她的肩窝时,她轻轻地蹭了蹭。 “媳妇儿,我有时候真的不明白……”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完。因为那个人,是他的母亲,不是无关的人。 幸若水却懂了。挣开他手臂的束缚,将他抱住。如果杨紫云不是他的母亲,他或许不会这样痛苦。有的时候最深的伤,总是来自最亲的人以爱为名的横加干涉。 鹰长空深吸一口气,娇妻身上干净的味道让他的心情慢慢地平静了下来。搂住她的腰,在地板上坐下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袁梦要是带着小福安离开z市,你舍得吗?” 幸若水笑笑。“舍不得。但如果那是袁梦的选择,我尊重她。况且,就算他们离开了z市,只要我想见他们,总是能见上的。” 以袁梦的性子,她不会留在z市的。这里有太多太多的记忆,太沉重了,她需要出去歇一口气。 “谢谢你,媳妇儿!”上校收紧手臂,在她眉心亲了一口。她说的,恰是他想的。 幸若水双手搂住他的手臂,抬头看着上校俊帅的脸。“好了,别苦着一张脸,都快成一根苦瓜了。如果你妈妈不能理解,我们也不必强求。俗话说,三年一个代沟。她跟我们相差了20多年,这代沟已经无法逾越了,就由着它吧。” “我不是强求,我只是想不明白。不过没关系,我只要有你就好。”母亲的固执,就由父亲去烦恼吧。 幸若水看着他,微微笑。她的上校强势而出色,但总在不经意的时候让她知道,她对他来说有多重要!每个人都渴望被需要的感觉,如同渴望被珍视一般。 “好了。回去吧,等下你妈又想多了。她一把年纪了,你别跟她生气,她生你养你,可不是为了找气受的!”幸若水拍拍裤子站起来,向上校伸出手。 鹰长空一跃而去,弯腰一把将她抱起来,抛向空中。 幸若水吓得哇哇尖叫,在上校接住的时候,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待惊吓过去,又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出发!” 鹰长空一边走,一边低头吻她。直到门外,才将她放下来。 “长空。”听到声音,杨紫云急忙跑了过来,看着儿子欲言又止。 鹰长空吸了一口气,过去搂住她的肩头。“妈,对不起。最近可能太累了,心情不太好,你别生气。” “妈没有生气,累了就早点洗澡睡觉吧,睡一觉就好了。”杨紫云其实还是很怕儿子发火的,所以急忙推着他往楼上走。 “妈,那你也早点睡了。”鹰长空一把拉住幸若水的手往卧房走。“媳妇儿,你陪我!” “哎,长空……”幸若水想挣脱他的手。杨紫云在,她得安排房间什么的。 鹰长空停下来,转头对母亲说:“妈,客房的被褥都是干净的,你可以挑你喜欢的房间。我跟媳妇儿商量点事情,啊。” 话落,未等杨紫云回答,就拉着幸若水闪过楼梯口,进了房间。 “怎么这么胡闹?你妈要是生气了怎么办?”幸若水锤了一下他的胸口,嗔怪地睨他。杨紫云生气了也不会为难自己的儿子,而是找她的茬。 “不用理会她。”鹰长空不以为然,拉着她进浴室。“媳妇儿,陪我洗澡,我要搓背。” 幸若水还想说什么,想到他心情不好,就不说了。 “媳妇儿,脱衣服。”上校伸开双臂,像一个几岁的孩童,等着妈妈的伺候。 幸若水哭笑不得,伸手掐了他一下。“三十几岁的人了,你还以为自己是孩子啊?” 话是这样说,手还是乖乖地替他解开扣子,脱掉一身汗水的衣衫。黝黑精壮的上身,就完全地露在了她的视野之内。“好了,我去放水,剩下的自己来。” 她一转身,就被上校给拉了了回来。耍赖似的说:“你来脱!” 幸若水终于忍不住笑了,张嘴啃了他的腮一口。“我先放水。” 回来低头替他解开皮带,又红着脸,扯掉了那条小裤。“好了,满意了没有?” “没有!还要脱你的!”上校像个流氓似的,手脚巴在她的身上,飞快地把她的衣衫也脱了个精光。“媳妇儿,你陪我!” 听声音就知道,他的情绪还有些低落。 幸若水什么也不说,笑着把他拉到浴缸边。“躺进去!” “媳妇儿,你要霸王硬上弓吗?”上校恶作剧的,硬是装出小白兔楚楚可怜的样儿。 幸若水扑哧地笑了,拿过喷头往他头上淋。“我就是想霸王硬上弓,也得等你把这一身脏污洗干净再说,臭死了!” 上校皮皮地笑,两手臂往浴缸边一搭,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幸若水关了喷头,抹上洗发水,慢慢地替他洗头。他的头发很短,很容易打理,但是她认真耐心地抓挠着,就像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鹰长空缓缓地闭上眼睛,享受着娇妻的服务。低落的心情慢慢地回暖,他睁开眼,就看到一脸认真的娇妻。 “闭上眼睛,水要进去了!”幸若水笑着捂住他的眉眼,不让脏水流进去。不过头发短就是好,轻轻松松就洗干净了。 “搞定了啊——”她话还没说完呢,就被他拉着跌进浴缸里。整个人被他搂着,趴在他的胸膛上。他的手紧紧地锁住她纤细的腰,她便不挣扎,乖乖地贴着他,享受着安静的时光。 两个人静静地相拥,良久的沉默。 “对了,那个女人有没有再找你麻烦。”鹰长空想起古筝那个难缠的女人,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幸若水双手搭在他胸口,下巴搁在上面,抬头看他。“没有。她又缠你了?” 话说,上校的桃花都这么麻烦。想着,她忍不住掐了一下。 上校皮粗肉厚,没什么感觉。“没有。不过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不会这么容易罢休的,你要小心。要不,我让轩辕麒派人保护你?” “不用了。你让人保护好袁梦和小家伙就行了。”随即她似笑非笑地看着上校,话题一转。“上次我就说你的烂桃花要出来作怪,还真被我说中了!” 手指狠狠地戳他的胸口。 上校抓住她的纤指,疼惜地揉揉。“对不起。我也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她居然还会纠缠。自从当年分了之后,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谁也不知道过了六年她又发疯!” 语气里,诸多的不满,甚至讨厌。 幸若水皱皱眉头,理性分析。“据我分析,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她过得不好,尤其是感情上,所以又想吃你这根回头草了;第二个就是她太骄傲,容不得你对另一个女人好,更容不得你和另一个女人过好日子,所以说什么也要把你抢过来。” “两种兼而有之吧。总之,这个女人很麻烦,你一定要小心。”上校搂紧她,还是觉得不太放心。 幸若水也这么觉得。一个太过骄傲,又有强大后台的女人,往往容易做出过激的行为。“我知道。” 想了想,她又戳戳他。“哎,话说她真的很漂亮,那脸蛋那身段,一整个尤物。你看了,就没一点点心动?” 上校看她眼儿媚,唇儿艳的小样儿,逮住就啃了几口。“你吃醋了?” “没有!” 再啃一口。“你嫉妒了?” “没有。” 再啃一口。“你自卑了?” 幸若水睨着他,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伸手扯了扯上校的俊脸,认真道:“我有什么好自卑的?她比我长得漂亮,但我有我的好,这是她比不上的。” 上校露出赞许的目光,狠狠地啃了几口,看着媳妇儿的小嘴鲜艳欲滴才停了下来。“这么想就对了。” 上校一翻身,躺平身体,让她趴在自己的胸口。手一下一下抚着她光滑的背,眼睛看着浴缸另一端纠缠在一起的两双腿。 “我不否认,当初我是喜欢过她的,但那是六年前的我。那时候是不是更多喜欢她的外在,我自己也不知道。但现在,我只喜欢我的媳妇儿,其他女人我都懒得多看一眼,她古筝也不例外!” 幸若水一下一下揪着上校胸前的几根毛,一下一下节奏地点着脑袋。“算你识货。放着我这么好的老婆不喜欢,喜欢那些胸大无脑的,那就太没眼光了!” 她还没说完,就尖叫起来了。因为上校的大手挠在她的腰侧,让她拼命扭着身体挣扎起来。 “哎呀,不行了,住手,快住手!” 眼看她要喘不过气了,上校才停了手,啄着她的唇瓣说:“虽然这话有点臭屁,但我喜欢。我的媳妇儿是最好的女人,谁也比不上!” “袁梦也比不上吗?”她故意为难他。 “袁梦是个好女人。但对我来说,媳妇儿要更好。我相信,也会有一个男人觉得袁梦是最好的女人。”袁梦有一颗善良的心,只要她能够走出过去,她总会得到幸福的。 幸若水搂住他的脖子,甜甜地笑了,没有再撩拨他。 在她眼里,她的上校是天下最好的男人! …… 鹰长空本来没空的。但鉴于母亲昨天的表现,他不太放心,愣是请假了。 袁梦送小家伙去学校了。幸若水也照常上班,上校要求的。 家里,就剩下了母子两人。 “妈,要不要我陪你四处走走?”鹰长空把人送出门了,回到家里问杨紫云。 杨紫云昨天跟儿子闹成那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都没睡好。早上起来,还偷偷看儿子的脸色。这会,她也没什么心情去玩。“不用了。来过好几次了,也没什么地方可玩的。” “也好。那咱们母子两好好说说话,说起来,我们很久没坐下来好好谈谈了。”鹰长空搂住母亲瘦弱的肩头,一起在沙发上坐下。 那一刻,他心里很触动。母亲个儿不高,瘦瘦小小的。虽然保养得很好,但年龄摆在那里。说起来,她也是个六十岁的老太太了。人老了,容易变得固执,也容易犯糊涂。但再怎么糊涂,再怎么胡闹,她也是自己的母亲,是一个六十岁的老太太了!如何计较?又怎么敢计较? “妈,我自从参军之后就没有好好陪过你,你会不会觉得你有儿子跟没有似的?我是不是太不孝了?”说这话的时候,上校觉得眼眶发热。可怜天下父母心,虽然母亲爱面子,但儿子在她心里还是很重的。 杨紫云被他这么一说,顿时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下来了。“哪有,你已经很乖了。” 比起别人家那些不干事还经常挠心挠肺的不肖子,他已经很省心了!走正道,干得出色,是父母赖以骄傲的存在! 除了选择幸若水这件事,他固执不听话之外,其他时候还是很贴心的! 这么一想,杨紫云心里都柔软起来。仿佛又回到了他还小小的一团在自己的怀里,看着就让人疼到心窝子里。事隔多年,她又有了那种微妙的心情。 “妈,咱们母子两好好地说,不要闹矛盾,其实挺好的是不是?”上校也一下子变得感性起来。 杨紫云看他仿佛一下子变成孩子似的,笑着摸摸他的刺猬头,也笑了。“哎。” 两个人静静地靠着,好一阵子不说话。 “妈,一直以来,我都很听你的话,基本上没有忤逆过你和父亲,对不对?”鹰长空在这一刻,突然觉得自己走进了母亲的内心。 杨紫云点点头。 “妈,在跟若水过一辈子这件事上,我之所以不肯听你的,真的是因为我太清楚谁跟我适合过一辈子了。不管是顾真真顾苗苗,还是古筝,我就算能跟他们结婚,要不最终会离婚,要不就是一辈子愁云惨淡将就着过。妈,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别人永远也看不透的。就像父亲,别的女人看来他就是茅坑里的一块石头,又臭又硬。那是因为她们不知道,这位上将大人在杨紫云女士的面前就会化为绕指柔,把杨女士当宝贝似的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对不对?若水对我来说,就像父亲至于你,只有我和你才清楚她(她)是什么样的,好还是不好!” 杨紫云没有反驳,看着儿子,找不到一个反驳的词。一直以来,他们都为这个问题僵持着。但当儿子这样将心比心摊开来跟她谈,她突然觉得无话可说。 僵持了这么久,她第一次觉得,儿子说的是对的。爱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当年她嫁给鹰志勋,大家都不同意,因为鹰志勋脾气真的很不好。但是她固执要嫁,不顾家里的反对,鹰志勋对她是真的没话说!如果说真的有男人把媳妇儿当宝,那么鹰志勋定然是其中一个。正是冲着这个,她嫁了,毫不犹豫。 当年那段不被看好的婚姻,眨眼睛已经过了三十多年。这三十多年来,他们连一次红脸的机会都不曾有过。偶尔吵闹,更多是闹着玩的。而当年的一些好姐妹,早已经离婚,或者忍着丈夫在外面偷吃自己在家掉眼泪。如果真要对比,她杨紫云是最幸福的一个! 杨紫云看着儿子英俊的脸,还有那双犀利但可以柔情似水的眼睛,心里充满了感慨。 儿子在面对幸若水时候的柔情,一如当年的鹰志勋对杨紫云。她和老头子幸福了一辈子,是不是也该放手让年轻人去追逐他们自己的幸福了?当年自己吃了的亏,如今还亲自逼着自己的孩子吃,是不是太傻了? 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由着他们自己选择吧。 缓缓地,杨紫云笑了。如二月的春风,柔柔和和的。 鹰长空怔住了,他已经许久没有见到母亲这样的笑容了。其实,母亲真的是个美人。纵然年过半百,仍依稀可见变轻时的丰姿绰约。 ……

上一篇   093 痴缠。劫持

下一篇   095 致命誘惑